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慈善:让受助者自己做主

 

提起帮扶穷困,当代社会对“授人以鱼”与“授人以渔”孰上孰下似乎已经达成共识——短时间的金钱与物资给予只能让受助者享一时之快,无法创造可持续模式。

但也有少数经济学家坚持反面观点,认为直接把钱送到穷人手里才是最有效的方式。2011年,英国政府援助机构国际发展署发表报告指出,过去15年,慈善业正在发生“静悄悄的革命”,这种另类的现金转移模式“直接减少了贫穷、饥饿和不平等”,推动捐赠行业发生改变。

有一家“另类”的慈善组织就推崇少数派观点:帮助穷人的最好方式就是把一叠钱直接放到他们手中,一切都由受赠者自己决定。

独特的捐助体系

2008年,四位分别来自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生——保罗·聂豪斯、麦克尔·费、罗希·万楚和杰里米·夏皮罗初次接触到这种经济学理论:无条件现金转移是对抗贫穷的最有效武器。此前,他们专门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以及反贫困援助,发现现实令人沮丧。

在印度,政府向穷人发放食品和失业补助,但每一美元中约有50%到60%因腐败而“流失”;私营慈善业同样不容乐观,捐款在流向穷人手中的过程中经常被“揩油”。在一些拉丁美洲国家,如墨西哥和巴西,试行“有条件现金转移”,政府根据贫穷家庭的表现给予适当的福利补助,如帮孩子交学费或送病患去医院。但如果没有足够的学校或医生来替新增客户服务,要求穷人接受这样的援助就没有太大意义。

他们决定根据“无条件现金转移”理论构建自己的捐赠体系。这是一个简单的试行方案:从亲友中间筹集一笔款项,以10个月为期,在肯尼亚农村选择一些贫困家庭,直接向每家发放1,000美元,让他们自行选择,用这笔钱做自己喜欢的事。

直接给钱,行之有效

三年后,他们将这种私人行动进一步扩大化,成立了慈善组织GiveDirectly(“直接给钱”),除了直接捐助,也接受在线捐赠。人们捐给GiveDirectly的每一美元中有92美分通过名为M-PESA的手机银行服务转移到肯尼亚贫困家庭手中。

M-PESA在肯尼亚有11,000名代理商,很多贫穷的肯尼亚家庭都拥有一部可以使用M-PESA的手机。对于没有手机的家庭,GiveDirectly会提供一张SIM卡,将捐款打到这张卡上。每个月受捐者带着手机或SIM卡去到一位M-PESA代理商那里。根据约定,代理商以每次200美元的方式将钱发放。受益者一般只需在路上花费42分钟,交通费只需64美分。

GiveDirectly选择受助者时主要看房子,首选那些住土房或草房的人。在肯尼亚乡村,这是直观的贫困标准。被选中接受GiveDirectly援助的家庭通常每人每天只靠65美分过活,40%的家庭在一个月至少有一个孩子一整天都没饭吃。

反馈的信息令人振奋。据聂豪斯透露,GiveDirectly计划的受益者多将这笔钱用于购买食品和可以大幅提高生活质量的家庭改善活动,比如装上防雨的铁皮屋顶,部分家庭投资于可以产生利润的行业,如养鸡,或者卖衣服、鞋帽、木炭。

据统计,2011年以来,GiveDirectly已选出1,669个肯尼亚家庭,完成1,503次现金转移,金额最小的一笔捐助为200美元。援助产生的效果相当可观:孩子一天没饭吃的家庭减少了33%,投资于土地、农业物资、家畜和住房的家庭则增长了一倍多。

如何消除疑问

虽然发展得红红火火,但在慈善领域,GiveDirectly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它可能是业内唯一一个通过网上募捐,并把私人捐款直接无条件发放给资助对象的组织。

“捐赠者习惯于把钱捐给大型国际非营利机构,这些机构把一部分钱用于管理和筹款,然后与海外类似组织合作,实施一些项目。”聂豪斯说,“那些合作伙伴组织也有自己的成本体系。因此,每个代表穷人要钱的组织都应该做出论证,让人们相信由它们做决定比穷人自己做决定更好。”

对GiveDirectly理念持批评态度的人认为,效率不是一切。在印度,有人鼓吹应用直接现金转移代替政府补贴,但遭遇公众反对,他们既担忧发生“大规模社会排外”(特别是在农村),又担心现金补助被穷人滥用。聂豪斯和费都表示,潜在捐赠者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往往是:“他们会把钱浪费在烟酒上吗?”

这种怀疑不少源自陈旧的偏见。聂豪斯说,在美国,贫穷和无家可归常常和精神不正常、成瘾有关,但在肯尼亚农村,大部分人是因为“不幸生在非洲”而贫穷。研究表明,发展中国家的现金转移受益者较少把钱花在香烟、啤酒等“诱惑物”上。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伊瑟·达夫洛(Esther Duflo)已经证明,在南非,穷人会把社会福利金的一半甚至更多用于储蓄或投资。而普通美国人只把收入的不到百分之五存起来。随着规模增长,GiveDirectly将继续搜集数据,消除这些偏见。

这种模式可能有的弱点是,住草房、土房的人未必一定比住铁皮房的人穷,也可能是因为前者理财能力较差,选择特定目标捐赠也可能造成人际矛盾等,GiveDirectly正逐步调整和应对。

不管怎样,现在GiveDirectly已经收到了多方好评。去年11月,只有三个慈善组织获得了GiveWell网站(一个对慈善业做详尽评估的网站)的推荐,GiveDirectly就是其中之一。这些成就,加上详尽的数据展示,帮助GiveDirectly筹得500多万美元,其中240万来自Google公司的全球影响力奖,该奖专门资助“用技术手段和创新方法解决人类最棘手挑战的组织”;13万美元来自Facebook共同创始人、媒体神童克里斯·休斯。去年8月,他还加入了GiveDirectly的董事会。

英国政府援助机构国际发展署报告中所述的转变的确在发生,但重要的是这一转变与科技的发展相互碰撞,才使得地球两端的人可以通过空前的方式进行“钱包沟通”,才能由此催生“反潮流而行”的GiveDirectly。而后者在资助世界最穷苦人们的同时,也推动着捐赠行业出现巨大变化。

文章来源:http://www.redcrossol.com/sys/html/lm_7/2013-07-23/10581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