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佛教朝圣之旅

印度是佛教发源地,虽然佛教在2干多年中,历经战乱和其他宗教的摧残,甚至大部分印度人已不再信佛教,但由于考古的发现及近代保护文明遗址意识的抬头,佛教的文明遗址已倍受呵护。印度得到联合国科文教组(UNESCO)指定的“印度世界遗产”中,佛教遗址占有重要的比重,印度佛教朝胜之旅不仅是佛教徒一生必参访的圣地,也是一般喜爱”文明遗产”的游客必游胜地。

缘起:

从悉达多•乔达摩王子到释迦牟尼,一直到“悟道者“的佛祖。

走一趟2500年前释迦牟尼的圣境之旅!

故事:

从小历经苦难的悉达多•乔答摩王子找到痛苦的原因所在及超脱痛苦的方法。所以王子抛弃世俗的享乐,隐藏王子的身份,到处流浪,最后终于在菩提树下大彻大悟。

他到处宣扬自己所发现的真理,向信徒们传授摆脱轮回之苦的八大正法。释迦牟尼的生活启示在印度有很大的影响力而且超越国界,成为佛教徒的典范,有机会所能走一趟或参访释迦牟尼的遗迹圣景,必有更深刻的体会。以下的原始图文感谢印度旅游局的提供和协助。

佛教圣地

卡比拉瓦史土(Kapilavastu)

乌塔勒的卡比拉瓦史土(Kapilavastu)距考拉克布勒110KM处,位于连接考拉克布勒和高思达的环状线,最近的火车站是纳乌嘎勒(35KM)。

卡比拉瓦史土是萨其亚族统治的古代王国的首都,该国的王子就在这个环境下度过了少年时代。在这里他看到悲伤,痛苦,疾病和生死。后来他看到了超越所有,混身发着光芒的苦行僧,所以最后他放弃了世俗的享乐和荣华富贵去寻找真理。

这里对佛教徒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现在在这里可以随处发现几处佛塔,考古学家们在这里考古出的石箱子里发现了推测为释迦牟尼的舍利子。

菩提迦耶(Bodhgaya)

位于比哈勒州的菩提迦耶(Bodhgaya)是很重要的朝圣地,是释迦牟尼冥想的地方。我们今天看到菩提树据说是释迦牟尼悟道以后从树上摘下树种长成的菩提树。在其下面还保留着金刚座。

传说释迦牟尼陷入冥想时散步过的地方就是克荼玛拉玛那(Chaukra-mana)。菩提迦耶壮丽的玛哈菩提寺院,仍保持着许多种文化相结合的古典特色。

其它名胜

玛哈菩提寺院附近共有4个寺庙。庄严的建筑群环绕着绿意盎然的花草树木,附近仍可看见记念石(Samadhis),在对面有很多寺院,是供寺僧们的住宿的地方。

夏以比特寺院的不远处有供使巴神的嘎纳德寺院,神像是用黑石雕刻而成的神像。

菩提迦耶考古博物馆陈列着不同年代收藏的佛教艺术品,跨度从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11世纪,与其说是博物馆不如称之为艺术殿堂,值得一看。

菩提迦耶离瓦讷拉西245KM,离巴持纳178KM,经由茹阿哥,纳兰陀。

伽耶周边环境

离菩提迦耶12Km的迦耶(Gaya)位于帕来特丘陵地帕尔古江边,拥有很多寺庙。

释迦牟尼在历经饥寒交迫、身体极为虚弱坐在树下休息的时候,名叫苏沱塔女孩及时地提供给释迦牟尼食物,出乎意料的释迦牟尼接受了苏沱塔的供养。相传释迦牟尼在接受食物后脸上泛起了光芒,醒悟到了穷尽的真理,即真正必要的东西是摆脱苦和乐的两个概极端而取其中的真理(是否近似中庸之道?)。为了记念释迦牟尼的悟道还盖了一座寺院呢!

