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源林长 学佛的心路历程

中佛协会长   传印长老  (右一)

新加坡居士林 李木源林长(左一)

一、入佛因缘

我出身于一个乡村大家庭,有九个兄弟,一个姐姐,母亲跟我从小感情就非常好。在我25岁那年,我母亲病了。当医生宣布我母亲是得了癌症以后,我整个人几乎要垮了,可是我母亲比我更为坚定,她说不要紧,人总是要走这一条路的。但我总认为我必须陪着母亲,就从那一年开始,把一切工作辞掉,整整3年,我陪在母亲身边。我是24小时在身边,陪她一起吃住,带她看医生。我母亲是从中国移民过去的,小时候家里很贫穷,在中国闽南这一带是属于“拜拜”的,就是初一、十五吃素,只懂得拜观世音菩萨。母亲病了,起初我还会扶她去庙里面,去观音庙拜菩萨。我们新加坡光明山普觉禅寺是最大的,每个月她就喜欢去那边。请一些素斋回来然后吃,她很高兴的,我陪她一起吃。后来病重了,起不来了,可是她总交待我说,只要初一、十五你替我去观音庙上炷香吧!我就去把斋饭请回来,本来母亲没胃口,但她看素斋很喜欢的,就吃了,所以我就陪着她吃斋。这几年我陪着母亲,母亲的行为感化到我。

我记得小时候有乞丐来,在外面拿一个铜罐子摇啊摇,说:“请施舍我五分钱吧!”以前新加坡五分钱很大,我母亲看一看我,我小声跟妈妈说:“等将来我长大发达以后,我再给他钱嘛。”母亲说:“如果你这一辈子不发达呢?等你发达,这个乞丐已经往生了。那你要做不是做不了?你这裤袋有多少钱?”我摸一下,有两毛钱。母亲说:“你应该拿一毛钱去送给他,让他买个饼也好。”我听了真的就拿一毛钱给了那个乞丐。乞丐看到我很激动,又看了我妈妈,点点头。我感觉到这个布施是很好啊,是很有爱心的,所以我总记着母亲的话。母亲是一个乡村妇女,那时候父亲经济好转了,那边建了几间屋子出租给别人,父亲给母亲很多钱。在母亲往生的时候,结果在母亲的衣服箱子里面找不到钱。父亲不了解,她的钱拿去哪里了?在守丧期间,很多人在那里哭,有的在我们屋子住了10多年,没有交屋租,母亲从来不提出。他们说我们经济很困难,住你们屋子,一向来没有交屋租,你妈妈还让我们住,使我们非常感动。

在我母亲病重期间,我忽然间整天会念南无阿弥陀佛,我不懂为什么会念。当我在念的时候妈妈就很高兴。当我不念的时候,她就不讲话,显得比较痛苦。当我再念南无阿弥陀佛的时候,她就一直点头,那我就一直念了。当时我就想,为什么会有六个字,又有四个字?那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要念就念。母亲埋葬后,我很消沉,每天我就会搭车去坟墓那边。有一次我从墓地搭错车,搭到南洋佛学书局,看到书架上有很多佛书。我就拿了一本课诵本,一本李炳南居士写的关于净土的书,就带回家了。带回家后,就拿着这个课诵本念起来,那时大概是母亲往生后第七天吧,我每天从前面念起,从“戒定真香”开始一直念下去,每天早上念一遍,晚上念一遍,念到差不多有一个月。

学佛的启蒙老师

有一天我看到报纸上登载说居士林在讲经,就找到了那个地方。那天讲经的是宏船法师,讲的是六度波罗蜜的忍辱波罗蜜。讲了一个小时,我听得非常舒服。因为我们年轻脾气会比较坏,讲到忍辱,嘿,这个很适合于我。我的脾气坏,这样会闹事的,什么事情看得不过意,就要跟人起争执。我就在想,这个佛相当伟大,我应该好好学习。那天下午他们在做晚课,一念起《阿弥陀经》,我一听就觉得很熟啊。他们一念我就跟着会背了,很高兴啊!从此以后,我每逢星期三、星期六、星期天,一定到居士林,这是我学佛的开始。

