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达吉堪布美、加之行开示

 如何稳步于修道之路

——2013年4月索达吉堪布美、加之行慈悲开示y20140123-17

美加菩提学会

今天很高兴看到有这么多来自美国、加拿大的佛教徒。20年前,我们跟随法王如意宝建立了第一个海外喇荣显密中心。海外喇荣显密中心最初主要建立在纽约,后来规模不断地发展扩大。

在像美国这样的欧美国家中,有这么多人参加学会,皈依佛门、依次第认真学习佛法,实属难能可贵。

一、此次西行目的

这次主要是前往美国和德国的一些大学进行学术交流。佛教徒方面的事暂且放一下,大家通过网络、光盘、手机每天都可以学习佛法,即使我来到你们群体当中,也没有更多新的理念。

我这次来美国访学的缘起非常好。行程安排大致如下:首先访问华盛顿大学和乔治顿大学,之后前往欧洲访问哥廷根大学以及马普研究所。与各所大学的教授及广大师生进行了交流。欧洲有来自6、7个国家的学会成员集中在德国,所以我特别安排了一次与他们的会面。虽然见面时间短暂,为大家也解决不了什么大事,但因为学员主要通过网络学习,没有什么机会面对面交流。所以,虽然时间非常紧张,还是特别为欧洲菩提学会学员安排了这次会面。之后,又回到美国访问了哈佛大学以及哥伦比亚大学。明天到科罗拉多大学,然后返回四川。

这次出行时间安排得特别紧凑。昨晚我说,这次到各国各所大学进行交流没超过一个月,换作其他人可能需要用上几个月。我们在每所大学里抓紧时间进行交流研究,没什么空闲休息,但是很开心,因为这次出国访问没出现任何违缘,佛教方面的交流也比较顺利。在美国这样科技发达的超级大国,在世界一流的高等学府中,我们见到了一些学术界的顶尖人物,还有在宗教研究方面有所成就、有所贡献的人士。与他们交流,我也学到了许多新知识。通过这次对话,我意识到东西方文化间的交流应该长期进行下去。

因为时间非常有限,灌顶的仪轨也没在身边,今天就和大家结个缘,再传一点儿上师瑜伽。大家能聚集在这里,本身缘起就很好。

这次我的目的,主要是和学术界知识分子进行学术交流。在汉地这几年,我也是去学校的时间比较多。每一次,没办法跟很多学会成员见面。因为人特别多,我的时间又安排得相当紧张,有些时候特别累。所以,请大家理解啊。

我也想尽量满足大家的愿,但是要求特别多,真正要满足每个人的愿是不现实的。有些人,自己主要的事情解决了还不行,还会又要求很多其他的事情。所以,在学校我只讲课,在佛教团体中主要用佛法跟大家结善缘。其他的事情,只有靠自己解决了。在汉地也是如此,在学院会稍微放宽一点,方便一点。

二、学习佛法需要长期性

最近我看美国地图,明白有些道友从很远的地方坐飞机过来很不容易。即使在美国境内,对很多人来说也是特别远的路程。加拿大的佛友虽然不用办签证,但是过来一趟也是特别辛苦。前一段时间,加拿大的师兄让我过去,以前我答应过他们,说这次一定要去。但准备过去时才发现,签证必须要在中国签,没有办法,只能以后看情况再去了。一年来几次的话比较累,因为光是飞行就需要十几个小时。以前,我坐三小时的飞机都觉得很苦恼。前一段时间,从这边飞到欧洲,又飞到德国,再飞回美国,两天后又飞回中国,有点适应,但还是比较累。以后有机会再过来。

加拿大的道友学得很好,都比较团结。地方组主要有三个地方,网络上共修的人很多。美国的地方组也有好几个,在华盛顿的时候,我们去过个别组。今天,各个地方的道友都来了,我也特别希望大家在学会能长期坚持学习。这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早上,我会见了法国索甲仁波切的一个弟子。他是他们中心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作为代表来见我。因为时间比较紧,我只有用早餐会的方式接待他了。我对他说:“像你这样,20年前就跟随索甲仁波切认真学法;20年后的今天,你还在修学,这一点让我很赞叹。”现在很多人的心不定,今天学这个,明天学那个。人生当中没有几个十年,如果换一个传承,又从零开始,这样对学习佛法,会是一种耽误。所以,我希望在座的道友们,在下一次我来的时候,各方面组织得要更好。当然,现在也非常不错。

