在云南大学进行的意念移物实验全纪录

意念移物与隐形空间

——昆明超心理学实验室纪实之一

作者:宫哲兵,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宗教学系教授

编者按:此实验过程中,那些孩子的搬运过程中想象“木偶人”、“小狗狗”来帮助完成的道理,与佛道修行里的观想、幻身修法、护法修法、灵通役使法的道理一致。修道的人从这里悟那个道理即可。尽管本文并没有探讨这些道理,只是讲述真实的事实,读者当有所思考与启发。本文是2012年《益生文化》上刊发的重要文章,如下。

2009年12月5日,我曾到昆明超心理学实验室考察测试,亲眼看到了小学生们的超感官认字。后写了《耳朵认字真实,疑是右脑功能》一文发表在《益生文化》杂志上。2011年10月22日上午,笔者再次走进了云南大学朱念麟教授领导的超心理学实验室,考察测试了小学生离体认字与意念移物的奇迹。测试中,由于笔者与涂泽先生的提议,让小学生对隐形物品进行空中抓拍,实现了隐形物品的快速显形,深化了实验。这次意念移物的实验让我确信:在我们生活的现实空间周围,还存在着另一个隐形空间。

一、离体认字

1、培训班参与者

2011年10月22日星期六上午10点钟,云南大学东二院超心理学实验室,开始小学生的离体认字培训。这个培训班的名称是“小华陀班”,已进行一年时间了。今天实验室的培训指导教师有云南大学朱念麟教授、张文华老师与梁老师。

朱教授70多岁了,老当益壮,是国内坚持超心理学实验的极少数教授之一。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先任云南大学物理系教授,后任学校设备处处长,一直是云南大学人体科学教研室的学术带头人之一。张文华女士是佛教虔诚的居士,年近花甲,她为云南大学人体科学教研室担任儿童辅导员几十年,尽责尽力,不计报酬,是实验室的重要骨干。梁老师二十多岁,是实验室的新生力量。

走进实验室,三位小学生站起来彬彬有礼地自我介绍,欢迎我们一行的到来。这次参加培训的小学生有三位。小李同学,女,10岁,五华区韶山小学5年级学生,2011年4月9日参加培训,母亲王云霞也来了。小张同学,男,11岁,五华区洪园小学6年级学生,2011年7月16日参加培训。小陈同学,11岁,五华区桃源小学6年级学生,2011年9月24日参加培训。考察测试者有三人,一是笔者,宫哲兵,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在武汉小梅花艺术学校,宫哲兵也办有小学生潜能培训班,进行过耳朵、手心、离体认字的实验。二是重庆的涂泽先生,三是辽宁的普红女士。涂先生与普红女士对气功与潜能有多年的实修体验。

2、很有难度的测试

三位小学生坐在桌子的一边,我们外来三人坐在桌子的对面。为了防止作弊,为了测试的客观性,交给小学生离体认字的纸条将由我们三人各自写出,互相不知道其他人写的什么字,主持培训者也不知道我们写的是什么字。张文华老师递给我一张小纸片,我在上面用圆珠笔写了三个字,不是并排的,而是上面一个字:“宫”,下面两个字:“哲兵”,三角形排列。然后纸片折叠三次,直接交给小李同学。小李同学将小纸片放在她眼前的桌面上,距离她的眼睛有二尺左右。同时,涂泽将写了字的折叠的纸片放在了小张同学的前面,普红将纸片放在了小陈同学的前面。三个小学生注视着纸片,开始了透视的工作。

这个工作并非想象中的那么严肃,也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快速认出。他们三人有时凝视着纸片,有时彼此交流,小声耳语,有时把脸伏在桌面上,像是累了休息一会,有时弯腰把头伸到桌子下面。指导教师与外来考察者也在不停地说话,好像暂时忘记了孩子们与测试工作。过去的实验,每次都有记录表,朱教授拿出过去的这些记录表给我看。每个参加实验的小学生一人一表,上面有参加的时间、地点、测试的纸片贴在右边,左边是小学生认出的字,由小学生自己写出,左右可以对照。最右边一栏是现场见证者的签名,有朱念麟、张文华的签名,还有浙江师范大学邵邻相教授、美国学者沈峒等的签名,说明前一段培训时他们在场。我注意到,有的测试纸片上有多达二十多个汉字,小学生全部正确地写了出来。有的测试纸片上的字分红黑两种颜色写出,并且是中英文对照,小学生也用红黑两种颜色写出来汉字与英文,完全正确。小陈同学的表格上有一处贴着一片树叶,我感到奇怪。张文华老师解释说,上次意念移物培训时,本来要求她搬运火柴,但小陈同学对她说:“我看见了一片树叶,想把它搬过来,可以吗?”张文华老师说:“可以。”于是陈同学面前桌上显现出一片树叶,张文华把这片树叶贴到表格上了。

