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医生的嘱托:保持正念

 

Dortor’s order:Be mindful

由June Thompson提供, Postmedia新闻

2013年3月26日

蒙特利尔——乔.佛兰德(Joe Flanders)成长在一个医学世家。

他的爸爸和两个兄妹是医生,他的妈妈是一名语言治疗师。

所以,当他宣布想集中精力禅修时,他的父母亲有点不知所措,这是可以理解的。

他笑着告诉我说:“我想也许我曾一度是匹黑马。现在一切都好了,但在那时,他们不是太有把握。”

佛兰德说他坚信如果我们每天花15分钟做禅修,它能改善我们的生活。

他说:“我们经常不留意或关心我们心里层面的经历,但禅修给予了调整和优化我们对日常经历的心里认知。”

它不是像生活必需品那样,他说:“禅修增加明晰力,减轻压力,整体上会使你更健康、快乐。”

34岁的佛兰德的确是位聪明的年轻人。他拿到了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临床心理学博士学位,在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完成了博士后奖学金项目,现为麦吉尔大学心理学系的助理教授。

他修习正念禅修,有着这种练习会给生活带来积极效果方面的亲自体验。

他在上周我们的交谈中告诉我说:“当我在多伦多(Toronto)读大学本科时,遇见了一位让人振奋的神经学家(neuroscientist)佛教徒,他每天都禅修。从那时起我就开始了我的修习。”

“当时我学业压力很大,我想禅修可能对减轻压力会有帮助,我应该试一下。”

他说:“我练习禅定越多,真正活在当下,我就越有明晰力(clarity),越能更好地处理问题。”

就是那种明晰力引导我于2011年在蒙特利尔创办了第一家这种诊所。

心灵空间诊所(Mindspace clinic)提供在正念方面的训练和工作坊(也提供其它方面的心理服务和咨询)。

佛兰德说,让人兴奋的是科学界对这种修习方式开始了重视。“它变得更主流并被医学界所认可。”

佛兰德指出,在美国,若医生以正念作为执业的一部分会得到责任保险上的折扣。他说,这真的说明有很多这样的医生。

当我们完全关注此时和生活在当下时,我们能更好地熄灭每天经历的消极和有害的想法。

他说:“对应于我们每个积极的想法,我们也会体验到三到五个消极的想法。不幸的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消极的。”

“试着想象,如果我们学习处理那些自我批评、导致压力的想法,我们就会学会如何恢复平衡,关注当下,能把事情处理地更好——就是解放心灵空间。当你这么做时,你会有真实的自由和能量。”

它也没必要总是消极的思想,也可能会是分散注意力或是误导的思想。

佛兰德近来开始与蒙特利尔的一些医生合作。

佛兰德说;“我们可以想象地到,医疗行业是一个压力非常大的环境。”

“在压力驱使环境下做出决定是艰难的,更不用说被寄予希望的重担。精力耗尽的比例是很高的。”

在amednews.com上的一个故事中讲到:“这种禅修训练只是医生们、医学院和医院对使用正念修习来帮助缓解医生的压力,重新连接医患关系方面的兴趣上升的一种迹象。”

佛兰德说,研究证明尽管禅修会使我们感觉更平静和减少压力,但已有记录表明正念禅修其实能改变大脑某些部分的结构和功能。

“烦恼和反复思考是很糟的倾向。”

正念禅修也是减肥的一种有效工具。

“我们必须学习改变导致很多人吃得过多的行为和模式。”

做过胃旁路术的病人已向他表明“做那种手术,你多多少少被迫受到更多的限制。 你被告知很多东西不能吃、禁酒、禁糖。这样就变成了我们几乎不能吃所有的东西。当我们被局限于每天五、六十种选择时,心里上会倍受煎熬,它是一种心力资源的消耗。 我们只能去最近的La Belle Province来解决。”

取而代之,学会让内心安静下来将会有助于我们实现自身的价值和做决策—希望能帮助我们学会做出更好的选择。

整件事情的精美之处就在于它实际上由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做。

“你所需要的就是15分钟安静的时间。”

佛兰德说甚至作为成年人,我们需要有暂停一切活动的空间,可以是一个房间,也可以是在房间的一个角落来练习。

“让它成为你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像你淋浴和刷牙一样。”

比较容易开始的建议切入点是通过观注你的呼吸。

佛兰德说:“就那么简单。”

就这样,这就是医生的嘱托。

文章来源:http://www.ottawacitizen.com/health/Doctor+order+mindful/8154099/story.html

翻译:悲慧

校对:不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