20年前我们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当时建立的“喇荣显密中心”就只有6、7个人。法王认为,美国对全世界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中心,能有这样的缘起非常殊胜。当时的缘起延续到今天,已经发展了这么多佛教徒。我知道,这些人并不仅仅是在言语上作了皈依,而且是基本上按照系统、次第来修学的。

今天,能来这个场合的应该是在佛教上有一定研究学习的。各方面缘起很好,以后看看需要怎么样做才能更好。我们在其它地方的学会也是在大家共同协商之后,各方面才得以日益完善。从五明佛学院到这里,资料、信息等很多事情,管理起来有很多的困难。道场主要依靠你们本地的负责人和发心人员来维持,这点非常重要。

今天和在座的一些道友在香港研讨会或在学院已经见过面了。大家很努力学习,我非常随喜。我希望大家学佛境界都能越来越高,智慧也越来越提升。

罗宾博物馆的一个教授说他对藏传的唐卡和艺术已经研究了23年。作为佛教徒,大家更应该长期学习与历练,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现在大家能够在这样的团体组织里一起共同学习,居住,是非常有意义的,也很有必要的。条件不充分的地方组也可组织大家在网络上共同学习。

我觉得,我帮助你们的最好方法就是通过共同学习。这样过个10年、20年,大家也许就会看到佛法的加持。虽然我没有很大的能力,但是对佛法有非常大的信心。不管讲什么佛法,我都是很激动的,每次讲得连吞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所以,希望大家能珍惜、坚持长期共同的佛法学习。

三、以佛法自利利他

我发现,在这样经济发达的国家当中,人们的精神还是很落后,内心世界比较苍白。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你们能发挥各自的作用,自利利他。在座的诸位,基本上都学过《入菩萨行论》、《大圆满前行》、《中观》等课程,应该有利他的菩提心。

最近去了美国很多地方,有一种甚深的体会:我们一定要有一些佛教甚深的见解和修证,否则无论在哪里都会很痛苦的。可能在中国人看来,移民到美国,就像天堂一样,会很快乐。可当你到了这里会发现,这里有这里的苦恼。也许,有些人会想,去中国很好,或者去藏地很好。实际上,凡夫的心没调整好之前,在哪里都会有痛苦。当我们有了一些真正的修证,会发现:包括人身难得、寿命无常、业因果等在内的这些理念对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在座的道友,应该说是在佛教方面是最专业的,而且各有所长,英语也很好,希望在以后佛教人才培养方面,大家都能付出努力,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以后,我们不仅在华人和藏人中弘扬佛法,还应该在美国等其他种族中广泛传播佛法,因为他们也非常需要佛法帮助。有些人虽然有自己的宗教,但并不能满足年轻人和知识分子的需求,因为那只是一种仪式,一种行为,尤其是在美国,加拿大,还有欧洲都是如此。因此,我们现在想通过英语来传播佛教知识。在座的有些年轻人,英语很好,希望你们将来能在这方面用心努力。

四、学习佛法要遵循次第

佛教的一些专业术语,20年前在美国就已经比较流行,但缺少的是什么呢?很多西方人没有次第闻思的习惯,这一点是令人遗憾的。他们只是表面上认为:我是这个宗教,我是那个宗教。其实,心里有很多各种各样顽固的分别念。这种分别念很容易,而且有必要用中观和因明的思想来打破。

虽然西方的思维观念相对稳固,但有一部分我们还是可以令其改变的。最近,我见了很多教授,在和他们的对话中发现西方人对藏传佛教是很尊重和热爱的。我到美国的各个学校都被要求讲藏传佛教。他们每个地方出不同的题目,以至于我说藏传佛教这个也要讲,那个也要讲,我都不知道从何讲起了。学校的教授和学生都说你必须讲,如果你不讲藏传佛教的话,我们都没兴趣听的。看来,他们对藏传佛教有一种特别的热爱,有一种好乐心,这非常好。

