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诺贝尔奖的差等生

(黄石日报刘耀兰)2012年诺贝尔奖曝出冷门,生理学或医学奖由山中伸弥和英国生物学家约翰·格登共同获得。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山中伸弥被日本同行耻笑为“绊脚石”,约翰·格登曾被老师评价为“非常愚蠢”。

格登15岁时就读于英国贵族学校伊顿公学。尽管格登从小就对生物学情有独钟,但是,他的生物课成绩在250个男学生里面排名倒数第一,其他理科成绩也垫底。他的教师加德姆写了一份报告称:“我相信格登想要成为一名科学家,但从他的表现来看,这个想法简直是痴人说梦……无论对于格登本人以及教育他的老师,让他学习生物学都是在完完全全地浪费时间。”

他不仅没被这一苛评吓倒,却仍然对生物学情有独钟。他自小便被生物学深深吸引,甚至在学校养过上千只毛毛虫,看着它们变成飞蛾。兴趣,而不是成绩的指引,最终让格登在生物学领域“化茧成蝶”。在博士后的研究中,他完成了一个著名的实验:把一只成年青蛙的体细胞核,移植到另一只青蛙的卵细胞里。这个全新的细胞,经过孵化、发育,最终变成一只完整的、发育完全的青蛙。
  半个多世纪以来,无论是进入牛津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学位,还是后来被誉为“克隆之父”、获得国际医学大奖拉斯克奖,格登从没忘记过这些严苛的评语。他还把这张成绩报告单装裱在一个精致的木质相框中,挂在格登剑桥大学的办公室里。即便拥有数不清的奖状、成果,这张言语刻薄的成绩单,是他唯一裱起来的东西。

把老师那耻辱性的评语挂在办公室里看似“非常愚蠢”,实则是非常有效的励志座右铭。格登说:“当遇到麻烦,比如实验不成功,我就看看这个报告,提醒自己也许不擅长这个工作,但我要努力,否则真的被老师说中了。当你的实验遇到困境的时候,拿这个方法激励自己,真的太有效了。”

愚昧的人,被反复定义,一辈子只能生活在暗夜,浑浑噩噩地活着;而智慧的人,摆脱定义的束缚,就一定能点亮命运的灯。

文章来源:http://www.hsdcw.com/html/2013-6-13/5504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