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是绝对必须的

害怕失去 

一位妇人在河边寻死,被路过的船夫搭救了,询问原因,妇人说,因为丈夫猝逝,觉得没有丈夫,活不下去了。船夫问:“结婚了多久?”妇人说:“三年。”船夫又问:“没结婚前,做什么工作?”妇人答:“在村里染布”。船夫问:“那时生活过得如何?”妇人说:“还算惬意。”船夫说:“那时也没有丈夫,为何活得下去?”妇人哑然。船夫说:“找回那个没有结婚前的你吧,那时一个人,不也觉得快乐吗? ”

人的苦,来自于“必须”

一位旅馆大亨发现,每天都有一位流浪汉坐在公园的凳子上死盯着他的旅馆看。大亨愈来愈觉得好奇。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走向那位流浪汉说:“不好意思,老兄,我想请教一下,为什么你每天都盯着那栋旅馆看呢?”流浪汉说:“因为那栋旅馆太美了,虽然我一无所有,睡在长凳上,但我每天这样看着它,晚上就会梦到自己住在里面。”大亨听了很得意,就说:“老兄,今晚我就让你如愿以偿,我将让你免费住进这旅馆最好的房间一个月。”

一个星期以后,旅馆大亨回来想看看流浪汉住的情形如何,却发现这个人居然已经搬出旅馆,重新回到公园的长凳上。大亨问流浪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流浪汉说:“之前我睡长凳上,梦见住在旅馆里,那很好;可是一旦睡在旅馆里,我就梦见自己又回到硬梆梆的板凳上,真是可怕极了,所以我就待不下去了!”大亨听了哈哈大笑说:“原来人没有的时候也苦,有的时候也苦啊!”的确,人的苦其实与“有”或“没有”无关,而是跟“执着”有关,如果把得到的东西看成必须,没有的时候羡慕,有的时候又恐惧失去,都苦。

没有什么是绝对必须的

你会发现,任何人能从特定领域的苦里面得到解脱,都是因为在那个领域发现这个事实。我另一位朋友,曾在伊甸社会福利基金会担任社工员(那时候叫做“伊甸残障福利基金会”),他告诉我一个故事。有一次,一位母亲打电话来他的部门求助,她说自己正值青少年的儿子意外撞断了一根手指,由于无法接回,儿子伤心地整天躲在房里,拒绝去上学。接到电话的社工员说:“愿不愿意带孩子来这里做个协谈?”这位母亲说:“孩子就是觉得自己残缺,不愿意见人了,我相信孩子不可能愿意来到伊甸的。”

他的部门于是安排了社工员前往探视。到了那一天,那位焦急的母亲在儿子的房门前敲门,预先告诉儿子有伊甸的大姊姊要来探访他,希望关心一下他的心情。但却有东西重重地抛向紧闭的房门,并且听见愤怒的声音说:“你不要叫人家来,我不要人家管!”

约定的访视时间到了,愁容满面的母亲前来开门,着急又抱歉地说:“实在很抱歉,我事先跟孩子说过你要来,但他很倔强,说什么就是不肯见你。”社工员安慰这位母亲说:“别抱歉,我了解,不然让我来试试看好吗?他的房间在哪里?”母亲指了指楼上:“就在楼梯口的那个房间。”社工员说:“好,那么麻烦您帮我拿一支拐杖到楼上等我。”我们的这位社工员是一位撑双拐,两脚穿着铁鞋的重度肢障者,上楼梯的时候需要腾出一只手来攀住楼梯扶手,所以需要另一个人将一支拐杖先拿到楼上等候,等一下她上楼后便能重新撑在腋下。她上楼的方式有点像撑双杠,完全要用双手的力气让双脚离地,再落到阶梯上,由于铁鞋很重,每一次落地都会发出很大的声响。由于社工员上楼的速度很慢,又发出沉重的空咚声,简直就像无敌铁金刚走上楼了。在房间内的青少年听到这怪异又可怕的声响逼近,觉得非常讶异和害怕,他忍不住打开房门一探究竟,而眼前所看到的一幕给他更加巨大的震撼:一位两只脚都不能动的女孩子,要来安慰只是缺了一根手指的自己!这位社工员还没说一句话,这孩子已经觉得自己所有的自怜都是微不足道的了。关于快乐和自尊,那一根手指是否为必须?已经不言而明了!

解脱“必须”的禁锢

如果有一天石油真的没有了,我们的生活的确会起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们仍然能够改变我们的生活形态,而继续快乐地生活下去。原因很简单,古时候的人并没有石油,但他们不见得过得比我们不快乐。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便利商店……人就会活不下去吗?人就会不快乐吗?当然不会。

认识到任何的“必须”都只是跟习惯有关,就是自由的关键。也就是说,一旦习惯改变,原先的“必须”就不再是必须了。比如习惯开车的人,就觉得有车是必须;习惯上网的人,就觉得网络是必须……但对没车、没网络的人而言,这些都不是必须,也就没有失去的恐惧。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831b590100kk1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