一天,在居士林碰到一个老人家,那个老人家摔倒了,满身大便,看到觉得很可怜。因为服侍我母亲惯了,就扶他去冲凉房,替他冲凉换衣服。他儿子带了一包衣服在门口敲门,他说:“这是我爸,你替他换?”我说:“好!我替他换。”这个星期是这样,第二个星期又是这样的情形。我看了很奇怪,这位老人家为什么会这样?我就扶着他,给他坐好。第三个星期,我早上8点多去,老人家坐在大殿门口等我,他看到我,他说:“谢谢你替我换衣服,年轻人,你以后可以早点来吗?”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们很有缘,我教你一些佛理。”我也很高兴,他每个星期给我讲《心经》,叫我去看。看了以后,他问我:“会吗?”其实我是一知半解,我说会。他说:“会就好,那我问你,何谓观自在菩萨?”我回答不出来,他头摇了摇,喘口气,说:“年轻人,学佛不可以这样,会说会,不会说不会。如果一知半解,对你是不利的,你要彻底去了解。”我很惭愧,就开始认真了。所以那时候我看《心经》,也看《金刚经》,一部一部地看,看到《阿弥陀经》,他就给我讲《阿弥陀经》。讲到居士林,他说这是一个净土宗的地方,由流通处(1933年发起,1937年广洽法师做佛教图书馆的管理员),到今天。我们每个星期都诵《阿弥陀经》,所以《阿弥陀经》你应该会背,佛号你一定要念。

老人家还给我讲入世法、出世法,讲了一段时间之后,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我想要发愿,我要普度一切众生。”他说:“好,你跪在佛前发愿,可是你要发一个愿,永不退转!当你要普度众生,你会碰到很多很多困难的,你一定要永不退转。那将来呢?”我说:“往生我就要去西方极乐世界。”“回来吗?”我说:“不回来,很苦。”他说:“你这个自了汉。”我问:“为什么?这边这样苦我回来做什么?”他说:“苦才要回来,从西方回来后度众生你就不苦了。比如你知道我们新加坡很苦,你出国去读书,留学。你有本事,你难道在外边享受,这边父母、兄弟、姐妹全部不要?你应该再回来,回来后把自己国家再建设起来,这才是一个真正的佛教徒。”我听了很感动。这位老人家叫林国培,88岁时往生。这次他的女儿也跟我一起来,已经89了。这是我学佛的一个开始。

二、学佛的心路历程

我爱自由,我爱平等

我母亲病重的时候,一次叫我说:“有空念佛。”我也不懂什么因缘,一开始就会念阿弥陀佛,所以我对净土宗就很喜欢。我认为一个人在这个世间太苦了。那时我是基督教徒,基督教说天堂非常漂亮,那边只有快乐,没有伤心。可是我了解到净土,净土比天堂还好,是清净之土。天堂虽有快乐,却没有喜悦,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我认为去了天堂,还是要见主,去做主的奴仆。小时候我不喜欢做奴隶,我听到做奴隶就想到黑人,想到那些穷困的人家,我心里很痛苦。我去极乐世界,可以成佛,所以我想还是到西方极乐世界会适合于我。因为我是爱自由的,爱平等的,在西方极乐世界大家是平等的,自由的,所以我就很向往这个净土。

