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轨旁有个女孩

作者:迪文•卡耐尔(印度)

翻译:孙开元

2010年12月的一个傍晚,孟买郊区的一辆有轨电车停在站上,乘客们拥进了车厢。一个名叫洛玛的21岁女孩刚刚挤进女士车厢,在门边找了个位置站下,电车突然就启动了,还没站稳脚的洛玛身子失去了平衡。她伸出双手想拽住头顶上的扶手,但是没抓到,洛玛一下子被甩出了车厢。

司机没注意到身后发生的事情,电车疾驶而去,洛玛摔到地上,立刻失去了知觉。

这时,另一辆电车从对面快速行驶过来,车上的一个去孟买找工作的20岁小伙子巴瓦尔不敢相信这一幕:一个身穿黑色长衫的女孩摔在了不远处的铁轨旁边。同时,车厢里的人也都发出了惊叫:“铁轨旁边有个女孩!”

巴瓦尔喊了一下司机,电车慢了一下。然后,他朝众人喊:“我们一起来帮她吧!”但没有一个人吱声。

看到没人帮忙,巴瓦尔挤到了车门旁,从还在向前行驶的电车上跳了下去。当他落到地上时,脚踝骨一阵剧痛。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找到了摔掉的一只鞋,这只鞋已经裂开,没法再穿,巴瓦尔就光着一只脚沿铁轨跑着去找洛玛。

巴瓦尔跑了几分钟后,才找到了仰面倒在铁轨旁的洛玛。

“女士,你还好吗?”他问了一声,但是没听到回答,四周也看不到一个人——他们正好是在离两座车站都有几公里的中间地段。

巴瓦尔看到女孩的脑后有一道伤口,正在往外淌着血,于是,他小心地抱起了洛玛,横着跨过了几道铁轨,去找公路。穿过了一片灌木丛后,他循着汽笛声找到了一条公路。

“这位女士受伤了,能帮我把她送到医院吗?”他祈求着几个开车路过的司机,一辆辆车开过去了,有的司机还停了一下,但看了看用手紧捂着女孩伤口的巴瓦尔,司机们一加油门开走了。

正当他要失去信心时,一辆卡车停了下来,一位中年司机下了车。

“帮帮我。”巴瓦尔央求着,司机帮他把洛玛放在了后座上。这时,一名交通警察赶了过来,巴瓦尔简单地和他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把这个女孩送到艾罗里镇,那里有一家医院。”警察说,但是巴瓦尔没同意,因为他们现在离艾罗里至少有十公里远。

“我知道近处有一座医院。”巴瓦尔说,10分钟后,他们找到了这家小医院。护士帮他们把洛玛抬进了医院,但医院的医生很少,设备也很简陋,值班医生只能给洛玛做一些简单的包扎,然后就建议他们把洛玛送到附近的一家医院。

巴瓦尔和司机没办法,只好把洛玛抬回车上。汽车启动时震动了一下,洛玛微微地睁开了眼睛。“你叫什么名字?”巴瓦尔问她。

“洛玛。”她艰难地回答。“我可以给你的哪位家人打电话吗?”他急忙追问了一句,唯恐她再次合上眼睛。

“我的哥哥迪安斯。”她慢慢地说着迪安斯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闭上了双眼。

“我能借一下你的手机吗?”巴瓦尔问,司机把手机递给了他。

“你是迪安斯吗?你的妹妹洛玛从电车上摔下来受了伤,我们正把她送往甘所里镇的迪万医院。”巴瓦尔打了电话。

几分钟后,他们把洛玛送进了迪万医院。主治医师阿尼尔看了看洛玛的伤口,马上把她送进了重症监护病房。

直到洛玛的家人赶来时,洛玛还没苏醒。阿尼尔医生说,如果不是有人帮助洛玛,她也许早就因失血过多而死了。到了夜里,洛玛终于睁开了双眼,看了看她的哥哥,她朝他们点了点头,又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迪安斯告诉巴瓦尔,洛玛的手机和挎包不见了,巴瓦尔回到了那条铁轨旁,在铁道工的帮助下找到了洛玛丢失的东西。

回到医院后,巴瓦尔问洛玛:“你感觉好些了吗?”

“我没事了。”洛玛轻声回答。

几天后,洛玛痊愈了,当听到巴瓦尔是怎样救她时,她十分惊讶:“一个陌生人竟然冒死跳下电车来救我,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报答他。”洛玛说。

当别人问起巴瓦尔当时为什么能那样勇敢时,巴瓦尔的回答很简单:“她需要帮助。那天需要帮助的是洛玛,你我可能有一天也会流着血倒在铁轨旁,等待着他人的帮助。”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bb37a501013ae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