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船长的遗言

作者:张小平

19世纪中期,因粮食歉收,爱尔兰闹起了饥荒,5年内有100万人被活活饿死。为了寻条活路,许多饥肠辘辘的穷人主动找到基尔拉什船长,表示希望船长收容自己做奴隶,唯一的条件便是恳求他把自己运到美洲,在那边寻口饭吃。

每个奴隶卖到美洲能赚100爱尔兰镑,而一条船足足可以运载500人,来回一趟至少赚得五万爱尔兰镑,精明的基尔拉什船长觉得这生意值得做,于是张贴出布告公开征集愿意屈身为奴的穷人。

短短一周,有5万名穷人报了名。在丰厚利润的驱动下,基尔拉什船长不分昼夜地驾船在大西洋上劈波斩浪,将一批又一批的穷人运送到美国波士顿,赚取了不计其数的钞票。

当时驾船横跨大西洋十分艰辛,且风险相当大,可是基尔拉什船长趁人之危的做法,还是受到了一批有识之士的批判。当地极负名望的乔治教士更是难抑心中的愤怒,执笔写下一封长达68页的控诉信,向当地警察局痛诉了基尔拉什贩卖奴隶牟取暴利的可耻行为,要求严惩他。警察局被乔治教士的仁义之词深深感动,同时也对基尔拉什的罪恶行径恨之入骨,于是连夜将他羁押归案,打入了大牢。

哪料次日,数百名忍饥挨饿的穷人聚集在码头等待去美国,可一上午过去,也没见着基尔拉什船长的影子,这才知道是乔治教士的一封长信将他送进了监狱。于是大伙气急败坏地找到乔治,训斥他多管闲事,断了他们的活路。乔治望着愤怒的穷人,疑惑地问:“船长是要把你们运到美国当奴隶挣黑心钱,我阻止他难道错了么?”众人责骂道:“没有船长,我们就没了生路,你罪大恶极!难道你这个愚蠢的家伙能供我们吃饭吗?”

乔治这才意识到,虽然基尔拉什所做的事并不仁义,但毕竟是给生无所盼的穷人带来了希望,而自己将船长送进了监狱,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灭绝了他们求生的希望。

面对着食不裹腹的穷人,乔治无奈地做出决定,动用教会存储的粮食无偿供应给他们。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需要救济的穷人越来越多,很快教会的粮食就颗粒不剩。望着这些被饿坏了的穷人,乔治别无他法,只得再次来到警察局,请求释放基尔拉什,但他却被告知,船长意识到自己罪孽深重,已经上吊自杀了。

数千名穷人守在教会门前等饭吃,这可怎么办?乔治教士陷入无尽的愁苦之中。

深夜,教会门外传来穷人们撕心裂肺的哀号声,乔治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甚至大过了基尔拉什所犯的罪孽。经过一夜的反思,他决定脱下教士服换上船长服,然后高薪聘请了六位精通驾船的壮汉,登上了基尔拉什留下的那条蒸汽船。

穷人们疯狂地涌上船,乔治船长却吩咐壮汉守在入口,挨个收取10爱尔兰镑的费用。对于无力支付的穷人,他允许他们打下欠条先行登船,日后再返还。有个穷困者不理解这位检举基尔拉什的教士竟然驾船也要收钱,纳闷地问:“你不是自诩高尚吗,怎么一样要我们付钱呢?”乔治摇了摇头,无奈地回答:“轮船要顺利抵达目的地,就需要花钱买燃料和雇船员呀!”

乔治改行做船长30年,曾八十余次往返大西洋,运送了近五万名难民到美国。他把穷人支付的钱都用在轮船的运转和船员的工钱上,未留下一分钱给儿女。他因此深得当时人们的拥戴,被尊称为爱尔兰船长。

这位船长在临终前留下一句遗言:“我平生遇到过两个极端的人,一个是眼里尽是金钱的基尔拉什船长,另一个是脑中装满慈善的乔治教士,他们所犯下的错都不值得原谅。”

很多良好的愿望,如果单纯用金钱或是道德衡量,最后的结果往往背道而驰。而真正值得推崇的做法是,既非贪婪的算计,亦非纯粹的道德,而是理所该得的利益和力所能及的道义的完美统一。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6db7ad010182ju.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