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 第136节课

无上密法的三大传承是,如来密意传、持明表示传、补特伽罗耳传。现在正在讲持明表示传。这一传承中的阿底约嘎,分天界与人间两条脉络,天界的讲完了,人间的讲到了极喜金刚的诞生及成佛。

极喜金刚(嘎绕多吉),是大圆满在人间的第一位祖师,就像汉地禅宗的达摩祖师一样。这个故事昨天讲得很略,想要详细了解的,可以翻阅《印度佛教史》 、《白史》、《红史》以及相关的密教史等,这些史书对于各个祖师的年代及事件,从不同角度作了解释,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 上师瑜伽以实修为主

这次讲《前行》,历史只是顺带着讲一下,我们也不是要研究历史,或者考证什么、发表什么文章,这些都不是。我们是以实修为主,以窍诀为主。

尤其是这一上师瑜伽的修法,最关键的就是要修持,而且要念莲师心咒一千万遍。这个才重要!讲这部《前行》,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历时三年左右,期间也要求大家每年念一百万莲师心咒,如果这样做了,而且能坚持念完一千万遍,那传承上师的加持,就一定会融入你的心。

当然,这还是要下些功夫才行。如果是在古代,修行人除了闻思修行,基本上没有世间杂事,所以一般修行都很彻底。虽然那个时候传播佛法不容易,要让佛法翻越一个山沟、一个区域很费力,即使是著名的全知无垢光尊者、宗喀巴大师,他们的事业正式展开,其实也是几百年以后的事。但古人有个特点,一旦得到佛法,便非常专注,非常用心。

不仅是闻思、辩论、修行,念经也是一样。念再长的经,比如像《闻解脱经》,一念就是四十九天,但他们毫无疲厌。前段时间在跟几个法师商量事情时,大家都一致认为:现在的出家人恐怕不愿意这样了,从早到晚,天一亮就开始,一直念到天黑。而且不是一天,是四十九天。这种毅力,对现在人来讲很难说,但古人的确是有的。

不过,现在也有现在的便利,你要传播佛法,一瞬间就能传遍全世界。所以,发了大乘菩提心的道友,在你自己实修的同时,有能力的,也要利用这些来利益众生。这些条件用不好,比如用网络来传播邪知邪见,就会很快蔓延于整个世界;用得好的话,比如用来传播佛法、传播对人类今生来世都有利的思想,也很迅捷。

迅捷的好处,就是可以让很多人当下享受到佛法。不过,现在人看得多、听得多,想得更多,身处如此繁华的世界,让他完全专注于佛法,也是很难的。

而要超越这些,唯有依靠强有力的加持——传承上师的加持。只要你以恭敬心、信心长期祈祷,到了一定的时候,上师的加持自然会融入你的心相续,那时候,不管你修任何法门,都会非常容易。没有上师的加持,修行就像秋冬时节的大地,你如何想生长万物,也不可能;而一旦有了上师的加持,心便会如春天的大地,生发任何善法苗芽,都很容易。因此,上师如意宝常常强调的,就是传承上师们的加持。

当你对传承上师们有所了解,同时也经常祈祷的话,那你自然会生起信心。那时候,当你看到他们的法相,当你闻受他们乃至一句的教言,都会当如意宝一样恭敬顶戴,这样一来,你的相续也自然而然会获得殊胜利益。

下面继续讲课:

◎ 持明表示传在人间弘扬之历史

● 蒋花西宁求法并成为教法结集者

当极喜金刚获得成就时,印度圣地又诞生了一位文殊菩萨的化身——名为成藏或胜乐藏的婆罗门子。他的父亲是乐护婆罗门,母亲叫革哈那。成藏后来舍俗出家,成为五百班智达的主尊(在我们这里,五百人的话,不可能人人都是班智达。有一部分学得还可以,有一部分是中等,但还有一部分,前世的因缘不佳,即生也不精进,所以一直学不懂),因为是文殊菩萨的化现,他能讲善辩,所以被人们共称为文殊友 阿阇黎。

一次,圣者文殊菩萨为他授记说:“从此处向西方,在邬金境内革扎湖畔黑庆达金洲大尸陀林 中央的金刚洲洞境内,住有一位金刚萨埵的化身、诸佛无勤之教法 的教主,他已经获得诸佛的灌顶,名叫化身极喜金刚,你应当前去求得稀有佛教的精华、无勤成佛的正法阿底约嘎,并作为他的教法结集者。”

