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震憾:生命中唯一的一件事

他有一颗仁慈的心。但由于业障的蒙蔽,小时候他也伤害过不少的生命。捉青蛙掏鸟窝,抓蛇捕鼠,别人不敢做的事他敢做,因此成为我们村的孩子王。

虽然学佛后他曾生起过一点朦胧的菩提心,但得到明显的受用,是在学习菩提心修法的窍诀之后。继续延伸阅读《学佛的人,人人必须掌握的功课:菩提心的修法(这种功德,是任何一种功德都比不上的)》从此,他坚硬的心变得柔软无比。

他常一人独自静坐,思维着众生界的苦难,悲泪常流。有一次,我又看到他泪流满面,笑着对他说:“当年那个坚强的孩子王,这么快就老了。”他双目注视着虚空,半晌回过头,对我说:“不是老了,也不是脆弱,而是终于长大了、成熟了。”
一天,他忽然问我:“你知道为什么,众生永远度不尽吗?”我说:“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因为众生本来就是幻化非实有的。”他说:“从现象看,我觉得是因为有幸与三宝结缘的众生,是那么的少!少得可怜!如爪上土,如白日星。”接着他又说:“只要与三宝结上缘,马上就可以解脱。与无尽的轮回相比,哪怕经过八万四千大劫,也可以称为马上解脱。一只虫子随流水无心绕塔,以此因缘也能证得解脱。”

最后他看着我,说:“我发现,世间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让众生与三宝结缘。从现在开始,乃至一切生世中,我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与更多的众生结缘。虽然我不能代表三宝,但愿三宝能透过我,加持到一切与我结缘的众生。我发愿:愿我长向与三宝无缘的众生处行,与他们广结善缘,愿他们都成为我之所化。”

听了他的话,我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和鼓舞!——“一切生世中,我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与更多的众生结缘。愿三宝透过我,加持到一切与我结缘的众生。”这是成就佛果时的事业!我们现在就可以行持佛的事业!不必等到成佛之后。
从此,我发现他变化更大。不论他出现在哪里,都能给人带来温暖;不论他走到哪里,都如绚丽的朝霞,令人耳目一新;他真诚的微笑,可令无论尘封多久的心扉,为之洞开;他毫无做作的慈悲,和言谈举止中折射出来的巨大的人格魅力,可令任何一个傲慢的人,无论是目空一切的富翁,还是道貌岸然的官员,都自惭形秽。

他仿佛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时时为别人而活着。哪怕在滴水成冰的深夜,听到一只猫被另一只猫厮咬的哀鸣,他也会迅速下床,冲出去帮助它。
他曾问一位仁波切:“有没有这样一种咒语,比如看到一只蚂蚁,或一只鸟飞过,念诵这个咒语,它与我结的缘就变得很深,从而尽快使其解脱?”仁波切说:“可念不动佛咒,对蚂蚁等众生也可以用过解脱。”

后来,过解脱就不离其身。同时他除念不动佛咒外,师心自立地加诵缘起咒;

坐在公汽上,他师心自立地把自己观成上师,慈悲而威严地扫视着全车的乘客,默念着;

走在大街上,他也扫视着、默念着;

看电视《动物世界》时,他也默念着;

闲空时,他常独自来到郊外,寻找蚁窝,为它们施食、念咒。几年来与他结缘的蚂蚁不可数计;

每天烟供、施食,与他结缘的饿鬼众生也不可数计;

他把六道名写在纸上,贴在电动转经轮的旁边,并深入观想,观想佛光普照六道一切众生,尤其是地狱众生;

他常来到鱼苗场,给无数微小的鱼苗施喂甘露水;

他常来到菜市场,有钱则买放生命,无钱则用过解脱加持它们,或给它们施喂甘露水;

在他居住的地方附近,有一个大湖,每年冬天有无量无数的类似蚊子的飞虫,

集体死亡。他常去湖边,一桶一桶地捞起来,给它们洒甘露水,念咒。他知道,

这样做无论有多大利益,起码可以与大量众生结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