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梦参长老讲述一梦因缘 揭秘佛门传奇

(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梦参长老是目前中国佛教为数不多的百岁高僧,他因一梦因缘,在北京莲花寺受戒出家,经历了中国最动荡的岁月,饱尝世间之疾苦,蒙冤入狱33载,一生历经诸多磨难后,最终成为德高望重的一代高僧。以下是2013年10月5日,凤凰卫视《文化大观园》播出的梦参长老《一梦因缘》的文字实录:

因梦的指引 了却尘缘皈依佛门

梦参长老:缘没尽,走也走不了,谁也害不死你。

解说:梦参长老的《一梦因缘》,《文化大观园》正在播出。

王鲁湘:各位好,这里是《文化大观园》。在佛教圣地五台山,当每年天气转暖的时候,都会有一位老者带着弟子们住进普寿寺后面一个叫“清凉阁”的小院落里,这名老者法号梦参,今年农历的六月初二,刚刚度过了自己99周岁的生日。梦参长老是一位在中国佛教界中有着传奇色彩,幽默豁达的大德,被誉为“深山中的一盏明灯”。梦老早年出家前,在张学良直属的骑兵部队里当兵,后因梦里的指引了却尘缘皈依了佛门。先后跟随慈舟老法师学习《华严经》,与虚云老和尚共同参佛,并担任弘一法师的外护半年,后来又远赴西藏学法。1950年后蒙冤入狱30载,一生历经诸多磨难后,最终成为了德高望重的大德。他常说,“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

王鲁湘:梦老您好。

梦参长老:你好。

王鲁湘:今年99岁了?

梦参长老:99了,我老糊涂了。

王鲁湘:不糊涂,声音洪亮得很。

梦参长老:还可以,反正生活起居、腿感都还很正常就是。

王鲁湘:很正常。

梦参长老:跟60岁时候差不多。

王鲁湘:差不多,我看您脸色都很红润。

梦参长老:还是这样。

王鲁湘:对。您老是属兔的?

梦参长老:属兔,兔在动物当中最软弱、最小、最没有力量。

王鲁湘:最软弱了,但是兔子反应灵敏。

梦参长老:对。

王鲁湘:是吧?兔子反应特别快。

梦参长老:(五台山善寿寺佛学院导师):我入社会入得很早,我在家,情性很不好、很不孝,13岁的时候,我长得很大。

王鲁湘:高大,个子高大,您东北人嘛。

梦参长老:对。因为我父亲管我,我们开一个手工作坊,徒弟很多,他有时候不让我去念书,让我在家跟徒弟一块儿劳动。

王鲁湘:干活。

梦参长老:那父子之间呢。

王鲁湘:有矛盾。

梦参长老:意见就很大了,我就离开家了。

解说:离家出走后,14岁的梦参跑到铁路局训练班当起了服务员,然而没过多久意外就发生了。

梦参长老:我在铁路局的时候,因为那时候警察都有枪啊,我擦枪,枪走火,枪走火就把人打到了。打到一看,我才16岁啊,而且是擦枪走火不是有意的,没有处理我,但是开除了。开除了我从黑龙江就到沈阳。到沈阳,我有一个表哥介绍我到东北宪兵训练处当宪兵。

解说: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当时还是一名宪兵的梦参长老接到命令,从佳木斯撤退到北京,加入了独立骑兵第五师。在那里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掉到海里后被人救起,并被告知一座像宫殿的建筑才是他未来的归宿,醒来后,根据梦里的指引,他找到了北京附近一座叫“兜率寺”的小庙。

梦参长老:一到(北京)上方山,我看和尚就很喜欢,心里就喜欢,回来呀,我就化装跑到上方山出家。我师父说你是军人,你出来我收你,将来你们部队上找我麻烦啊,我带你回北京吧,那我跟他出了家,我师父叫上修下林老和尚。

