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在澳洲昆士兰省发展与实践

冯文玮

我们今天所住地球随着科技进步,通讯联络快速,交通工具发达,人类生存空间正在一天一天地“变小”,任何一个角落的事件都会影响到全世界。今天东西方和新旧文化之间接触与激荡,使得每一个有思想的人不能不睁大眼睛,周围看一下和比较一下,作一番客观检讨和反省。人人皆知人类“无知”之害,但不彻底的知或假知比无知更为有害,破坏性更严重。古今中外多少兴衰成败之关键在于“知”之彻底与否相关。历史教训可以证实彻底的“知”大都是在剧烈动荡和冲击下,由痛苦的反省和参究中得来的。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正是一个大激荡和大交汇的时代, 并不是一个很和谐很快乐的世界。现代化和全球化导致我们的眼界与对事态的了解比过去更为宽阔和客观,客观事物的存在使我们更有机会,更有必要去接受彻底“知”的教育。

因此我们能够体会到佛教对当今社会的迫切性和重要性。这也正是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在中国即时召开所具有的划时代意义。近十年佛教在澳洲发展迅速,并能与澳洲各民族,各宗教和睦相处,恰与此次论坛议题“和谐世界从心开始”相应。 人类共存共荣,消解纷争与冲突,共建人间净土正是佛教界的重任,借此盛会把澳洲佛教概况向各位作简介。

一、澳洲佛教概况

佛教是澳洲最快速发展的宗教

澳洲佛教的历史应追溯到19世纪的1848年,首开纪录是中国的矿工们到澳洲,带来了中国儒释道的文化和信仰。

在19世纪澳洲早期建国的淘金时代,佛教随着锡兰(斯里兰卡)商船移民而传入,但因人数极少,佛教传扬不广。直至20世纪,佛教逐渐引起欧洲西方人的注意,研究佛教的西方人士日渐增多,一些研究佛教的西方人士移民澳洲后,其中一些个别研究佛教的西方人开始在澳洲的主流社会中传播佛教,由于他们精通英文,能够将佛教的要旨传达给澳洲的欧裔人士,对于近代佛教在澳洲广为传播,达到启蒙和奠基的作用。澳洲的佛教徒信仰方式多彩多样,白种人大多到南传寺院,原因是他们喜欢佛学哲理的探究,另一方面澳洲地理环境比较接近东南亚,他们到寺院大多希望能找到一个指导禅坐的老师。

随着亚洲移民的逐渐增多,以亚洲佛教信徒为主,兼带极少数量的澳洲西方人所组成的社团逐渐形成。1910年,缅甸出家的英国籍优娑纳德佳法师(U Sasana Dhaja),来到澳洲,成为第一位在澳洲弘扬佛教的法师。在美国出生,后来到锡兰出家的比丘尼达摩汀纳法师 (Sister Dhammadinna),于1951年以70岁高龄首次到澳洲弘法,也是澳洲佛教最早的开拓者之一。1952年达摩汀纳法师再度到澳洲弘法,她刚到澳洲时,在家中教授学生,佛学教材都是从斯里兰卡运来,是由一位德国和尚所写,他是一位德裔佛教出家人,在斯里兰卡住了很多年,有不少德裔信徒,达摩汀纳法师也曾在他的出家弟子的道场中参学。1953年由几位对佛学有兴趣的人士在墨尔本成立“维多利亚佛学会”和北雪梨的“新南威尔斯佛学会”。 与此同时,荷兰人里昂先生 (Mr. Leo Berkeley)及曼利先生(Mr. Marie beuzeville Byles) 先后移居澳洲,他们对佛教在澳洲的弘扬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1956年两位泰国的法师在里昂先生(Leo Berkeley) 的赞助下,在澳洲建立了第一所佛教精舍及禅修中心。往后几年,其他团体也在各州的主要城市和乡镇相继设立,例如1959年在雪梨成立“澳洲佛教联合会”等等。在这一百多年的历史当中,尚没有中国的法师到过澳洲,佛教的思想内容也仅限于南传佛教的范围。

