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12秒:工业化屠宰

《每十二秒》一书的封面

【亚马逊书评】

这是一个从参与者的角度来描述工业化杀戮的纪录。作者——政治学家蒂莫西·派奇雷特——作为卧底,在位于大平原的屠宰场中工作了五个月,那里每天杀死2500头牛,即每十二秒钟一头。派奇雷特的工作先是在冷冻车间中将牛肝挂在架上,后来的工作是在陡坡道上将牛赶下来(去杀),最后又在屠宰楼面中担任食品安全质量控制工。派奇雷特亲身体验了现代社会中杀戮的现实。利用这些经验,他发现:不仅是屠宰行业,而且更是整个社会促进了暴力,并将难以面对的现象隐藏起来。

通过他生动的叙述和表达方法,派奇雷特以参与者的视角将大规模的、日常进行的杀戮展示在公众眼前。他显示了监视和封闭是如何在屠宰场内以及与更大范围的社区的互动上运作的。他还认为,社会正被刻意安排与那些令人不爽的现实保持距离和避而不见。从社会中的暴力到现代食品生产中动物的权利和福利,有太多的问题需要探索。《每十二秒》是一本重要的、令人为之不安的著作。

《每十二秒》作者:蒂莫西·派奇雷特

【最受欢迎的读者评论】

任何对食品安全、现代工业化社会对工人的剥削以及虐待动物等问题关心的人士一定会对《每十二秒》这本书感兴趣的。

《每十二秒》是对令人毛骨悚然的奥马哈屠宰场的第一手描述。作者蒂莫西·派奇雷特是纽约新学院大学政治学院的一位教授,为了亲眼目睹牲畜被宰杀和加工的场面并将其纪录在案,他争取到了一个在屠宰场中的低等职位。他在屠宰场中各个不同的领域工作过,能够看到操作的全过程。

作为一个纯素食主义者,我是支持派奇雷特的课题的。但是假如我是一个食肉者,毫无疑问,《每十二秒》这本书中的内容会把我吓死的。

首先,如果你吃肉,你应该用尽可能高的温度来煮以杀死其中的细菌。毫无疑问,大部分的肉已被动物的排泄物和其它致污物污染,这就是我们经常看到以大肠杆菌为主的食物中毒爆发的原因。

此外要明白,为了生产你需要的肉,屠宰场的员工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这本书的标题表明,派奇雷特工作的屠宰场每12秒钟杀死一头牛。速度——而不是质量——是屠宰场的主要驱动力量,处理每头牛花的时间越长,公司必须支付给工人的额度工时就越多;工人们的工作时间越多,该公司生产的利润就越少。

与速度被看作是最重要的同时,美国农业部核查员则被(屠宰场)视为敌人。管理人员和所有的工人必须取悦他们的经理以保住饭碗,尽其所能地欺骗核查人员和尽可能地回避食品安全法规。要是按食品安全法规执行,生产线的运作必须放慢,而美国农业部核查人员则试图执行食品安全法规。

工人们几乎清一色都是移民或非常贫穷并且是未受教育的。他们整天劳累工作,经常一天工作10个小时或更多,一星期工作六天,而他们的工资通常仅略高于最低工资。他们的工作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他们一直在使用刀、工具和机器来解构牛的尸体,割伤(包括削去手指)和破碎的伤口以及重复性的运动损伤常造成永久的伤害。屠宰场中恶臭熏人,天天侵蚀着在其中工作的人们,他们身上的味道洗都洗不掉。主管和经理盯着工人们的操作,轻微的违规行为或动作太慢甚至未经批准去上厕所都会导致被草率地辞退。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上看,这都是充满压力的工作。由于工作环境如此之差,工人的流动率是个天文数字,在大多数屠宰场中,每年更换的工人接近100%。

派奇雷特在书中特别描述了“敲击者”的困境:敲击者使用一个螺栓电击枪来使牛丧失意识,他把枪对准牛的前额,把螺栓头射进牛的额头上将它击倒。处于恐怖中的牛通常都疯狂地摆动它的头,敲击者通常需要放好多枪才能把牛放倒,因为牛在拼命挣扎。屠宰场的大部分工人都认为敲击者的工作是最坏的工作。敲击者经常遭受噩梦,他们受工作的影响而需要心理帮助。当派奇雷特向一个同事问什么是最差的工作时,该人简洁地描述了敲击者的工作后说:“因为,人啊,那是杀害;那是真实的杀戮——你将终生难忘。”

当然,这里也有虐待动物的问题:在移动生产线上的牛通常都被杀戮的现场吓呆了,神志模糊地走下传送带。在它们还有意识的情况下,它们的颈动脉和颈静脉被割断,在它们的血流完和死亡以前,在它们还有感觉的情况下,它们的尾巴和右后腿被切下。以上还是常规的操作,现在再看看不正常的情况。虽然大多数牛在被解体之前都已被击昏,但仍然有相当数量的漏网之牛在被解体前没有被击昏(但会同样被解体)。还有一个问题,当一头牛从斜坡上下来时滑倒躺在杀戮区地上时,大多数时候工人们不会试图帮助牛站起来,反而会让它被后面其它的牛践踏,那些牛正被工人用电击棍从斜坡上驱赶下来。如果工人们试图帮助一头倒下的牛,他们表现出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残忍。派奇雷特举出一个实例:他们用一个鼻子夹放入牛的鼻子,猛力一拉,把牛的鼻子撕裂了。对动物来说,它们是在充满恐怖和可怕的虐待的环境中死亡,死在一个屠宰场中绝不是一个好的死法。

派奇雷特认为屠宰场的问题在于它完全淡出了公众的视线,绝大多数公众不知道生产的肉食是多么不卫生,不知道工人是何等的劳累以及动物是如何地被虐待。派奇雷特满怀希望地认为,如果屠宰场的真实情况被公众所知,屠宰场的条件就可以得到改善。但是他也很现实地想到,即使事情真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为了在和平和问心无愧的心境下吃动物的肉,公众也很可能会找到一些方法来隔绝这些知识、阻止这些知识的传播。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在得知派奇雷特这本书中提供的信息以后还能问心无愧地继续吃肉。这是一本令肉食者不安的书,这书会使得他们深感困扰。如果他们的良心和怜悯的感觉——无论是对工人还是对动物——是以道德为导向的话,那么,这本书展示的事实应该会促使他们重新思考:他们吃肉的决定是否真正符合道德。

  原文:Every Twelve Seconds: Industrialized Slaughter and the Politics of Sight

  翻译:合川

转自:中华素食网

原文地址:http://www.chinavegan.com/2012/07/20120706131534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