藏传佛教具有次第性,相信大家也看得出来。现在世界各地学藏传佛教的人很多。人们通过藏传佛教的学习,把有些宗教、思想根本没办法解决的问题,或者从理论上解决了,或者通过修行解决了。还有些人,理论和修行虽然没那么高,但是很有信心。比如说,对某个上师具有极大的信心,那么这种信心已经成为你人生当中最主要的一种革命。这样一来,很多人的人生就有了目标,有了方向。

在欧美的道友自己通过一些方式在不断地学习。我们以后也会想办法通过网络和其它方式,用英语同步直播授课。原来去汉地的时候,汉族学藏传佛法的人非常少,但依靠大家长期的努力,后来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学习了。

五、不舍自宗,不排他宗

我们以这种方式学习,并不是要统治哪一个宗教或者另有企图和目的。昨天在哥仑比亚大学讲“利美”。“利美”就是无偏堕的意思。现在所有藏学界,包括欧洲和美洲在内,所说的利美运动是指在各自宗教基础上不要排斥、诽谤其他的宗教,就是一种无偏堕的观念。大家和睦相处,共同学习、共同生存。这个地球这么小,各个宗教没有必要弄得水火不容。现在这个时代,整个人类都应该相互依存。

如今在美国学习藏传佛教的人这么多,在不舍弃自己宗派的前提下,应该跟其他宗教,包括佛教其他宗派,友好共处,建立一个共同学习的空间。昨天我一说“利美运动”,就有人问:“是不是我们跟其他宗教都是完全融合在一起的?”其实并不是这样的。藏传佛教有一些见修行果,其他宗教无法和我们融和在一起,我们也无法和他们融合在一起。比如说,密法中的一些加行和修法,跟他们一样修的话是会有问题的。甚至,有些在见解上是完全有冲突的。

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交流对话来学习彼此的优点。比如,有些国家之间相互排斥,观点完全相反,但在某些方面也是可以合作的。在共同合作时,他们不说那些矛盾,只是把共同的地方“贴”在一起,所谓求同存异。同理,藏传佛教不能完全撇开所有的非佛教徒、非宗教徒。我看美国这边情况还好,但是有些国家非常排斥藏传佛教。也有些学藏传佛教的人排斥其他宗教,好像谁都看不惯,谁都不放在眼里。这种情况,我觉得没有必要。学佛法应观清净心,观一切都是如来的化身。

这些问题是很重要的。当然有一些观念,我也经常在讲。比如,藏传佛教在依止上师时要“视师如佛”。这点对初学者来讲可能做不到。初学者有必要对上师观察,对道友观察,然后到一定时候,达到最高层次,再按照密宗“视师如佛”的观点,接受上师的加持和传授。这是有必要的。

六、倡导人员致力于发心事业

学会的未来发展需要管理及其他方面的发心人员。作为年轻人,你们工作都比较忙,尤其是在国外生存需要很高的效益。国外生存有很大的压力,并不是像别人想得那么轻松。很多人一想到美国,就觉得像极乐世界一样。但到美国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和痛苦。在这种压力下,年轻人想要发心做事情会有一定的困难。但将来的佛法组织和佛法团体,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20年前,我到美国是由创巴仁波切的香巴拉佛教中心接待的。当时,看到他们的组织,我非常随喜,因为他们内部很团结,对自己的上师和传承很有信心。当时创巴仁波切已经圆寂了,但每当法王如意宝讲到上师瑜伽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热泪盈眶。看得出来,他们对自己的传承、法门都非常非常地重视。那是20年前的事,现在那里怎么样,我不太清楚。

七、传授皈依及一些传承

今天开示就到这儿吧。有人好像要求一个人和非人共同的传承。啊,非人也有啊?有位道友请求说:“请上师授皈依,给没有皈依的皈依一下。”说是人和非人都要皈依。我相信我们任何一个传法活动当中都有非人,他们这样说并不过分。

下面开始授皈依。以前皈依过的不用重新皈依,这样坐着也可以;没有皈依过的想皈依也可以;以前皈依过其他上师的,没有必要再次皈依。当然你要想多次皈依也可以。

所谓皈依,其实是皈依三宝,向三宝求加持的一个仪式。因此我们皈依的时候,大家要观想:为了利益天下无边的一切众生,我要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我先念藏文的四皈依,你们跟着我重复,“喇嘛拉加森切奥,桑杰拉加森切奥,秋拉加森切奥,根登拉加森切奥”(三遍)。这算是皈依。

