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状元”

雷泓霈

尽管现在的“分数状元”不一定就是将来的职场状元,尽管不少家长已认识到多元发展、快乐发展胜过单一的分数追逐,可状元炒作仍旧汹涌澎湃。因此,要将理性的教育价值观进行升华,更有必要多宣传另一种意义上的“考试状元”。

充满公益情怀的人格状元

高考落榜的宁夏男孩小杨,曾被美国排名第一的哈佛大学破格录取,并给予全额奖学金,成为哈佛有史以来录取分数最低的华人学生。因为他经常资助西部农村学生,曾与同伴募集到5万本图书、15台电脑,分别送给18所农村小学。还跑到大学征招短期支教的老师,去偏僻地区的小学教英语、电脑、音乐等。他自己组织了一家整合了当地公益资源的网站,通过这个网站,找到支教的志愿者,需要者可随时直接联系支教协助。而济南女孩郑雯也收到了牛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初二时,她加入泉城义工,曾参加过发放环保购物袋等活动。高一时,她参与组织了环保服装大赛。

哈佛、牛津大学录取他们,是基于一个理由——献身社会和公益的性格构成和真诚爱心等品质,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重要性一点都不逊色于分数。分数可以在短期内得到速成,而公益品质的养成、公共情怀的雕琢,成长周期更长,效果更慢。但社会最需要的不是“分数高手”,而是这些具有公共担当意识的“人”。这一点尤其值得我们思考,培养孩子的社会型性格、公益型性格,远比培养一个“高考状元”更有教育意义和社会意义。

创造性状元

教育的发展不是为了制造高分,而是为了完成创造,在未来领域独立担当、打破规则等。正因为这样,美籍华裔刘力明和张思珍夫妇的两个女儿刘婷娜和刘颖娜先后考上哈佛大学,他们的教育指导思想就是,培育孩子的创造能力、领导能力、人际沟通能力。婷娜和颖娜在高一时都申请并被选中参与科学研究项目,每两周至少要花13个小时做科学研究,她们坚持了整整三年,姐妹俩竟然都获得了全美英特尔科学竞赛半决赛奖。要知道,由英特尔公司赞助、久负盛名的英特尔科学奖,是美国公认的“青年诺贝尔奖”,历年60多位冠军得主中,有6人获诺贝尔奖。

一位十几岁的孩子就在创造性方面做出了如此成就,有了这种扎实的创造性发展,这样的孩子远比单打一的“分数尖子”更有发展前景。

自强不息的道德状元

重庆九龙坡区文科“女状元”蒲雪梅,坚持靠自己赚钱读大学,婉言谢绝一知名企业4万元的捐款,同时她还接受了一名家长的请求,义务为其读初中的儿子当家教。

状元不仅是高考的“成绩状元”,更是人格道德和精神自尊的教育范本。这位女状元,打工挣钱、无偿服务,这才是货真价实的道德、人格的独立自主和社会实践升华。希望更多家长和学校拿出更多精力和时间发展孩子“智力以外的因素”,不要过分追求“高考分数状元”!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c7dbf0102e7a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