近几十年来,由于澳洲吸收了很多来自东南亚、香港、台湾的移民,当中不少是虔诚的佛教徒,也有很多是民间拜佛烧香的信众,他们组织佛教团体,或举办佛教活动,或建立寺院,弘扬佛法。因而澳洲各城市相继成立不同民族的佛教团体,例如1973年华人在雪梨组织澳洲中华佛学研究社;1981年越南移民成立的越南佛教联合会。 1974由耶喜喇嘛及佐巴仁波切为主的藏传佛教也开始在澳洲各地发展,除教授藏传佛教课程外,也举办研讨会及闭关、修持等。澳洲佛教虽有南传、北传及藏传等流派之不同,但互相在尊重与包容下弘扬佛法,是澳洲多元文化的特色,佛教是信仰增长率最高的宗教 。人们在生活中不论在工作、家庭,都会面临人、事、物等诸多困难、澳洲佛教界秉行佛陀教诲,探讨如何根据澳洲的实际情况,辅导社会大众正确的面对家庭、学校、社会、青年、犯罪等问题的冲击,如何带动大众正确面对困难和解决的方法。以佛教的智慧与慈悲给予人类方向和希望,用佛法净化人们的心灵。澳洲佛教界的四众弟子在努力推广佛法之余,也积极参与政府机关、社区政要团体举办各项有关大众的福利、文化教育等社会活动。佛教团体十分关注青年一代对佛教的基本认识,通过各种活动让佛法与社会大众有更密切的接触。由于他们的努力佛教成为澳洲发展最快的宗教,在五大宗教中排行第二,仅次于基督教。据澳洲联邦政府移民多元文化及人口研究局在1991年所作的调查中显示,澳洲的佛教徒人数在十年内增加三倍。根据统计,1996年有167个佛教团体,2004年4月澳洲有378个,仅6年中增加了126%。其中大乘佛教占36.5%;南传佛教占24%;藏传佛教占24.5%;其他宗派15%。参阅www.buddhanet.net/aus-dir/bagldorg.htm

现代佛教在澳洲发展概况

20世纪90年代开始,来自亚洲的一批批移民当中有不少佛教徒,他们在澳洲组织佛教团体,举办弘法活动,才真正地推动了澳洲佛教的快速发展。1977年,藏慧法师移民澳洲,创建华藏寺,成为第一位定居澳洲并弘传大乘佛教的华僧。90年代初中国佛教大德明 法师、真禅法师带领中国法师多次到澳洲弘法,对于澳洲佛教的发展作出了贡献。明 法师、王永平居士访问昆士兰省,为昆士兰省的大乘净宗法门奠定了基础。真禅法师及觉醒法师访问悉尼,开拓了中澳佛教交流的大门。但愿澳洲佛教在21世纪能开拓出新的辉煌与成就,也希望在澳大利亚的中国法师们,能为佛教在澳洲的弘扬作出更大的贡献。 近年澳洲佛教较具规模的有佛光山在布里斯本的中天寺和雪梨的南天寺及西澳讲堂等道场,国际佛光会也在澳洲各地设立了分会。1995年“净宗学会、净宗学院”在净空法师的推动下也在澳洲各地成立,并积极的支持和融入了澳洲的多元文化体系,在两大佛教团体的推动之下,中国大乘佛教对澳洲文化社会助益甚大,使得佛教在当地备受肯定与瞩目,他们的成就促进了佛教成为近年澳洲发展最快的宗教。

二、澳洲政府的多元文化政策

澳洲有110多种不同的文化族群,澳洲政府相当积极推展澳洲成为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澳洲政府的多元文化政策鼓励和提倡每一个族群保有并发展自己的文化特色,同时忠于澳洲。澳洲多元文化社会的和谐发展对人类是有绝对深远且具有正面的影响。澳洲多元文化部长哈葛瑞(Gary Hardgrave)说:“多元文化是澳洲重要的资产,在布里斯本市就有高达22%的居民不是出生于澳洲,因此在澳洲,每年3月21日是‘和谐日’(Harmony Day),目的是藉此增进多元文化的交融。”澳洲政府的多元文化政策为佛教在澳洲快速发展提供了平台,而佛教对澳洲社会的贡献及与

