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号的神奇感应

佛友自述:我叫陈兆启,三十一岁,家住辽宁省庄河市兴达街道。九八年古历二月十九日皈依佛门,信佛、学佛、念佛。

我在庄河市蔬菜批发市场卖菜,在没有皈依佛门前有贪心,常在秤上耍聪明作小文章。学佛以后,懂得佛法,有错必改,将不是正道得来的钱或退给老顾客,或布施贫困户,或供奉寺院。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七日,我到浙江拉桔子。十一月二十四日早上七时,乘坐拉桔子的货车来到山东烟台港。上午十一时人车同上了烟台——大连港的“大舜”号客货混装船。下午一时三十分启锚起航。三小时后,海上起大风,风大浪高,船体摇摆很重,乘客都穿上救生衣,船上的服务员也帮助乘客穿救生衣,我也拿着救生衣走上了走廊。风越来越大,事态非常危急,这时我想起自己是佛门弟子,应念佛求佛保佑,我便大喊“大家不要慌,念观世音菩萨,佛菩萨能保佑我们平安无事”,同时我也边穿救生衣边念“南无阿弥陀佛”。穿好救生衣的乘客都被送到上面甲板上。风浪继续加大,这时船体起火,后甲板大火冲天,两边甲板浓烟滚滚,呛得人喘不过气来。寒风刺骨,船身左右大幅度摇摆,乘客都被摔倒,我也被摔倒,但头清醒,始终坚持念佛。

晚七时来了救援船,船上人告诉我们从上甲板转移到下甲板,以便上救援船。可惜的是风大浪高,救援船作了最大的努力也没能靠上“大舜”号。难友们只能眼睁睁地在甲板上各抓一物,不能得救。此时风更大、浪更高,船身在风浪中猛烈地摇摆,船上的人都无法站住,有的从东晃到西,有的从西晃到东,这时的甲板上、船舱里,是人与人相撞,人与物相撞,很多人都被碰得头破血流。

由于长时间的折腾,难友们都筋疲力尽,夜十时许,开始回舱休息。我也受不了,回到舱里休息,昏昏沉沉地睡了一会儿,到十一点醒来继续念佛。这次醒来发现船身从右向左大幅度的倾斜,有人说船上进水了,我感到不好,回头喊大家往外跑。我跑到甲板上,发现船身已开始下沉。这时我很平静,平时从没有那种冷静,我是学佛人,佛菩萨一定能保佑我平安,我要找机会跳水。这时我听到一种像打气一样吱吱的响声,后来看清是船上的自动救生筏,大约长三米,宽一点八米,我立即跳上去。在我后面有一难友掉到水里,离我4米多远,我决心救他,小救生筏里有一盘小绳,我把绳扔给他,把他拉到船上。这时的“大舜”号已垂直下沉,右边甲板的难友也相继掉到水里。我一直念佛,相继救上来四个人。

大船垂直下沉的冲浪把小筏冲出几十米远,这时筏上已坐了六位难友,实在有些承受不了,我想佛菩萨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恶浪一个跟着一个,这时,在浪中又飘来一个小筏子,我看准机会将小筏拉住跳上去,发现船上已有一位难友,随后又跳上一位难友。我们三个人乘筏在水中飘荡,大约有半小时,我只是念佛。突然一个恶浪将小筏打碎,我被恶浪打到几米深的水里,可我因为念佛,尽管在水里,但头脑清醒,撇了一口气,浮出水面。我不会游泳,只好一心念佛,随浪滚动,右手捏着鼻子,左手使劲往上扒水,真是太累了!全身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这时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心念佛,就是在大难中死去,西方三圣也会来接我的”,而且大声呼喊我的母亲、七岁的女儿、三岁的外甥女,好好学佛,好好念佛。正当我危难之际,突然发现前面有一片黑影,象大船?原来是岛!我一高兴,用力挣扎了几步,发现脚已踩着沙子了,原来已到岸边,我努力地往上爬,终于上岸,走了两步又摔倒了,我使劲站起来,一句佛号,一鼓气跑出五、六十米,看到前面有亮光,我终于得救了!是佛菩萨救出了我!

住进医院,才知道我是第一个幸运得救者,又知道沉船的位置离岸边有十五里地之多,浑身上下没一点伤,更使我惊喜的是,身带一部《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经书,胸前一枚佛像章在水中泡了两个小时竟安然无损,真是佛法不可思议。

与我同在一起住院的有六位难友,其中一位是“11·24”海难中唯一幸存的女难友董颖,是齐齐哈尔人。她就是一位佛门弟子,平日虔诚念佛,这次出门身带观世音菩萨和释迦牟尼像;还有一位是山东蓬莱民和牧业责任公司的工作人员,他胸前佩带的地藏王菩萨像也完好无损,这真是奇迹。

我能大难中死里逃生,是佛菩萨救了我,是我诚心学佛念佛的结果,我以我的真实的事例,普告广大众生,愿天下的众生,都能虔诚的学佛,念佛,离苦得乐。

陈兆启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庄河市众居士执笔整理

注:稿内未写全船人数和幸存者人数。

据闻,该船上自船长至旅客共二百余人,幸存人数为二十二。

文章来源:http://story.zgfj.cn/GYGS/XF/2013-11-25/19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