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实证:投生转世的一些例证

在这个世纪,投生转世是一个最令人迷惑和引起争论的主题,同时在现今的社会中,它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冲击。

投生转世的观念,早就出现在哲学的历史上。有关它的事实可以在古时印度的吠陀经里面找到,同时它形成了婆罗门教及佛教思想的主要部份。古希腊的许多哲学家如恩柏多克利和毕达哥拉斯等,都说及再具形体的事,柏拉图也在他的哲学中把它当作一个重要的假定。其它的哲学家如休谟、歌德和叔本华等,都赞同再生的观念,或者对它表示有同感的兴趣。

古希腊作家希罗多德说:“埃及人是最早的教导世人灵魂是不朽的,同时在人体死亡时,灵魂又进入其它的生物中,于是变成又活着。”那位调查闻名的布拉底·麦菲案件的杜加斯教授这样写着:“灵魂的轮回是犹太教神秘哲学的一部份,大家知道的是‘伽巴拉’,它的起源很古,但可以溯自基督以前的年代。”

奈几利亚的约鲁巴斯人相信,做父母的虐待了自己的子女,他们的子女会在同样的家庭中一再出生,同时,坦桑尼亚的频布维族人也相信祖先的灵识,会在同一家庭中定期的再次受生。像这样的传说,在史前时代或在历史中盛传着。

写“第二十世纪的投生转世”的马丁艾本(译音)也这样说:“今日相信投生转世的事是多方面的;有些孩子们能记忆前生在邻村发生的事;孕妇们梦见有人来投胎,我们的一般人会有一个突然的感觉‘以前我是在这里的’,天才儿童能够作出前生的技巧,痣或者伤痕和前生的一样,或者人的特性、态度,特别的学识,身体的特征等,都是一生一生的传递着。在这文明时代,如果有一个人能记忆前生事,认为是很不幸的;有些人却喜欢有这些记忆或者希望得到。在某些情况下,小时能好像突然记得一部份前生事,包括父母、亲戚、喜爱的地方、活动等。这些情况,好像每一个人的指纹,各个不同。”

那些能够记忆前生经验的人的报告,从世界各地涌至。譬如美国芝加哥有一个学生名叫马克‧维特曼(译音)的,当他旅行到德国,清楚地记得有一条路能通往一幅石墙,那幅石墙连接着两个房间。在英国利物浦有一双孪生兄弟,名为珍尼佛化(译音)和基里仁‧保洛的(译音),他们被父母认为是两个孪生女孩在路上意外死亡而转生的。在锡金有一个六岁大的廉波茨,据说,是由西藏喇嘛转生的。南非洲的勒陀利亚地方有一个名叫华威的人,据说生前她是一个妇人的母亲,那个妇人现在八十岁。

这些投生转世的报告,是由各宗教和各哲学传统支持,由一连串的再生,证明人的存在。也有些报告是戏剧化的,因此出现了令人迷惑的细节。

再生的观念,在我们的时代得到新的情绪上的丰富收获,学者和俗人已经开始了解,这是探求真理的一块肥沃的园地,尤其是站在理学的观点上。

这里有些关于再生的惊人事实,我们时时碰到。以下的故事是在罗马杂志(LUTRA)的第一版上刊载着,后来又在其它定期读物上出现:一个小女孩的爸爸说:“一九五0年,我那已经怀孕了三个月的妻子有一个幻象,深深地烙在他的脑子里。那时,她清醒地躺在床上,看见我们于三年前死去的小女孩白兰克(译音),突然出现——正如活人一样。她充满孩子们的喜悦,对我的妻子柔和地说:‘妈!我正在回来。’在我的妻子像触电般地醒觉,幻影便消失了。”

这个丈夫认为有关投生转世的事是极端的无稽,于是把它当作一个幻觉,不屑一顾。可是,六个月后,这个完全像已故女儿的女婴出世了,因此这对父母以为遇上奇迹。那已死去的女孩,以往是由一个瑞士女护士照顾的,她从护士那里学到一首法国催眠曲,自从女儿死后,这夫妇就把它忘记了。有一天,他们忽然间听到新生的小女儿唱这首曲,父母问她时,她说,正在唱法国歌。她的父母清楚地知道,这支歌以前并未教过她。除了前生以外,这个小女孩白兰特又到哪里去学过这支催眠曲?

“美国杂志”调查另外一件有趣的事,一个小女婴重复地说有关前生为加拿大士兵的事,甚至说出她前世作士兵的名字。经过调查,证明并非是儿童的空想。

在缅甸有一个七岁女孩子,描述她的生前:“我结过四次婚。两次妻子死了,有一个离了婚,有一个在我死时活着,现在仍然活着。我真的爱她,我和她离婚的那个是泼妇。”这故事刊在伦敦“一个人的灵魂”的书上。

印度有许多关于转世的新闻。一个彻底探究的例证是有关圣蒂‧逖维(译音)的事。圣蒂·逖维是德里地方一个三岁的女孩,能记忆离开马吐罗约八十英里的地方以前的事。她说,那时的名字叫做乐蒂(译音),生于一九0二年,和一个名叫佐贝(译音)的布商结婚。她甚至说,她生前曾经生过一个儿子,像这种事实已经被人证明,并且发现逖维所说有关前生事的陈述是正确的。

凯斯(EDGAR CAYCE)所写的读物,有助于今日美国人研究投生转世的秘密,他曾经写过二千五百件令人鼓舞的例证。

在这个世纪有一件再生的明确事件,就是布拉底‧麦菲(译音)的例证,他的调查结果,写在那本“布拉底‧麦菲的探究”的书中。

另外一件有趣的例证,是哈瓦那(古巴)的一个四岁孩子的前生,他说:“当我住在露‧坎佩那利奥第六十九号的时候,我爸爸的名字叫做皮罗斯哥(译音),妈妈叫做安巴洛(译音)。我记得我有两个一同游戏的弟弟,他们的名字叫做摩西特斯(译音)和珍尼(译音)。我们最后一次出门是一九三0年二月二十八日的星期天,当我离开时,我的妈妈大声的叫。我的另外一个妈妈的面貌非常好看,是黑发的。她平时织草帽。我那时只有十三岁,我到一间美国西药房去买麻醉药品,因为这一家比别家便宜。当我买药回来,我把小脚踏车放在房里,那时我的名字叫宾曹。”这个小孩所说的,有七点证明是正确的,只是爸爸的名字说错。

尚有第二件有趣的是阿历山德利娜‧沙蒙那(译音)的事,她是西西里沙蒙那(译音)博士和夫人的五岁千金,死于脑膜炎。她死后三天,沙蒙那夫人作了一个梦,梦见阿历德利娜对她说:“妈妈,不要再哭了,我离开你不久,会像这样的再回来。”像这样的梦作了几次。后来,沙蒙那夫人生了一对双胞胎,其中有一个证明带有像阿历山德利娜一样的特征,因此取了同一样的名字。以前那个阿历山德利娜所喜欢和不喜欢的东西,后一个阿历山德利娜(译音)也是一样。前后两个阿历山德利娜的体型和官能相似之处:左手是连手的;左眼是充血的;右耳有轻微的皮脂漏,两边面略为不对称,其它的性情的特征也是一模一样。

像这样的个案都经过调查及认为正确,因此有关死后再受生的事,并非是没有有力个案的。

译自:《世界》第廿一卷第二期

http://www.jzfjw.cn/move/ArtHtml/news/4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