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的历史背景

摘自祖古·乌金仁波切《彩虹丹青》( Rainbow Painting, Rangjung Yeshe Publications, 1995)之 <背景>(Background)

大圆满教法人间初祖格拉·多杰(极喜金刚)

大圆满是初祖普贤王如来的主要教法,大圆满的教法是九乘的至极。在大圆满的教法抵达人间之前,它们在三个天界透过圣者们的密意传承而被弘扬。这三个天界分别是:首先在奥明净土,接着在兜率天净土,最后在位于须弥山山顶、帝释天及其附属之三十二天王居住的三十三天。

三个天界的传法

奥明净土有两种:究竟的奥明净土,通常被称为“法界宫”,是指一切诸佛证悟的状态。另外一种是象征性的奥明净土,是五净居天之中的第五个净居天,仍然属于色界,位于须弥山上方的天空。象征性的奥明净土是色界十七天的最高天,恰恰位于无色界的下方。整个轮回由欲界、色界和无色界所构成,在欲界上方,有十七天构成色界,而在十七天上方,则有四无色界,即四空处。“一切诸佛在奥明净土内达至正等正觉。”此句里的奥明净土是指法界,而不是象征性的奥明净土。

在奥明净土之后,教法在欲界的兜率天宣扬,而兜率天是弥勒佛居住之地。然后,教法在欲界的三十三天广布。身为金刚持的普贤王如来在帝释天位于须弥山顶的尊胜宫(Mansion of Complete Victory)传法。此即三个天界。

一般而言,有六百四十万个大圆满教法透过格拉·多杰而进入这个世界。格拉·多杰是第一个人身持明者,他直接从金刚萨埵佛那里领受教导。这些教法首先抵达乌底雅那,然后弘扬至印度和西藏。在释迦牟尼佛住世以前,大圆满的教法是由名为“十二大圆满上师”(Twelve Dzogchen Teachers)的其他诸佛来宣扬的。释迦牟尼佛通常被认为是此贤劫的第四佛,在此贤劫之中,有一千位正等正觉之佛显现在我们的世界之中。虽然在这个背景脉络之中,释迦牟尼是众所周知的第四佛,但他也是“大圆满上师”这个世系的第十二位上师。

如果没有佛在这个世界显现,就不会有大圆满的教法,因此我们必须把释迦牟尼佛视为传授大圆满教法的主要上师之一。虽然释迦牟尼佛不是以相对的、世俗的方式来传授大圆满的教法,但是他确实传授了此一教法。他的相对教法主要是由那些与声闻、缘觉、菩萨的教法有业缘的人所领受,他们并非不可以领受大圆满的教法,而是他们的业缘使自己领受适合的教法。佛陀在传授大圆满教法和其他的金刚乘教导时,他首先展现本尊的坛城,然后对着座中的眷众传授密续的教法。然而,这一切不在凡夫所能觉知的范围之内。

大圆满的教法用三种秘密来封印:(一)本初的秘密(primordial secrecy):是指它们是自秘密的(self-secret);(二)隐藏的秘密(hidden secrecy):是指教法不是对每个人明显;(三)封藏的秘密(concealed secrecy):表示它们刻意被保密。所有其他诸佛也传授大圆满,但是从未如释迦牟尼佛住世期间那般公开传授。在这段期间,甚至连“Dzogchen”(大圆满)这个字都举世皆知,风所到之处都可听闻。尽管它们具有广为传布的本质,但教法本身(口诀教导)却由密印封印起来。

释迦牟尼佛以本尊身相传法

释迦牟尼佛透过他的无垢慧,总是根据领法者的能力来施教;换句话说,他不会传授超越人能力范围的法,他顺应听法者的能力,传授适合且适当的教法。因此,那些听闻他教法的人,可以说只能吸收其资质所能理解的那一部分。之后,当重述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时,他们的记述是以其个人觉受所觉知的内容为根据的。但是,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不只限于领受者的个人觉受。根据一些历史文献的记载,这些领法者是声闻、缘觉和菩萨,他们所觉受的教法被包含在不同版本的经藏、律藏和论藏等三藏之中。佛陀并未传授声闻、缘觉和菩萨更深的教法,那是因为这些更深的教法不适合他们理解的范围。他们所领受的教法被称为一般的(共的)佛经体系,除了传授这些(共的)佛经教法之外,释迦牟尼佛也在整个宇宙的不同地点传法,他以本尊的身相化现为无数坛城的主尊而教导密续。如此一来,我们应该可以了解,以其他身相所显现的释迦牟尼佛本身,即是传授金刚乘教法的重要人物,这不是就世俗义而言,而是就胜义而言。因此,当我们听到金刚乘的大圆满面向透过格拉·多杰而被传授时,我们应该明白,这个教法事实上是来自以金刚萨埵的身相显现的释迦牟尼佛。从那里,这个教法透过其他大师而延续下去,首先透过格拉·多杰,然后透过各个印度大师,最后透过莲花生大士和无垢友。

我们的主要导师释迦牟尼佛指派莲花生大士作为他传授金刚乘的主要代表人物,他说莲花生大士是阿弥陀佛的身化身、观世音菩萨的语化身以及释迦牟尼佛本人的意化身。

在没有父亲或母亲的情况下,莲花生大士出现于世,显现在一朵莲花中央。他居住在印度超过一千年,于西藏停留五十五年,然后在尼泊尔边境贡塘(Gungtang,意为“天空平原:Sky Plain”》的山隘离开这个世界。四位空行母出现来支托他的坐骑,扛着他前往铜色山(Copper-Colored Mountain)净土。