离伽耶20KM处还有座苏勒亚寺院,40KM处有帕拉帕勒石窟,空奇休瓦勒玛待帕寺院,乌姆亚的太阳神寺院,123KM处有公元前3世纪的石佛石窟。

鹿野苑(Sarnath)

距圣城瓦拉纳西10KM的鹿野苑是2500年前释迦牟尼解脱世俗后第一次布道的地方。释迦牟尼向五个弟子宏法的圣地,因此此地又叫”超前法轮地”(Dharama Chakra Pravartan),它凭着以众人说法,确立僧家传统之地而举世闻名。又名仙人论处、仙人住处、仙人坠处、仙人鹿园等名。

释迦牟尼和他的5个弟子接受了帕拉纳西大地主的儿子耶舍及54个友人为弟子,这批弟子成了最早的出家人,皈依了佛法三宝。(Buddham Sharnam Gachhami)的开宗明义就讲述鹿野苑的起源,三宝内容即为:

我决心皈依佛祖 我决心皈依法轮 我决心皈依僧家

最初在这里设立的僧家仍然保留到现在。对于佛教徒鹿野苑是除了菩提迦耶以外,最想参访的圣地。

据说中国晋代高僧法显和唐代高僧玄奘都曾来过此地,鹿野苑当时的胜景在法显的《佛国记》和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中都有记载。玄奘描述这里是”区界八分,连垣周堵,层轩重阁,丽穷规矩”,他在这里还看到了30所寺院,3000名僧人,以及真人般大小的佛祖铜像。达买克大塔是释迦牟尼说法时坐定的扬所,更突显鹿野苑的意义。

包括底座塔高42M。其它还有其它很多历史遗迹,如塔勒玛咤喀佛塔和乌勒甘达库体寺院等。根据玄奘法师的记录表明当时的高度是61m。传说释迦牟尼在鹿野苑时经常到这里来休息和冥想。

阿育王(公元前273~232)在结朿了羯陵伽战争后皈依佛门,访问了鹿野苑。被称作阿育王的石柱隐隐的发着光芒,据说这是为了纪念他访问和设立僧家而建立的。这个石柱上的狮子像,已成印度政府的国徽。

剎乌勘地佛塔建立于笈多Guta王朝时代,是1588年建立了剎乌地佛塔。

茹阿哥Rajgir

茹阿哥含有王四经的意思。位于巴特那南部12Km处,对于佛教是为非常重要的历史遗址。茹阿哥的克里塔窟塔丘陵是释迦牟尼说法的道场。山顶有日本人建立的佛塔。茹阿哥拥有许多对考古学、佛学有重要意义的历史遗迹。

频毗娑罗监狱(Bimbisara Jail) 是想要皈频毗娑罗监狱(Bimbisara Jail) 

依佛门的玛乌利阿王朝的频毗娑罗王(公元前5~6世纪)度晚年的场所。在这里可以看到登上克里塔窟塔丘陵冥想的释迦牟尼。同时也是游客们喜爱的地方。

此外, 释迦牟尼安祥宁静的艺术木刻是了不起的巨作,其中释迦牟尼最后解脱阶段(Mukti),石像头部枕着右手和胳膊。

茹阿哥的色塔拉温泉也是重要的遗址,据说有很棒的疗效,也是频毗娑罗王提供释迦牟尼供养的住处,也是佛教虔诚信仰者吉巴克的住家。释迦牟尼涅盘后首次进行说法会场的色塔拉石洞也在此地。

这里距伽耶34Km,距巴特那102Km。

喀乌莎姆比(Kaushambi)

距阿拉哈巴德(Allahabad)54Km的喀乌莎姆比是释迦牟尼成正觉6~9年访问过的地方。因此此地成了有名的学习佛教经典的圣地。

这里保留了阿育王的石柱、古城、和古使塔兰寺院,考古学们在这里发现了很多雕刻、立像、各种铜钱、有名的特拉考塔雕像等等。

阿拉哈巴德博物馆游客可欣赏到上述非常有价值的遗物。

库西纳嘎(Kushinagar)

库西纳嘎对佛教徒而言,也是神圣之地,位于歌拉布尔(Gorakhpur)55Km处。在这里真理的体验者如来(塔塔卡塔)临终前悟道:看,众生,世间无常,莫懒惰,要勤苦磨练……后人建造大涅盘(Mahaparinirvana)寺院,这座寺院仍静静的耸立在射拉森林里。

1876年出土的大量的释迦牟尼涅盘像对佛教史有重大的意义,发现的涅盘像是5世纯纪窟玛拉窟塔王时代的出家人玛土拉(Mathura)传到此地的。

中国的法显、玄奘法师也在不同的时候访问这里,并且纪录了这里因后援不足而逐渐末落的原因,这写中国文献意外的协助了印度考古的出土,令人动容。

库西纳嘎的遗址分为3个部分,安置有释迦牟尼涅盘像的玛哈帕勒呢勒帕呢寺院,10世纪的佛堂玛塔昆瓦勒经文所,保留有释迦牟尼8处骸骨的兰帕勒佛塔等。

斯拉瓦斯啼(Sravasti)

