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水、泪水和汗水(二)

——印度尼泊尔佛陀圣地朝拜之旅(二)

多伦多 圆观

y20140122-7

二、王舍城(Rajgir)——灵鹫山、那烂陀大学、竹林精舍

第四天清晨驱车前往王舍城,世尊曾经在此地弘法无数。在佛陀的时代,这里曾经是古印度非常富有的摩竭陀国的首都。当时的国王——频婆娑罗王,是一位礼贤下士而且善根深厚的国王。当年悉达多太子放弃王位出家修行后,曾经途经王舍城。频婆娑罗王就慕名前往拜见,也曾苦言相劝悉达多太子不要这么年轻就出家修道,并承诺愿将自己国土的一半甚至全部赠与太子统领,希望太子能够回心转意。但均被悉达多太子婉言拒绝,并且晓之以理。频婆娑罗王深敬其德,并且心生欢喜,请求悉达多太子在成道之后一定要回来救渡他,太子也郑重地答应了。佛陀在成等正觉之后,果然不负前言,在频婆娑罗王恭敬地迎请之下,率领众多弟子入王舍城为频婆娑罗王以及大众说法。在佛陀慈悲和智慧的感召下,众人纷纷发心皈依。之后,频婆娑罗王诚心供养竹林精舍,作为佛陀讲经说法的中心以及僧团居住之所,堪称是第一座僧院。而在佛陀涅槃之后,佛教经律的“第一次集结”则是由大迦叶尊者率领五百阿罗汉在灵鹫山下王舍城的七叶窟举行,因此又称“王舍城结集”、“五百结集”或“七叶窟集结”。

我们的第一站就是灵鹫山(Gridhrakuta),因为山顶有块巨石形似一只鹫鹰而得名。佛陀曾在灵山宣说《大般若经》、《楞严经》、《妙法莲华经》等大乘经典,并有“世尊拈花,迦叶微笑”的传法圣事。想当年世尊于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开创了禅宗以心传心之法脉。

我们虽然是上午就抵达灵山脚下,但由于当时在印度已经步入春夏之交,晚上虽然凉爽,但白天户外温度依然高达摄氏30多度。导游说徒步上山年轻人最快也要半小时以上,担心年纪大的人吃不消,而性空长老毫不犹豫地说要自己走上去。当时真可以感受到他老人家对于佛陀和佛法的一种强烈信念与恭敬之心。后来考虑长老90岁的高龄以及时间等因素,达义法师还是劝请长老坐轿子上山。由于当时比较仓促,大家也忘了让长老把早上穿的毛衣脱下来,就坐上了一顶由两个人抬的狭小轿子里。轿子一路上忽快忽慢,忽高忽低,颠簸前行。我在旁边陪着都觉得晕,心想坐在里面肯定不好受。但只见长老盘腿端身正坐,双目微闭,双手吊在头顶的扁担上,如如不动,好像入定一般。别人问他感觉怎样,总是说:“可以,可以。”终于到达了山顶,我们大家都是大汗淋漓。再看长老,头上一点汗的痕迹都没有。真是不得不佩服长老的定力和清净心。在灵山顶的如来说法台内,我们头顶蓝天,面向山谷,遥望着远处的群山,一同恭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心里有一种空灵的感觉,非常清净。之后想到天台宗的祖师智者大师曾经因持诵《妙法莲华经》而入法华三昧,在定中亲见灵山一会俨然未散,释迦牟尼佛仍然在灵山说法。众生只因业障深重、智慧浅薄,所以无法看见。末学唯有惭愧万分地向四方恭敬地礼拜……

下午大约3点左右,来到了举世闻名的那烂陀寺(Nalanda)的遗址。那烂陀是梵文意为“施无畏”,也被称为那烂陀大学,是古印度佛教的最高学府和学术中心,同时还教授哲学、逻辑、语言、天文、数学、医学等知识。那烂陀寺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佛陀的时代,世尊曾经在此说法三个月,也是佛陀的两位大弟子——舍利弗和目犍连尊者的故乡。后来龙树菩萨、无著菩萨、世亲菩萨等都曾在此地修行讲学。公元5世纪后经不断扩建,总占地面积达到将近3平方公里,现在挖掘出土的不过十分之一左右,但看过去依然气势磅礴,雄伟壮观。目前已清理出来的建筑遗址有十几处,多为红砖砌成,讲堂位于中间,僧房环绕于周围,不计其数。在鼎盛时期曾经藏书九百万卷,教师近两千人,常有各国的僧人、学者万余人在此修学,堪称世界上最早的国际学府。