于是,文殊友对其余诸位班智达说:“西方邬金地方有超越因果之法 ,所以我们必须前去折服。”

众班智达商定之后,蒋花西宁、特哦日匝哈德等七位班智达,历经千难万险来到邬金境内。他们用尽周身解数,与化身极喜金刚对因果及内外密法,展开了研讨及辩论,始终无法取胜。

这一情节,在大圆满的历史中有记载。其实不仅是嘎绕多吉,历代大圆满祖师,在佛法辩论及讲述世俗道理方面,都是无人能胜伏的。

如今也是一样,真正的大圆满开悟者、大圆满祖师,他们的观点坚不可摧。以前上师如意宝讲《法界宝藏论》时说过:“不论从护法神的层面、从人间的层面,如今大圆满就掌握在我们的手中。这并不是自夸自赞,而是以事势理 成立的。”

我认为确实如此。如今喇荣以及世间很多在大圆满上有一定开悟及验相的人,他们不论在修持的觉悟方面,还是佛法及世间的学问方面,都有相当的权威性。不论是显宗的佛教徒,还是世间的非佛教徒,如果你认为密法不合理,那也可以摆在桌面上探讨。像嘎绕多吉一样胜伏一切,我们不敢说,但以多年学习显宗、密宗的体会,以及与宗教界、学术界交流的经验来看,没有一个人可以在理论上,否认无上密法大圆满的观点,让我们抬不起头来,不敢再修了,这是不会有的。

在我看来,多数人的成见,是因为不了解密法造成的。如果他们能作些了解,甚至潜心学习研究,之后以公正的态度来辩论,那绝对找不到半点真实的破斥理由。

 

当时,蒋花西宁在嘎绕多吉面前就失败了。失败之后,他问诸位道友:“既然我们输了,那向化身极喜金刚请求这一无上大圆满超越因果之法好吗?”

特哦日匝哈德说:“虽然有求法之心,可是我们已经侮辱了他,实在不敢求法。”有些人说:“刚开始我们不懂,但求法后一定会生起定解,所以应当求法。”

就这样,大家商量后,决定诚心诚意进行忏悔。有些人顶礼或转绕化身极喜金刚;有些人痛哭流涕,泪流满面;文殊友躬身顶礼而泣不成声,心里暗想:“我已经侮辱了这位化身(仅仅是理论上的辩论也不至于,可能因为怀着必胜的信心,态度上有些傲慢),信口开河说了许多辩论之词,所以必须斩断自己的舌头来作忏悔。”想到这里便寻找刀刃。

化身极喜金刚知道他心中所想,于是说:“罪业不会因为你斩断舌头而得清净,撰著一部超越因果的殊胜论典吧,这样一来可以净除罪业。”

其实,以造论的方式悔过,是最好的忏悔。

现在也有些知识分子,没学佛的时候,在文章里的确对佛教、对密法有不恭敬的地方,现在想起来很后悔,也在念金刚萨埵。有些也知道严重性,甚至想刺破舌头以示忏悔。

其实这也不必。如果你真想忏悔,最好是重新发表文章,你可以这样说:“我曾经如此如此说过,但那时我的见解不对,思想也不成熟,而现在,我在对佛法进行了认真学习、研究以后,有了新的认识和见解……”这样把自己的认识与体会讲出来,以此劝诫他人,是最好的忏悔。

最近,我们收到各个院校知识分子的一些论文,从中看到,有些人对佛教很有信心,也有相当的认识。而有些人只是说得大,其实并不了解佛教,甚至也有误解的地方。

所以,起初因为不了解而犯下过失,也是正常的,只要以后认识了,再以造论或写文章的方式忏悔,也是很好的。

世亲论师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当时他在克什米尔的班智达那里听受小乘佛法,后来广摄徒众。但他听说哥哥无著造了许多大乘论典,便进行毁谤。无著菩萨知道以后,担心他造下重罪,于是派了两个人,到他附近念诵两部大乘经典:《十地经》及《无尽慧所说经》。

世亲论师听后,开始尚未认可,但听到后来,已完全领悟到大乘佛法的善妙,知道自己造了谤法罪业。于是来到无著菩萨面前,想斩断舌头忏悔此罪。无著菩萨制止了他,请示弥勒菩萨以后,对他说:“你必须广造大乘论典,才能忏悔清净。”

