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费心机

神机妙算,老奸巨滑的人,也有失算的时候。依仗财大气粗横行霸道的人,也不免有祸难临头的一天。然而那种利用奸诈谋取钱财,又用钱财去施行奸诈,这种阴险的手段,有时连法律对他也难于追究。

景州人李露园说:在河北与山东交界的地方,有一个财主的老婆死了。他不去明媒续娶,却看上了本村一位青年新婚的小媳妇。这位财主秘密派遣一位老婆子,在新婚夫妇的邻居家租了间房子住下,乘机接近新媳妇的公婆,千方百计地挑唆他们,并用重金收买他们,让他们以不孝的名义把儿媳妇赶回娘家。并约定此事的内情不能让他们的儿子知道。那公婆贪图钱财,真的就把儿媳妇赶回娘家。

财主又派遣一位与女方父母素有交往的老婆子,带着许多钱财去游说新娘子的父母,让他们假装把女儿送还婆家。公婆家也假装后悔,留亲家吃饭,并答应让儿媳妇回来住。但酒席间两亲家话不投机,逐渐争吵起来,发展为互相谩骂。公婆一气,又将儿媳妇轰了出来。父母愤怒之下,也将女儿重新带走。也不让新娘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两家就这么断绝姻亲关系。这样,财主暗中买通两亲家,让他们共同演出一场拆散婚姻的阴谋戏,竟丝毫不露痕迹。

此后财主又派两个老婆子,假装为这位被休弃的新娘和财主说媒。财主又故作姿态,说女方因不孝而被休弃,不宜收留。娘家父母则假意以贫富悬殊、门户不相当来推辞。这么一来,财主主动托媒求婚的罪恶意图又被掩盖起来,没有留下任何破绽。过了一段时间,财主又鼓动几家亲友公开出面为他们两家撮合。于是女方接受了财主的聘礼,一桩暗中抢夺婚姻的阴谋宣告成功。

这位少妇的原配丈夫家中虽然贫困,但他的祖辈却是当地颇有名望的士族。因迫于父母之命,无缘无故休弃了新婚之妇,已经是心中忧郁,酿成疾病。但他仍抱着希望,期盼有一天父母回心转意,夫妻可以破镜重圆,重归于好。现在听说自己的原妻已定下再嫁的日子,他悲愤之极,病情加重,终于郁郁地离开了人世。

他死后,灵魂便径直到财主家来作祟。在他们的新婚之夜,忽然在新房里影影绰绰地出现了他的形象。吓得那二人不敢同床。这样一连搅乱了好几夜,那财主忍耐不住欲火,要求白日同床。少妇羞愤异常地说:“哪有前夫守在一旁,却和新夫做这种事的?又哪有刚过门三天的新媳妇大白天也关起门来做这事的?岂不叫人笑话。”说罢大哭起来,坚决拒绝。

财主没办法,就请江湖术士来治鬼。那术士登坛作法,焚符念咒,正指挥叱咤之际,他似乎看到了什么,觉得不对劲,急忙收拾法器,起身向财主致歉说:“在下所能驱逐的,只限于邪魔鬼怪,真正的冤死鬼,恕我无能为力。”说罢告辞,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财主又请来僧众来拜忏,超度亡魂,也没有灵验。

财主正感棘手,忽然想起这死鬼生前对父母很孝顺,所以对于父母无故休了自己的妻子竟不敢阻拦。于是,他又心生一计,再次用金钱买通了死者的父母,让他们来劝谕儿子的鬼魂离开。那两个老糊涂虽然心疼儿子,却禁不住金钱的诱惑,便一齐来责骂儿子。鬼魂哭泣说:“既然父母出面来赶我走,孩儿自然不会再住在这里。我只有诉讼于阴曹,请阎王爷来公断了。”从此,财主家虽然不再闹鬼,但没过半年,他便暴病身亡,这大概是冤魂在阴曹的诉讼奏效了吧?

这位财主所耍弄的这一整套阴谋手段,即使有邓思贤的诉讼术,恐怕也很难告倒他;即使像包龙图那样的大青天,恐怕也很难洞察出他的奸计。加上他仗着钱能通神且能驱鬼,他的心计可说得是巧极了。然而,他终究逃脱不了幽冥界中照视众生善恶的业镜。据说他为了霸占人妻花费了不下数千金。但他又求得了几多欢乐?反而因此丧了自己的性命。这种人,就是说他是个大笨蛋也是可以的。亏他卖乖弄巧,究竟巧在哪里呢?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02c1e87010110m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