你们有法名的不用重新取。没有的,我一般要求法名第一个字取圆满的“圆”,然后你从你的名字中选一个字。譬如说,我叫“霓虹”,就叫“圆霓”或者“圆虹”。因为法王如意宝以前要求皈依的时候弟子法名前要加上一个“圆”,后面取你自己名字当中的一个字,或者其它的一个缘起字,就成今天皈依的法名了。

皈依了以后,你就成了一名真正的佛教徒。不要再变来变去!今天变成佛教徒,过一段时间又舍弃佛法僧三宝,改信其他宗教,然后又舍弃。这样不太好。一般来讲,皈依了一个宗教以后永远都不能改变,这才是非常好的。在此也希望大家以后经常念一些佛的咒语和佛教经典。作为佛教徒,自己要有一套学习佛法的方法。

现在有些人光是求个皈依,而没有进行其他的佛法修学。这是很遗憾的。我们一定要学习!希望大家不要盲目皈依。如果你不知道为什么皈依,那皈依以后能给你带来什么利益呢?现在汉地有很多人,皈依就是为了发财,为了身体健康。当然这样也可以,但是皈依并不是为了暂时的利益,最主要是为了获得最究竟、最长远的利益。所以,希望大家一定要想明白这些问题!

然后,我看他们还有什么要求(众笑)。

今天很多人来一次不容易。法王如意宝以前来纽约时传过《佛子行三十七颂》。此颂耳边听闻一次,菩提心就会自然而然增长。所以我先给大家念一下这个传承。几分钟,你们要坚持一下。(藏文念诵《佛子行三十七颂》)刚才我念了《佛子行三十七颂》、法王如意宝的《上师瑜伽》、还有《怀业祈祷文》。来的时候听到你们念得很好。

20年前,上师如意宝来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念《大自在祈祷文》的人。而今天,在纽约这样一个全球非常重要的中心,有这样的《大自在祈祷文》的念诵音声,缘起真的很好。大家一起念一遍《大自在祈祷文》(藏文念诵《大自在祈祷文》)。很好!

八、对翻译中心的希冀

翻译中心的人也在菩提学会中。这边有一个英文网站,还有国际佛学网,国内的是智悲佛网。这几年,智悲翻译中心很多发心人员翻译了一些特别有价值的书和文章。在这里,我向大家表示特别特别的感谢。

我想,学会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学佛组织,还应该为整个社会,为整个人类做一些事情。国外许许多多思想家和知识分子对佛教的阐述和对佛教的看法,很有必要请翻译人员用汉语表达出来。藏传佛教系统性、次第性的佛法,也很有必要请人翻译成英文。因为英文是全世界范围内应用得最广泛的语言,所以学院专门建立了英文翻译小组,以便把国语翻译成英文。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希望你们年轻人能够发心,在一些有声讲堂作英语同步翻译,让那些不懂汉语的人也能听一听,也许有一点儿意义。

不管怎样,我希望从今年开始,只要因缘具足,就在全世界范围内用英文及其它语言来弘扬佛法。现在用藏语和汉语,大家在一定程度上学得都不错。有这么多的人在学习,而且没有任何障碍和困难,大家都相当成功。在短暂的人生当中,我们能升起这样的菩提心、慈悲心,或者是信心和出离心,这是非常难得和殊胜的。在座的很多知识分子,应该深有体会。以后,大家应该从理论上、修行上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传播佛法,要尽量地身体力行。

国外很多人,物质上比较富裕发达,但是心灵上匮乏,缺少精神食粮。我们想想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一起弘扬佛法。

九、提问

那么,有什么提问?各样的问题,都可以问。

(1)道友问:我以前有看《旅途的脚印》,现在在看《苦才是人生》,目的是想把佛法宣扬到西方,可有时会有点文化差异。上师提过念咒语的威力很大,比如怕恶魔怕鬼的时候,或者晚上一个人不敢上厕所时候,就可以念诵“龙自在王如来”。我觉得,如果跟西方人说晚上一个人不敢上厕所,他们会觉得这很奇怪。后来跟国内的道友沟通,他说在国内大家都是用公共厕所,所以晚上一个人出去就会很怕,可是跟美国人讲,他们大概不会了解这种恐惧是什么。所以,是不是可以换一种方式,比如说凡是到阴森黑暗的地方就可以念咒语?

