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真实的西医,不敢生病了

诺丽身心灵之家 

1、西医是摸着石头过河的经验医学。西医今天这样说,明天可能就又变了。

例如:

(1)医学专家曾宣布科学研究表明:“服用维生素可以防止衰老。”可去年新的研究成果突然又告知人类:长期服用维生素会导致癌症,使得多少听信医学权威忠告而长期服用维生素者惊恐万状。

(2)西医权威们警告,更年期妇女应及时服用荷尔蒙,这可有效预防冠心病及改善更年期综合症。结果多数美国妇女都去服用。可最近有关研究又说,服用荷尔蒙非但不可能预防冠心病,相反会导致卵巢癌的发生率明显上升,这又使多少妇女同胞大惊失色。

(3)胆固醇曾被医学研究者告知是导致心血管疾病的元凶,可不久研究者又改口说,胆固醇可以预防癌变。昨天,治妊娠呕吐的“白利麦豆”经西医实验室研制投产,被宣布为科学产品,但随之而来的副作用导致了几千个畸形儿的产生!而今天,“白利麦豆”已被列为禁药,这直接导致了日本药厂的破产!昨天,经西医实验室研制的第一代避孕药据称以现在一百多倍的剂量服用是“科学的”,而今天又纠正说:以之前百分之一的剂量服用才“科学”。原来,“科学”在西医那里,仅仅是个可供任意打扮的小丑!昨天,西医“科学”论证说服用类固醇可治愈美国歌星迈克尔•杰克逊的白斑病;而今天,西医又“科学”地说,服用类固醇导致他的判断力被严重削弱,从而干出了一些失控的事情来。迈克尔•杰克逊就这样在西医“科学”的治疗下,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昨天,西医经“科学”论证,说米托蒽醌可用于治疗神经功能障碍和多发性硬化症;而今天,美国药监局又根据监测结果宣布,使用米托蒽醌治疗会导致心脏功能被削弱。昨天,西医“科学”论证奥卡西平可用于成人或4-16岁儿童癫痫发作的单独治疗或辅助治疗;而今天,《药物警戒快讯》又宣布出现了与本品相关的恶性皮肤反应,包括中毒性表皮松懈症。昨天,西医“科学”论证二磷酸盐可用于高钙血症、骨质疏松和骨痛的治疗;而今天,美国药监局又根据监测宣布,在接受静脉二磷酸盐治疗的癌症患者身上发现了腭骨坏死症状。

2、一切试着来是它的特点。

例如:

(1)1999 年9月,美国费城18岁的盖辛格因患一种遗传性疾病到宾夕法尼亚大学人类基因治疗研究所接受基因疗法的试验治疗。治疗前,医生鼓励盖辛格说,这种疗法问题不大,而且一旦成功,还可以帮助像他这样的其他遗传病病人。于是盖辛格以豪迈的献身精神同意作试验治疗。但是医生并没有把这种治疗可能出现的副作用和危险后果告诉盖辛格及其家人。医生把携有外源性基因的感冒病毒注入他的肺中,他很快就于9月17日因多种器官衰竭而死亡。

(2)1982年,欧美发现了许多“粒细胞缺乏症”病人,他们对多种感染失去防御能力,极易发炎、发热。后经医学家长达11年的了解和努力,才查明是解热镇痛药氨基比林在作祟,而此药竟已使用了40年之久。

(3)1995年,欧美国家出现大量失明的白内障病人,尤其以肥胖妇女居多。经查实,系服用减肥药二硝基酚所致。

(4)1999年,美国推出降血脂新药三苯乙醇,虽然疗效较好,但大量病人服用后,不但发生脱发等毒副反应,而且还有许多人患上了白内障。

(5)2000年,西欧一些国家发现,用新药“仅应停”治疗孕妇的呕吐反应,竟然导致出现了1200多个类似海豹一样的胎儿,他们缺臂少腿。在日本,则因长期使用抗症药氮碘喹,酿成了万余人致盲及下肢瘫痪的严重事件。

(6)2002年,在美国发现了300多名妙龄少女罹患阴道腺癌,后来才证实这与她们的母亲在怀孕期间服用保胎药乙雌酚有关。又如癌症的放化疗,现在让病人大做特做,若干年后又说是错的,不能做——西医可以不断地自我更新,可那些被当时的先进高科技治死了的病人呢,找谁喊冤去?依照西医不断自我更新的逻辑,所有的病人都是小白鼠,因为西医永远也不会找到成熟的治疗方法——即使成熟也会被抛弃,因为需要不断地自我更新以验证“只有自我更新才科学”的谬论!

3、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例如白血宁、乙双吗啉等免疫抑制剂和激素类药物,这类药物通过抑制DNA的合成和上皮细胞的过速增殖,的确可使大部分患者的病情迅速缓解。但治疗的同时由于对白细胞的强力杀伤,病人很快就会出现脱发、恶心呕吐、口腔溃疡等症状,有的患者短期内出现了肝肾功能损害。最可怕的是,近年来服用这类药物引起白血病的报道越来越多。但即便如此,病人还是不敢停药,一停药就犯病,犯了怎么办?只得可着激素上。长期大量地滥用激素违反了“用进废退”的进化规律,抑制了自身的内分泌功能,虽也能获得一时之效,但一停药,机体的内分泌功能就处于“灭火”状态,难以“自力更生保障供给”,从而发生“反跳”现象,使本病越陷越深。一聋治一哑,这种“急功近利”的“对症治疗”,其结果大都是得不偿失。

