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禅修觉受次第

明珠仁波切

一、首先,我先介绍第一种觉受——好象奔流的瀑布。

如果有人从未修习过禅修,也就是从未听闻过、从未练习过禅修的人,在他刚开始做修持的时候,就会因为我们众生不同的根性而产生以下几种情况:

1、大多数人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只是坐在垫子上,觉得好象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坐了一会儿,感觉头有点晕,感觉上面有些麻麻的。什么是禅修呢?搞不清楚。他会想:散乱是什么?不散乱是什么?对我来说好象都一样。散不散乱到底是什么样子呀?一点都没有感受。你的念头越来越多了。但是这也不要紧,只要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练习,到了一定的时候,你会想:“噢,是有这么点不一样,好象放松。”于是你想:“我大概懂了,大概散不散乱就是这个样子。”之后好象有种喜乐的感觉,于是你又想:“我现在已经不错了。”这是属于一种人的情况。

2、还有另外一种人的情况是什么呢?就是上师给予我们教授的时候,你马上就觉得懂了:“哦,这个很好!我懂得什么是禅修了。”那种喜乐、放松和舒畅,好象一开始就蛮懂的。然后一旦和上师分开,自己再去修就什么都没有了,好象禅修被上师带走了一样。

不管是两种情况的哪一种,如果你可以坚持一而再、再而三地练习的话,到了一定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噢,原来禅修就是这个样子。”就会生起一点禅修的觉受,内心就会感觉出一点味道,是一种内心深处的欢喜。“噢,我知道禅修了。”于是,你也许会想:“也许,我已经到了比较高的层次了,过去我的烦恼和念头实在很多,现在都没有了,好象越来越减轻了,嗯,禅修真的有用,大概我这一生都可以这个样子。”

但是两三天之后,就会有一些恶缘发生,可能是和家人吵架了,总之,只是一个小小的恶缘,就会让你这种喜乐、放松的禅修觉受全部都不见了。然后开始生气、嗔恨、失望,好象比以前更糟了。

然而,这也不是不好的,这是好的现象和觉受。你会感觉念头和烦恼好象更多了,但是事实上,烦恼和妄念并没有多,是因为你的心更清明清澈了,所以你可以看到妄念和烦恼。

3、还有些人一开始不知道怎么修,也没有喜乐、也没有激进的感觉发生,直接就是妄念和烦恼越来越多了。越修下去,妄念和烦恼就更多。这也不是不好,这是好的觉受和现象。这表示你可以认识自己的妄念和烦恼了。

总之,我在这里做个比喻,就好象台湾夏天下很多雨,有很多台风,河水变得很浑浊,就像日本的“mishou”汤一样。也许河水下面有很多鱼,但是你看不到。就像在“mishou”汤里有很多豆腐,但是你看不到。慢慢到了冬天,没有台风,也没有雨了,河水里的污浊沉淀了,变得清澈了,好象天空的天蓝色一般。这时你再到这些水边去,往水里一看,你突然会发现:“哇,这么多鱼!”于是你想,“这么多鱼是怎么来的呀?”事实上,这些鱼之前就在,但是因为水污浊,所以看不到这些鱼。而现在水澄清了,因此你看到了鱼。

同样的,我们平时念头和烦恼是很多的,但是你没有看到它、不知道它,然而一旦我们禅修,心变得清澈清明了,就看到了这些烦恼和妄念。于是,你感觉好象妄念和烦恼更多了,事实上,它并没有变得更多。所以,当你感觉自己的念头和烦恼更多时就要知道,这只是修行的征兆。于是你应该想:“我的念头和烦恼更多了,真好呀!”平常你的念头跟你变成一体了,现在有点分开,所以你才可以认识出来。

二、现在讲第二阶段禅修的觉受。

这种如同流到平原上的河流那样的觉受是这样的:

当我们的念头和烦恼更多的时候,你再用我们过去讲的那些修法修下去,好比有念头,我们就看着念头,让念头成为禅修的友伴;或者生起嗔心时就看着嗔心,让嗔心成为禅修的友伴。再坚持修下去时,又到了一定程度,就觉得平静下来了,喜乐、清明、无念的觉受就生起了。这时,你也许会想:“本来我感觉已经到了很高的境界了,不过,那好象也不是那么高,现在才是很高的境界呀!真好呀!”