上师答:可以。我们不管是翻译或者是传讲的过程中,一定要随顺当地的文化习俗。但是,原则上不能改变太大。像西方的有些书,在翻成藏语或者汉语的时候,也有一定的文化差异,一方面可以通过“注记”来解决,另一方面可以通过他们传统的解释方法来解决。这样也是很好的。所以,我希望你们很多人在翻译这方面还要不断地发心。

(1)道友问:有些翻译,我们都没有加注脚就直接翻译下来,不太懂佛法的人可能无法理解,我们适当地自己要加一些脚注然后请法师过目,这种方式可不可以?

上师答:可以。

(2)道友问:我想请问一下您对我们发心做翻译的发心人员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和希望,以便于我们做得更好。

上师答:翻译对于我个人来讲,也是比较长时间了。刚开始,大概是九几年的时候,但是真正的文字翻译可能是15年前。我想,你们发心翻译的,首先要掌握汉语的架构,同时,你要懂得翻译成的语言它所代表的文化含义。自古以来,藏传佛教当中也有翻译,翻译有直译、意译两种。直译就是完全直接翻译过来,也有翻译到了这边语言以后别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情况。所以,应该从意义上跟他沟通,但是一定要掌握分寸,不能完全改变,否则就失去了原来的意义。在这个问题上,大家可能还需要多积累一些经验后,翻译的作品才更有价值。

(3)道友问:我现在不知道我这个问题是不是适合在这里问,因为很多都是在字面上的,我在翻译《莲师刹土云游记》,所以很多字面上的意思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请教您。有些师兄说我可以请教其他师兄,但是我都一个人做,如果师兄给我的解答不能使我信服的话,我有没有机会来直接问一下您?

上师答:问题多不多?很多的话不行,因为我们还有其他的问题,你就象征性地问一个到两个吧。

道友问:有很多字义上的问题,因为我自己的理解有限,对我来讲翻译还是比较困难。中文的字义理解我也有问题,所以,能不能回去后通过师兄再联系您?

上师答:可以可以。

道友问:您在前言中提到如果因缘具足,您会翻译德钦朗巴的自传,我觉得非常好,有没有这个因缘具足呢?

上师答:可以。

道友:您说找不到藏文版,我请哈佛大学图书馆的师兄帮助找到了,后来给您寄过去了。

上师问:哈佛大学图书馆有这个吗?

道友:有的。

上师问:是吗?

道友问:所以,能不能一起出版?

上师答:可以可以。

道友:还是请您继续翻译德钦朗巴的自传。

上师答:我应该没问题吧!

道友问:您刚才讲的因明,像我这样的,没有耐心看完,一个点point,然后长篇大论的来解释,像我这样的人,还有一些朋友,可能更喜欢看一些故事,或者修行者成就的自传,所以,我希望可不可以让我多翻译一点这方面的内容?

上师答:可以。

上师问:刚才说的第三个问题,他主要翻译什么呢?你翻译什么?

(4)道友答:我是在辅助少光师兄进行翻译的。

上师:刚才最后一个问题,说是我以前翻译过一个德钦朗巴的自传,他是我们多芒寺非常了不起的伏藏大师,在他的自传中记载,他的一个传承上师是乾隆皇帝的国师。他曾在一种清净观当中云游到了莲花生大师的刹土,过程非常精彩。刚才这位道友也在翻译,前一段时间,我们知道他们在翻译,但具体情况怎么样,我也不太清楚。这次来,一方面很高兴,而且,昨前天去哈佛的时候很惊讶,因为发现他们对藏传佛教非常感兴趣。哈佛图书馆里面有很多的资料,刚才他说的是我一直没找到藏文版德钦朗巴的自传,就让他们去找,后来他们在哈佛大学的图书馆里面,找到了德钦朗巴的自传和德钦朗巴《莲师刹土云游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缘起,虽然这个自传并不是很广,但是它也有它的一些象征意义,所以我会尽量地发心翻译。(大众鼓掌声)