从那以后,他便开始撰写大乘论典,比如弥勒五论的注释、《无尽慧所说经广释》、《十地经释》、《唯识三十颂》、《唯识二十颂》等,数量众多。

他知道哥哥与弥勒菩萨可以像人与人一样对话,便请求哥哥说:“我也想见一见哥哥的本尊。”无著菩萨请示以后,转达弥勒菩萨的话说:“你诽谤大乘佛法的罪业太重,这一世见不到,待罪业清净后,下一世方可得见。”

就像世亲论师一样,我们在研究学问的过程中,如果因不了解而说了不妥当的话,一旦醒悟以后,也可以发表文章来忏悔。汉传佛教中以前就有这样的大德,非常著名,他在后期的文章中,也对早年曾对密宗有过的看法,作过忏悔。而有些大德,可能是环境的原因,说了过失以后,尚未忏悔就圆寂了。这样的话,在他未来生世的修道中,会出现何等障碍也很难说。

不过,现在的汉地已经不像以前了,大家对密法了解了以后,多数人是接受的。只不过,藏传佛教中个别人的行为,导致了很多人对整个密法产生误解,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对于这样的误解,作为学修密法的人,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去澄清。比如,在适当的场合中,你可以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是密法的本质?修持密法可以获得什么样的成就?还可以讲一下藏地成就者的公案,等等。

其实现在的藏传佛教,已不仅仅属于藏地,它被西方、东方的各个国家所认同,人们对密法的信心,可以说前所未有。究其原因,不仅是它在理论上有着清晰的诠释,而且在大家的修行实践中,的确对生活、对禅修都提供了极大的帮助。这一点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极个别人的不良行为,确实也为它的弘扬带来了负面影响。当然,这些人是不能代表藏传佛教的,而他们的不良行为,更是与藏传佛法毫不沾边。你们稍加调查就会知道,他们在我们藏传佛教中,根本就没有地位;你们再了解一下佛教教理也会知道,其实他们化缘、欺骗信众的手段,也并不高明。只不过汉地有些人把他们当上师而已,在藏地,他们哪里有阿阇黎的位置?所以,这些人说的、做的,都不是藏传佛法。

这些问题,是应该指出来的。有些佛教徒不敢出头露面,“只要我自己修好,就阿弥陀佛了”。这样专心修法,一方面是很好,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本着对佛法负责任的态度,该说的话,也一定要说。

 

刚才讲到,他们向极喜金刚作了忏悔,同时也向他祈求大圆满法。而没有缘分的人,就返回去了。

每当看到这里,我都会有一些感慨:在大圆满祖师嘎饶多吉面前,没有缘分的人,还是当面错过了!

不过,这种事自古以来并不少见,再具相的上师,不生信心的人也无缘得度。就算是佛陀来了,也是如此。记得《大智度论》里就有这么一则公案:

有一次,佛与阿难一起入舍卫城乞食。这时有个贫穷的老母立在街头。阿难尊者对佛陀说:“这个老人太可怜了,佛陀您一定要救度她啊!”

佛说:“我与她无缘。”

阿难说:“您只要靠近她,她一见到您的相好光明,自然会发起欢喜心,那不就是因缘了吗?”

于是佛陀向她走过去。但一靠近的时候,她便马上转身背向佛陀;佛从四面来,她也是转向另一方而背向佛陀;佛同时现四个化身立于她的四面,她便仰面向上;佛从上面出现,她又低头向下;佛从地下涌出,她索性用双手捂住双眼,不肯看佛。

佛对阿难说:“还要作什么因缘呢?世间的确有这种人,因为毫无得度因缘,不得见佛。”

这个公案再明显不过了:连佛陀度人都要因缘,更何况是其他人了?因此,当众生得度的因缘未至,再努力也是无济于事的。包括有些道友的父母、亲友,你想度他,他就是不理你,即使你也能现六个佛身,他也不会看的,就像那个老母一样,顽固至极。有些道友出于孝心,一直在努力,但十年、二十年下来,他们不仅没有改变,反而越来越顽强,甚至更加诽谤了。

 

当无缘之人走了以后,文殊友只是依靠上师稍作表示,便恍然大悟,从而通达一切万法。

这就是持明表示,上师稍加指点或表示,弟子就开悟了。其实禅宗中也有这种情况。

有一次,百丈禅师随侍马祖,恰巧有一群野鸭从天上飞过。

马祖问百丈:“这是什么?”

百丈说:“野鸭子。”

“哪里去了?”

