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明害己

事情发生在晚清的河北南部农村。一户还算殷实的人家,三兄弟正吵着闹分家。老二和老幺都念过几年书,只有老大自幼随父下地耕作,大字一个不识。老二和老幺早就商量,要用抓阄的方式分家,这样可以随便在纸上写,老大自然认不得。

家里有一匹马、一辆大车和一头牛,还有三处宅子,中间的最大最好,把西的则又小又窄。当时,马最值钱,依次是车和牛。那两个精明的兄弟经过讨价还价,商议老二要车和中间的院房,小的则要马和东边的院房。他们把最不值钱的家产都算计给了老大。三张阄纸上用不同的笔体,写的都是牛和西边院房。老大又不识字,不论怎么抓,都会被蒙蔽。抓阄时,老大憨厚,礼让两个弟弟先抓,但这并没有令两位不成器的弟兄生起丝毫惭愧,家还是按照事谋算好的方式分了。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这件事在全村都传遍了。老大有五个子女,分家后,日子过得很艰难。他深切地感受到没有文化的窘难,咬着牙把五个孩子都送去学堂念书。后来,一个在外面闯荡,另外四个在当地颇有名气。一大家儿女成群,延绵不绝。老三眼头最活,又擅经营算计,很快就富起来,新购置了土地,又雇了几个长工。但大哥家的孩子想跟着他打打短工学点本事,以缓解家里压力,他却死活不愿意,害怕大哥一家会向他借钱。可惜他只有一个女儿,没人继承家业。没办法,就招个上门女婿,真是因果报应,分豪不爽。女儿一家更不如他,不仅儿子,连个女儿都没有。就这样,一辈子缺德坏良心,辛辛苦苦算计划拉来的财产,最终不知花落谁家。二儿子与老大、老三都不一样,自他而起,数世单传,均家境平平。当地老人们都说,这是老二在分家后又有了悔心,能时常接济大哥一家。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cf55fbdf01019tl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