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坟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那年,我十三岁,正在县二中读书,因在家的日子不多,所以每次放假回家,奶奶总喜欢向我唠叨村里的新鲜事:李婶家的大哥相亲啦,王姨生小孩啦,贵生娶媳妇啦……可奶奶说起邻居葛妈家的事,总要摇头叹息。

葛妈和我家关系好,就拿她家的大黄狗来说,我家吃饭剩下的饭渣、红薯皮、鱼刺、骨头等统统被它那张饥饿的大嘴巴吃掉。它和我可亲啦,我一回家,它就不知从哪跑出,立起身,两个前脚掌不时搭上我的身,伸着红舌头直往我脸上“亲”。我拼着命用手拦着,狗舌尖一闪一闪,不时有口水流到我手上。奶奶将大黄狗赶开,它又一蹦一跳地在我周围转。

葛妈只有一个儿子叫二牛,媳妇名杏枝。杏枝一连生了六个女孩,提起这事,葛妈的心像猫爪抓似的痛。

葛妈重男轻女,她迷信的思想全村闻名。我家和葛妈家相隔一池塘,可后来,葛妈将池塘进水的沟填平,栽上狗刺树。奶奶说:“那条沟正好从葛妈家的屋后流过,葛妈认为是这条水沟流走了她家的风水。”

“五·一”放假,我刚到自家的屋角边,奶奶帮我拿书包进屋,喜滋滋地对我说:“葛妈早就盼着你回来!”“盼着我回来?”我好奇地问。奶奶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红布包,红布里包着什么,奶奶将布包打开,露出两个大鸡蛋。看我好奇,奶奶说:“葛妈想借你‘小鸡鸡’的蛋。”我吓了一跳,赶紧双手捂住自己的下身,退到一边,嘴里嘟哝道:“我不借蛋给人家。”奶奶将我拉到身边,解释道:“葛妈是喜欢你,你是男孩,又会读书,她向你借蛋,是要你将这两个大鸡蛋放进裤裆里焐热,很简单的事。而后葛妈会将蛋煮给她媳妇吃,让杏枝也生个胖男孩。”

原来是这么回事,吓了我一跳!我不大同意,可奶奶答应人家的事我得帮忙。我拿过鸡蛋,躲进里屋,解开裤带,很费事地把两个大鸡蛋塞进下身。

当我再次将鸡蛋拿出来时,它们已经有点热手了。我将蛋递给奶奶,她赶紧用红布将蛋包住,乐呵呵地走出门去,说:“葛妈肯定欢喜得不得了,我赶紧送给她。”

是夜,一阵猛烈的犬吠声将我吵醒,仿佛全村的狗都在叫,狗们将力全用在嗓门儿上,那声音浑厚、悠长,“汪”,“汪汪”……

第二天清早,我说起昨夜狗吵得凶一事,奶奶说:“是葛妈送蛋给杏枝吃。蛋是你昨天焐过的。”

“两个鸡蛋还要半夜吃?”我有点不相信。

奶奶解释道:“你杏枝嫂又怀上了,葛妈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个偏方,说怀孕的女人吃了准生男孩:用钵蒸一只大公鸡,打上两个‘借’来的蛋,一双筷子横架在钵子上。鸡叫时分从窗户将这悄悄送进孕妇的房里,女人吃了,一定会换胎!”

“真的会这么灵吗?”我半信半疑地问,奶奶赶紧用手捂住我的嘴,说:“会灵的。”

腊月十三,我回到久违的村子里,这时,家家户户升起了炊烟,到处飘荡着午饭的香味。还没走到自己的家门,我就听到一阵低嗥声,是邻居家的大黄狗!我往前跑了几步,果真看见是大黄狗在叫,它比以前更瘦,肚皮瘪塌,狗奶子胀鼓鼓垂下,像半片芭蕉叶晃荡得厉害。它绕着池塘边走,好像在寻找什么,不时抬起头来向池中张望。大黄狗边走边低嗥,嘴时不时贴向水面,“嗷嗷”地叫,好像“嗷嗷”地哭泣。

“奶奶,大黄狗怎么啦?”我大喊。奶奶被我的叫声吓坏了,匆忙跑出来,见我问的是大黄狗,马上平静下来,说:“我说是什么事,大黄狗真是作孽啦!它生的四只狗崽都叫葛妈丢到池里淹死了,就是刚才的事!”

“葛妈为什么这样狠心?”我问。

“气呗!大黄狗一胎生四只崽都是公的,而你杏枝嫂也生了,唉!又是一个女孩子!“奶奶道。

“她不是吃了大公鸡吗?”我问。

“别提了,都是骗人的!“奶奶气愤地说。

日头西移,夜晚悄悄降临,开始起北风了,破窗户被刮得“呜呜”地响。葛妈家传来“嘤嘤”的哭声,奶奶说,这几天杏枝嫂一直在伤心地哭。

吃完晚饭后,我们一家正准备上床睡觉,突然,听到“啪啪”的打门声,我赶紧去开门,进来的是葛妈。好久没见葛妈了,她头发全白,皱纹好像挂在脸上,人老了许多。我问:“葛妈,有事吗?”