距离陆可脑(Lucknow)134Km,帕尔拉布勒(Balarampur)29Km处,是古代教撤拉王国的首都。释迦牟尼曾在这避过24次雨,也是宅特巴那的庭院的所在地。

据说司拉帕斯特王建造了这个城市,遍布了历史悠久的佛塔,壮丽的寺院。释迦牟尼也在这里曾经弘法,此地仍有一棵释迦牟尼的弟子阿难所种下的菩提树,供后人凭吊!

毗舍里(Vaishali)

毗舍里曾经是世界最早的共和国,这里存在过投票选举而产生的议会,对佛教来说也有着重大的意义。

告示释迦牟尼脱离苦海在考尔罗拉(Kolhua)做最后一次宏法,后来为了纪念阿育王也在这里建造了巨大的石柱。

释迦牟尼仙逝百年以后帕矣夏里在这里解释了10大戒律,可以说是第二次佛教界的盛会。

根据考古学家们发现拉扎比撤卡王朝的国会议事堂遗址地,可以发现公元前6世纪共和国全盛期的痕迹。

毗舍里的舞蹈出名的地方,当地有名舞女阿姆巴里,她接受释迦牟尼的教诲,深受感动,最后把自已的芒果园奉献给了释迦牟尼并且皈依了佛门。

在毗舍里发现砖造成的第一佛塔(公元前4世纪)和第二佛塔,装有释迦牟尼骨骸的箱子就在佛塔里面。

除此之外还有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希巴伸的男根像和由4个雕刻像组或的荼乌姆其玛哈台巴寺院,及聚集了印度教众神的帕万帕卡勒寺院,里茶比王朝历代国王在载王冠之前擦体油的加冕式湖水,及收藏了附近地区手工艺品的博物馆。

毗舍里离4Km的地方,就是耆那教创始人玛哈比拉(公元前6世纪)王子诞位并且一直住到22岁的地方。

以上大概的介绍了与释迦牟尼一生有关的重要遗址及遗物。随着释迦牟尼的教义传播,佛教也就传遍全印度。

佛教在印度东部景点

那烂陀(Nalanda)

位于巴持那南部90Km的那烂陀的意思是莲花盛开的地方。那烂陀寺位处古印度摩揭陀国境内,是印度佛教史上最大的寺院。那烂陀亦是世界历史悠久的大学之一拥有上万名学生,2千名教师和9百万卷藏书。在5~12世纪曾成为学问研究的中心地。释迦牟尼和玛哈比拉都曾访问过这个地方。

阿育王修建僧院,哈勒水帕勒旦皇帝寄赠了高达26米的释迦牟尼铜像,库玛勒库塔建立了美术大学。

印度独立后,1951年在那烂陀遗址上重建了那烂陀,成立了国际佛教研究中心。内设汉、藏、日、梵、巴利文等课程,那烂陀又重新成为印度佛教研究的中心之一。二十世纪五十年度,中印两国共同合作,又在那烂陀修起了一座玄奘纪念堂,以纪念玄奘法师在中印文化交流做出的贡献。古老的寺院又逐步恢复了往昔的生机。

奥里萨邦(Orissa)

最近在奥里萨邦发掘的新佛教遗址和遗物为佛教观光又开辟了新的去处。

位于多亚江边的塔乌里丘陵是连接布帕乃斯瓦勒和普里(Puri)/科纳克(Konark)的主要通道。距离很近。

公元前3世纪阿育王在这理进行了羯陵伽战争后发现利用战争的威力不如进行对心灵的教化,回心转意而接受了无暴力的信念。

这为撤达愿玛比哈愿寺庙的建立和羯陵伽日本佛教和平塔的建立,即达乌理的舷啼佛塔作出了很多贡献。

拉尔里陀其里(Lalitagiri)在一世纪建立初期作为佛教聚集地,保留着许多名胜古迹。如:岩石顶上建造了巨大的石砖庙宇和芸艺的石窟。

在勒德纳吉里有那拉西玛库达拉特亚时代(6世纪初)的佛教遗址。在乌达其里(Udaigiri)挖掘出数不清的佛教雕刻品和由长长的石砖造成的庙宇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