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籍《调疾饮食辩》中的因果报应事迹

文/黄远良

图/张永文

因果报应之事多见于佛教经典或其他文人的笔记,如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袁枚的《子不语》等,或散落在史书典籍里,如《历史感应统纪》。然医书古籍也不乏有关因果报应事迹的记载,但医籍汗牛充栋,若非医学专业,一般人亦难窥其全貌,更何况深入其中。古代儒与医不分,医家大多是儒家科班,如李时珍举子业不就,于是弃文从医;元代的朱丹溪,亦是致力于科举,后感其师及母亲沉疴未起,所谓“感往昔之沉沦,伤横夭之莫救”,于是焚书学医。所以医家心怀“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的抱负,“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济世情怀,这不仅对当今医患关系有所借鉴,对学佛行人亦有所裨益。因果报应,不仅佛教所提倡,而且医家也注重因果。诚如印光法师所云“因果二字,遍摄世出世间一切诸法,罄无不尽。盖不特佛教之所尚,亦世法之所不废也。其在儒书,早垂明训。”

学生在阅古籍医书之余,常见有因果报应之事,载录其中。以下因果事迹出自珍本医籍,清代医家章穆所编撰的《调疾饮食辩》,此书是作者一生丰富的临症经验和广博的文献及见闻事迹的总结。作者极为重视饮食与人体健康,疾病治疗的关系,认为“饮食得宜,足为药饵之助,失宜则反与药饵为仇”。可见饮食是否得当,直接关系人们的健康,而当今食品安全也让人担忧,素食无疑在预防疾病中产生重要作用。以下是节选《调疾饮食辩》中有关因果报应之事,以飨读者,不仅开阔视野,而且明白因果之不虚。

吾乡有善火枪者,百发百中。年五十余,病谵语,自云:有千百鸟啄其头目,胸背,又有千百兽噆其胫股,阴囊。呼号痛楚,昼夜不休,至十余日,九窍流血而死。

白话译文:我的家乡江西鄱阳(今江西波阳),有一善于用火枪打猎的人,百发百中。他五十多岁患热病时,神识不清,喃喃自语地说有千百只鸟啄他的头、眼睛和胸背,又有很多野兽撕咬他的大腿和下体。痛苦嗥叫,日夜不停。这种痛苦持续十多天,直到九窍流血(类似于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而死。

邻邑万年王姓者,善火枪,无虚发。一日携枪击飞鸟,枪喑不鸣,火绳亦灭。遥见隔陇有人工作,就与语,倚枪于肩,枪忽轰然一发,枪子从右耳根入左脑,出入处孔仅如锥,出处击去脑骨一片,大如盏。其人倒地,抓搔泥土至成坑坎,手爪爬至见骨,堕落数枚,亦不自知。血流斗许,阅数十刻乃死。枪子中人,如遇霹雳,声发即死,不能移一步,不能出一声。此独可延数十刻之久者,盖其生平快意于铅子者甚多,鬼神故迟其死,使备尝此中之况味也。

白话译文:邻县万年县有个叫王的猎人,善于用火枪捕猎,弹无虚发。一天他携带火枪去打猎捕鸟,开枪时,火枪没响,且导火线也熄灭了。远远看到农田里有人在耕作,就走过去跟他聊天,并把火枪靠在肩膀上,突然火枪嘣的一响,子弹经右耳进入左脑,子弹的入口处就像锥形一样,而出口处却掀去颅骨一片,如小杯子的大小。应声倒下,痛苦中,手不停挖抓泥土,直至成坑,徒手挖到都可以见到指骨,脱落几根指骨关节,也似乎不知道。流血盈斗,如此折磨了大约半天,最终痛苦地死去。子弹打中人,就如同雷鸣闪电,应声即死,被打中的人不可能走动一步,也不可能发出半点声音。而王猎人,却拖延半天之久,他生平喜欢用火枪肆意猎杀动物,死在他枪下的动物很多,所以鬼神有意让他迟迟死去,是让他感受其中的痛苦罢了。

数十年前,有善设机械获禽兽者。一日见墓间有兽穴,设套筒于穴口。初更往视,套筒已发,被野兽拖入穴内,乃卧地入手牵之。不意穴内有人执其手向内曳,手冷如冰,其人急向外曳,极力不能出,同伴者助之始出。烛之,自指至臂黑如烟煤,一臂遂庭。久之双臂俱废,终身不复能设机械矣。

白话译文:数十年前,有个善于设置机关捕获动物的人。一天,他发现坟墓中间有个动物的巢穴,于是在穴口设置一个套筒。没隔多久就去看看,发现套筒已经打开,并被野兽拽入洞穴里面去,于是趴在地上用手拽它出来,没想到,洞穴里好像有人拉他的手向里拽,而拽他的那手却如冰一样的冷,他急得向外缩回,费很大的力气也不能摆脱,同行的人一起帮他,才把手拉出来。用火烛照看,从手指到臂这段黑如烟熏,这只胳膊不能动了。不久,双臂都残废了,终身再也不能设置机关器械了。