索取与奉献

以前是很向往佛教,认为从佛教里面可以给我们得到很多。可是当我在佛教里面活动一段时间后,认为一个佛教徒不是在佛教里面一来就求平安、求生活稳定、求菩萨保佑我们什么。我们应该为佛教做一些事情,把佛教弘扬出去,而不是从佛教里面得到一些什么。通过我以后深入的研究,体会到佛教已经融入中华民族优良传统思想里面。佛教2000多年,中华民族5000多年,这两股力量合在一起的话,力量非常大。只要一个人肯去深思明辨,里面的内容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哪。年轻气盛的时候,什么东西都要得到,认为拥有就好,争取什么都要。而学佛以后,会看淡这一切的。对人情方面,对服务社会,我们会更加积极的,为什么?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那时我去居士林,男性不超过5位,女性大概是20多位,我看这个大殿,为什么没有站满人呢?我就想,我应该把学佛的好处告诉每一个人,度更多的人来学佛。西方极乐世界还没有去以前,我们可以到佛堂里面来。其实每个道场就是西方极乐世界前一站。我们到这边感觉到非常快乐,希望整天留恋道场里面,那么将来肯定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够负责的话,我要做一个地方,让大家日日夜夜都想来,不是一个星期来一天,是希望每一天都能够来,只要他能够动都可以来。所以我看到很多老菩萨,他们好的时候来,生病的时候也要来,往生以后牌位还要放在居士林。我看了非常欣慰,我说他们这些人对佛教有一点认识,正如他们所说的:“我生为佛教徒,死也是佛教的一份子。”所以我们给他们讲,一定要发愿去西方极乐世界,肯定能够去的。他们来到居士林,感觉到这个地方非常快乐。我说居士林比西方极乐世界,千万分之一都远远不及。你只来到了这边,你想去更快乐的地方吗?要的话,你多来,肯定能够去那一边。来这边我们就开始慢慢培训自己,守规矩,要念佛,要吃素,要做好事。所以我希望把居士林道场变成一个接引人往生西方的净土道场,示现给别人看。

菩萨真的保佑哦!

我在1986年,那时我整天咳嗽,咳了两年多,后来去照透视,医生跟我讲:“李居士,对不起,告诉你,你肺部有恶性肿瘤。你心里要有准备,要不要切除?”我听后整个手脚都软了,口都干了。平时说不怕死,到这个生死关头,我该怎么办?头脑一片杂乱。可是我强笑着,摇摇头,说:“我回去思考一下。”回来的时候,我就想:“为什么我会得这个病?我没抽烟,我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会这样?”可是我想到,这是因果,该走我就走,不该走,我还是会活的。我记得经论上讲,要念佛,念佛就消业障。病能好就好,好不了,我也一定能够往生西方。那时候我整个星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念佛号,一直念佛号。过了差不多半年,再去看医生,他说已经扩散到肠了,肠也有瘤。我说:“那不要紧,我已经知道了,我应该走哪条路。” 在以前我听到死很害怕的,可是我现在不会怕了。经书里面说极乐世界是很好的,很庄严的,在人世间找不到这么美好的地方。为什么这么美好的地方我不去?我应该快点去。我一定能够去的,所以我就一直念佛,求往生。结果去医院,起先是两个星期一次,后来一个月,后来三个月,后来一年。医生说:“李先生,你这个东西没有扩展,没事。”在1999年,我去北京,何云还带我去北京协和医院检查身体,里面还有一粒瘤,可是现在瘤还没有动静,在那边冬眠啊,没事情。

在2001年的时候,有一天我头很痛,眼睛慢慢地盖起来。晚上不能躺着睡,要坐着睡,相当辛苦。我去检查,脑里面还是有一粒瘤,压到了我的神经线,眼睛都突出了,眼睛都盖住了。我想时间到了,就修改一下遗书,我其实八七年就写了遗书了。把我身边的钱除了做善事,一切要交给居士林,作为给贫穷学生买字典用。然后每天我除了做事就是念佛。大概一个月过后,有一天晚上做梦,看到一个金色的人拿了两粒药丸给我,他说:“李居士,这两粒药丸你可以吃。”我坐着拿着药丸,放在口里面,两粒,是绿色的,一粒比较大一点。他说:“你咬一下。”我就咬一下,哇,好香啊!咬了后,他说:“你喝杯水吧。”我就拿起杯喝水,喝完水后起来,手里拿着一个杯,口里很香。我就想,到底刚才是吃药还是做梦?那我也管不了这么多啊,放下杯子,就休息。