各宗教和谐相处证实了,澳洲佛教界落实佛陀的教诲的同时也证实了澳洲多元文化政策的成功。

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先生在参加2005年8月12日澳大利亚昆士兰布里斯班市,格里菲斯大学举办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讨论会作主题演讲时指出,现在,各位学者走到一起,在澳大利亚这个多元文化和谐相处的国度,在格里菲斯大学的多元信仰中心,由热衷于倡导和推进多元文明对话和共存的各国有识之士,共同探讨“和”的智慧、“和”的文化,共同来“耕耘智慧,收获和平”。此时此地,多元文化的国度,多元信仰的中心,多元文明的对话——妙在其“多”,“多多益善”。其实“和”的智慧,首先就来自于“多”。“和”,要以丰富多彩为基础“多”,应以“和而不同”为归属。乌里先生(Mr. Uri Themal, Director Multicultural Affairs Queensland)是昆士兰州府多元文化局局长,对多元文化的提倡与推行出了大力。对于宗教交流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2002年叶小文局长访问澳洲昆士兰时曾与乌里先生会晤,在交谈时叶局长说“我们在做相同的工作”。文化和文明的多元是历史及当代社会的客观事实,因历史的传承而形成了民族自己的文化和信仰。世界各国著明的历史学家对世界文化或文明都有深入的研究和精辟的分析,比如英国历史学家汤恩比先生 (Arnold Joseph Toynbee) 客观地把世界文明分为二十多类,他不但学识渊博,而且见解高超。汤恩比先生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他与池田先生的对话录“眺望人类新纪元”中找到了佛教与基督教之间的共同点,建立了沟通的桥梁。 汤恩比先生早就对以佛教为中心的东方思想及其文明的活力寄予极大的期侍。他曾说“为了21世纪的和平和扩展人类的文明,东西方的兼容具有无限潜在贡献及重要性”。净空法师在凤凰电视台世纪大讲堂“多元文化教育与和平”讲座时指出仁慈博爱是所有宗教团结的中心理念。

三、中国大乘佛教在澳洲-昆士兰省

昆士兰州人口统计部门于2005年12月中宣布,昆士兰州的人口已经突破了四百万。 根据统计资料,自从1824年白种人开始在昆士兰定居以来,昆士兰州的人口经过了114年,于1938年时达到了第一个百万;后又经过了36年于1974年时,达到了第二个百万;再经过了18年,而于1992年时达到了三百万人;如今是经过了13年而达到四百万人,占澳洲人口总数的19.5%,将近五分之一。佛教徒约占人口的2%。据不完全统计,昆士兰省约有109个佛教组织,其中“佛光山中天寺,佛光协会”和“净宗学院,净宗学会”的大乘佛教,不仅为昆士兰佛教徒提供了心灵的依托,也为社会教育,社会福利,社会和平,心理健康,民族协调,文化融洽作出了贡献。

传统与现代融合  

中国佛教大德太虚法师在20世纪初提出了“人生佛教”,近代佛教大德星云大师落实并发展“人生佛教”的精神,在全球成功推动“人间佛教”。90年代初由星云大师领先群伦的把“佛光山人间佛教”的法水流到了澳洲昆士兰。众所周知,南天寺是南半球第一大寺,但昆士兰的“中天寺”确是南半球佛光山人间佛教第一寺。中天寺自1992年启建至今己有14年,秉持了佛光山的宗旨:丛林道场的禅风,诵经;念佛,修禅;共修。另一方面中天寺的硬体与软件又应用了现代化的先进设备。在弘扬佛法的同时融合了多元文化特色,寺里经常举行各种文艺活动,如书法班、绘画班、歌咏班、书画展、青铜器展、茶壶展、梵呗音乐会等。