我国唐朝著名的高僧玄奘三藏法师西域取经,就曾经在此修学讲习数年之久。玄奘大师依靠着对于佛法坚定的信心和顽强意志,经历了无数的艰难险阻,从长安出发到那烂陀寺,一共走了4年多的时间。据史书记载,玄奘大师抵达那烂陀寺的情景十分隆重。那烂陀寺派出四位高僧,携一千多名僧众手持幢幡、华盖和香花前来迎接这位从东土大唐到来的圣僧。在长达17年精进不怠、孜孜不倦的求法岁月中,玄奘大师凭借着他过人的智慧以及无碍的辩才,得到了当时印度佛教界的一致印证和尊敬。并一再挽留玄奘大师留在印度,留在那烂陀寺任教,但均被大师一一婉言谢绝。之后玄奘大师载誉启程回国,将数百部的佛经带回中土,并陆续翻译了包括《大般若经》在内的众多经论。我们大家所熟悉并且常常持诵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就是玄奘三藏法师所译。另外,玄奘大师所著《大唐西域记》一书,不仅是一篇记载了大师西域取经心历路程的经典游记,而且还成为历史文化学者研究古印度乃至中亚地理历史时不可或缺的文献。很多珍贵的佛教遗址、佛塔、佛寺等,都是根据《大唐西域记》的记载而挖掘出来的,包括菩提伽耶的金刚宝座以及现在的那烂陀寺遗址等等。可见玄奘三藏法师对于整个佛教界乃至于人类历史文化的重要贡献,不可磨灭!

在那烂陀寺众多狭窄的僧房当中,有一间是比较特殊的,在其一侧的墙壁内又开了一个小小的洞(暗室)。据说这间就是玄奘大师当年曾住过的寮房,而小小的暗室是专为他老人家闭关修行而用。独自身处于圣者曾多年居住的地方,体验着那一份神圣的寂静,弟子心中欢喜与感恩的泪水禁不住的流淌……

在现在那烂陀寺遗址的中间,有一个面积比较大的讲堂,想必一定是当年非常重要的讲经说法之处。在李师兄的倡议下,众人祈请达义法师升座为我们开示,大家也算是当一次那烂陀大学的学生吧。达义法师法相庄严,为大家讲《心经》的意义非凡,是开启佛法智慧的重要经典。同时告诫我们在家修行的居士们,虽然身处尘世,但应念念不忘感恩三宝,不忘解脱众生之苦,犹如纯洁的莲花,出污泥而不染。同时要牢记世尊的教言:“众生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对佛法和自性充满信心!大家听后个个都法喜充满,精神倍增。

傍晚5点左右,我们来到了那烂陀寺遗址中高大的舍利弗塔前,恭敬地礼拜并做晚课。这座塔分三层,外观雕有精美的图案,角楼的壁龛中雕刻着佛陀在菩提伽耶、王舍城和鹿野苑弘法的故事。整个建筑群疏密有致,高低起伏,可以看出当年的精妙设计。那烂陀寺的所在地不仅是舍利弗出生的故乡,也是圣者进入涅槃的地方,所以意义非同寻常。根据《释迦牟尼佛传》的记载,当舍利弗听佛陀说不久将入涅槃之后,一日在禅定中思维:“过去的诸佛,他们的上首弟子都是在佛陀以前进入涅槃。现在佛陀涅槃的日期渐渐到了,我是应该先佛陀而入涅槃比较好。”于是向佛陀请示,希望回到自己的故乡,并拜见百岁的老母亲之后进入涅槃。在得到了佛陀的首肯之后,年近八十岁的舍利弗顶礼佛陀并与诸比丘告别。最后尊者告诉大众:“佛陀出现在这个世间上,实在是很稀有的,要几千万万年才能遇到一次。人生是难得的,正确纯洁的信心更难养成,我们能够出家,听闻佛陀的正法,更是百千万亿身中稀有的事。佛陀一直教导我们,这个世界是无常的。须弥山有崩坏的时候,大海有干枯的一日,如同芥子那么微细的我——舍利弗色身的死亡,这是当然的,这就是世间的实相。希望大家更加精进地修行,脱离苦海,到达无我涅槃的境地,那才是我们永远的归宿,那才是一个寂静安乐的世界。而从事佛陀教法救世的责任,世世代代,只要有众生想灭苦求乐,为了他自己,他就会来延续佛陀的慧命。”这临别的赠言,字字句句透出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内心的澄明和安宁。此情此景,是如此的洒脱,又是如此动人心魄……

当我们随长老和法师们诵经、赞佛并回向的时候,但见无数只黑色的大鸟从舍利弗塔上飞起来,并且围绕在塔与大众的上空盘旋,犹如舍利弗塔的众多守护神一般。此时正值夕阳西下,似乎也象征着圣人们的离去,不免增添了几分伤感……

这时有一片很大的树叶,飘飘荡荡、悠悠然然地像一艘小船一样从空中落在了舍利弗塔前面的地上。我左右看了一下,附近好像没有这么高的树啊。“难道是尊者在告诉我们不要悲伤,法是永远不灭的?”末学的分别念这样想着,已经不由自主地飞奔到舍利弗塔下把树叶捡了起来(虽然前面有一个栏杆档着不让游人进去,忏悔!)。树叶呈长条形,金黄色,很硬很坚固,里面还有籽。当地的导游说这是印度塔树,阿育王为弘扬佛法,于世界各地广建佛塔供养舍利,因此又被称为阿育王树,在佛教盛行的地方都被当成神圣的植物。末学听后觉得更加的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