差不多过了两个星期,又做了一个梦,我站在一个地方,感觉到脚下很软,哇,这个地方真漂亮!地上绿色的草,那些树叶,擦了油一样。花还会闪亮的。天上鸟在飞,那个鸟像蝴蝶一样,不是很快地飞,慢慢地像在跳舞一样,心想哪有鸟像这样飞的?这个鸟在那边跳舞,我看了觉得很好玩了。看了以后,呼吸一下空气,哇,那个空气很值得回味。这个空气不像我们这个空气,那个空气就像非常热,拿了一杯冷的饮料喝下去,整个身体很舒服很舒服。哇,这个地方真好!我就开始走,走的时候很轻松很开心,看到一间古老的屋子,还是玉做的,门还像宝石,漂亮,我就走过去了。一个小孩子,大概十五六岁,身材很好看,牙齿白白的,就开了门:“李居士,您回来了!”我说:“我回来了。”我很高兴,就进去厅里面,啊,太好了,就坐下来休息。那个金色的人走出来了,说:“李居士,你回来了。”我说:“是啊!”他说:“你该回去了,你不可以回来。”我说:“不,那边很辛苦,我不要,我要在这边,我不走可以吗?”他说:“不是,你要去做工的。”我说:“不要了,很辛苦。”他说:“不会,你要发心,回去帮忙,不要怕苦。”我说:“我眼睛很痛。”他说:“你回去了,回去就马上不痛。”我说:“不痛就可以考虑,可是眼睛张不开啊,一只眼睛盖住我很糟糕呢!”他说:“好吧,你在12月31号,你眼睛就能睁开。”12月31号是什么时候?他说:“是十一月十七。”我说:“好,可以的。”起来,嘿,刚才是在做梦还是在讲梦话?我看了看时钟,3点。那我就试试看,躺下去会不会痛?因为我是坐着的。慢慢地躺下去,不痛了,躺下去睡了。5点起来,看日历,12月31号是不是十一月十七?对呀!是那一天,很好。我就出来,他们看到我,因为每个人都很关心我,问我好些没有。我说:“你们放心吧,12月31号我就能开眼睛,十一月十七!”他们每个听了都以为我在说梦话,我说:“真的,能够开的,没问题。”那天刚好我们后面那尊阿弥陀佛像要安起来,我们铸造了一尊6.8米的阿弥陀佛像,要吊起来。安装的时候,我必须在那边拜,洒净。在我顶礼的时候,一顶礼眼睛就松一点,二顶礼就开了,三顶礼开到完了,拜三拜全部好了。好了后我就去看医生,医生说:“这个在我们讲是奇迹,在佛教里面讲是佛菩萨保佑你。你还是不会死,命比较大。”

所以这几次让我知道,死不恐怖。我老了,可是我很开心。我相信我在这边也不要太久,越快去越好,可是我工作必须做,做到这边有一天不需要我,我就快点要去了。所以就等着这一天快点走,越快越好!

师友熏陶

问:这几十年来您在世界各地包括大陆,接触过海内外的很多法师、居士大德,那么这些人有没有对您产生重大的影响?

李木源林长:会的。比如茗山法师,我非常尊敬他。他做事情非常严谨,坐姿、讲话,一举一动,都在教导我们年轻一辈。比如在居士林,我跟他在一起谈话,他的侍者就讲:“法师昨天睡不好,很晚才睡。”茗山法师听了这句话,就说:“法师,不可以这样讲话的。李居士是自己人,是不要紧,如果别人呢?你讲这句话意思就是要赶他走,说我累了要睡觉。”他吃东西呢,很多菜,他拿了一个盘,要吃的夹在这边,他说大家用吧,你们夹了菜就要吃完啊。他们说:“老法师啊,全部吃完吧。”他说:“我夹在这边是我的,我要吃完;那边是公家的,我吃不下,我不动。这边我要负起责任,我要把它吃完。”吃完以后,还要放一些水,把里面洗得干干净净,这样喝下去。所以他在那边教导我们非常非常多。每次来,我就找一些年轻人,只要茗老在那儿吃饭也好,走路也好,你们陪着他坐,你会得到很多宝,这个是书面得不到的。他穿衣服穿得是非常非常整齐,每个纽扣要扣得整整齐齐。你看茗山法师的日记,看了非常感动,所以茗山法师日记我叫他们年轻学佛者要多看。他的心非常细、非常广、非常微,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还有普陀山妙善老和尚,他对建筑对管理要求非常严格。我跟他很熟,他每次说:“李居士啊,普陀山跟居士林是一家人哪!”九华山仁德老和尚,仁德法师87年就跟我讲:“我想盖个佛学院。”88年我去的时候,是7月份,晚上6点多了,我刚一到,就把我带到了甘露寺,说:“这个地方做佛学院,好不好?”我看了一下,说:“糟糕,没人烟。”他说:“我就喜欢这个地方,走上去也走不到,走下来也走不到,学生断在这边是最好的。年轻人的心躁,如果这边是九华街,他们会去买东西呀,会去赶经忏哪,就把他们弄坏了。”听他一解释,我说:“非常好!”他说:“你要护持啊!”我说:“好!”我答应他。