这时不要执着。执着是什么呢?就是想任何时候都可以保持这样的觉受,或者想,我真的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了,好象快接近初地了,也许你会想:“别人大概都没有这样吧?只有我有。”这就叫做大的执着。

这时你要知道,这只是觉受。觉受和觉证是两种,所谓的证悟(觉证),是慢慢的越来越高而不会改变的,这种觉证就像天空一样;而觉受只是像(天空中的)云,上上下下、起起伏伏,就像台北的天气,刚才还很晴朗,一会儿云就聚起来下雨,到了晚上又晴朗了,明天早上又下雨了。所以在一开始时,它是起起伏伏的,慢慢的就渐渐稳定下来,因此,我们说第一阶段的觉受像悬崖上奔流而下的瀑布,瀑布降下时就是到处喷溅喷洒的,就好象念头和烦恼更多了一样。这时,对这些觉受不要执着,因为任何时候,它们都不会是一个样子的,有一天它们也会消失,这就是规则。对初学者来说,这种起起伏伏到任何时候都不可能稳定、保持一定、处在一种状况。

你知道这一点的话,就不会有问题了,因为这只是觉受,也许明天就没有了,不过没有关系,无常的嘛!

于是,明天又有一个因缘产生,让你的觉受都不见了,就产生了粗的觉受,就是昏沉和掉举两者中的任何一种。所谓昏沉,就是昏蒙蒙的,或者是有念头叽里哇啦地在响着,可是却不是很清楚。这时,你看着昏沉,昏沉就成为你的友伴。所谓掉举,就是东想西想,疯猴子一样的心好象更疯狂了,念头更多、烦恼更多。然而这都不会有问题,这是禅修的征兆,是好的。如果你知道这是好的,就不会有问题了。

于是,有一天,善的觉受又会生起。所谓的善就是都是好的,是一种轻柔的觉受会生起。这种轻柔的觉受有三种,也就是乐的觉受、明的觉受和无念的觉受。

所谓乐的觉受,就是你觉得身体很安乐,心也感到欢喜。好象一切现象都是很幸福、很欢喜的感觉。

所谓明的觉受,就是你感到非常的清楚,那时候的感觉就像西藏的天空一样,是非常清澈清明的,如日当空一般,感觉非常明朗。当这种觉受变得很强烈的时候,甚至会有一些神通产生。然而,当有神通产生时,你不能告诉别人。如果你告诉别人,你这种觉受的加持就会减损。你没有办法利益到别人,还会使自己遭遇到障碍。

所谓无念的觉受,就好象没有念头一样,没有执着了。感觉到没有我执,只是觉得一种平静。一切现象好象梦一般显现着。当这种情况发生得比较强烈的时候,也可能会产生一些神通变幻的情况。然而,当有这些神通变幻时,不要告诉他人,但是可以告诉你的上师。如果你把这种神通变幻的感应告诉别人,就会像之前所说的,会遭遇到障碍,会失去加持,会有危害。

从这时开始,你身体内不净的脉开始转为清净的脉,这也是为什么各种觉受会生起的原因。就像有些人有那种乐的觉受时,身体就会热热的,从肚脐开始往上发热,头上有热热的感觉,好象头顶打开了一样。然而你执着它就不好了,不要执着它。因此,有乐的觉受生起时,不要贪着它,如果你贪着在那种感受上的话,那么你内在的气就会到处运行了。如果你有很大的执着的话,你的身体就会开始动,刚开始时是慢慢的,后来可能就会变得前后左右大幅度摆动起来。如果真的发生了,你也不要执着它,就让它去动吧,不管它要怎么动。因为你不执着它,它摇着摇着就会慢慢平静下来。为什么呢?因为它(气)在你的脉里又通过了一个险道。