圆怡:作为一个缘起,我们这次向上师现供八种代表的供品,然后请上师加持我们以后留在美国的道场。

上师:这次供品我没有接受,但是缘起上,我摸一下可以。这次出来,什么供养,我都没有接受,但是,既然他们这样准备的话,我在缘起上心里就算接受了,希望大家配合。其他的人,不上来的可以坐着。(《般若摄颂》还有《金刚经》,我交给他,我们走的时候,他来分配。)

下面有什么问题,就直接提出来,我们稍微交流一下,然后看时间来掌握。

觉空:我们学术上的问题和闻思修行相关的问题,大家可以提问。好,那位师兄先来。

(5)道友问:上师,我想请问一下,在几何里面的公理是,两条平行线是永远不能相交的;有人说,佛教的公理是四法印,有的人说是因果,请上师开示。

上师答:佛教的这种公理实际上是“缘起规律”。比如说佛教的四法印,实际上在世间当中、人生当中它带有它的前生的意义。万法无常、无我、空性、解脱寂静,这些从修行上面可以抉择,然后从理论上面也经得起观察。包括我们刚才提到的因果,刚开始可能有些人不知道,但我们经常这么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什么叫做善呢?佛教乃至任何宗教,只要是给众生和自己带来痛苦的因,就叫做是恶;给自他带来快乐的因,就叫做善。有些人经常说,你们佛教不是承认善和恶吗?其实不仅是我们佛教,乃至整个社会、整个人类都需要有善和恶的观念。我们可以观察,在任何行为当中,任何言论当中,任何思索当中,如果觉得是对自他带来冲突的话,那么,这个言行或思维可以叫做是恶;如果给自他带来快乐的话,这就可以称之为善,这是一种公式,也是一种理论,更是一种规律。

(6)道友问:请问上师,我们讲因果报应,是不是因为我们本身就和众生是一体的,所以,我们施与众生的就是施与自己?

上师答:也不是,在显现上,不能把众生跟我们自己看作是一体的;应该是在本体上,因为法界当中万法皆空,可以这么说。但显现上,我们现在应该跟众生有一定的距离以及分界线。般若空性方面的教言,我在网上大概有三本书。《般若摄颂》的所有内容,我在网上已经讲了很长时间,你们最好是通过网络来了解一下,这样好一点。

(7)道友问:请问上师,我自修习佛法以来,对自我的提升有很大帮助,但是现在有个困惑,我觉得学习佛法以来,某些方面我的我执我慢反而更重了,我身边的人有时也会有这种感觉。我感觉学佛虽然有好处,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学了佛法以后,觉得自己就更有理了,好像什么东西都认为我是对的,对自己的见解更加执着,我感觉非常不好,但是,我不知道怎样对治,请上师开示。

上师答:这个跟学习佛法没有关系,可能跟自己学的方式有关。因为佛法不可能增加我执,如果学得好的话,它一定是会减轻我们的我执的,它有这个能力。所以,我们在学的过程当中,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自己可能没有学好,所以就产生我执;还有一种可能是,以前你没有关心我执到底是什么样的,学习佛法以后才知道,原来存在“我”这样的一种执着,给自己带来一种比较明确的认识。

我想,对治方法就是要更加如理如法的学习,如果你不断地学习,不管怎么样,最后一定会把自己的我执越来越减轻,这是自古以来无数的修行人通过他们的经验证明的。所以我觉得,学习佛法是减少我执的。只不过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一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现在通过学习佛法以后,才明白了自己的行为。

(8)师父问:请问上师,您是否有在加拿大,或在美国建立道场的打算?因为出家众和在家众还是有一定的差别的,持戒还是不方便,在别的宗派的道场和您的要求还是有差别的,包括在显宗的汉传的道场,也是一样;您觉得像我这样的出家众,想长期学您的法,最好的方式是什么?

