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一步遥

张达明

它老了,完全没了往日的威风,它也累了,犹如一个远途归来者,力不从心倒在地上。

它是一条普通狗。现在,它卧在一小学门口,求助的目光搜寻着四周,是在等主人的出现?还是在回忆辉煌的过去?

上早学的孩子陆续走来,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已从狗身旁过去,但又返了回来,歪着脑袋端详了一会,当确认狗已无反抗能力时,他突然抬起右脚,狠狠踢向狗的腰部,狗突然受到外力的袭击,浑身一阵痉挛,疼痛地大声呜咽,浑浊的泪水顿然淌下……

男孩看见狗在流泪,似乎动了恻隐之心,但很快又恢复了昂扬状态,对狗又踢了几脚,发出得胜的大笑声。

又有四五个男孩过来,不约而同在狗身上练着腿功。

狗的呜咽声,伴着孩子们的大笑声,在上空久久回荡……

男孩们忽然觉得很无聊,欲走开前,每人又对狗踢了一脚,才悻悻然离去。

有几个送孩子的家长,也都围住了狗,嘟囔着:“谁把狗放在这里,真晦气!”先有人狠踢了狗一脚,后有更多人也对狗踢上一脚。

狗蜷曲着身体,浑身剧烈颤抖,但依然接受后来者的“战斗洗礼。”

上课了,朗朗的读书声从学校传出,传得很远很远。

要放午学了,学校门口来了一位接孙女的老奶奶,她看见地上的狗时,快步走过去,吃力地弯下腰,干枯的双手抚摩着狗脑袋,流露出怜悯的眼神。狗立刻感到了温暖,伸出舌头,舔着老奶奶的手。老奶奶笑了,狗的眼泪也流了出来。

放学铃声响了,孩子们从校门涌了出来,孙女欢快地向奶奶跑过来,奶奶掏出两元钱递过去,说:“快去小卖铺买包‘蒙牛’奶水来,要好的。”孙女不解,问:“买它干啥,家里还有好多呢。”

奶奶命令孙女:“快去,啰嗦啥?”

小孙女快步去了,又返回把“蒙牛”交给奶奶。奶奶撕开奶袋一角,对着狗嘴,把奶水缓缓倒了进去。狗咂吧着嘴,香甜地喝着,把感激的目光投向了老奶奶。

孩子们也都围了上来,看着老奶奶温柔的动作,好久回不过神来。

忽然,一个男孩冲出人群,飞步跑到小卖铺,拿出零用钱,买了一包奶水回来,也像老奶奶那样,给狗喂了下去,狗也对他投去感激的目光。

这个小男孩,就是踢狗的先行者,但狗没与他计较。

令老奶奶意外的事瞬间发生了,围观的人群“哗”地散开,都向小卖铺奔去,又都拿着不同的食品跑到狗跟前,学着老奶奶的样,喂起了狗。老奶奶的眼睛湿润了,她撩起衣角,擦拭着泪水。

不远处,一男子愣愣地望着这边,之后便不顾一切地跑过来,向大家深鞠一躬,抱起狗,步履沉重地快步离去。

他边走边擦着眼睛,他此时在忏悔:不该把看家护院了十几年的老朋友狠心抛弃掉。

更多的人也在忏悔:不该欺蹂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老弱生命。

善与恶,是人们潜意识中存在的东西,或善或恶,两者间仅一步之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3fcd9e0102ec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