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食Sukhuma Phassaharo

现代人的口号常喊“及时享受”,大部份的人都强调注重在“享受”至上的理论。到底什么是“享受”?又作如何般“享受”呢?

所谓的享受即感官生活也,我人的五官,眼、耳、鼻、舌、身是与外界直接接触的门户。日常生活里我们以眼看色,耳听声,鼻嗅香,舌尝味及身接触的感官现状里。人是如此生活,动物也是如此一般地生活。这种感官生活即常人所追逐的享受也,在佛法上我们称之为“触食”。

触食的功用

在科技发达的国家,造成许多以物质为重的人都盲目地追求感官享受生活为主。市面上各种各类的奢侈产品都是在提供给世人享受至上的生活享受,从家庭日常用品到个人专用品都是不断满足世人之“需要”,这种需要就是提供给感官上的满足感。满足在那里?就是在感官上所取得的回应及回响,由此产生舒适的乐受、违逆的苦受及那无动于衷的舍受。乐受、苦受及舍受这三种感受即是一种“食物”,它是靠“感触”而来。由于“感官”上的“接触”,故就会牵引种种的生理及心理回应,回应就是受觉上所推送出来的现象。回应一有就是指感官对外尘的接纳,接纳了就是吃个正着,食得恰时。

眼食色

眼要看美色,要常视令心喜悦舒适的境相。秀色可餐就说明了外界的色尘能滋养眼晴,给予饱满眼福。

耳食声

耳要听闻悦耳的声音,人皆喜欢听他人的丰承,陶醉别人的赞叹,对逆耳的声音即要掩耳不听。人即所以被骗,往往是因一时的心醉,陷入昏昏迷迷,飘飘然的意境而弄昏了头脑。

话说旧时代的中国,有一个从事一种格别与众不同的行业,就是卖帽子。一天,他到京城里头去兜生意。一时兴起,就顺便去看他的老师。到了老师的家,向老师请过安后,就坐下闲聊起来。老师问他此次来京城做什么。他说︰“我这次带了一百顶高帽子到京城来兜卖。”

老师听了就很严厉地对他说道:“你怎么可以屈就自己,低声下气的去讨好人,卖高帽子给人?”他就回答︰“老师!您不知道,现下的人,都喜欢别人奉承,好带高帽子。像老师这样高风亮节的人太少了。”

老师听了蛮开心的,就送他出去。他踏出门后,告诉一位朋友︰“现下高帽子只剩下九十九顶了。”为人清高的老师,最后也逃不过学生的挑诱,上了个当给看扁了。

鼻食香

鼻子要嗅芬芳的气息,腥臭的气息即使人掩鼻而过。

舌尝味

舌头要尝喜爱的品味,稍有不适己的口味即大动肝火。

身食触

身体要处于舒适的触及,一旦处身于不适就想法回避

意食法

意念总是沉溺于过去及未来的思潮里,终日做白日梦。

“五欲之贼,常伺机候,侵入心房,盗自身法财。”

一般上的人,在追逐物欲享受当儿都是沉迷于五个感官上所取得的回应,而这一类的回应不外就是让心适宜的乐受,或使心不适宜产生违抗的苦受,亦或将身置以事外,无动于衷的舍受。这三种受一直在作祟世人,使到众生欲罢不休,绞缠不清地困扰着众生。

触食的祸害

触景伤情,这句话就说明了“触食”所引起的祸患。由于“触食”即是引生百般感受的主因,也是牵起情绪的主流,人的情绪就是从“一触即发”而来。由于触而牵发情绪,甚至到达不可收拾的回应,人闹情绪使人失去理智,可见感触良多就会弄得人很情绪化。

一早起来,老公温柔地亲你一下,细声地说道:多睡一会儿吧!早餐已经放在桌上了。”睡眼惺忪的你,本来还想赖床的,顿时睡意全消,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福祉的女人。

上班途中,不巧遇到交通事故。你所搭的巴士夹在车阵中进退维谷,拥挤不堪的车厢已经够令人难受了,没想到却还有人在车内抽烟,气得你在心里大骂这个没有公德心的家伙。原来飞扬的心情,剎那间跌到了谷底。上述的“福祉”、“生气”就是我们的情绪。(吴澄波)

试看人生,错综复杂的局面,都是由感受而来。由于个人的生活环境不同,社会文化的差异,再加上国家发展的运作,就造成追求生活的感受也不同。贫穷的人看见富有人的丰盈的生活,心中羡慕不已,总是想得到同等的生活,由于个人的造化不同,无法得逞。心由羡目转变成妒嫉,渐渐陷入愤恨不平的心境,情绪昂扬,于是就横下心来,干诸欺骗枪杀的事件,以不益的方法谋求发达。“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件,往往就是人在“接触”到外在环境、加上内在心层的百般“感受”而激荡起万般“情绪”。由此而给自己在生活上弄得“七情上脸”,成为一条活生生的变色龙。凡夫俗子的情绪变动皆是为境所转、为情所困而引起,故说“触食”影响人性极大。

情绪到底是什么?根据心理学家,哈佛大学教授丹尼尔。高曼(Daniel Golcman)的定义,所谓情绪,是指“感觉及其特有的思想、生理与心理的状态,以及相关的行为倾向。”

情绪害人不浅,近来社会上发生一连串的不幸事件,不管是稍早前骇人听闻的“女婿放火烧死岳父母”,还是“狂汉闯校砍伤学生”,以及最近的“母亲掐死亲生儿子”等,这不仅喧腾一时,造成社会上极大的震撼,更连带地让情绪管理的话题引起广泛的讨论。