“飞过去了。”

这时马祖用力拧他的鼻子,百丈痛得大叫。马祖说:“又说飞过去了!”百丈禅师当下开悟。

这就是一种表示传。

 

当时蒋花西宁开悟以后,为了使他圆满佛法,极喜金刚传授给他王权宝瓶灌顶,并将九界二万卷等所有续部、窍诀完全交付于他,并为他取名“文殊友”。

之后,化身极喜金刚写下所有言教的意义,并恩赐教言道:“心之自性本来佛,心无生灭如虚空,若证诸法等性义,不寻彼性住为修。”心的自性本来是佛,心是没有生灭的,就如虚空一般,如果证得一切诸法等性之义,那就不必在其他地方寻求修行,如如安住在这个上面,就是修了。

其实这种境界,显宗经典里也提到了。如《大集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云:“有情无生亦无灭,有情本来常清净,有情自性如幻相,有情既悟证菩提。”

文殊友通达了所证悟的意义以后,他也用偈颂来表达证悟的境界:“吾乃蒋花西宁也,已获大威德悉地,证悟轮涅大平等,显现一切妙智慧。”他说,我是蒋花西宁,文殊菩萨之好友,现在已经获得大威德 悉地,证悟了轮回与涅槃大平等之义,显现了一切胜妙智慧。

后来,他又依教奉行,撰著了《菩提心•金溶石》作为忏悔(这部论在藏文中有,我们应该学一学。无上大圆满有很多值得学的,你们应该多学一点)。同时,他也作为化身极喜金刚教法的结集者,将大圆满阿底约嘎传给西日桑哈。

● 西日桑哈接法、传法

西日桑哈,诞生于中国汉地秀夏洲(秀夏洲是古代地名,现在尚未考证出来。不过根据历史中提到的,他曾在西安及五台山一带呆过),父亲名叫具善,母亲名为光明母。他长大以后,在阿阇黎哈德白拉前学习声明、因明、历算等大小五明,并且通达无碍。

那天我在西安一个大学讲课,他们对密法很有信心,许多老师对唐密、藏密都有研究。后来我说:“西日桑哈是汉族人,应该是你们这里的人吧。”之后大家在这个上面,也做了些研讨。

在25岁时,西日桑哈幸遇阿阇黎文殊友,圆满求得甚深大圆满阿底约嘎圣法的所有续部传承及窍诀,现前了离戏殊胜的证悟。

在光明大圆满法中讲到:如果这一世没成就,只要下一世在25岁之前能遇到自己的根本上师,便可于即生现前成就。我是23岁时来到喇荣山沟,值遇金刚上师的,但能不能成就还不知道。只是为自己找些教证,安慰一下。

现前证悟以后,西日桑哈将大圆满法传与邬金第二佛、智者嘉纳思扎、大班智达布玛莫扎、大译师贝若扎那。

有一天,布玛莫扎与嘉纳思扎在印度一花园中散步,这时金刚萨埵在虚空中现身,并说道:“善男子,你们两位曾于五百世做班智达,并且是相互求法之好友,但你们至今尚未成佛。如果你们想修习无勤大圆满法,于此生证得无上佛果,那就到汉地清凉尸陀林依止西日桑哈尊者吧。”

布玛莫扎听后立即动身前往,并在汉地依止西日桑哈九年,之后返回。返回后他对嘉纳思扎(藏文又译作益西多)详细说了自己依止西日桑哈的经过。

随后嘉纳思扎也来到汉地,他以神通力一天走了平常人要走九个月的路程,在尸陀林遇到西日桑哈,从此依止上师二十一年,最终现前了佛果。(以前上师如意宝常讲,有人认为依止上师不重要,大圆满修法只要听个灌顶,简单直指心性就可以,其实这是不合理的。就像印度的布玛莫扎与嘉纳思扎,他们都是长期依止上师的。)

这以上讲的是持明表示传。

 

每一位传承上师,其实都有很多精彩的故事,但这里没有广讲。不过,对我们而言,平时常常祈祷这些传承上师是很重要的。

以前上师如意宝念诵的《持明传承上师祈祷文》,我做了一张光盘,待会儿放给你们听。我自己常常在家里放,车上也放,有时就在上师对传承上师的祈祷声中睡着了,醒来以后很欢喜。

