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影星苏杏璇学佛:从“贪嗔痴”的角色里走出来

中华佛光文化网香港讯 苏杏璇拍了几十年电视,1983年,扮演《新扎师兄》梁朝伟阿妈的角色,深入民心。去年接拍杜琪峰的电影《夺命金》,一个因投资而失去家当的家庭主妇角色,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那一刻是她演艺生涯的高峰同时也是人生的最低潮。当香港影星刘青云代她上台领奖时,大家才知道61岁的苏杏璇卧病在床,病情严重。因为糖尿病入院两个月,真的让她从鬼门关走一遭回来。学佛多年的她,离死亡曾经是那么接近。也让她明白放下,明白如何修持自己的清净心,那一刻,她发现人其实并不渺小。

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在生病的三个月里,没有回去素食店里打点,后来病好了,回到店里,一切如旧,生意竟然没受到影响。她忽然发现,之前将工作排得密密麻麻,紧张地打理着店里的大小事务,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我以往每天由早忙到晚,以为全世界没有你就不行了,结果反而没有时间去做禅修,没有时间亲自去拜佛。”

其实做父母的也要警惕,不要以为自己把子女照顾得很好,子女没有你就不行,你试一下放手让他们自己来,他们一样可以。执着和放下之间,往往只是一念之差。

苏杏璇说:“如果我当时多花些时间禅修,好好修行清净心,内心就会安定,智慧就会生出来,做的决定自然就会合理。我脚上出现毛病时,说不定就会及早就医,而不会讳疾忌医、借故拖延。”

娱乐圈中尽是烦恼人

“我现在对店里的事情不像以前那么紧张,也不会抢着帮忙。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和大家结佛缘。”

“做生意、做任何事,其实都要学会放下,因为放下,你就有清净心,你看东西就会清楚,明白哪些事情重要,哪些事情不重要,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

“老实讲,我60岁了,如果还学不会放下,难道要等90岁才放下?”

在娱乐圈中,苏杏璇见尽不少人名成利就,却充满烦恼。“为什么?因为不满足,上了第一层,想上第二层,想再上第三层。其实不止娱乐圈,社会上很多人都很烦恼,而这些烦恼不会停止,因为烦恼会导致你产生负面情绪,导致你心里不平静,很自然你就会做错决定,不好的事情于是接踵而来。”

香港人忙碌,营营役役,其实是因为不明白《妙法莲华经》的“诸法实相”。

她指了跟前的素菜说:“你看,你看这道素菜,转眼就会消失,你看这碟子,转眼可能就摔破了,你现在看到眼前的人,转眼不存在,有什么东西可以永远存在?”

拍一场戏,豪宅布景都是假的。舞台的布幕落下,一切都烟消云散。“慈禧太后权倾朝野,最后得到了什么?三国的吕布、关公何等的风流,最后又怎样了?”

《心经》说“以无所得故”,我们哪里可以“有所得”呢?如果我们没有什么可以得到的,我们又在争什么呢?

演尽七情六欲,不如返璞归真

演艺人员在其演艺生命里经历的,跟佛理的教导相反。原因是做演员必须经历角色的“贪”、“嗔”、“痴”,而佛理教人脱离“贪”、“嗔”、“痴”。

苏杏璇二十岁考入香港无线电视(TVB)第一期艺员训练班,让导师钟景辉看中,专挑她演难度高的角色,例如吸毒的迷失少女。后来她专演其他小生的慈母,每个人都说她演得好。无线每次续约时都主动给她加薪水,导演对她的演出赞不绝口,好像她天生就是要走演艺圈的。

偏偏苏杏璇早结佛缘,她曾经在荃湾南天竺寺外看见佛陀在墨绿色的天空现身,佛陀的头占据了大半天空,白云在佛陀的脸上飘过。她看《大般涅槃经》,看到佛陀入涅槃,阿难等众弟子跪拜,哭到天崩地裂,自己亦恍如置身其中,痛哭流涕,不能自已。

修行,修行,“修改行为”

谈到演戏和修行如何并行,苏杏璇说:“演戏是我从小到大的兴趣,如果说,一个人只是拜佛结缘,那么他要演戏,完全没有问题,可是有一天,如果你想深入修行,你就需要考虑放弃你的演艺事业。”

“但是我还完全没有放弃,我有时也会以玩票性质参与一些演出。将来还是否会接拍电影?我不敢说。我现在演戏很艰难了,比以前差得远,这是因为我以前真的充满着‘贪’、‘嗔’、‘痴’,所以一演戏,我随便从内心掏出一点点,已经可以演得很神似,但是我现在不停地告诫自己要放下、要放下、要放下。当我的‘贪’、‘嗔’、‘痴’逐渐地减少,要演十分激烈的戏的时候,要如何表现憎恨及愤怒呢?这个真的很辛苦,要很辛苦地把‘贪’、‘嗔’、‘痴 ’挖出来。”现在的她很难马上投入角色。

 

“没办法,我演戏是要用真的感觉去演,从来不可以靠表面做做表情就算,演戏若流于表面,就会不好看。”

面对病魔折磨,苏杏璇一方面觉得自己渺小,另一方面明白烦恼来自执著。从这次生死之间的考验中明白佛理,她表示,人能明白佛理,本身其实不能称为渺小而应视之伟大。

她说:“世界上有‘助缘’和‘逆缘’。很多人以为一个人要修行,身边必须没有其他人牵挂,其实不对,因为佛陀也说,没有生生世世害他的提婆达多,自己也不能成佛,意思是没有害你的人,你怎么知道自己能够放下,能够忍辱呢?”

“所以遇到有人帮助你,遇到好的事情,你要感激;相反,遇到不好的事情,你也要感激。”

虽然这个病曾令她的心情很灰暗,可是,现在回想起来,这个病其实是一种“逆缘”,让她明白:“自己过去太执著,犯了修行上的大错。修行,修行,本来就是‘修改行为’的意思嘛!”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64f18960101cv4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