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最后的说话

罗候罗著译

陈健忠中译

摘自《佛,当初教的是什么》

 

接着圣者对阿难(Ananda)长老宣说:“阿难,你们之中有人这样的想:‘这些(我们已得到了)说话是由那已离去的导师所说的①,那再不与我们一起的导师。’可是阿难,不应采用这样的看法来看待这事,我所教导的传下来的,阿难,作为教法(Dhamma)和戒律(Vingya)的,在我离去后,便会是你们的导师。”

“阿难,比丘们现在彼此称对方为‘朋友’(Avuso),在我离去后,他们不应这样做了。一个资深的比丘,阿难,可以称呼资历较浅的比丘的名字、姓氏或称为‘朋友’;一个资历较浅的比丘应称呼资深的比丘为‘先生’(Bhante)或‘长老’(Ayasma)。”

“假如僧伽(那社团,那组织)有这样的意愿,阿难,让他们,在我离去后,废除那些较小和次要的戒(规则)。”

“在我离去后,阿难,最高的惩罚②应加诸车匿(Channa)比丘身上。”

“可是,先生,甚么是最高的惩罚呢?”

“让那车匿比丘说任何他想说的话,阿难;比丘们不要和他说话,提醒他,或规劝他。”③

接着,圣者对比丘们宣说:“有可能,比丘们,甚至还有一个比丘的思想中,仍对释迦圣者、教法、僧伽、‘道’或修习存有怀疑或不明白。问吧!比丘们。不要在事后这样的后悔:’我们的导师曾经面对面的和我们一起;我们未曾询问那圣者,当我们仍然面对面和他一起的时候。’”

说完这话的时候,比丘们仍然保持缄默。

第二次,第三次,圣者重复的对比丘们宣说……如上。

比丘们,甚至在第三次宣说后仍然保持缄默。

接着,圣者对他们说:“有可能,比丘们,你们不问问题是由于对导师的尊敬。那么,比丘们,让‘朋友’说给‘朋友’听吧。”④

甚至在这个时候,比丘们仍然保持缄默。

接着,阿难长老,对圣者说:“这真是奇妙啊!先生。这真是伟大啊!先生。先生,我有这个信念,在这个比丘团体中,没有一个人对释迦圣者、教法、僧伽、’道’和修习存有任何怀疑和不明白。”

“你是依据信念而说出这话,阿难,可是,释迦圣者是这样的,他知道,肯定的知道,在这比丘团体中,没有一个人,对释迦圣者、教法、僧伽、‘道’或修习存有任何怀疑或不明白。诚然,阿难,在这五百比丘当中,甚至那些得到最低精神成就的都已是个‘入流’(须陀洹,Sotapanna),不会堕落(入低层的生命境界),已被肯定,是必定会得到‘觉悟’的。”

接着,圣者对他们宣说:“接着,比丘们,我现在对你们宣说:‘一切缘生的事物都是暂存的,努力地去达成你们成就的愿望。’”

这些便是释迦圣者最后的说话。

译自摩诃般涅槃经,长尼伽耶第十六经(FromtheMahaparinibbana-suttaoftheDigha-nikya,SuttaNo.16)

①atitasutthukampavacanam.戴伟思(RhysDavids’)的译本译作”那导师的话已经说完了”,并不能传达原文的意义。

②字面直译是”天上降下的惩罚”(Brahma-danda)。

③车匿(Channa)是觉悟之前的悉达多太子的亲密伙伴和车夫,后来他加入了僧团,由于他和那导师的亲密关系而变得自大骄傲。他变得倔强和自我中心,缺乏正确的团体精神和时常有反叛性的行为。在释迦圣者般涅槃(死亡)后,当阿难找到车匿,向他宣读这全面社会性的杯葛惩罚的时候,即使他那骄傲的心也被驯服了,他变得谦虚,他的眼开了。后来他补救了他的过失而成为阿罗汉,于是那惩罚便自动的消失了。

④这里的意思是,如果他们由于对他们导师的尊敬而不愿意直接向释迦圣者提出问题,一个比丘应把他的问题静静的说给他的”朋友”听,他的”朋友”便会代他询问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