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释子不见佛缘

摘自《法苑珠林·卷十三》

尊贵殊胜的毗婆尸佛示现涅槃,像法流布之时,宿具善根福德之人,虽不见佛,仍得皈敬三宝、勉力修行。日月德长者就是如此一名福慧兼备的在家居士,身体力行之余,护法护教,逢遇有缘者,更竭诚以佛法义理布施、分享,愿大众同沾法益。

只可惜,日月德长者始终打不动五百个爱子难调难伏的心。纵任父亲经年劝教,自恃聪明、年轻、博识多见的五百位长者子,仍旧固执力守邪知邪见,对佛、法、僧三宝全然不屑一顾。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型传染病,霎时降临于生、老、病、死诸苦煎逼的尘寰;病魔残酷无情、所向披靡,五百位长者子无一幸免,已经命在旦夕。

日月德长者守在病榻前,泪珠淌落在苍老、皱纹满布的双手上。泣不成声的他,早已心知肚明与爱子们诀别是迟早的事。“孩儿啊!你们平日固执己见、邪见不舍,不听为父苦口婆心的规劝——今日这场灾难,无常锋锐似刀,斩夺身命,四大分散、阴境现前,能依靠谁?至少听为父最后一次的谏言,一心虔诚,专心地称念毗婆尸佛的圣号好吗?”

心悠悠荡荡,恍惚于生死界缘的五百位长者子,个个勉强从唇边挤出了有气无力的念佛声,断断续续,似风中烛、蜡尽灯。仿佛用尽生命最后一丝气力忏悔前愆似地,随着慈父的教导——至心念诵南无佛、南无法、南无僧。在日月德长者朦胧的泪眼中,安详、微弱的三宝诵念声中,所有爱子都吐出最后一口气息,往生了。

此生缘尽,五百长者子任业力推往六道殊途:念佛功德力故,首先托生四天王天上享受天福;报尽以邪知邪见故,又堕于地狱折磨受苦;于苦痛逼迫下忆念往昔日月德长者之教导,持念毗婆尸佛圣号故,方投生为人,虽得为人,却生生世世下贱贫穷。如此这般劫初劫尽,尸弃佛、毗舍佛、拘留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一一示现住世说法、个个示现度尽入灭,这五百位长者子仍然余业未了,人间流浪生死,只闻佛名,无缘值遇。

这一世,古印度人间娑婆,宿世业报不复记忆。五百子现世受生为人,托生释迦族。诸小国分合争伐、累年战祸频仍,释迦族独独以一大事因缘超于诸国之上——净饭王之子,也就是传奇中智勇过人的悉达多太子,现已悟道成佛,正入宫为父王及大众宣说《观佛三昧经》。五百释迦子围坐于众人之中,一起参与这起法筵盛事。

奇怪的事却发生了。释迦牟尼佛一出现于众人面前,群众不约而同地欢声雷动——或赞佛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或叹佛金色贵胜、光明无量,皆顶礼颂扬不已。唯有这五百位释迦子对眼前的画面不可置信——他们目中只见一名皮肤灰黑、羸瘦枯燋的老婆罗门,憔悴难看,丑怪无比。五百释迦子突然明白自己罪障深重,于是大声哭喊、狂乱地拔发扑地,激动地泪水、血水齐淌。

释迦牟尼佛慈悲的双眸,一眼观透累劫因缘业果。他柔声安慰恸哭的五百位释迦子:“别哭了,让我告诉你们过去生的业缘……”佛陀说毕,接着缓缓告诫诸子:“由于听闻过去六佛圣号之功德,你们今生有此福报,与佛同为释迦族人;又因过去世坚执邪见之恶业,众人见佛相好,你们却见恶相婆罗门。现在你们可以称念过去六佛名号、日月德长者名号、释迦牟尼佛名号、弥勒佛名号,接下来向诸佛、大德诸僧,恭敬行五体投地礼,发露忏悔过去世邪见之罪业!“

五百释迦子止住泪水,哽咽着依教奉行。方净心忏悔毕,五百双泪眼掩映中,哪儿还有色灰貌丑的老婆罗门,只见金光晃耀的佛陀威德相好,三十二相具足八十种好不缺!

“我们眼中的佛陀,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无量光明!“五百人欢欣鼓舞,语音方落,已现证初果罗汉;复齐求佛哀愍摄受,出家具戒,立刻身证四果罗汉,具足三明六通八解脱。

念佛功德获福无量,不可思议!

 

省思

为何我们看不见佛?佛慈悲无量,发愿度脱一切众生,为什么我们都看不见?这不是佛不慈悲,而是因为众生心有垢染,所见所闻就是不清净的。想要见佛,就要常常忆佛、念佛,也并非只有念佛的名号,而是要常念佛的清净功德,以此反观自己的身、口、意,是否和佛一样清净庄严?若能切实,何须忧不能见佛?

文章来源: http://story.zgfj.cn/FDGS/FJGS/2013-10-18/19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