“我找你奶奶给我做一下伴!“葛妈边说边朝我奶奶看,好像在祈盼什么。奶奶却边后退边摆手,十分害怕。

只听“咚”的一声,葛妈跪到了地上,泪水盈满了眼眶,悲声说道:“老大姐,我一辈子只求你这一次了,看在老邻居的分上。”

我一把将葛妈扶起,说:“有什么天大的事我来帮你!“听我这话,奶奶赶紧颤着过来,将我推开,抖着手,对葛妈说:“好……好……我和你做伴。”奶奶扶着她出去了。

这晚,我睡得很死,奶奶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一点都不知道。天刚蒙蒙亮,我被一声恐怖的叫声惊醒,“天啦,作孽啊!”接着听到“啪”的一声,有人倒地,是葛妈家出事了。我披衣出门,跑到葛妈家的大门口,只见葛妈瘫软在地,脑壳上冒着血水,还有红白相混的东西流出,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人的脑浆!更可怕的是,地上还静静地躺着一死婴:那婴儿从脚到颈都被旧布条密密缠着,只有头露在外,眼珠凸出,嘴上灌满血水。她是被布条缠死的,布条上沾些新鲜的黄土。原来葛妈早起开门,被门口的一幕惊吓,头撞上屋角的石上。

不一会儿,围来一些村民,人声嘈杂。我奶奶迟些来的,她一看这情景,顿时昏厥过去。

我和爸爸、妈妈赶紧搬出竹床,将奶奶放到上面,还有众人的帮忙,大家抬起竹床,飞快朝医院跑去。

奶奶躺在医院里,昏沉沉的,不时尖叫。到了第三天,奶奶才醒来,经过这一折腾,她情绪平静了许多,能够喝妈妈熬的稀饭了。

我问那晚发生了什么事,奶奶混浊的眼泪如泉涌,一滴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她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杏枝嫂生下这女孩子后,只知道坐在床上哭,葛妈将女婴丢进柴房里,对她不管不顾,原想这孩子不饿死也会冻死,葛妈不知从哪里听说,只有人为弄死这女婴,杏枝嫂才会换胎。到了第5天,葛妈打开柴房一看,那孩子白白胖胖的躺在狗窝里吮吸着大黄狗的奶,和四只幼狗挤在一起。葛妈急了,将大黄狗赶出柴房,将四只幼狗丢进水塘里。

就在我回村的那天晚上,葛妈将女婴抱出柴房,用一块布将孩子包住,然后用布条缠,先缠脚,再往上缠,最后勒的是脖子……

“那最后呢?”我问。

奶奶悲切地说:“我早就明白葛妈想害死这孩子,所以我不敢上她家去。那晚,葛妈跪着求我给她做伴,我就知道不是好事。”

奶奶回忆并给我讲那可怕的一幕幕:葛妈拉着我奶奶到她家时,那女孩子被布条缠着,像蚕茧似的,小眼珠凸出,小舌头吐出,只剩最后一口气了。奶奶要将布条解开,葛妈又跪着求她。最后,奶奶打着手电筒,葛妈抱着孩子又拿着锄头,她俩将孩子埋在二里远的坟山上。

“这就怪了,那孩子怎么又躺在葛妈家的大门口呢?”我大惑不解。

“难道真的有鬼?”奶奶喃喃道,忽然这老人瘦骨如柴的手抖动起来,奶奶要站起来往外走,她激动地说:“一定是葛妈家的大黄狗!这孩子来到世上,没人给她一口水喝,没人给她一件衣穿。只有大黄狗给她奶吃。”

我离开医院,向村子飞跑去。我大汗淋漓地赶回家,葛妈家静悄悄的,葛妈已经下葬,杏枝嫂带着孩子回娘家。我关心的不是这些,而是大黄狗,大黄狗蜷身在我家的墙角,已奄奄一息,一动也不动。“难道真的是它?”我不敢相信奶奶的话,我用手捏起大黄狗的两只前脚一看,吃了一惊:它的前脚爪都磨断了,有斑斑的血痕;大黄狗嘴上牙齿有的歪倒,不时有血流出。它身上的狗毛沾有黄土。

我的眼睛模糊了,泪眼中,我仿佛看到:在那个漆黑的冬夜,大黄狗寻到了那个坟,它用爪拼命将土刨开,然后用嘴巴衔着那女孩子,一步一步往回走。

过了一天,大黄狗悄悄地死了。我抱起它,将它偷偷地埋进了祖坟山。

文章来源:中国佛教故事网

http://story.zgfj.cn/YG/SY/2013-07-05/18888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