3、结果出来了

十分钟过去了,三个小学生都没认出来。他们会不会认不出来呢?我说:“大概我写的字太难了。”朱教授说,来了生人,他们认得慢一些。小李同学参加培训时间最长,功能最好,大家都希望她最先认出来。她用手将纸片摸了一下,又摸了一下,并没有打开,也不可能看到,但是接触可以增加信息。二分钟后,小李同学终于拿起了笔,在她的表格上的左边一栏上写下了三个字:“宫哲兵”。不是并排写的,而是“宫”字在上,“哲”字在左下,“兵”字在右下,形成三角形排列。我对朱教授说:“是我写的,正确啊。”张文华将纸片递给涂泽,请他检验是否正确。他打开一看,很惊异地说:“对了,连排列位置都是对的。”朱教授拿过来这张纸片,贴在表格上“宫哲兵”三个字的右边一栏上。

有一种现象,认不出来时,几个小学生都认不出来,较长时间。一旦一个人认出来了,其他人都接着认出来,好像链锁反应一样快。这种情况也可能属于心灵感应,后面的人感应到前面的人而出现另类视觉。小张同学第二个拿起了笔,在表格上写下了几个字:“世界和平”,这是涂泽写的。不久,小陈同学也拿起了笔,写下了几个字:“我喜欢你们”,这是普红写的。朱教授将两个小纸片贴在表格相应的位置上。他的脸上带着笑容。成功的实验,是实验指导教授的最大喜悦。

三个孩子从思索、冥想、困惑、顿悟中解放出来,面露轻松愉快的表情,他们走出座位,在实验室走来走去,与大人们交谈,回答大人们提出的各种问题。提出最多的问题,是你们怎么看见的。小学生问答,在额头上出现一个小屏幕,小屏幕上有一张纸片,纸片上的字很清楚,那些字就是答案。

朱教授说休息二十分钟,休息之后进行意念移物的实验。三个孩子马上跑出实验室了,在外面他们可以奔跑,可以说笑,吃点水果,彻底放松,准备下一场很费脑子的实验。其中小李同学的母亲也来了,小李同学出去后,与母亲滔滔不绝地说着,母亲的参与给她增加了动力。

二、意念搬动火柴

1、火柴出了盒子

上午11点开始意念移物的实验,三个小学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桌上有三个塑料小盒子,一个是深蓝色的药盒,我装进三个火柴,放在小李同学眼前的桌面上。一个是浅蓝色盒身白盖的药盒,涂泽装进二个火柴,放在小张同学眼前的桌面上。一个是心状红色礼品盒子,普红放进三根火柴,放在小陈同学眼前的桌面上。三个盒子的前方都有一个反扣的玻璃盘,玻璃盘上方用报纸盖着。

按朱念麟教授的设计,三个孩子要完成三步操作。第一步,将盒子里的火柴折断成几截。第二步,让盒子里已折断的火柴飞出盒子。第三步,让飞出的火柴进入另一个反扣的玻璃盘下面。这三步操作不用手,只是用意念来完成,多么不可思议啊!

小学生们开始很专注,他们在屏幕上看见了火柴,并想方法让火柴折断。但并不是一直专注,因为每一次意念的专注都很费神。他们会左顾右盼,会相互间窃窃私语,会回答考察测试者提出的问题。然后再回到专注状态,那个时候眼神有些痴呆,这是发功的表征。时间比我想象的长一些,十多分钟过去了。

