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钦老和尚开示法语

吃人家不要吃的 穿人家不要穿的 做人家不要做的 以后你就知道

 摘自《倾听恒河的歌唱》

一代大德上广下钦老和尚,大家赞誉他是”佛教界的国宝”,他老人家九十五岁往生前两天所拍的照片,目光依然炯炯有神!在老和尚九十二岁那年,末学曾经有机缘跟着他老人家爬山,老和尚走在前面,步履矫捷,末学跟在后面相当吃力!当时承天禅寺还在建筑中,有一段路障碍物很多,末学走得差点绊倒,老和尚回过头来说:”要走好哦!”声音虽沙哑却恳切有力,眼神严肃而无限慈悲,末学非常惭愧,至今人生道路上屡经蹉跌,深觉”走好”之不易,头破血流之际,回思此双关之语,蓦然泪下。

有人想象他是非常玄异的,就要去”探查探查”,在旁听了半天,怎的老是说:”念佛、不要吃肉!”就想:”这我也会说啊,何必来问这老和尚”,不错,话人人会说,但问题是我们没有像他老人家下过那样的苦行真功夫,也没有感人的德行,就是热心地去别人家中苦劝,人家尚嫌啰嗦,而他老人家降伏了自己,在念佛用功上,下了非常深的功夫,自自然然感动千千万万的众生,他年轻时在深山洞中打坐修行,带去的食物吃完了,就只借着树籽山薯维生,三件衣服补得只成一件,近六十年长坐不卧,对物质方面需求极低。在大陆承天寺丛林中,他的师公上转下尘老和尚教导他:”吃人家不要吃的,穿人家不要穿的,做人家不要做的,以后你就知道!”并只要他苦行念佛,他老老实实地实践了这些教训,在心地上下功夫,终于成为一位极不平凡的人,许多人一见到他老人家便忍不住感极而泣。

他的开示经常只是一两句最要紧的话,我们果真信得过,绝不虚度此生!就像前面说:”念佛!不要吃肉!”我们果真念念都在念佛,让佛大觉悟的光明智慧慈悲随时充满心中,岂不是随时吉祥?不再有人我是非的痛苦;不再受贪嗔痴的烧灼。果真放淡口腹之欲,照老人家所教”不要吃肉”,慢慢会体验到”本是同根生”的滋味,会体验到慈悲的喜悦,当生天天心情坦荡;再深信切愿求生西方,临终必蒙佛接引,解决生生世世的生死大痛!老和尚两句话便明白指示出一生成佛光明的大道。老实的人信受奉行就得大利益,不老实的人便喜欢谈玄说妙,弄些稀奇古怪,夸张一些神通,而忽略了他度人于了生脱死最要紧的教导。

老和尚的弟子告诉末学,老和尚在世时,一天,有一个人,提了一个”007”的手提箱,非常神秘地上山,要求见老和尚,而且非要单独见老和尚不可!因为过去曾经有人图谋不轨,所以弟子就不允许他单独见老和尚,这人说有要事请问,后来他就去附在老和尚耳边,非常郑重地问:”老和尚,人家都说您有神通,您老实告诉我,您到底有没有神通?”老和尚也很神秘郑重地附在他耳边说:”我告诉您,我有吃就有通,没吃就不通!(台语)”这是发人深省的,佛法的奥秘就是平淡,而不是令人好奇而趋之若骛的神通或光怪陆离的异相。神通人人本都具有,只是被贪心、愤怒、愚痴、傲慢、疑惑等烦恼埋没而不能显现,有神通若不能解决生死的问题也是罔然。向外去寻求所谓有神通的人相助更是舍本逐末,老和尚说:”向人求,就会遗失释迦佛。”

末学觉得老和尚最令人震撼,最伟大的”神通”是他的忍辱功夫,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当年他由深山回到大陆承天禅寺,须发皆长,宛如山人,无人认得他,经过表明才知究竟。而过了一段时间,寺中当家师和殿主为了考验他的功夫,故意把功德箱的钱财藏起来,然后对他表疑。于是举寺认他为贼,数月白眼恶言交加,而他如沐春风如饮甘露,安然自在。这是何等磊落的胸怀,何等自由的逍遥人,这种忍辱神通比什么”冒烟、放光”要神奇太多了,因为烧纸也能冒烟,点灯就可放光,但我们扪心自问,谁能被诬为贼,而仍安然如饮甘露不加辩白?