赵朴老念《心经》给我听,他是用梵语念的,念起来很大声,很高兴。我看他念南无阿弥陀佛,他问我:“李居士,你懂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南无是皈依、归顺,阿弥陀是无量寿、无量光。无量寿是年龄啊,无限的年龄;无量光呢,遍一切处。你看你念这句话,所有遍一切处的佛菩萨给你念到完,过去、现在、未来的所有佛都念到!念这句佛号的福报是最大的,要多念。”

新加坡的广洽法师,他跟我讲:“什么宗最容易修?我跟你讲,净土宗。”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无论什么时间、空间,你半夜睡过去,坐起来就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样最好了,又不会影响到别人,大声小声你喜欢,无论什么时间都可以,无论什么地方,站住也可以,你在公园走路也可以念,你在搭公共汽车也可以念,在哪里都可以念。只有这个净土宗最方便。”后来他跌倒了,脑出血,去动手术,什么都忘记,可是一句阿弥陀佛不忘记,你跟他讲:“师父,好些没有?”他说:“你知,我知,阿弥陀佛!”他说:“念经不如念咒,念咒不如念佛。”年轻有精力可以念经,到你老了,没有精力再念经了,你就念念咒吧,念往生咒;到你病了,模模糊糊,往生咒还会记得吗?不能够,只是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到你病严重了,南无都念不出了,你必须跟着呼吸,吸气-呼气,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到最后呢,你就只有出气念了,佛、佛、佛……。所以你一定要发愿,随时随地,想着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这一些老一辈的法师,对我们影响很大,像广洽法师说的:“做人,最主要要有人格。没有资格,不要紧;没有学问,不要紧;没有钱,不要紧。没有钱有什么要紧?为富不仁哪!你有学问,衣冠禽兽做什么?我什么也没有,但我有人格,我是个学佛者,我是个出家人。”所以他一辈子对人格很看重,做人做事很到位。

我很有福报,碰到很多老法师。我喜欢听他们讲话,因为在他们面前我可以学到很多、看到很多。宏船法师的度量,没得比。在光明山很多人偷米,我们反映说:“师父,有人在偷米!”他说:“在哪里?”走过去看,他还说:“你们不要跑,来。”他们问:“做什么事?”他说:“这个米不好的,要就拿这个,这个比较好。”我们说:“他们偷米您还叫他拿?”“他是没有米才来拿,送他嘛。要送就要送好的。”光明山那边,他们拜大悲忏,后面在炒米粉,炒到3点多,很多人排长龙,用塑料袋包。后面厨房不炒,宏船法师说:“哎呀,炒吧,人家拿回去给他父母吃、儿子吃、家人吃,这个天伦之乐应该的。”他们说:“师父啊,不是啊,这些人拿回去喂猪啊!”他说:“不要紧,连猪都会吃素不是很好吗?”我们有没有这个度量?我记得新加坡有个部长讲,他小时候家里很穷,小学六年级会考,拿到好成绩,他的奶奶带他去逛光明山,他看到宏船法师很怕,他奶奶说:“快点叫师公。”他就叫师公。他说:“这个是你孙子?”“是啊,今年会考成绩考得很好。”宏船法师从裤袋里拿出10块钱,他说:“我没有什么东西,这10块钱你先买双鞋、买枝笔啊。好好用功读书,乖乖。”他回来时候他奶奶说:“哎呀,福报好啊,宏船法师还送你10块钱啦!”他想这10块钱我不可以用,结果他用一张纸把这10块钱镶在里面,某年某月某日宏船法师赠送我10块钱,鼓励我好好读书,叫我买一枝笔、一双鞋。这10块钱目前他镶在镜框里面,放在办事处。他说:“这个是宏船法师给我的奖状,鼓励我。可是老法师不认识我,这样多信徒他也不大认识我祖母,为什么会这样?所以今天我布施的对象,我不可以论人论事的。”我受到了很大的启发,所以这个也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

