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的亲缘

当然,会构成亲情关系的,都是在前世或长久以来,即有了不同的牵缠纠葛关系。有的是因为彼此的“关怀、关心、照顾、帮助”而形成,有的是因为彼此的“争执、抢夺、侵犯、伤害、凌辱”而形成。在这些不同的“对待关系”中,有的重大,有的轻淡,有的明显,有的隐约,而这些不同的业力因缘,都将其因不同的形式和性质,而决定以后相遇的关系。

以研究“轮回”案例而声名卓著的史蒂文生博士(Ian Stevenson),在他的研究中,就曾举出几个因奇特的因缘,而结成亲缘关系的个案。

在黎巴嫩,有个记得前世的小男孩,说他的前世是村庄上已过世的一个男子,这男子生前,曾为了灌溉水权的问题,和他现时的母亲强烈争执过,彼此都互相指控对方盗取自己的灌溉水。而奇特的是,当这小男孩几乎才学会说话时,就开始指控他的母亲盗取“他”的灌溉水。他的母亲除了惊异外,当然也很“熟练”地予以反驳。直到多年后,这小男孩的“积怨”才慢慢地减退。旁观者都认为,这小男孩的案例,蕴含了对“他”和他母亲两者的某种“审判”意味!

在缅甸,有个妇人欲搭长途火车到某地去,想不到在途中突然心脏病发作,人们赶紧将她送往邻近的小镇就医,不幸的,这妇人在送抵医院后不久就病逝了。

后来不久,在小镇地方有个小男孩出生了,当他学会说话后不久,就不时地提及这妇人的生平和死亡的情形。后来经过调查,原来他的母亲,当时曾和许多好奇的人,一起去探视那个不幸死在异乡的妇人,并曾经协助这妇人的埋葬事宜,过了不久,她就怀孕生下这小男孩。

显然的,我们并不知道更前世的因缘,但如果这个前世的案例真实,这个小男孩和他母亲间,可预期的,将会是一种和谐与感恩的关系。

在土耳其,也有一个类似的案例。

有一个叫“尤索夫”的小男孩,出生在一个叫“欧达巴西”的村子里。这小男孩声称记得他的前世,他说他前世住在“欧达巴西”南方数十公里远的一个村子,有一天,他到北方某地去,不幸的,在“欧达巴西”北方十公里的一个村子被谋杀。

当史蒂文生博士去调查这个转世案例时,他觉得奇怪的是,一般转世的案例,都跟“地缘”有关,也就是,“尤索夫”为什么是在“欧达巴西”出生,而不是在当时前世的居住地,或是在谋杀的发生地,或是其他的任何地方呢?

后来,当他仔细研究那桩谋杀案的相关背景资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初那男子被杀害时,谋杀者曾将他的头割下来。而当谋杀案发生时,正好是处于土耳其一段特殊的无法律状态时期,因此当谋杀案所在地的村民,发现了被分割的头和尸体时,认为对村子是一项累赘和负担,因此将头和尸体,偷偷的移往南方的一个村子,并将之弃置在那里。

想不到,被弃置尸首的南方村民,也抱着同样怕麻烦的心态,因此他们也偷偷地将尸首移往更南方的村子。就这样,尸首一路被往南弃置,最后,终于被弃置在“欧达巴西”。当时,被地方上一个村民看到了,他不禁悲叹其他村子村民的自私无情,因此,除了将尸首复原外,并且极为慎重妥善地予以安葬。过了不久,这个心地善良的人,他的太太就怀孕生下了“尤索夫”。

对照某些人的自私无情,更显露这个村民的高贵善良,这对父子,相信在未来,将会有极其温馨和谐的父子关系!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1d620220101gjb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