当然,这种觉受有各种各样的,大部分人并不一定会有。

有些人会有这种情况:当他的气运行到希求的脉里的时候(我们之前讲过,脉有两种:一种是希求的脉,一种是恐惧的脉),他就会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是什么诸佛菩萨的化身,又可能“看到”或者梦到佛菩萨,又或者好象听到佛菩萨说法的声音等等,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对这些不要执着。就算你看到了佛菩萨,那只是你自己的感知而已,听到声音也只是你自己的感知,也不要执着它。

当你的气运行到恐惧的脉的时候,你就看到“鬼”了,你就会觉得:“嗯?后面好象跟着个鬼?”觉得好象有个“鬼”跑到你的身体里了。本来在禅修的,好象有个什么东西跑到你身体里了:“噢,这是什么呀?”于是,你开始执着。有一些人刚开始时不知道自己是执着了,他没有觉察到自己在执着。我现在这样和你们讲了之后就没有关系了,因为讲了之后,你在一开始时就能觉察出来。所以,当你感觉到好象有什么东西跑到你的身体里时,并不是真的有什么东西进了你的身体,那只是你内在气脉的一种感觉而已。于是,你也会感觉到气在脉里运行到哪里时就堵住了,有时会觉得,这个气慢慢上来了,突然就堵住了,你可能想:“唉,我没有办法修了。”慢慢地,你就觉得生病了。如果你知道那是禅修的觉受的话,就不会有问题。当你看到“鬼”呀,听到什么声音呀,都不要去执着它,不要去管它,不要听它和跟随它。如果你的身体一直晃动并晃动得很厉害的时候,你可以稍微休息一下,然后运动。因为运动比较有好处,运动是有利益的。或者像我们之前讲到的,把手掌压在你的头上,也是有好处的。或者观想一个大地的坛城(黄色、方型、放光)在你的头上也很有帮助。你手放在头顶时怎么放都可以,最主要就是不要有大的执着。你要知道,这些都没有什么,只是一种觉受而已,你同时还要运动,然后稍微休息。这样就不会有问题,这不是不好的,这是好的。如果你不知道那是禅修的一种征兆的话,那就会有麻烦。

然而,这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有的,只有一些人会有这种情况。有这种情况的人,是因为他们的脉是比较敏感的,所以他们的气通过这些险道的时候,他们的觉证也会进步一些。有这些情况的人,他的觉受会比其他人更好一点。

就像我们刚才讲过的这样,起起伏伏、上上下下,渐渐到了一定程度以后,那个觉受就像流到平原上的河流一样了。当水流到平原上的时候,从外相上看好象很平稳的样子,但是,它还是会碰到石头呀、拐弯处,水流还是会被激起来,可总体来讲,大部分是平稳的。这时,你的念头中烦恼的力量比之前就小了一些,你的心也感到欢喜和喜乐,你的心就更进步了,因为你感觉任何时候都是很舒适的。然而,仍然有时会有念头和烦恼生起,但是,它不会太动摇你。配合着你的禅修,它也会慢慢消失。

三、第三种觉受就如同无波的大海。

不论是日或夜,你都会安住在修持当中。身是喜乐的,心是喜悦的,念头和烦恼根本无法影响你。到哪里都舒服,到哪里都喜乐,好象觉得心已经能做得了主一样。这时,神通感应也会有,但一点都不要展示给别人看。

到这时,“止”的禅修已经达到究竟了,但是,还没有成佛,连初地都没有到,为什么呢?因为你还没有悟到“观”(之前我们讲了,“观”的修持就是空性的修持)。如果你了悟了“观”的修持,并且日夜安住在“观”,大概就成佛了。

关于“观”的部分是明年的课程。“观”可以在任何一种情况下配合“止”的禅修,不一定直到最后一种觉受生起才修观。有很多成就者在“止”的修持还未达究竟时就开始修“观”,因为了悟了“观”而成就的有很多。最好是从“止”的禅修第二个觉受开始修“观”,就是你的觉受好象流到平原上的河流时。如果你要等到第三种觉受生起时才修“观”,那要等很久。如果在第一种觉受生起时修“观”,这会比较困难。

——根据咏给明珠多杰仁波切“大手印第一阶段精进禅修”开示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