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姜查的弟子们向西方传法

 阿姜查的弟子们向西方传法

从那时起,阿姜查的资深西方弟子们就在世界各地展开建寺与弘法的工作,一些寺院陆续在法国、澳大利亚、瑞士、意大利、加拿大与美国等地建立。阿姜查本人曾于1977、1979年两度前往欧洲与北美,全力支持这些新机构的建立。他曾说过,佛教在泰国,就如一棵老树,过去曾繁荣茂盛,现在它老了,只能结出几颗又小又苦的果实。反之,佛教在西方,就如一株年轻的树苗,朝气蓬勃并充满成长的潜力。不过,它需要适当的照顾与支持,才能茁壮成长。

1979年访问美国时,他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在西方,英国是个适合佛教发展的好地方,但它的文化是古老的;美国则不然,它拥有年轻国家的精力与可塑性——这里的每件事都是新的,只有这里才是佛法真正可以兴盛的地方。

当他对一群刚成立的佛教禅修中心的年轻美国人说话时,还加入这样的警语:你们将会在这里成功地弘扬佛法,前提是要敢于挑战学生的欲望与成见(直译为”戳他们的心”),若能如此做就会成功;若无法这么做,若为了讨好人们而改变教导与修行,以迎合他们既有的习惯与观念,你们将会一败涂地。

虽然这本书包含许多清楚的佛法解释,不过若先将本书常用的关键词、态度与概念厘清,或许会更有帮助,尤其是对那些不熟悉一般上座部说法或特殊泰国森林传统的人而言。

四圣谛是佛教的基因密码

虽然佛教各种传统中都有许多佛经,但有种说法是,整个教法都包含在佛陀最早的开示——《转轮经》(Dhammacakkappavattana-sutta)中,那是他觉悟后不久,在波罗奈国的鹿野苑对五比丘所说。在这简短的开示中(大约只需二十分钟就可诵完),他解释了中道与四圣谛的本质。这教导通用于一切佛教传统,就如一粒橡树籽包含了最后长成巨大橡树的基因密码一样,一切多彩多姿的佛陀教法,都可说是从这根本智中衍生出来的。

四圣谛的形成,就如同阿输吠陀的医方解释:一、病症,二、原因,三、预后,四、治疗。佛陀总是充分利用当时人们熟悉的架构与形式,此例即是他心中的蓝图。

第一圣谛(病症)是苦(dukkha)——我们会感到不圆满、不满足与痛苦。虽然我们也可能会对一个粗糙或超越的本质,有刹那或长时间的快乐;不过,心总是会有不满的时候。这范围可能从极度痛苦,到一些无法持久的微细乐受——这一切都隶属于苦的范畴。

有时,人们阅读第一圣谛,却将它误解为绝对的陈述:”一切领域的实相都是苦的。”这陈述为一切事物作了价值判断,不过那不是此处要表达的意义。若是如此,那就意味着每个人都没有解脱的希望,而觉悟事物存在实相的法,也无法带来安稳与快乐;然而,根据佛陀的智慧,是可以的。

因此重点是,这些是圣谛,而非绝对的真理。它们是在相对真理的意义下,名之为”圣”;不过,当它们被了解时,会为我们带来绝对或究竟的领悟。

第二圣谛是苦的起因,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渴爱(巴利语tah,梵文),原文字面意思就是口渴。这渴爱或执著,就是苦的因:可能是对感官欲乐的渴爱,成为什么的渴爱,身份被肯定的渴爱,也可能是不要成为什么的渴爱,或消失、消灭、摆脱的欲望。这有许多细微的面向。

第三圣谛是苦灭(dukkha-nirodha),即预后,nirodha的意思就是灭。这意思是,苦或不圆满的经验可能消失,可能被超越,可能结束。换言之,苦并非绝对的真理,只是一种暂时的经验。心可以超越它,获得解脱。

第四圣谛是灭苦之道,是到达第三圣谛的方法,从苦的起因到达苦灭。其处方是八正道,其要素为戒、定、慧。

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103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