王鲁湘:修林老和尚。

梦参长老:对,他把我带到北京,北京有庙,颐和园后头,那是我师公,我师父的师父有个庙,就在颐和园后边儿,我待在那小庙。在小庙出家得受戒啊,刚出家就赶上北京莲花寺传戒,我就到莲花寺受戒。

解说:受戒之后的梦参在戒堂又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老和尚对他说“你受戒后到南方去朝朝九华山”。醒来之后,这个对寺院规矩还不了解的小和尚,没有和师父告辞便直奔了九华山。

九华山一行 与地藏菩萨结下不解之缘

王鲁湘:与山西五台、浙江普陀、四川峨眉,并称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的安徽九华山,因藏有“金地藏”菩萨的肉身而名声远播。“金地藏”是对新罗国僧人金乔觉的尊称。唐玄宗开元年间,他来到九华山修行,开创了地藏菩萨道场,九十九岁示寂后,肉身颜色如生。据说金地藏肉身葬于地宫后,每60年打开一次。1931年地藏王菩萨圣诞日,上海大亨黄金荣、杜月笙出钱拆掉了肉身塔,信徒们蜂拥而至,在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小和尚,就有幸从远处见到了“金地藏”菩萨的肉身像,他就是刚刚受戒不久的梦参,九华山一行,梦参与地藏菩萨结下了不解之缘。

梦参长老:我在九华山,我也不住在庙里头,我住在地藏王菩萨殿,黑天白日在那儿坐着拜啊、念啊。

王鲁湘:您在九华山见到那个地藏王的肉身跟那个塔打开是吧。

梦参长老:对,那时候是肉身,他是唐朝一个和尚。

王鲁湘:唐朝一个和尚,北韩的和尚。

梦参长老:对,出家他死的时候,他现的是地藏菩萨,他是北韩和尚。

王鲁湘:北韩的王子。

梦参长老:他来到中国开辟这个九华山,他跟那九华山的土地主人化缘,那个主人说你想化多大地方啊。他说我就要一袈裟地,主人说袈裟很小可以给你,他就把这袈裟一打开啊,九个山头全罩在里头,全在袈裟罩着,那个山的主人啊就感动了,说这是神人,把山给他,就跟他出家,父子两个都跟他出家。

解说:在九华山上,梦参潜心修佛却不得章法,一天晚上,他又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一个老和尚指点他去福建求学。

与虚云、弘一法师学法结缘

梦参长老:后来我醒了就问,我那时候都不知道福建在哪?别人就跟我讲,说福建鼓山那儿办了一个佛学院,你可住佛学院,他说小和尚你很小,你住佛学院啊,学佛经出来能当个好和尚,你不学也当不了好和尚。我听人家说了,还有几个和尚要从九华山去福建鼓山,我就跟去了。

王鲁湘:跟着去的。

梦参长老:到了鼓山才知道那儿有个佛学院,我就到佛学院去考,没考上。

王鲁湘:您不识字当时候。

梦参长老:因为我刚出家没多久。

王鲁湘:没多久,对。

梦参长老:没考上,那个老法师慈舟老法师看我年纪很小,又是北方去的,让我写篇自传。后来他说,你这样给我当侍卫者,当侍者要照顾老法师吃饭,当学生,这样当的学生。

解说:鼓山佛学院是虚云老和尚一手创办的,虚云和尚被誉为“中国近代禅宗泰斗”,在佛教界声名远播,梦参除了和慈舟法师学习《华严经》外,还时常到方丈室和虚云老和尚学习参禅。

梦参长老:他经常头发留着一年理一次,有点像那个迦叶佛。

王鲁湘:那您跟他主要是学打坐、禅法。

梦参长老:我经常跑到方丈(室)去,听他讲故事,我一听他讲故事,他就把他的出家经历讲给我们听。

解说:在鼓山,为了能读懂佛经,梦参开始燃臂供佛,渐渐地他开始明白了其中的奥义,后来慈舟法师离开了鼓山,梦参只好去了青岛湛山寺投奔了倓虚法师。刚到那里不久,他就接到任务去厦门请弘一法师北上讲戒。