朱教授告诉我们,有一次,小李同学请家里的小木偶来帮忙,结果小木偶真的出现在屏幕中了。小木偶用自己的两只手折断了火柴,现实中的火柴真的就断了。我听了这个故事,问小李同学是真的吗?她点头,还补充说,小木偶在我家有一尺高,到了这里只有两寸高。我问她火柴断了没有呀,她说没有。我说你为什么今天不请小木偶来帮忙呢?一句话提醒了她,她马上请小木偶来,小木偶真的来了,她看得见,我们看不见。她告诉我们,小木偶用它的两只手将两根火柴折断了,每个折成三截。又过了两分钟,她告诉我们,第三根火柴也断成了四截,是她的意念里的一个斧子,在小屏幕中砍断的。全部砍断后不久,她的火柴已飞出盒子了。我们拿起盒子一摇,果然里面是空的。问她火柴到哪里了,她说,到另外一个空间了,暂时看不见它们。我要想一想它们在哪里,也许它们自己会在屏幕中出现于某个位置。

连锁反应开始了,小张同学说,他的盒子里的一根火柴断了,走了,只剩下一根了。我拿起来一摇,听得出来,里面确实只剩一根了。从第一根断了走了到第二根断了走了,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我去摇了摇盒子,里面空了。

2、火柴在哪里

小李同学说,他看见火柴了,断成了十截,全部在一个箱子里,它们飞进去的,箱子在哪里还不清楚,要让火柴从箱子里飞出来才行。小张同学说,他也看到了,全部断火柴在一个墙角,不知道怎么能让它们进入玻璃盘。小李同学与小张同学专注于让火柴进入玻璃盘中。我的照相机与普红的录相机放在桌面上,已经开始录相,对准了小李与小张前面的玻璃盘,如果能拍下火柴进入玻璃盘的一瞬间,那是多么有意义啊。

时间很长了,没有结果。我问朱教授,盘子上为什么要盖上报纸?他说,不盖上成功率低,盖上成功率高。为什么呢?他也不清楚,猜想盖上以后光线暗,好进行两个空间的转换。不盖上光线强,就是我们这个空间。朱教授也感到时间很长了,就让我们两个人将照相机与录相机拿开,说放置这些设备会增加孩子们的难度。我们很配合,马上关上了照相机。

小张同学瞪大了眼睛往上望,终于看见了。他说,我找到了它们,火柴离开了墙角,飞到了天花板上,原有两根,一根断成三截,一根断成四截。小陈同学相比小李与小张同学,内向一些,话不多,很老实。她参加培训晚,今天是她第一次进行这样难度的培训,能否成功,她和指导教师们心中无底。她的火柴还没有断,脸上毫无笑容,痴痴地望着盒子发呆。呆不是坏事,是发功的结果,她的坚持性很好,落后没有气馁,把脑力集中到小屏幕上,只有一个意念,断!断!

3、小木偶帮忙

小李同学突然高兴地叫了起来,原来小木偶帮助她将火柴全部从箱子里请出来了。小木偶就飘浮在空中,手里拿着原来三根火柴的断片。有一根断成四截,一根断成三截,另一根看不清楚断成几截。小李同学喜形于色,对我们说:“平时我在家里特别喜欢这个小木偶,建立了真正的感情,所以它才会帮我。”小李同学说,你们看,火柴一截就在玻璃盘上面的报纸上面,可是我们看不见。她说还有几截就在我的手心上,她伸出手,张开来,手心向上。我们看不见,她看得见,邻座的小张同学也看得见。她说小木偶就在盘子旁边,只有几厘米那么高,它可以变大也可以变小,现在进入小人国了。过了一会儿,小李同学说,谢谢小木偶的帮助,现在所有的火柴都在玻璃盘旁边,只有几厘米远,也许很快就可以进去了。我们意识到有两个空间,一个是现实空间,一个隐形空间。火柴原来在现实空间,我们看得见摸得着。从小盒子里出来以后进入隐形空间,小学生们看得见,我们成年人看不见。火柴可以在两个空间中转换,有时隐形有时显形。

4、小狗狗不能来

小张同学的火柴离玻璃盘很远,他暂时无能为力。我对他说,你也请一个家里的玩具来帮忙吧。他说:“我不请小木偶,请我最喜欢的狗狗聪聪。有一次,看见小李同学请来了木偶帮忙,我也想请一个东西来帮我。我在家里最喜欢的不是玩具,而是一个真实的小狗狗,他叫聪聪。我尝试着请狗狗来到实验室,刚一想到,它真的来了,就在桌子上,与真实大小一样。不过指导教师们看不见它。”当时做实验,是用意念将纸片剪出一个口子。小李同学请来小木偶,意念屏幕中它用剪刀将纸片剪出一个口子。现实中的纸片,果然出现一个整齐的口子,只有剪刀才剪得出来。小张同学在意念屏幕中让狗狗用爪子抓这张纸片,口子很零乱。现实中的纸片,出现了只有动物爪子才能抓出来的口子。小张同学说:“后来悲剧发生了,小狗狗被人拐走了。我几乎每天在梦中都看见了它,我让它回家,但是它被关在一个小箱子里,锁住了。我每晚都觉得它已经回来了,可是早上发现它不在,好伤心啊。今天早上上学时听见它的叫声,我赶紧喊聪聪,到处找,没找到啊。这次我好想请它来实验室帮忙,可是不行啊,只能靠自己的意念吧。”