这个祈祷文是全知麦彭仁波切造的,从嘎绕多吉、嘉纳思扎、布玛莫扎、莲花生大士、贝若扎那,一直到麦彭仁波切以上的大圆满传承祖师都有。而且上师如意宝对传承上师的祈祷方式,真正会迎请到他们,所以,待会儿念的时候,大家也跟着默默祈祷。

这个念诵声音,是在1987年10月左右,上师如意宝讲《文殊大圆满》时录制的。那时候科技还不发达,就是用一般的录音机录的。去年他们把声音处理了,做成了光盘。

这应该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在讲《文殊大圆满》的过程中(当时是丹增活佛记录整理的),法王说:“这次我传的人太多了,接近一千个人了……”就是在为那一千人传法的时候,法王如意宝念诵了这个祈祷文。

这次为大家播放,我也由衷地祈愿:依靠历代传承上师的加持,让我们每一个人的相续中,都能真正生起大圆满的觉受,同时对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等所有加行修法,生起坚固的定解。

我相信,当这些理念在上师们的加持中自然生起以后,我们一定会变成很好的修行人。否则,虽然今天大家同在这个教室里听课,但四五年、六七年以后,或许某些人的见解就变了,甚至可能完全不承认因果(当然并不是大圆满超越因果的境界),形成那样的邪见,那就太令人难过了。

所以,希望通过历代传承上师的加持,通过麦彭仁波切金刚语的加持,通过上师如意宝金刚语的加持,让我们每一位的相续中,都能真正生起慈悲菩提心,都能生起大圆满的无二光明觉性。

(下面由音频播放法王如意宝念诵的《持明传承上师祈祷文》。)

唉玛吙!

自相清净十方刹土中,持明传承上师大悲尊,

卑若我者猛厉作祈祷,大悲垂念祈求赐加持!

法界广大周遍刹土中,法身普贤父母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自相无灭五光刹土中,报身五部父母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调化种种众生刹土中,化身三部怙主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达纳郭夏空行众会中,复化极喜金刚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寒林索萨洲之宫殿中,持明吉祥狮子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寒林尸洲清凉大苑中,殊胜八大持明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域境寒林成就刹土中,持明成就男女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妙拂莲花光明宫殿中,邬金莲花颅鬘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雪域道场吉祥宫殿中,廿五成就王臣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不定深藏威严净处中,百八度生藏师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调伏无边众生宫殿中,教藏传承上师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虚空无际浩瀚刹土中,佛子持明圣众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头顶日月莲花坐垫上,大恩根本上师具加持,

无散密意大悲速关照,予我信士灌顶赐加持!

智悲妙力无与伦比者,加持根本喇嘛仁波切,

根传上师明妃及眷属,刹土无量宫殿与聚集。

平等广大游舞之神变,现空身之舞姿兰赛兰,

欢笑语之韵音德日日,乐空意之密意塔拉拉,

加持智慧云雾特赛特,红光鲜花雨降陀洛洛,

悉地甘露妙雨达拉拉,现今刹那降临于此地!

祈祷赐予身语意加持,祈祷赐予五智慧灌顶!

修法之果此刻现成熟,祈赐殊胜共同诸悉地!

嗡啊吽 班匝玛哈 格热波达雅 达拉萨瓦 萨玛雅 喷喷 嘉纳阿唯 夏雅阿阿 嗡热乐热乐吽救吽

戊三、补特伽罗耳传:

那么,此后在藏地雪域这片领土上,到底是如何将精华密法弘扬开来的呢?

往昔佛陀在世时,藏地这块土地上并没有人类众生(个别历史中说有,不过多数说没有)。后来,圣者观音菩萨化现的雄猴与度母所化现的罗刹女二者,繁衍了人类众生。当时既没有正法、法规,也没有长官、头领,就像茶砖一样,处于无头无尾的状态中。(那个年代,差不多是汉地的周朝时期。)

◎ 肩座王时代

此时,印度百军王生下一位太子,他的所有手指、脚趾犹如天鹅蹼一般连在一起,双目好似鸟的眼睛一样,由眼睑遮蔽着。看到生下这样一个儿子,他的父王说:“这是非人之子,还是驱逐出境为好。”

王子稍稍长大便被摈除国境,由业力所牵而徒步流浪到藏地,遇到一些牧童。他们问:“你是从哪里来呀?到底是谁呀?”