上师答:建立道场吗?我们学会也算是一个道场。但作为出家人,有一种最需要的就是寺院,因为出家人有两种方式,一种方式主要是讲经说法,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在寺院里边闭关。但是,前者要有一种利他心,如果没有也是不能实现的。所以我说,不管是美国还是加拿大,暂时是按照我们的方式吧,大家集聚在一起学习。像加拿大和美国的有些道友也是特别发心,每个月在固定的时间当中共同学习,这也是非常好的事。

(9)道友问:请教一下上师,藏传佛教国际弘法,和像以台湾为主的慈济,佛光山的国际弘法有什么不同?谢谢。

上师答:藏传佛教的弘扬,从理念和发心意义上面讲,跟他们没有什么差别。我们最近也是把藏传佛教的理念与现在世间的理念、国际的理念相结合,相配套。我觉得,只是每个道场、每个创始人,他们的弘扬方法不同,而佛教理念和他的初衷应该没有什么差别。所有佛教的发菩提心都是一样的,发了菩提心以后,中间要积累资粮,最后成就佛果,这方面也没有什么差别。

(10)道友问:我提一个问题,我们晚课当中有大悲咒,没有灌顶也可以修持吗?

上师答:可以,没有灌顶可以。

(11)道友问:虽然在学佛,但真正在生活中遇到烦恼的时候,不见得能用得上一点点,堪布能不能开示一下,在对佛法的时候,上士道,中士道和下士道都有什么方法?

上师答:这个说得也很对。虽然我们在学习佛法,实际上学得时间不长,学得程度不深,学得范围也不广,因为这三种原因,我们在实际行为当中很难用得上,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我们藏地有一种说法,叫做“当你快乐平安的时候,人人都是修行人;当你遇到痛苦危险的时候,修行的境界就烟消云散了”。这种说法很真实。比如说我们开车,路比较平坦、没有危险的时候,大家开车都很容易,不成问题。但是当你真正的遇到急转弯,或者遇到一些大的情况的时候,大家却很难用得上自己的这种技术。为什么我们会是这样呢?

佛法其实需要长期地、很深入地学习。只有这样,在遇到困难和痛苦的时候,才完全可以用得上。你们也知道,在藏地的有些修行人,我是非常佩服,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当中,即使是在异常紧张的时期,在特别可怕的人群当中,以及各种各样的痛苦、违缘、烦恼、逆境当中,他们都能发挥自己的智慧。佛法对他能起真实的作用。这是我们在自古以来很多的高僧大德的传记当中看得出来的。

尤其是我最近发现很多的包括我们汉地的学习佛法的普通居士,他们因为很深入、很直接地学习了佛法,在面对包括生活上、感情上以及生意上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时,大家都用得非常不错。如果没有学修佛法的话,当遇到一些事情时,可能你的整个人生都已经垮掉了,有这种危险性。可是因为学习了佛法,这件事情,你已经完全有勇气来面对了。所以,今天我在大学也说,你们哥伦比亚大学有很多人学习佛法,我很高兴。我高兴的原因并不是认为你们学习我讲的佛法,而是因为我自己亲身体会,学习佛法以后对生活、对家庭以及对整个社会都很有帮助。因为它会给你带来一种快乐。别人得到快乐的时候,我为什么不高兴呢?应该高兴!我们现在处于一种非常清净的心态,也是很重要的。我希望在座的人,你们自己在修行的过程当中,要认识到学习佛法很重要。

可能你们有一些需要开光加持的东西,我就念一下就可以了。(念藏文开光偈)。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本来道友还有一些问题或者其他的事情,这些事情我们以后通过其他方式来给大家解答。今天能见到你们非常地高兴。在这个时间当中,本来有其他的一些事情,下面也有其他的一些事情要做。所以时间比较赶,早上一起来脚步就不停。在别的城市里还算是比较轻松,到了纽约,人走路的脚步都很快。我也是,到了纽约以后,一直不停地在忙碌。所以希望你们能理解。同时,这里有一些今天开光的加持品,他们会安排和处理。

我可能要先离开,离开的时候,希望你们念《大自在祈祷文》。刚才我来的时候,你们也在念,我是在《大自在祈祷文》的声音中进入纽约,然后出去的时候,也希望你们用这种声音为我送行。我们以后应该用九本尊的加持力,让全世界的人获得快乐。在这方面,大家要多努力啊!

接下来的话,你们先慢慢念《大自在祈祷文》,然后,后面有什么样的要求大家可以提。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没有满足的可以留到下一次。大家一起来念《大自在祈祷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