三、居尘学佛

看破、放下、自在

对自己的享受,自己的工作要看淡,名利、地位要看破。如果很执著自己的得失,追求东西的欲望很强,虽然你是学佛,当你要往生,这些就会变成障碍了。有钱的人会想,我做了一辈子,爬得这么高,忽然间叫我走,我哪里甘愿?这位子我还没有坐热,我要再多坐一下子;东西买来我还没有享受,就叫我放掉?这戒指我才戴几次而已;我还没看到我儿子结婚,还没看到我的孙,还没看到我的曾孙;我很多东西还没有看到,叫我怎么去往生?很多人学佛学了几十年,还这样说:“法师啊,我相信有轮回,我希望我死后再做回我自己可以吗?为什么?这辈子我丈夫对我很好,孩子又乖又听话,我这家庭很幸福,我希望这样幸福,我已经够了,我不要去西方极乐世界。”贪恋啊!

我们普通做工,只要能够度过生活就好。我们要找一个正业,正当职业。杀业,我们不要去做;不正当的赌业,我们不去做。我们宁愿生活简单一点、清苦一点。可能在别人看我们是很清苦,但是我们本身是很快乐的。我认识很多有钱人,他跟我讲:“李先生哪,我晚上睡不好啊!我的钱可以用十辈子,可是我家的大小老婆,在家里打架;儿子跟媳妇要离婚;大儿子、二儿子在闹。我曾经跟他们讲,你们大家坐下来吃一顿饭,不要相骂,两个小时,一个人给50万,没有人要。我只是求两个小时一家人快快乐乐地在一起,不能够。”所以学佛的人,要想着我们是个佛教徒,不要在名利地位中打滚,很多东西不要去强求。把聪明智慧用在救人上,为大众服务,不求名、不求利,跟大家打成一片。希望大家和和气气地在一起,有什么事情坐下来谈。我们有得吃,也要分一点给他们吃;别人有难,我们也要一起去承担。

亲情是无价的

有一个新加坡的女强人,我问她你怎样分配时间?她说我连在飞机上都要用电脑,做梦都梦到做生意。我说她跟一台电脑有什么两样?日日夜夜在做,唯一的朋友——电脑,其他没有了。

在科技时代,整天盯着电脑,假期运动他不要,朋友谈话他不要,只要电脑。他眼睛变成近视眼了,讲话也是面无表情的。现在IT世界,通讯用短信,有老人家说儿子买个手机给她,女儿不回来吃饭,连电话都不打,只是发个短信:“妈妈,不回来吃饭。”回到家里呢,孩子躲在房间里。以前我们是添好饭等父母来吃,筷子动了我们才敢吃。现代不同了,父母亲敲门了,“来吃饭啰!”“不要吵我了,我在用电脑!”每个房间都有自己的电视,父母亲看他们的片,孩子看孩子的片。大家在同一个屋里面,各有各的生活,已经没有往来了,没有感情了,完全没有了,他们也不出去了,他们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敦伦尽分,为社会,为佛教做事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好处,最主要是我们能够为众生,我们能够付出一些什么东西广结善缘。大家能够在一起,为什么不去珍惜这个缘分?大家要珍惜自己分内的工作。比如《净土》杂志,如果能够把这个杂志办得很好,我希望有人抱着这个杂志对儿女说:“记得放两本在棺材里面,我棺材里面要几本《净土》杂志。”很多老一辈的他要往生了,他喜欢看的书再拿几本放在棺材里面,我们新加坡有啊,他要带去。如果我们能把《净土》杂志做到这样,每一期都要追着看,把整个净土里面的思想,告诉大家,那不是很有价值吗?那天我从上海坐飞机来南昌这边,飞机要下了,就听到介绍,江西这边有井冈山哪,道教龙虎山哪,等等。我就注意听,没有听到介绍庐山东林寺。我听了心里很难受,为什么飞机上你不介绍庐山东林寺?全世界佛教徒很多,佛教徒信净土的更多,为什么不介绍庐山这个主要的道场?可见我们宣传还是不够。

