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远在德国初学佛者的身心大改造

德国 知远(女,25岁)

从2013年5月18日第一次踏进德国弗莱堡地藏七道场到今天,在这仅仅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感觉到自己经历了一次身心大改造。

忆往昔

小时候,由于家里条件比较不错,父母娇生惯养,养尊处优的我养成了一身的恶习。在幼儿园经常欺负其他小朋友,到了小学,经常看哪个同学不顺眼就打,吃一点亏就火冒三丈,甚至多次把老师气哭。长大一些后,这些恶习虽然有所收敛,却变得越来越争强好胜,自私自利。成人以后,学了些人情世故,还算是人缘不错,可是表里极度不一,经常是表面热情,内心却总是瞧不起这个看不上那个。

提到吃呢,完全可以用 “恣情食啖”来形容。直至今天,我对一个场景仍然记忆犹新:在我十二岁那年,父亲的一位同事在酒桌上点了一只巨大的生吃活龙虾,它身体上的壳已经被剥去,肉已经被切成片状。那只可怜的龙虾还没有断气,还在无力地挥动着它的两支大钳。直至我们吃光了它的肉,它也没有完全死去。真是可怕至极,残忍至极!此外,还有活煮螃蟹、活炒蚬子、吃狗肉等各种行为,每每想到这些,我便对自己当时的无知、冷血后悔不已。

前几年,我由于生过一场大病而开始尝试着吃素了。

曾经的疑问

大概从十八九岁的时候起,我的脑中偶尔会冒出这样一个问题: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看看周围,绝大多数人都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活,而且为此忙得不亦乐乎。这就是我要的答案吗?

2012年参加工作以后,这个问题越来越频繁地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我开始静下心来寻找答案。听从父母的安排和期待,我考入了重点大学,毕业后到欧洲读硕士,留在德国工作。在我23岁时,我已分别在德国两家知名的公司完成了近一年的实习,并从公司方面取得了很高的评分;同时,我在德国顺利地取得了硕士学位。在毕业之前,我投了两份简历、参加过一次面试,之后便被现在的德国公司雇主录用,拥有一份薪酬待遇不错、上班时间灵活、令周围很多人羡慕的工作。我的父母很为我骄傲。然后他们希望我,抑或说是我希望自己能拿到欧洲的长期居留权。再然后呢?买房子吗?买车子吗?我突然开始厌倦这些所谓“目标”。我开始问自己:我们真的应该为了这些身外之物活着吗?为了周围羡慕或是嫉妒的眼神吗?为了在微博或Facebook上传一张体面的照片吗?

一直追求这些“正事”、“人生大事”的我开始思索:我们自己在哪里?我们的本心在哪里?这些看似为了自己而争取的“目标”,是不是反倒把我们与本心分开,越拉越远了呢?

2010年和2013年,我和朋友二人从德国出发,分别两次回到祖国,到各个或贫瘠或富裕的省份进行徒步旅行。这两次长途旅行中的见闻让孤陋寡闻的我多次陷入沉思,改变了我对人生的很多看法。在昆明和青岛,医院里的生老病死各种场景让我不得不再次追问自己人生的意义。在彩云之南的丽江,绝美山水与文化遗迹因过度的商业化而奄奄一息。我开始思索:人类追求的,是人类真正想要的吗?在上海繁华的街头,我看到一只流浪的小花狗,它很迷茫地跑来跑去,似乎在焦急寻找着什么,又似乎根本没有目标,然而,来往的路人中,竟没有一个对它投去一瞥眼光,我又问自己:是什么让我们变得如此冷漠?

我有太多的疑问,自己却知道得太少。我想要寻找答案!

接触佛法

可能是宿世积了些福德,这辈子也算与佛法有些缘分。

2009年,一位住在德国的日本朋友邀请我去她所在的佛教协会交流,主要是诵《法华经》,我由于考试多而终未能如愿前往。

2012年夏天,我看到了欧洲地藏七在网络上的打七宣传,十分想去。可是由于那时还在工作的试用期内,无法请假,所以再次未能成行。

2013年初回国,我接触到了《礼佛大忏悔文》。

直到2013年5月份,弗莱堡开德文七,我的佛法机缘才算真正成熟。我工作的城市就是地藏七的欧洲中心所在地——弗莱堡!

