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鸽子

(新加坡)尤今

总是无法忘怀阿根廷那个被夕阳染得璀璨绚丽的夜晚。

布宜诺斯艾利斯虽然是个高度发展的大都市,然而,市区中心却处处辟有让行人歇足的广场。诸如:圣马丁广场、哥伦布广场、康格尔士广场、五月广场等。这些广场都享有盛名,那些立着的气派慑人的巨型艺术雕刻,雕工精细、思想奇特,令人过目难忘。我曾特地花上大半天的时间到各个广场去细细欣赏这些艺术杰作。

最喜欢的,是康格尔士广场。威严雄伟的铜雕武士骑在铜塑马儿上,气势万千。此外,无论日夜,都有大批的鸽儿聚集在广场上,给整个广场带来了一种活泼的生命力。

那天到处观光,到了傍晚时分,疲累不堪,信步走到康格尔士广场,开始歇息。

卖鸽食的小贩已经开始做生意了,我买了一包干玉蜀黍粒,随意撒落在脚前的空地上。立刻,鸽子从四方八面扑过来,黑压压一大片在我脚下争食。它们吃得津津有味、吃得理直气壮,似乎长久以来就是受着我饲养的。偶尔也有一两只鸽子误啄我的脚趾,很痛,但也让人感觉到生命力的强劲与可爱。

这时,一名已半秃的老人踽踽地向广场走来。他向小贩买了鸽食,走向鸽群。馋嘴的鸽子,纷纷地扑到他身上去,有的攀上肩膀,有的立在手臂上。他以枯瘪的手抓了一把鸽食放进自己嘴里去。正当我微感愕然之际,却见他轻轻地把一只鸽子揽进怀抱里,然后,以母鸟哺育幼鸟的方式,把鸽食由他的嘴传送到鸽子尖细的嘴里。他眼皮松弛的眸子里,蕴含着柔和的笑意。将坠而未坠的夕阳那艳丽当中含着寂寥的余晖洒满了他一身,构成了一幅异常动人的图画——画中的人和鸟,正亲密地以一种超越语言的方式进行交流,教人不由自主地想到爱,想到和平。至于战争和暴力,在这一刻,纯然是陌生的名词。我悄悄地用照相机把这个感人的景象拍了下来。

老人喂完鸽子后,消失在广场的尽头。他的格子衬衫,一半塞在裤子里,一半拖在裤子外面。他的外表,是这样的不整洁,但是,油腻的衬衫底下,却跳跃着一颗充满了爱的心。

为了能在回旅馆以前再喂喂鸽儿,我再度走向了卖鸽食的摊子。

卖鸽食的,是个年轻小伙子,长长的脸上老是溢着笑意。他指指吊在我背上的相机,说:“帮我拍一张,好吧?”

拍好了照,他友善地搭讪:“刚才你拍的那个老人,天天都来的。”

“哦?”我一边把相机的镜头盖好,一边应着:“很有爱心的一个人嘛!”

“爱心?!”

不知怎的,他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狐疑地抬头看他。

“嘻嘻,他对不起鸽子,所以,天天来这里和它们说对不起。”

“怎么?”我要求他作进一步的解释。他用手朝远远的一个方向指了指,说:“他在那边一间中国餐馆当厨师,拿手好菜是烧鸽子肉!”

暮色来得很快,只一忽儿,原来七彩缤纷的天幕便像错放了染料一样,幽幽地黑了下来,像我那颗出奇不意地黯淡下来的心……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02c1e87010106p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