4、西医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医学。

西医是经验医学,对很多疾病的诊治都是本末倒置的,偏重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注重现象而忽略本质,注重局部而忽略整体。结果往往是局部的症状得到了有效的缓解,而整体的生理状况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转变。如此,患者的病情看似好转,实际上则潜伏着、酝酿着越来越大的危机,最终小病酿成大病、一种病拖成多种病。

近十多年来,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患病的人却越来越多,一个人同时患上多种疾病的人也越来越多,因急症、重症而猝死的人也越来越多。某些所谓的专家和业内人士将此归咎于生活条件和环境的变化,殊不知医疗条件的变化才是真正的根源!人们越依赖于西医,这种状况就会愈演愈烈!严格地说,在很大程度上,西医是在控制疾病,而不是治疗疾病。

5、西医是“一刀切”的医学。

现实生活中,治疗能否起作用、某些疑难病症能否被攻克关键在于内因,关键在于能否促使人体自身固有的正常程序控制系统正常启动运转。例如,西医过于偏重寻求外因因素的作用,最为极端的做法就是“一刀切”。只要有一把手术刀,哪里有病症就给它“来一刀”——“多快好省”。如果是这样,那今后人人都可以去当医生了。

从理论上来说,如果病根被切除,那么病症就应该得到消除,拿掉了恶性肿瘤,那么体内就应该根除了癌症:而现实的答案却往往相反。为什么人们还不好好反思一下呢?病症出现的部位并不一定就是病根所在之处,它只是相当于一个暂时的存贮仓库或转化机构,只要能找到适当的途径,如果时机条件成熟,有的完全可以通过内因治疗自生自灭,而你就那么轻易地一刀给拿掉了,病毒无地方可去,癌症不扩散那才是怪事。

例如手术治疗结石,将所生结石部位脏器切除,确实是不可能再生长结石了,因为这个脏器已经被葬进了地狱,不可再生,割去了胆府,死人也不会说会再长胆结石了;摘除了右肾,也不可能再长右肾结石了。如果把人的内脏器官一个个都打入地狱,那么整个人类都不可能再有结石症了。

手术切除了胆囊是不会再长胆囊结石了,可通往胆囊、与胆囊密切关联的脏器、管道还在,而生成结石的因素(产生结石之本)并没有消除,所以,施行了手术切除胆囊治疗结石症的患者,少则一两年或三五年,多则十余年之后,就又在胆管、胆总管、肝外胆管内生成结石,疼痛更加难忍,体质更加衰弱,无奈只得再次开刀问斩。请想一想有多少人手术取石后再没有复发的呢?有的医生患了胆石症,无奈之下也去做了切除手术,一个三十余岁的医者,一年时间内竟然进行了七次手术取石,而又有谁知道这到何时才是个头呢?

有多少外科医生都是反复四次五次甚至十几次地给病人做手术﹐病人“任人宰割”﹐医生糊里糊涂﹐不假思索。为什么割了又长、长了又割?只知开刀,却不去深思其病因何在。某省医院院长在与我交谈中说﹕“现在衡量外科医师的水平并不是看他能不能把病人的病治好﹐而是看他能不能把那块肉割下来。”这种疗法被称为“割韭菜式治疗”:要是没有去掉病因,它仍然会长。那么继续割。最后导致患者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最终可能不是被疾病害死,而是生命被活活消耗掉!又如子宫肌瘤,今年切了明年切,明年切了后年切,后年切了之后没法再切了,干脆把子宫给切除掉——缺了子宫,可怜的女人后面会怎样呢?

同时,从另一侧面也可以论证侧重寻求内因因素作用的中医理论的极其科学性和正确性,其通过寻求内因因素来解决问题的思想在理论指导意义上是超前的。

医学界的某些人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是该醒来的时候了!

6、药害胜过病害。

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出:全球有1/3的病人不是死于自然疾病本身,而是死于不合理用药。自此,人们方才逐渐认识到药物的危害性与普遍性。据有关资料报道,我国每年住院5000多万人,发生不良反应的有500~1000万人,与药源性损害有关的约250万人。目前,我国约有残疾人5000~8000万,其中1/3为听力残疾,致聋原因60~80%与使用过氨基甙类抗生素,尤其是链霉素、庆大霉素、卡那霉素有关。经对聋哑儿童学校进行调查,发现药源性耳聋在后天性耳聋患者中的比例有逐年增加的趋势。此外,药物导致的对肝肾功能的损害,对胃肠道、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神经精神系统的损害,对血液、骨骼、皮肤粘膜等组织的损害,以及过敏性休克、致癌、致畸、致突变等等,可谓层出不穷、触目惊心!医学和药物原本是用于治病的,结果反而成了致病的根源!各种对疾病本身并无确切疗效、只能对局部症状有一定缓解作用、却有严重副作用的药物随处可见。

如今,西药对人体机能的破坏作用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出来,不断有药物被证实是导致很多绝症的罪魁祸首,但在没有被证实其致命副作用之前,那些药物还是西医临床方面的主力。不难推测,在今天仍在全面应用的药物中,不久的将来必然又要有不知多少种因为被发现致命的副作用而被禁用,这几乎已经成了客观规律,所有西药似乎概莫能外。这不得不让人追问这种制药方法是否有问题。那些被西药的副作用夺去生命的,那些被当时的先进高科技治死了的病人呢,找谁喊冤去?难道他们天生就应该充当实验小白鼠吗?

由于西医不能从根本上认识导致人体生病的原因,从某种意义上说,西医还不能算作一门真正意义上的医学。

浏览者的一句话:西式科学最不科学,美其名曰天天有进步,其实是不能告诉你一个正确、肯定、究竟的答案。今天说这药好,明天又说不行,有副作用。

有感于西医的昌明——有问题的地方都已切除……

脏腑若能说话,医生的脸一定会吓成土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