三、隐形与显形

1、抓拍火柴的尝试

小张同学说,目前火柴离开了天花板,就在他的眼前飞来飞去。笔者与涂泽说,那么你就把它们抓住吧。他天真地问大家:“我可以抓吗?”是的,在前几次的实验中,他们只能用意念去指挥火柴,进入玻璃盘子里。即使火柴在他眼前飞,他也不能去碰它们。朱教授感到如果等待火柴进入玻璃盘,时间太长了,也许一上午都不能完成,支持我与涂泽的意见,他发话了:“你可以把火柴抓下来。”

小张同学听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把手掌伸出来准备抓。到底是男孩子,有一股气势汹汹的狠劲。当火柴从他眼前飞过时,他非常用力地猛烈出击,狠抓过去,没有抓到,但是拍打到了,一截火柴显形了,落在桌上。过一会儿,他又猛烈出击,拍到另一截火柴,落在地面上。第三次抓,又拍打显形了一截。小李同学表现出女孩子的温柔,她也抓,但是很温和的。她从盘子旁边抓住一个在手心,告诉我们,一截火柴在她手心。可是我们却看不见,小张同学说他看见了。怎么让它们显形呢?有一截火柴飞起来了,小李同学抓了一把,觉得应该在桌面上显形,但是找了半天却没有。她将三截火柴从玻璃盘旁边抓在手心上,一打开,三截都显形了。接着大家发现玻璃盘旁边显形了一截火柴,小李同学说,这是刚才抓的那一截,晚了一段时间才显形。小李同学的方法是请小木偶帮助,小木偶将火柴交到她的手心握着,一打开往往就能显形。一会儿,有两截显形了。又过一会儿,有四截显形了。她对我们说,最初的三根火柴,断成十截,全部都在这里了。我们观察,发现有三截带火柴头,有七截不带火柴头。有两根断成三截,有一根断成了四截。她告诉我们,小木偶,没有见到了,任务完了,它就回去了。

2、火柴有智慧吗?

小李同学的十截火柴都是通过手抓而显形的,不过她抓得很温和,只有一次比较狠,那截火柴好像不太高兴,迟了几分钟之后才显形的。与小李同学不同,小张同学对火柴的抓拍却越来越狠,好像是在进行一场手打火柴的战斗。小李抓火柴的过程,我站着拍照。小张同学突然说:“请宫教授坐回到原来的位置。”我坐了下来。原来小张同学发现有两截火柴飞到我的肩膀上,落在那里不动。他绕过桌子,走到我的面前,悄悄地接近,生怕火柴看见他又飞走了。他猛的出手,用力在我的肩膀上一拍,果然当场显形了,二截火柴出现在我们的视觉内。过一会儿,有两截火柴飞到普红照相机的前面,小张同学小心翼翼地走近,火柴这次发现了,马上升高,到了天花板下的电灯旁边。此刻我感觉到火柴似乎是有智慧的,它可以躲避小张同学的扑打。有一个火柴飞进小张同学的耳朵里了,小张说出来大家都很吃惊啊。张文华特别着急,赶紧到他跟前,帮他揉一揉耳朵。我产生一个不吉利的想法,是不是小张同学对火柴太凶了,火柴警告他了?五分钟后,火柴从耳朵里出来了,飞到空中。朱教授正在拍照,小张同学说发现一截火柴在朱教授的衣袖里。他走过去准备抓的时候,这截火柴又飞走了,飞到了小李同学的眼前。小李同学问小张同学:“就在我的眼前,要不要我帮你抓住它?”回答是:“不要,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办。”