第一天,我怀着好奇心忐忑不安地来到道场,与外面的世界比起来,道场简直是一片人间净土!德文七只有短短两天的时间,在这宝贵的两天里,大家一起诵经、拜忏、看课件、讨论。到了第二天晚上,我觉得似乎与师兄们已经结识了很久,真有些舍不得离开道场。

课件中的很多观点都说到我心里去了,让我有强烈的共鸣感,为我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在打过一次德文七和一次中文基础七后,我结缘了一些课件光碟,便可以在家自助观看,颇有收益。在看过越来越多的课件之后,我想:在高等学府中,很多人可以在追求科学的道路上勇攀高峰,然而,我们往往忽略了在人生这个大课堂上,我们的资历还是太浅,还需要有人为我们提供良好的、正确的教育。渐渐地,我明白了“佛教不是迷信,而是佛陀的教育”这句话的含义,也理解了佛法千年不衰的原因。

当然,直到打完第一个七,我对六部曲这套方法也并不是深信不疑的。毕竟从小就接受无神论和唯物主义教育,让我一下子对佛菩萨的存在完全不怀疑虑是很困难的。我当时的想法是:退一万步,即使我们的宇宙中没有佛菩萨的存在,佛法中传授的道理也是智慧、深奥、独一无二的,接触佛法至少具有帮助人们净化心灵、增强自制力、增长智慧的作用,何乐而不为呢?

找房子的经历

让我最感到佛法神奇的要数找房子的经历。我所在的城市弗莱堡由于历史悠久,风景优美,阳光充足,因而是一座很受欢迎的美丽小城。此外,著名的弗莱堡大学也吸引了大量的年轻人在此读书、居住。所以,这里的房子不仅难找,而且价钱很高。每次有待租的房子登在网上,便立即有几十个人去参加“面试”。作为一名外国人,在这个过程中的确是多多少少要受到歧视的。

我由于以前住的房子合同为限期合同,因此必须在合同到期前找到合适的房子。好几个月过去了,没有一点收获。于是我就真诚地求佛菩萨:大慈大悲佛菩萨,请您加持我,让我找到合适房子吧,不然我连拜忏都没办法安下心来了。最好不要太贵,一来我不需要太好的条件,否则修行就被生活所累了;二来省下钱来可以多多放生啊!求完以后,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捅过几个蚂蚁窝,便生了忏悔心:我曾害其它生命居无定所,业障深重,落得今天自己为房子焦头烂额,此时是远远没有资格与佛菩萨谈条件的。

没想到在此后一个星期左右,也就是2013年6月的中旬,我便顺利找到了一个上班交通方便、价位合理的房子,并马上与房东签了合同。如果此时我觉得这是巧合,那么就太贡高我慢,不知好歹了!后来明月告诉我,只要你真心修行,佛菩萨会帮你把道路全都铺好,不用你自己操心的。

身体的反应

这之后一天,我在办公室与同事闲聊,说了一句别人的是非。没想到第二天,我右腮内侧便肿了起来,疼得连吃东西都吃不下。由于我嘴里极少生疮,而且这么严重的还是第一次,所以我就回想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吃错了东西。突然间,一个念头闪过:这可能就是我讲人是非招来的“无舌疮口报”。

在开始诵经拜忏一个多月后,有一天,我们在佛菩萨像前跪诵《地藏经》时,我突然觉得奇香扑鼻,香味异常浓烈,非常好闻,而其他人没有闻到。由于天气较热,我拜完忏身上会发汗,然而手指却是冰凉的。即使在数九寒冬我的手也不会这么冷,怎么做拜忏运动后,夏天我的手反倒冷了?后来与其他人交流的时候才知道,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有的人在拜忏时会腰、腹寒凉,有的人平时手脚冰冷,拜忏后则会发热。这可能就是八十八佛在帮我们消除业障的表现吧?后来我拜忏手冷的症状逐渐消失了。

心态的变化

在佛法中,我找到了我过去的“曾经的疑问”——关于人生意义问题的答案:为了往生,为了奉献,为了救拔更多的受苦众生。至少在现在这个修行入门阶段,我对我的这个答案是满意的。

我发现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为小事烦恼,放弃了一些我执我见,一旦出现妄念、贪念等杂念,便通过念佛号、圣号来断除。在心态有了些改变之后,生活、工作中的不顺似乎也少了很多——看来环境真是人的一面镜子,我们心里想的是什么,照出来的就是什么。渐渐地,我的生活似乎进入了一种良性循环的模式:修行清净了我的身口意,让我的生活越来越顺利;这种清净和顺利又让我体会到了修行的快乐,从而更加愿意修行。

感恩佛法

作为一介小民,能够出生在中国,并能够用中文去听闻佛法,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一句“人身难得,中土难生,佛法难闻,善知识难遇”概括了多少因果,多少错过。《地藏经》开经偈中的“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也真实地描述了佛法无边,缘分难求。今天,我能够舒舒服服地在家修行,要万分感恩佛菩萨,感恩曾经以血泪甚至生命的代价取经、弘法的高僧们,感恩所有同修们!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希望地藏七这朵美丽的莲花能够在欧洲的土地上绚烂绽放!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67d4b101018xys.html?t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