梦参长老:我就请他啊整整请了半年,到厦门,后来呢,厦门他住的那老和尚跟我说法师你回去吧,他绝对不去,我就在那个万石莲寺,厦门石莲寺我整整住了半年,我就陪着他住。他说你回去吧,我不会到你们青岛去,我说你不去,我也不走了。

解说:梦参的执着打动了弘一,在半年的苦苦等待之后,弘一法师终于答应北上弘法,梦参也因此机缘,得以长时间亲近弘一法师学习经法。

梦参长老:因为他平常不见人,大家就在他散步的时候,跑到他的跟前去,他就不出来了,后来他跟我要求不许他散步的时候,别人到他跟前,他很怪,他的个性很怪,他不接见任何人。

王鲁湘:那您跟他交谈过吗?比如对他这个怪您有看法吗?

梦参长老:我的看法是,在我们这儿讲就是清高。

王鲁湘:清高。

梦参长老:就是个性很清高、孤独。另外一接见就说话,他身体不好,他说话说得不多,任何人他不接待的。

远赴西藏学佛法 人生又一个转捩点

梦参长老:五台山的人不信佛啊,峨嵋山的人不信佛,普陀山、九华山当地人并不信。正因为他不信,菩萨要在这个地区化度他们,让他免堕地狱、免受苦难。因此有些道友问我,他说为什么“名山之内无善人”?我说正因为这些人很恶,菩萨就在这地方来度他们。

解说:在清凉阁里,梦参长老每天都会抽出一些时间,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众见面,梦老待人一视同仁,如果有人参拜他,他会很严肃地说,要拜就到佛堂拜佛去。梦老幽默风趣并不刻意为来人讲经说法,像和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地聊天,每次说起如何看待磨难之时,西藏之行是他绕不开的话题。

王鲁湘:西藏一直是很多人心中的神圣之地,神秘的雪域高原,一直吸引着人们不断地涌向那里。近几年,在通往西藏的318公路上,甚至都出现了骑自行车拥堵的现像。不过有一种人与众不同,他们是真正的朝圣者,双手合十、虔诚拜望,在各条道路上花几个月,甚至几年,一路长跪到他们心中的圣地。1940年,梦老机缘巧合跟随自己雍和宫的师父,远赴西藏学习藏传佛法,西藏的修行成为了梦老一生中又一个转捩点。

梦参长老:我对密宗很感兴趣,我坚持到西藏去,我那个喇嘛师父介绍我,我到西藏要拜一个喇嘛,我住的西藏三大寺之一的色拉寺。凡是我们内陆到西藏的和尚,三大寺都有,但是多数都住哲蚌寺嘉绒康村。我住在色拉寺,为什么,我在北京啊,我认的这个喇嘛师父啊,他是色拉寺的,不是哲蚌寺,但是我到西藏去住哲蚌寺,那么住色拉寺的汉僧反对。我们国家那个时候,国家宗教局驻藏办事处,那处长他很反对,他说为什么你不住哲蚌寺,一个人住在色拉寺,什么意思?我说我认那个师父,我住的那个庙由我自己选择,这个没有一定规定的,我说汉僧住在一起学什么。

王鲁湘:对。

梦参长老:况且我这个喇嘛是我在北京雍和宫认的喇嘛,他回西藏来,我才跟他来啊,这个认师父要自己选择啊。

王鲁湘:对。

33年牢狱之灾 悟出佛法真谛

解说:梦参长老在西藏黄教三大寺之一的色拉寺学经论五年,依止第十世班禅师赤江仁波切,后又转赴西康等地参学,总计在西藏学习密法达十年之久,受益颇深。不过,梦参长老也因此经历蒙冤入狱三十余载。