三十年前,群城石灰墙圮数丈,压死五人。其三人不知谁何,二人者予所素识,盖善设机械获鸟兽之人也。此墙亦天之机械也,彼适遇之。漆园之戒,信矣夫。

白话译文:三十年前,县城里数丈高的石灰墙倒塌,压死了五个人。其中三个人不知道是谁,而有两个人是我平时认识的,他俩都是善于设置机关器械捕获鸟兽的人。这石灰墙大概也是上天设的机关吧,正好被他们俩遇上。庄子“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告诫,确实是很对啊。

近世江上有得名龟,畜置之,家因大富。欲遣去,人教杀之勿遣,遣之破人家。龟见梦曰:送我水中,无杀我也。其家终杀之。杀之后,身死,家不利。又云:宋元王时,渔者得神龟,龟见梦元王求脱,王召博士卫平,告以梦,平与王反复数千言,劝王留神龟。其后战胜攻取,莫如元王。元王之时,卫平相宋,宋国最强。

白话译文:近年,有人在江上捕得好龟,就畜养起来,家里于是渐渐富裕。这人想把龟放走,但却有人教唆杀了龟不要放走,还说放走龟会导致家业破败。龟托梦给这人,请求他说:“把我送到水里,不要杀我”。然而,这家人最终还是把龟杀了。杀了这龟之后,这人死了,家道也衰落下去。又曾在史书上看到:春秋时宋国元王执政的时候,有渔民捕得一只龟,龟托梦给元王,请求他施救。元王召见博士卫平,把这个梦告诉给他,卫平和元王谈论很久,卫平劝元王救助这只龟。这以后,元王在战争中屡屡获胜。元王在位的时候,卫平辅助宋国,使宋国成为最强盛的国家。

旧传杀鳖者,其祸必灭门,验之吾乡数处,信然。积善之家,谅不遇此,然食鳖者当知之。干道中,昆山有老叟梦大舟内无数缧绁罪人哀呼求救。次日启户,堤下果有泊舟,视之,皆鳖也。问其值,索钱三万,如数与之,尽放诸河。夜复梦数百披甲人列拜门外,谢再生恩。且曰:令翁一生无疾,寿终升天,子孙大富。五世后如其言。又闻数十年前,吾乡有严翁者,素称好善。一夕梦绿衫白裙女孩子,拜床下求救。明日邻翁得大鳖招翁饮,翁至其家,鳖尚未烹,向翁延劲点头,翁恍疑昨梦,赎而纵之,遂终身不食鳖。今其子孙数十人,皆不食,尚云乃繁盛,书香奕叶也。

白话译文:旧时有杀鳖人会遭遇灭门的说法,这话在我的故乡有多次验证,事实确实是这样。行善积德的人,大概不会遇到这种情况,然而食鳖的人应当知道这个道理。在南宋乾道年间,昆山有个老人梦见大船内有很多被捆绑的罪犯在哀哭求救。第二天,打开窗户一看,江堤下果然停泊着一艘船,仔细一看,都是鳖。问渔民值多少钱,渔民开价三万钱,于是如数给他,把鳖全部放生在江河里。夜里又梦到几百人身披盔甲列队在门外拜谢,感谢老人的再生之恩。并且说:“您老人家一生无病,世寿终后将升天上,子孙大富。”应验了梦中的话,这老人家五代子孙都大富。又听说,数十年前,我乡有位姓严的长者,以行善乐施而着称。一晚梦见一穿绿衫白裙的女孩子跪拜在床下,请求帮助。第二天邻居一老人得到一只大鳖,招呼严长者一同亨食,严长者到他家,鳖尚未烹煮,鳖看到严翁就伸颈向他使劲点头,严翁恍然大悟,想到昨晚做的梦,于是赎买了这只鳖并放了它,并且终身不再吃鳖。现在严翁的子孙几十个,都不吃鳖,仍然人丁兴旺,书香门第。

邻邑都昌江姓村,地滨彭蠡,乾隆辛亥夏,见大黄鼋浮游稻田浅水,群以火器击毙。村中男妇食者百十人,皆患黄汗症,以常法治之者不愈,死者五人,其余皆委顿数月,老弱者至连年始愈。戒之戒之。

白话译文:邻县都昌县有个江姓人的村子,地处彭蠡湖旁边,乾隆朝辛亥年的夏天,村民见到一只黄色的大鳖游到稻田的浅水地方,于是大伙拿火器把鳖杀死。村里吃鳖肉的男女一百一十人,都患黄汗症(汗出色黄沾衣,由于湿热内蕴,营卫不固),用常法治疗都不能痊愈,还死了五人,其他人都拖延好几个月才痊愈,年老体弱的人拖延一年多才痊愈。警惕!警惕!

作者感慨说:“不宜恣肆,以口腹结冤家也。”“冤家二字,非杏林摭拾外氏迂谈。医家本有来生对报之训。仁爱之人,自不以为河汉也。”作者认为人不应贪图口腹滋味,而结下冤家之仇,冤家两字,并不是中医学界借用其他学说的迂腐之说,在医家里就有冤冤相报之说,具有仁德爱心的人,不应该把善恶报应之说和医学保健道理截然分开啊。

文章来源:http://sukhavati.blog.163.com/blog/static/181759027201305103843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