触食的调理

“一触即发”这句话清楚地表明了我们的感官犹如引导线般,能牵引出“情绪”,使到我们终日在起伏不定的“心情”下生活。

情绪是如何生起的?心理学家詹姆士(W。James)认为,我们之所以能辨识不同的情绪,在于每种情绪都有其特殊的生理模式。所以,当我们受到外界的刺激时(例如生气、愤怒),其生理立刻产生变化,然后大脑会辨识这些生理上的改变。如果是情绪上的回应,讯息便转到恼部的杏仁核以启动情绪中枢。因此,我们会感觉到自己有生气、愤怒、快乐或满足等情绪上的回应。

一般上我们常说人在情绪昂扬时会有点变型,故有说“得意忘型,失意无型”,尤其是人在生气动怒时,很容易失去理智,这就是情绪失控所引起。但,往往一个事情的发生,虽然会启动我们的情绪中枢,可是大脑对情绪的判断,并非仅靠生理回应,还加上了信念系统的解读。也就是说,事件的发生所造成的刺激,并不是影响情绪的必要条件,主要的还是我们对事情的看法,以及人生观、价值观和道德观,才是主导情绪的重要原素。

“情绪”无法控制只能调理

若要在生活中能保持心境一如,不为境转、弄到一触即发而陷进情绪的漩涡里,就因当学习调整自己的信念系统,找出不合理,不健全的想法,才能在洪山爆发,瀑流的冲击下站稳立场,安心自在地生活。我们都知道情绪本身是无法控制的,当情绪发作时,不但会伤害别人,同时也会伤害自己,因此,一定要学习调理情绪。情绪调理可分成下面两个步骤︰

第一步学会“自觉”

“比丘们!你们必须觉知愉悦的、平淡的、以及不愉快的感受,你们必须在众感受中觉知感受。”—(大念处经)

所谓自觉,就是知道自己现下的情绪状态,这就使用禅观来提升个己的觉念,凭着敏捷的觉念可以察觉到在触食上的领纳回应,同时了解自己现下正处于哪一种状况,以及自己情绪起因的信念系统为何。

第二步调整自己的情绪状态

调整的方法有而二︰一是调整自己的信念系统,找出不合理的想法。例如人在自杀前,即没有针对引起她自我了断念头的信念系统,予以调整,才会因一时的沮丧、难过而走上不归路。信念系统是属于心理层面的问题,在佛陀的教导里有着很多牵涉到心理的说法。法句经的开首就给以信念系统作了详细的阐明。佛陀称说︰

“一切法心为前导,为心所主使,由心所作成。

假使人怀以秽恶之心,而作出语言或行动,

苦恼就会追随着他,犹如牛车随着牛的足迹。”

心术不正就会产生错误的信念,所以说心理层面的调整包括了把不合理的想法予以改变,从客观、持平的角度,重新诠释以往谬误、偏颇的想法。有了正确的信念系统每每在领取触食时就能有所防范,不至于造成一触即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另一则是要使用合理的想法与概念来取代不合理的想法与概念,这样才能使我们的情绪得到比较好的回应。此种方法在佛法上称为“如理作意”(yoniso-manasikaroti),佛陀在这反面所给予的教诫是以生剥牛皮来作借镜。一只被人剥戮皮层的牛,无论身处那里,都会受到昆虫食,沙土灰尘及草木针刺。若是依于地面,会被地上的虫所食;若依于水中,会被水虫所食;若依于空中,会被飞虫所食。卧起即常有种种苦毒缠身之患。

佛陀上述的譬喻是让我们怀着正念来看待“触食”,只要我们这副躯体存在,不管身在何处,就会好像剥了皮的牛只遭遇种种的感官刺激,活生生地去迎会百般感受。只要明白了“活着”就会有所“感触”的概念,自然会从思想上起着“即来之则安之”的想法。生活上就会摆脱种种由触食引生的万般感受,令人纠缠不清的情绪。

常人的生活是感触诸多,至于佛陀及诸阿罗汉圣者们的生活感触又是如何的呢?佛陀就此问题给了一个法味甚深的譬喻。佛陀称说世间有三种感受不同的人,他们是:

一、像刻字在岩石上的人︰此种人感触甚多,往往对感触的世物刻骨铭心,剪不断,理还乱的多愁善感者。

二、像写字在沙滩上的人︰这一类的人在触景上就犹如雷电交加般,虽然有回应的现象,但却不把感触羁留于心中,就好像留在沙滩上的字迹在海浪的冲击下迅速地消失。

三、像写字在水面上的人︰这种在触景上起着迎刃而解般,就如同在水面上写字即刻流去不成形一般。即使在极糟劣的环境上都能和颜悦色、庄重端正地对待四周一切。

上述三种人,第一种是迷惑不解的普通凡夫,第二种是理智醒念的修习禅观者,第三种是入道证果的圣人。对于有志向于佛道的人,应该以第二种人作典范,训练自己在领纳触食时怀有理智醒觉的意念,这样子,日子久了就有露水不着莲菏的功夫,自然就能随遇而安地生活。

在《增支部》中,佛陀告诉我们,“一棵真正觉醒的心,犹如纹风不动的石头,不论是欢喜或讨厌的,或任何形式的接触,都不会引起它的摇动。”佛陀教导我们必须了解和接受人类所有层面的情感──不论每次生起的是喜爱、憎恨或不确定的情感。但又说,“借着理解人类情感的所有层面”以及“体验最精细的情感”,我们能在其中找到内心的平静和自由。

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8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