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时五保户夏天死亡生香记

释觉修记

1967年农历6月21日早上,在江苏省启东县大丰公社(公社相当于一个乡政府)办公室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说:本公社的六大队六小队的独身五保户社员徐老太已停尸三天,大热天不但不发臭,身上还有微微的一股香气飘出来,要公社书记快来看看!

七点多钟,公社书记果然带了一大帮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事也惊动了附近几个公社的社员,徐老太的小院子里早就人山人海,把周围的一块棉田,踏成了平地!

大家看见公社书记带一大帮人来,就让开了道给公社书记等人进去。在上午十点,小队集体举行追悼会,在追悼会上,有一对小夫妻为徐老太戴孝,一直跪在地上!

说起这位徐老太,本名徐求珍,是个从小吃素念佛的女居士!本来是跟随一位尼师出家当尼姑,法号“无求“,由于时代关系,在中国有名的文化大革命时,庵堂被毁,师徒二人都被责令还俗,徐求珍就回到老家大丰乡。生产队(当时是大丰公社的六大队六小队)为她撘了个小茅屋,使她有个安身之所,并过着一个人的独身生活。平时和生产队里的社员一起参加劳动,空下来,就见她一个人在茅草棚里闭目静坐养神,或者去割草喂羊,有时候还发现,她和老羊说谁也听不懂的话。在那个年代,政治风暴着实厉害,但不管外界如何急风暴雨,她一直安闲自得。

奇怪的是,这位老人家身上怎么会有香气的呢!?这就是今天要讲的——这位徐居士的修行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1996年的夏天,一次去上海的轮船上,一个外出打工的老乡,在闲谈中说起的他家乡的一个真实故事,觉修现把听来的故事转述给大家!

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一般人不能说“念佛修行”四个字,如果谁胆敢这么说,轻者批评教育,重者被关在“三打指挥部”,进行“群众专政”!——一般是游街示众,开会批斗,弄得人家威信扫地,以后还得要老老实实回家劳动改造,如果“不老实交待”,也有可能被送到什么地方劳改几年,也未可知,回家后,不得乱说乱动。

这位徐居士却也老实,不敢明目张胆地“念佛修行”,但平日里不吃肉不吃鱼,见她只是一直不停地上下动嘴唇,也不知她在说什么。后来因年纪大,不大能劳动,又没有后代和亲戚,小队就给她弄了个五保户的名额。

在六〇年左右,国家发生自然灾害的三年困难时期,徐老太养了头羊,一来为了积肥;二来也好和这头羊作个伴,说个话什么的;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什么意思,这就在老居士的肚子里了。

冬天到了,因社员收入少,大家大多都面黄肌瘦,都想弄点肉吃吃,改善改善生活,大家伙看到徐老太家的羊又肥又壮,小队长问她肯不肯卖?徐老太知道他们的用意,怎肯卖给大家。

徐老太态度非常坚决:“不卖!”

“不卖!晚上大伙把它杀了,还卖不卖?”社员们要强买。

“我不能卖羊给你们杀了吃,我要放生!”

社员们笑了,“好、好、好!你老就去放生吧!”大家商量好,在远处看牢她,看她把羊放在哪里,知道了在什么地方,就弄来杀了集体吃一顿,饱饱口福。社员们兴高采烈,大家很快就能不花一分钱,美美吃上一顿肥羊肉。生产小队长指挥大家分头准备酒、碗筷、柴火等等,分派小队干部,到社场旁仓库的临时灶头上烧水,先准备杀羊的事情。

徐老太回家,双眼哭得又红又肿,实在没有办法。她老人家把老母羊牵到屋里,流着泪对羊说:“你前世欠了他们的命债今世还,今天我只能念佛念咒超度你,让你能求生净土!”老母羊也似有听懂,“咩咩咩”的叫个不停!一只小山羊也跟着叫起来“咩……”

徐老太即念“南无阿弥陀佛!”108遍,念往生咒49遍,再念“阿弥陀佛”不知多少遍。“孩子走吧!”她把老羊当作她的孩子!她老人家边走边念“阿弥陀佛”,在前头带路,领着这头可怜的老母羊,跌跌撞撞走向田野的深处,把它藏在沟里边,让老母羊趴下来,再用草盖一盖,并叮嘱说:“千万别叫!”

徐老太摸黑回家,饭也不吃,一头瘫在床上,一会儿,又坐起来双盘腿而坐,二手结弥陀手印,念佛不停,观想老羊能获得超度!