梦参长老:1951年已经都解放了吧,咱们解放军进入西藏,这就是我后来这段不如意的事儿,因为解放军进西藏没有翻译、没有懂话的,他们希望我参加解放军。

王鲁湘:做翻译。

梦参长老:对,做翻译,就是翻译汉话,我说我是出家人给你翻译,另外这西藏三大寺都跟我很熟,西藏政府的官员很熟,我给你翻话西藏人都怀疑我的,那我不干,十八军张国华将军就很烦恼,他问我有什么意图,到康定就把我监视起,问我为什么不参加工作。

王鲁湘:当时这33年把您关起来的时候,您是靠什么在坚持自己的信念呢?

梦参长老:无所谓,换个环境,住33年监狱出来,我什么损失也没有,我把它当成闭关了。

王鲁湘:闭关了,长智慧了还。

梦参长老:对,无所谓,自己不折磨自己,遇什么环境,愉愉快快地生活。

王鲁湘:愉快生活,那放您出来以后怎么办呢?

梦参长老:出来就是自己回自己家嘛。

王鲁湘:那您也没家了,您出家了呀。

梦参长老:父母都不在了,等我出来父母没在,我妹妹在北京工作,妹弟在北京工作,我父母都不在了,我没家了,我就还回寺庙。

学佛有什么好处

解说:1982年,梦参长老平反出狱,回到北京任教于中国佛学院,这段时间如法修学地藏法门,重启弘扬经论的智慧。他说,我在狱中待了33年,我出狱后,还要讲法30年,想着把这失去的30年补回来。1995年81岁的他,被查出罹患癌症需要手术治疗,手术结束后,主治大夫对他说最多活不过5年。梦老则说学佛后,无论什么病都能面对,病苦是无论何人都无法抵制的,病来了,你要转化它。

王鲁湘:学佛有什么好处?

梦参长老:学佛有什么好处,我说你可能不理解,放下名利、了生脱生,没有烦恼、解脱自在、无拘无束。

王鲁湘:无拘无束,得大自在。

梦参长老:对,但是目的是了生死呀。

王鲁湘:了生死,怎么个了生死呢,一直不懂啊。

梦参长老:经常问,怎么生到这个世界来的,生从何处来,人人都要死的,死到哪去啊,不是灭不是没有,在我们学佛的人,那死了换一个环境就是了。

王鲁湘:不会灭的,换一个环境轮回。

梦参长老:来的自由,去的自由,死的时候自己自由自在的就走了。

王鲁湘:自己选择。

梦参长老:对,走了再来,来了再走,就这样。

王鲁湘:您常说谁谁谁走得好,走得好就是自己选择是吧。

梦参长老:这就是行菩萨道,有的是发愿升到极乐世界去了,另一个世界,然后升到天上去升到地道去了,那就随你意愿,个人有个人意愿。

王鲁湘:所以您看您活到现在100岁了,红光满面、声音洪亮。

梦参长老:也无所谓,这叫业障,业没了,你想死也死不了,和尚不能自杀呀。

王鲁湘:和尚不能自杀,对。

梦参长老:就随缘吧。

王鲁湘:随缘。

梦参长老:我们这儿都叫随缘,缘尽了就分开了,缘没尽走也走不了,谁也害不死你。

王鲁湘:在我们每一个人的一生中,都会做很多各式各样的梦,但真正按照梦的指引去做的人并没有多少。清顺治皇帝曾经说过,世间最贵者莫若舍俗出家,又说“黄金白玉非为贵,唯有袈裟最难披”说的是世人要下很大的决心才能了却尘缘苦练修行,而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高僧,更是需要经受九九八十一难,梦老近百岁的人生,经历了中国最动荡的岁月,饱尝世间之疾苦,但他说社会上的任何事都是公平的,包括他入狱33年都不例外,他真正的修行还幸亏住进了监狱,并以“假使热铁轮,于我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自勉。

http://cnews.buddhistdoor.com/cht/news/d/41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