快乐的一滴水

要是大家把佛教的事业尽量地做好,而个人呢,你从里面会得到一种享受。我们学佛的人会很开心的,看到什么都好,你会感觉到学佛的人菜根香,菜根都很香啊!所以我们要知道,佛教徒其实都在享受,你看这边大家都是多么高兴哪!“老菩萨,您好!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多么开心。看到佛像笑嘻嘻的,我们的福报有多么大!所以我们应该很庆幸成为一个佛教徒,是非常好的。

我住的房间,你可以去问延续法师,这边我睡的房间里的厕所,比我那边(居士林)的房间还要大。我房间没厕所,只放一张床而已,一个桌子,挤在一起,要站都没有地方。可是这个很好,为什么?因为我一跌倒一扶就扶得到。地方大,我相信这个地方我很容易跌倒的。所以这些天走路特别小心,因为地方大,一点没得扶,地方小,手伸一下这边就摸到桌子,脚靠一下那边就有椅子,肯定不会跌,很有安全感。所以这些天我半夜起来,感觉有点不安全,怕跌倒。自己的事业一定要有一个目标,我们的目标就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们要考虑清楚,一定要用功,如果不用功,就不会去的。我们剩下几年命,如果不拼着去西方极乐世界,这几年为了享受,而去了三恶道,三恶道是非常苦啊!我们用短暂的享受,换来的是无穷无尽的痛苦,那就不值得了。现在我们用很短的时间修行,以后是享受无穷无尽的乐趣。为什么不用这短暂的时间,珍惜这个缘,做一些好事,多修行,多念佛。我们学佛其实是很快乐的。我碰到很多高官,也碰到很多有钱人,很多类型的人我都碰过了,他们并不快乐。反过来,你看那些学佛老太婆,穿得破破烂烂,拿着念珠坐在那里念阿弥陀佛,你说:“老菩萨,你好吗?”“好!”“快乐吗?”“快乐!”笑的时候只剩下一个牙齿,她还跟你笑,内心的一种纯真。你叫她去害人,不会;你叫她骂人,她也不会,她也不会发脾气。多么快乐,完全没有伤害,好像一汪很纯的水,不是一杯烈酒,可见她有她快乐的地方。所以我希望我们自己活着很平淡,很快乐,乐在其中,别人没法想象到的。所以如果有人需要佛教的这种快乐、安详,应该来学佛。

四、护持佛法

护持佛法要用心

我感觉到护持佛法,要用心去做,非常用心。每样东西不要看在表面上,每样东西出来之后要去想细一点,去了解。比如请中国大陆法师去海外弘法,得考虑在外面可能发生事情。有没有跟宗教局、中国佛协稍微通一下气?应该讲些什么题目,那边的情形又是怎样?所以这些很细的东西我们要去想,可能要站几个角度想,不止站在我们的角度,还要站在背后的角度,四面八方。我们做事情要做得非常细。做一个护法如履薄冰,做错一点事情我们要负这个因果。

所以我们经常讲,一个法师我们要护持他,他讲经的时候我们要注意听,讲些什么。我们佛门说 “离经一字是邪说”,如果讲法背离经典了,我们就不能去护持。有一些法师,年纪大了,有一定的地位,就散乱了,讲一些不该讲的。所以我们护持佛教的话,对东西要彻底去了解,多问几家,去想,从经书里面,不要去找外面那些空谈的,那些理论,那些杂志。所以要勤看经书,要去沉思,多多去想,而不可以一味追求名牌,某某法师,某某书,某某什么专家的话,有时候会误导我们的。所以在佛教我们作为一个护法者,尤其是一个决策者,必须要有冷静的头脑,要有智慧的头脑。决策和执行是两码事,做决策者你要经验丰富,你要想得很远,不可以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想。各方面都要想得清清楚楚,才能作出决策。