他便用手指指向天空。那些牧童认为他是天人,于是大家肩背土石、垒成高座,请他作为首领,人们共称他为“肩座王” ,他就是除盖障菩萨的化身。

实际上,藏地的国王或上师,多数是不同佛菩萨的化身。我想这并不是杜撰,否则,在佛法的弘扬面临诸多艰难的今天,藏地这片土地,为何能这么自然地给整个世界带来如此丰富的精神食粮呢?

你们应该知道,虽然你们不是生在藏地,但你们所学的这些知识,你们心灵的成长,却与藏地历代国王以及高僧大德对于佛法的护持与传承,密不可分。一定要知道感恩!

古代的求法者是非常知道感恩的。当时的罗扎瓦(译师)和班智达,有赴印度那烂陀寺、戒香寺等求法的传统。他们归来以后,每当眺望远方印度上空的白云,便不禁簌然泪下,合掌祈祷:“在那朵白云之下,就是我从前求学的印度圣地,那里有那烂陀寺,有我大恩上师居住的地方……”虽然他们已身在藏地,但怀念与感恩之心,却溢于言表。

我想在座的也是一样。不论你从哪里求得了正法,你对那个道场,对那个民族,乃至对那片土地上的山山水水,都应该有一种感恩之心。这也不是我执著自己的民族,当你从佛法开阔的视野来看的时候,你相续中的知识和智慧,与你曾经生活过的这片土地、人民以及它的历史,怎么会毫无关联呢?

记得那次在印度朝拜那烂陀寺时,一进入到那里,我就特别感伤。当时我想:“在这里,曾经诞生过无数高僧大德,龙猛菩萨、月称论师、法称论师、寂天菩萨……我学习他们的论典那么久,今天才来到此地,但此时,这里却成了一片废墟。”

不过,当我带着感伤走过那片废墟的时候,又确确实实地感到,他们的确来过!尤其是当我来到金刚座前,看到那棵菩提树,不共的信心更是油然而起,同时对佛陀于2500多年前降临人间,也生起了深深的感恩。

◎ 拉托托日年赞王时代

刚才讲到了肩座王,从肩座王之后(这次不想讲很多历史。其实,我在出家前对历史很感兴趣,甚至想成为研究历史的学者,但命运没有让我成为那样的一个人),经过大概有二十八个王朝,到了圣者普贤菩萨的化身拉托托日年赞期间,永布拉岗 皇宫顶层楼上出现了三宝所依:身所依——十一面观音像;语所依——《宝箧经》、《百拜忏悔经》等经藏;意所依——一肘高的水晶佛塔。当时天空中授记说:“再过五个朝代,会懂得其中的意义。”这就是正法的开端。

所以,藏地正法的开端,是从拉托托日王开始的。据觉囊派多罗那他尊者所著《印度佛教史》的观点,拉托托日国王与世亲论师同一时代;而据根登群佩大师的《白史》,世亲论师四大弟子之一的陈那,与松赞干布 同时。这样在时间上差距就很大了。

因此,中央民族大学的东噶•洛桑赤列,在其《东噶藏学大词典》中说:“此二朝代在时间上有些不符,尚待后来的历史学家研究、考证。”这是我很早很早以前记的,也许正确,也许不正确。但刚才在心里一浮现,就拿出来供你们参考。

◎ 松赞干布王时代

在此之后的第五个朝代,圣者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国王松赞干布出世。

他建造了镇肢寺、镇节寺及拉萨大昭寺,迎娶至尊度母化身的汉族文成公主 ,以及颦眉度母化身的尼泊尔赤尊公主 ,同时迎请12岁及8岁的两尊觉沃佛像入藏。这两尊佛像,现在分别供在大昭寺与小昭寺内。

在此期间,囤弥桑布扎创立文字,从而结束了西藏无有文字的历史。

他在15岁时前往印度,依止班智达天明狮子,学习了声明,并从《三宝云》等经藏开始翻译,译出了二十一种观自在经续,并将拉托托日年赞时代的玄秘神物——《宝箧经》、《六字真言》等,翻译成藏语。所谓的前译派,就是从囤弥桑布扎开始,到荣索班智达之间的翻译派系。

后来,国王松赞干布从自己的白毫间幻化出一位化身比丘,名为阿嘎玛德,调伏了印度圣地的外道国王,并从印度与铜洲交界处的一株蛇心栴檀中,取出了五尊栴檀观音 (印度那一尊,以前我们去时见过),同时塑造了拉萨的十一面观音像。可以说,国王松赞干布时期,才真实地树立起佛教的法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