由于中天寺四众弟子的努力,每年一度的佛诞节已成为昆士兰省全民的欢庆日子,佛教的浴佛法会每年在布里斯本的南岸花园举行,这里是城市最美丽,最具有文化气息的场所,也是1988年“世界博览会”的会址。佛诞节已成为多元文化的庆典。

昆士兰佛光协会及中天学校相继成立和发展也为本地社会文化交流、中文教学、慈善救助起了积极作用。在这里融合了各种宗教、文化、种族,体验到地球村和国际化的真面貌,诠释了“人间佛教”的真谛。

以教育弘扬佛法:佛法是圆满的多元文化社会教育

澳洲净宗学院是净空老法师于2000年1日1日建立,坐落于昆士兰花园城市-图文巴,城市虽然不大,约有八万人口,居民多数从事于教育工作,也有许多退休的高龄人士。图文巴原是个非常保守的基督教城市,居民80%都信仰基督教,或“心灵禅坐”,对于佛教及其他宗教的排斥性较强。弘扬佛陀教育并非容易,尤其对西方人介绍佛法,更需要具备高度的智慧,用现代化,本土化,融合佛法精要,利益大众。为此我们对近代佛教界诸位大德肃然起敬,他们把佛教传遍了五大洲,凡是有华人的地方,一定有佛教徒在,华人少的地方也有佛教徒在,这也是此次“世界佛教论坛”意义所在。

澳洲净宗学院是以讲学培养弘法人才为主。于2002年开始,学院每年举办四季佛学讲座,每次讲座为期七十天,教学语言包括中文、英文、越南文。每天听经闻法课程六小时,念佛静修三小时,亦为年轻的僧俗二众提供讲台,学习与实践并进,积累讲台教学经验,做到解行并进,相辅相成的教育方法,培养弘法人才。学院也于每周五晚上举办“多元文化论坛”。向图文巴市民用英语介绍和讨论伦理道德和佛学,内容相当丰富,包括各宗教的神圣教诲;轮回学的研究报告;身心健康等论题。同时也推广佛法是多元文化的社会教育思想。很多澳洲朋友表示,经过研讨,再把所学的佛法内容运用在生活中,确实能够改变自己的生活,得到真实的利益。

除正式课程外,学院每周六举办“温馨晚宴”与当地澳洲朋友、邻居聚餐联谊。图文巴是一个淳朴美丽的山镇小城,当地居民多为退休老人,他们有丰富的人生经验,这是学院的学生与群众互相交流与学习的好机缘。久而久之“温馨晚宴”已成为朋友们、邻居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为来到净宗学院,就像回到温馨的大家庭。

每年圣诞节及农历新年,学院都举办庆祝活动,有几百澳洲人士参加,大家不分宗教、种族,共同庆祝耶稣圣诞,共同度过中国传统年节,真正体会到和谐相处,文化相融的美好。

澳洲昆士兰及新南威尔斯净宗学会会长是葛莱姆先生(Mr. Graeme),他还兼任新南威尔斯佛教会(Buddhist Council of New South Wales)会长、世界宗教和平会议新南威尔斯分会(New South Wales Executive of the World Conference on Religion and Peace)会长及城市多元论坛委员会(Committee of the Urban Interface Forum)主席等职务,为澳洲佛教事业及多元文化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是一位人间菩萨。

这位澳洲会长在接任会长时发表讲话,强调弘扬正法的重要。澳洲净宗学会的同修,对葛莱尔先生敬爱有加,说他是一部活的“澳洲佛教史”。葛莱姆先生早年寻求佛法之路,艰辛曲折,最后通过澳洲哲学学会介绍,终于认识美国籍的比丘尼达摩汀纳法师。葛莱姆先生就在她座下学佛,依靠这位善知识, 所以他早年学的是南传佛教,近年来跟随净空法师,弘扬净土法门。一位在澳洲基督徒家庭出生,自幼接受西方基督教教育的葛莱尔先生,融入了以中国民族文化为背景的中国大乘佛教社团,这说明了求同存异,共存共荣,宗教兼容,文化兼容是可以实现的。

http://fo.ifeng.com/liangan/200807/0717_16_5083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