佛教要重视居士的力量

我在6年前,2000年,跟叶小文局长讲过,不要忽略居士这一块。为什么会有法轮功?我跟一些学法轮功的人谈,我也曾经跟南京理工大学的学生谈,为什么你们不去寺院学佛?他们说我们去佛寺里面,法师都非常忙,忙香火忙什么,我们只是烧烧香做做功德就走了,问无所问。有一些说,我们是喜欢佛教,结果为什么学法轮功?因为他说是佛教的,所以我们把法轮功当成是佛教,所以很多人走错路。很多人退休的时候,50多到60岁,很闲旷。这个时候有时间他会去哪里?中国经济起飞了,精神空虚了。他想去研究宗教,研究什么宗教?中国主要就是佛教,所以他就去佛教。到寺院,有时候看一下,问问法师,法师说:“你去看吧。”不理睬他。他就会跑去基督教,有些跑去法轮功。

如果把居士全部组织起来,其实居士是很大一股力量的。我每次说,佛已经有安排了,你看我们中国四大名山、四大菩萨,只有地藏王菩萨现比丘相,其他三大菩萨都有头发。观世音菩萨有没有头发?文殊菩萨、普贤菩萨有没有头发?佛讲过《维摩诘经》,金粟如来(注:维摩居士过去成佛,名金粟如来),我们知道居士也是能够做事的。他们身为居士身,心如果发起来的话,也是能够做事。只是要怎样团结,要怎样组织的问题。居士可能因家庭生活,没有很多时间全盘贯注在佛法方面,这方面可能会欠缺一点。所以有学问的法师,应该做居士团体里面的领导者,领导是做他们的顾问。宗教界懂得国家的政策,把国家的政策告诉我们,我们应该怎么做,跟其他宗教、其他种族应该怎么讲,怎么合作,怎样配合国家的政策。

我感觉到其他宗教信众越来越多,天主教、基督教,在我们门口,把我们的人拉去信教,我们心里不紧张吗?他们教理不比我们透彻,为什么我们不弘扬出去?你看教堂每个星期做礼拜,穆斯林在讲道,几个佛寺里面每个星期有讲经?他们建教堂,一定要有讲经道场,每个星期要讲经。做家庭礼拜也好,聚会也好,他们要讲。所以他们去听道理,认为我是明白道理的人,我去听。在佛教只有烧香,拜呀、跪呀,我不需这种宗教,好像没有理论。其实佛教很多很多理论,没有人去弘扬。所以出家人忙,居士也可以弘扬,杂志、网络,各方面都可以做。我们一定要注意的,如果整个中国变成是基督教和天主教以及其他宗教,对中国国情不利。这几年基督教徒倍增,前几年他们印的《圣经》超过300万本了。他们从外国运纸进来,这边买机器,自己印经书,印《圣经》。那《圣经》从外国运进来,入口困难,海关又重。这边买机器自己印,到处在生产,他们把香港做基地,这样子做。在海外,他们想尽办法怎样度人。一个乡村里面抓到一个人,就可以慢慢把家庭变过来。一个家庭变成基督教徒,整个乡村亲戚朋友全部跑去信教了。佛教徒有没有?有些孩子出家,父母亲还跑去信基督教了;有些父母亲出家,孩子跑去信基督教了。他们会度人,是他们最光荣的。所以在佛教团体里面,我只要看到一家人来,“这个是谁?”“我的曾孙。”“哇,你是个了不起的曾祖母,能够把曾孙都度过来了。”全家大大小小来拜佛,我很高兴。我每次看到人家载米一车一车来,我不会动心的。我看到一家大大小小,一个人拿一包米,或一罐油,走进来,一家十多个,放在大殿供佛,烧了香去吃饭,啊,我很高兴,这个是佛教家庭。

居士可以帮忙弘扬佛法,辅助出家人的。我们可以从在家的角度接引人学佛。你可以带你的同事来家里看看经书,去佛教图书馆;或者带你的同学吃吃素;或者带你的同学一起去佛庙里面。学校不可以讲宗教,可是你的同学可以参加我们的家庭活动嘛,我们的家庭活动可以形式多样嘛。发动大家一起去佛庙,做义工,那不是度了他们吗?我们要有技巧,所以我经常鼓励那些年轻人,跟他们同学,跟他们家人,一起去做慈善,一起来佛堂里面帮忙工作,慢慢地他开始信佛了,他一信佛反而更虔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ebab29e0101eia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