3、活跃而顽皮的火柴

有两个火柴似乎很活跃,很顽皮,它们在隐形空间里到处飞,一会儿从小张同学的眼前飞过,一会儿又飞到高空,躲避着小张同学的扑打。其中一个小张同学认得它,说它就是刚才钻进我耳朵里的那根火柴。它们成双成对地飞,小张同学说,它们飞到了书柜上钱学森照片上的上方。我正好站在书柜的旁边,就伸出手,朝照片上方猛地横扫过去,没有抓住。小张同学说,动作太慢了,宫教授的手快到的时候,它们感觉到了,马上躲开,垂直上升,浮在天花板上。小李同学的母亲站在实验室门口,涂泽从门外走进来。天花板上的两个火柴不知为什么对这两个人发生了兴趣,一个飞到母亲的头发上,一个飞到涂泽的头发上。他俩看不见,但听小张同学说了以后,母亲猛的用手拍打自己的头发,没有抓住,火柴机智地避开了。小张同学让涂泽蹲下来,涂泽照办了。小张同学悄悄走到跟前,两只手在涂的头发上合击。扑空了,两个火柴巧妙地腾飞到墙边。墙离小张不远,小张同学用手朝墙上猛拍,两个火柴急转弯,改变了方向,又飞走了。看到这一幕,我们对这两个火柴发生了极大的兴趣,它们好像两个微型飞碟一样神秘啊。我问两个学生,火柴是怎么飞的,他们说火柴是一边高速旋转一边飞,有时上下旋,有时左右旋,有时翻着跟头往前飞。火柴头是红色的,冒着小火焰。火柴身是白色的,冒着青光,飞动时带红线。

四、隐形空间的智慧者

1、生命体或者能量体?

我说它们好像有智慧,跟小张同学捉迷藏。小李同学说,感觉到它们是生命体。小张同学说火柴是能量,不是我给它的能量,是它自己的能量。如果我不推动它,它有时自己会运动,有时自己停下来不动。有一次火柴浮在空中半个小时,一动不动。后来我专注地看它,它飞走了,我的眼神可能有能量,让它运动了。正讨论之中,冷不防小张同学发现两个火柴飞到玻璃盘附近,他果断地一拍,这两个调皮的火柴终于结束了在隐形空间的智慧飞行,在现实空间显形了。显形后它暂时结束了生命与智慧,成为一个睡着的物质。好可惜啊,如果不是为了实验,何必要让它们睡着呢?它们一个显形在桌面上,一个飞到了地面了,都一动不动了。小张同学有些进入了战斗状态,他说原来的二根火柴被他断为六截,显形了五截,还差一截没有抓住。他感觉到它的存在,但暂时还看不见它。他像侦察兵一样机智地望着天花板,注视着实验室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十分钟之后,他看见一截火柴飞来了,进入他可以看见的空间,停在我背后贴墙的仪器柜的门上。他离开桌子,走到柜子的跟前,仰视着,显然火柴停留的位置比较高。他猛然跳起来,将手高高地举起,重重地拍击柜门。很准确,火柴显形了,沾在他的手心上,然后从手心里落到地上。他向我们宣布,他的六截火柴全部找到了,显形了。

2、躲藏着的显形火柴

与小张同学的激烈战斗相比,小陈同学的巨大进步被暂时忽略了。小陈同学参加培训还不到一个月,还不熟练。离体认字已经实现了,意念移物刚刚开始。上次她把盒子里的纸片搬运出来了,可是既没有进入玻璃盘,也没有再显形,就消失了。她非常刻苦,持之以恒,到小张同学拍打最后一截火柴之前,才宣布她的盒子里的火柴断了,接着宣布火柴飞出了盒子。大家注意力都在小张同学身上,没有关注她大器晚成的杰作。等到小张同学的六截火柴全部找到了之后,大家才对小陈同学的成绩大加表扬。小陈同学正聚精会神地寻找从她盒子里飞出去的火柴,终于她看见了,第一截在普红背的禅包上,她走过去,从包上的皱褶里轻轻取出,它已经显形了。第二截在书架最上一层的白纸上,她走过去轻轻拿起来。第三截在书架第二层边上的缝隙里,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第四截躲在仪器柜里,她打开柜门,第二层摆着两个金属铅笔盒,一截火柴在其中一个铅笔盒上面。

小陈同学说,还有三截火柴,她感觉到它们,但还不知道它们的确切位置。时间已经13点,大家都累了,也早该吃午饭了。有人让小陈同学不找了,结束今天上午的培训工作了。当一半人都走出实验室的时候,小陈仍然在苦思冥想,忽然她知道在哪里了。她走到桌子最旁边的一个角,在桌子脚下面的杂物中找到了。我跟着她的视野去看,那里居然躲藏了三截火柴。二个很短,一个很长。小陈同学终于也宣布她的火柴全部找到了,显形了。她的火柴显形后不是到处飞舞,而是躲藏着,等待着被发现。此时是13点15分,一个完满的结局。