但这头可怜的老母羊终究没有逃过被杀的命运!徐老太只能念佛引领老羊,希望它能得生净土!

在社场上,吃羊肉的地方,热闹了!但一忽儿大家就眼睁睁的发呆了,你们大家猜,是为什么呢?因为碗和筷大多没有着落啊!只有酒缸,这怎么喝酒吃肉啊!?要知道那个年月,什么东西都是计划供应,家家没有多余的碗筷,拿来一用,少了也没有人赔。那个人拿个人的,不就得啦!但家里头,女当家不同意!不能拿!大家只好空手来吃喝,所以大多没有带碗筷来,只好干等。

说来也巧,有个小名叫阿义的,就夫妻俩人。他是最后来到社场,也想白吃羊肉!但没有凑分子买酒,这可没门!吃肉没有阿义的份!

这时小队长发话了:“阿义你要吃羊肉可以。”阿义听了老大地高兴。小队长继续说:“没有钱也没有关系。”阿义听了太兴奋了,小队长又继续说:“但有一点,你回家和你爱人商量商量,得借三桌子的碗筷用一用,用完就还!行不行?”阿义说:“就这么着,行!”他想,把祖上传下来的碗筷用一用,用完再拿回来不就得了。他到家也不同爱人商量,就和一个小队干部一起,用队里的板车、筐子,拖了三桌子用的碗筷。心想能白吃一顿肥羊肉,心里头真美滋滋的,一路想一路流口水!高高兴兴地把碗筷,弄到了社场上的仓库里。共分四桌,阿义一边高兴地哼着歌,一边帮忙安排桌凳。那些女人们都到徐老太家,安慰她老人家,“不要太伤心!”但肚子里想,男人家都到社场上吃白食去了,落得高兴去说些安慰话。

大家想想,一只七八十斤重的大肥羊,全村三四十号男劳力都来大吃大喝,真正是喝得酩酊大醉、猜拳行令、糊话连篇,难得这样快活,真是忘乎所以了:把所有的碗筷丢的丢,折的折,弄了个一干二净,都成了碗片片和竹头头了。

吃饱喝足,醉醺醺的,跌跌撞撞地回到家里,大家什么也不知道了。

阿义回到家中,喊爱人开门,她老婆向他要三桌子碗筷,“碗筷呢?”

阿义一声喊:“不好,碎了碎了!全碎了!”

真是睛天惊雷,酒就醒了一大半,她老婆不管三七二十一,凑上去就是一个耳刮子!“借碗筷也不同我商量商量,自说自话就推出去,今天你不还我三桌子碗筷,就和你离婚!“阿义也不买账,揪了他老婆的头发,就是几下子。

小夫妻俩大打出手,当晚就吵到大队部(相当于村委会)。解决不了,又连夜吵到公社。一个要离婚,一个要面子,公社调解员也没有办法。

说起来,当时一只小碗只有二角钱左右,一只大碗只有三四角钱,但要知道,当时的工分钱,一天也不过三四分哪!三桌碗筷合起来少说也近五十元钱,这不是一个小数目!谁还得起!这就怪不得她老婆吵得这么凶,吵着要离婚,成了当时的一大新闻!

大伙吵到了徐老太那儿,有人说:“你徐求珍,平日吃素念佛修行,这下可害人了,人家阿义为吃羊肉,碗筷没了,媳妇吵着要离婚!是不是害人?”

徐老太想想也是,那年月,谁能赔得起这么多碗筷!人家还吵着要离婚呢!这怎么行呢!“有没有办法不让他们离婚呢?”有人提醒说。

“有啊!只要赔碗筷钱就行!”小队长回答说。

有的说:“大家吃的人赔。”这个理由有道理,大伙高兴赔就没有事了,但大伙谁也不愿赔。

“我赔!”真是一声惊雷,徐老太到屋内,把她一生攒的辛苦钱,四十八元五角钱,全都拿出来给了小队长!小队长就转身走到阿义家。

当阿义小俩口,拿到这笔钱后,非常感激,一起跑到徐老太的家里,跪在她老人家面前,流着眼泪说:“谢谢,谢谢徐老太!我俩愿意服侍你老一辈子!”

徐老太养羊放生,给人赔钱的故事讲完了。

这也就怪不得,徐老太在大热天停尸三天也不腐烂而发香气的缘由了。平日里,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平心静气,边劳动边念佛,休息时静坐、观想、修行;在关键时刻,帮助人家共度难关,这是一种菩萨精神!在当时,成了一大新闻!

来源:http://blog.ifeng.com/article/7504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