莲花生大士的伏藏教法

自从莲花生大士离开西藏以来,他不停地派遣代表他的特使前来,这些特使被称为“伏藏师”(terton,德童),而且他们是莲花生大士二十五位主要弟子的转世。

今日,我们把这些以各种不同化身显现的大师称为“一百零八位大伏藏师”(108 Great Tertons)。数个世纪以来,这些伏藏师已经显现,并且掘取出莲花生大士为了未来世代的利益而封藏于西藏各地的伏藏。这些伏藏以经典、教导、神圣的物质、珍贵的宝石、法物等形式被发掘出来

许多伏藏师以如此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取出莲花生大士隐藏的伏藏,甚至连那些对伏藏心存极大疑问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伏藏的可靠性。有时,伏藏师会当着四百个或五百个人的面开启一块坚实的岩石,并且显示被封藏在里面的事物。藉由公开施展这样的事迹,容许人们亲眼目睹掘取出来的伏藏,完全地消除了他们心中的怀疑。透过莲花生大士不息的事业,直至今日,这类伏藏师一直持续不断地出现。因此,源自莲花生大士本身的伏藏教法以一种不可否认的直接方式被揭显出来。这不是某种远古的传奇,即便直到近代,这些伟大的伏藏师仍能施展穿过坚硬的物质、飞越天空等神通。

金刚乘的教法,尤其大圆满的教法是由十七部主要密续所构成。这些密续由莲花生大士和无垢友带入西藏,并且加以传布弘扬。尽管在印度许多其他大师已经把这些教法发扬光大,但是这些教法在西藏的传播主要归功于莲花生大士和无垢友的仁慈。许多世纪之后,当阿底峡(Atisha)抵达西藏后参访桑耶寺的图书馆时,他对其大量而丰富的藏书感到惊奇。他说:“这些伏藏一定是取自空行母的界域!我从未听说在印度的任何一个地方有数量如此众多的密续。”阿底峡承认,金刚乘教法在西藏发扬光大的程度远远超过印度。

从佛教引入西藏至今,伏藏以新伏藏(new terma)教法的形式持续被掘取出来。一些最著名的新伏藏包括龙钦巴的《四部心髓》(Four Branches of Hedrt Fssence,藏Nyingtig Yabzhi)、多杰·林巴(Dorje Lingpa)的《广博见地》(Vast Expanse of the View,藏Tawa Longyang)、由嘉春·宁波(Jatson Nyingpo)取出的《三宝总摄》(Embodinent of the Three Jewels,藏Konchok Chidu )以及由仁津·果登(Rigdzin Godem)取出的《普贤密意洞澈》(Unimpeded Realization of Samantabhadra,藏Gonpa Zangtal)。除此之外,尚有无数其他的新伏藏。大约在一百多年以前,蒋扬·钦哲·旺波( Jamyang Khyentse Wangpo)取出《杰尊心髓》(Heart Essence of Chetsun,藏Chetsun Nyingtig),秋吉·林巴取出《普贤心髓》。因此,大圆满传承因为新伏藏的发现而持续不断地更新。

人们或许会问,堆起一叠又一叠的大圆满经典的目的是什么?这牵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要点,那就是传法的清净性。当教法从一个世代传到另一个世代时,一些染污或三昧耶的毁损可能会不知不觉地产生,因而削弱了加持。为了抵消这个作用,莲花生大士以他无量的善巧智慧和慈悲,给予我们清新的、隐藏的伏藏。

没有什么比“心部”、“界部”和“口诀部”(Instruction Section)等“大圆满三部”更甚深的了。当掘取出的伏藏清新而直接时,佛陀与修行者之间的距离就非常短,对教传的世系也没有损害。因此,传法的清净性与否不在于教法本身,而在于传法的世系有多长久。这就是大圆满教法有持续更新之教导的原因。

莲花生大士和无垢友的主要弟子是西藏国王和二十五位弟子,他们全都证得虹光身,即在死亡时,他们的肉身融摄入虹光的状态。这样的修行者在死亡之后,只留下他们的毛发和指甲。

从这些修行者之后,经过许多世代,如同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流般,众多弟子也以虹光身离开这个世界。在法身、报身和化身三身之中,报身以可见的虹光形式展现。因此,在今生证得虹光身,是指直接在报身的证悟状态中觉醒。西藏大译师毗卢遮那的弟子庞·米滂·贡波(Pang Mipham Gonpo)证得虹光身,他的弟子也证得虹光身,并且在之后的七个世代,每个弟子的弟子都证得虹光身。在西藏东部的康区(Kham),有四大宁玛派寺院:噶陀寺(Katok)、白玉寺(Palyul)、雪谦寺(Shechen)和佐钦寺(Dzogchen)。在噶陀寺,从创寺者开始,一直到接续的七代弟子等八代修行者都证得虹光身。直至今日,一直不断地有修行者以虹光身的形式离开这个世界。

① “净居天”是指色界的第四禅天,为证得阿那含(不还果)的圣者所生之处,共有五天,即无烦天、无热天、善现天、善见天、色究竟天。

② “四空处”是指修四空处定的人所生之处,即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因这四处的众生无物质的色身,只有微妙的精神存在,也无国土、宫殿,故名“四空处”。

③这些伏藏的埋藏处包括土中、石中、湖中、树木中,或甚至更微细的如虚空中或心意中。

④此处的“新伏藏”是指不断被发掘出来的伏藏。

⑤《四部心髓》是龙钦巴的著作,而非龙钦巴所发掘出来的伏藏。

⑥毗卢遮那教导八十岁的庞·米滂·贡波(Pang Mipham Gonpo)如何将上师的加持作为修持之道。那时,米滂·贡波的身体已老化僵硬,毗卢遮那便以禅修带将他的身体绑直,并让他的头靠在禅修棒上。米滂·贡波完全无误地了悟“立断”本净,而证得虹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