3、小屏幕的神秘

此后我找小陈同学进行了访谈。我问她怎么将火柴切断的,她说:“首先要凝神,将额头前的小屏幕调出来。心型盒出现在屏幕上,盒子内部的三根火柴也呈现出来。屏幕上出现两只手,应该就是自己的手吧。用两只手去折火柴,折不断。我想到小张同学家有一个斧子,想到后这个斧子就到了屏幕中。我用自己的手拿起斧子,砍断了两根火柴,每根两截。第三根我用自己的双手再去折,就断了,三截。”她很清楚,自己先前找到的四截火柴是斧子砍断的两根,后来在桌子脚下找到的三截火柴是自己用手折断的一根。怎么知道的呢?她说不清楚,只是确实知道。火柴飞走,进入了隐形空间之后,她是怎么在各种各样的地方逐一找到它们的呢?她说:“小屏幕上很清楚地告诉了我,屏幕上会出现一个图案,比如最先出现一个禅包画面,一个箭头指向禅包的皱褶处。后来屏幕上又出现了一个书柜,第二层边上的缝隙里很暗,看不清里面,但是有一个箭头指向那个地方,我拉开布,在缝隙里看到了一截火柴。最后屏幕里出现一个桌子的图案,不是桌子的画面,是一个图案而已。这个图案的右下脚,有一个红色的箭头指向一堆杂物的缝隙处。我到箭头指的地方,就找到了三截火柴。”听了她的讲述,我有些惊愕,冥冥之中,有另外一个空间的智慧者,在悄悄地帮助这个女孩子。如果没有这个智慧者,屏幕中的画面、图案、箭头,是谁的作品呢?

结语:思索与探讨

参加了这次儿童意念移物的实验,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确认一个事实,在我们这个现实空间之外,还存在一个隐形空间。仔细一想,这个隐形空间并不是在现实空间“之外”,而是与现实空间重合与交织着。我们正常人看不见隐形空间,儿童功能人看得见。功能人意念移动的物件,在这个隐形空间里可以运动,可以飞翔,可以旋转,也可以静止。当儿童功能人与我们正常人去抓它时,它可以躲藏,可以回避。

为什么一个惰性的、没有外力推动就永久静止的物件,一进入隐形空间就变得非常活跃,有生命有智慧一样呢?不仅物件到了隐形空间就好像有智慧一样,隐形空间似乎还有另外一个智慧者。当物件飞落到一些黑暗的角落时,这个智慧者会在孩子额前的小屏幕中用各种方式告诉他,或者是一个画面,或者是一个图案,或者是一个箭头,或者是一个人的语言,或者是一个声音。

这个智慧者是谁?如果大自然像人类一样有一个头脑,是这个大自然的头脑吗?或者是一切宗教所认为的存在着神灵,是神灵在帮助小朋友们吗?还有,我观察到,不同性格的功能儿童,功能物件与他的关系就不同。小张同学是男性,性格强,对功能物件强力抓拍,有一定的攻击性,相应地他的功能物件满天飞,运动性与躲避性很强,有时会作弄性地或报复性地钻进他的耳机与喉咙里。小李同学是女性,性格温和,对功能物件轻抓轻拍,相应地她的功能物件就在她身边缓慢地运动,轻轻地飞,飞得不远,或者停留在他旁边的桌子上。小陈同学是女性,性格柔顺,她用意念操纵的功能物件几乎没有飞扬,没有转动,而是静静地躲在各种各样的黑暗处与角落处,等待小陈同学一个一个地找到它们。

培训教师与功能儿童是什么样的关系呢?培训教师没有功能,看不见隐形空间,但是他们有培训儿童功能的经验,没有他们的培训,儿童不可能进入隐形空间,也不可能用意念操纵功能物件。朱念麟教授提出,培训教师与功能儿童的关系,好像是盲人与导盲童的关系。对于隐形空间来说,教师是盲人,看不见。盲人培训了导盲童,导盲童将盲人带进了隐形空间,通过导盲童的叙述,盲人也知道了隐形空间的一些秘密。

来源:佛缘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