谁有这般洞破世事如幻如化的功夫便是大智慧人,值得顶礼膜拜,然而我们很不幸常常成为老和尚所形容的”石头狗”:追逐石头的狗。人家要我们跑,很简单,只要随便扔个石头我们就乱追一通,追得精疲力尽,竟只为了一块不能吃的石头!老和尚瞪大眼睛说:”这样没主张,怎么去西方?!”他老人家是自己的主人,生死自在,难怪老少敬仰,他不求名闻利养,而因为是真操实练,更令人心服。

有一次有位新闻记者上山勒索,向老和尚威胁说:”我的笔是很厉害的,假如不给钱,就把你登一篇!”老和尚只安然道:”尽管登上去,随你怎么写,我不要人家恭敬,人家恭敬我,我要天天念大悲咒加持大悲水;人家不恭敬我,我正好静静念阿弥陀佛。”这位记者也只好感叹老和尚不同凡响,真是”事到无心皆可乐,人到无求品自高”。

还有一次,有些皈依的弟子去听演讲,认为讲演的法师有影射批评老和尚的意思,就打抱不平上山报告老和尚,不料老和尚当下非但毫无愠意,反而要上来报告的弟子去忏悔误会讲演法师的过失,并替那位法师解释其言辞的佛法含意,告诫弟子假如今天人家指名道姓骂我们,尚要诚恳感谢,何况人家没指名!老人家还严肃晓以”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的大义,他赞那位法师”能在花花世界度众生,实是菩萨”,并自谦说:”我还不敢去呢!”老和尚的功夫非我们能测,但一些日常突发的琐事中所显示的胸襟,每每令末学感动不已!他宛如阳光慈悲普照一草一木,然而有时也以智慧的利剑猛斩烦恼的枝芽,也大刀阔斧砍去名闻利养障道的葛藤,为的是帮助一棵树笔直地长向清净的西方。

他经常出”非常刺激”的突击考题,布局演技又逼真,被考的人常被境界所转,当下不觉,久后谜底揭晓,才能知他用心良苦,有时他的反面手法及严格的磨练,真可形容是”碾得脱壳,磨得碎白,揉得柔韧,烘得变色”,好让一位真愿修行的人成为”能供养一切众生,能普供一切诸佛的圣饼”,这个过程常是血泪交织的,有时老和尚也慈悲地掉下眼泪,告诉逆境考验中的弟子说:”我教你的,你真的了解了吗?我怕跟你结怨仇,本来想要帮助你破掉这些执著,但要是你不能明白真正用意,就会变成跟你结怨仇。给你逆境,是给你磨练啊!”

祖师告诉我们往生西方三资粮”信愿行”,”愿”就是厌离娑婆,欣求极乐(娑婆是自心秽恶所感得,极乐是自心清净方显现),雪公老恩师也强调欣厌之心是净土总安心法门,然而凡夫的我们是很难在顺境中发起欣厌之心的,不得已,老和尚乃至佛菩萨才要惠赐我们许多逆境,好让我们”以苦为师”,猛提欣厌之心坚定念佛,了生脱死,以一世的精进勤苦,换永远的自在幸福。其实这是再便宜也没有的最佳珍赐,只是人们常喜欢”包装美丽的定时炸弹”,追求一时的快意与名利,而赔掉永久的安乐,这样灾情惨重的损失,常使得佛菩萨为我们流泪。

老和尚常严厉地说:”在娑婆世界,只要贪恋一枝草,便要再来轮回!”所以尽管娑婆世界的人们对他如此恭敬供养,他还是洒脱放下;坐落在山上的弘伟建筑,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时的小型教具”而已:借着这些因缘境界来了解和教导一切有缘亲近他的众生。而真正洒然放下,老实念佛往生的人才是他真正的弟子吧!他在往生前不久,有数天一直对所有人反复说:”灾难越来越多,赶快修,赶快修,修一分,一分的功德;修一千分,一千分的功德;修一万分,一万分的功德!”老人家很耐心一一地说,这是最恳切的勉励了,信得过老人家的话便老实念佛,一门深入,不要再徘徊!

有位学长告诉末学:他去请问老和尚要怎么样念佛,老和尚马上反问他:”你怎么样念佛?”他答:”我有空的时候就念佛。”老和尚说:”你有空就念佛,没空就不念,那你跟佛是点头之交!如此怎么能期望他在你生死关头救你呢!来!来!伸出来!大家把脚伸出来!哪一只是佛脚?认不认得?啊!要抱佛脚,连佛脚是哪一只都不认得?那要抱哪一只脚呢?你到底认不认识佛啊?”真是发人猛醒!这位学长描述,老和尚喝了一口茶,抬起头来问他:”你看我有没有呛到?””没有。””我刚念佛你知道吗?”教育活泼的老和尚显示了喝茶吃饭行住坐卧都念佛的修持。

这位学长又给末学一番提示:即使半夜里不开灯,当听到”嗯!嗯!”两声咳,你就知道是爸爸回来了。好,现在半夜,阿弥陀佛来了——”嗯!嗯!”你会知道是佛来了吗?我们扪心自问我们念到认识佛,和佛熟稔了吗?而老和尚是早已熟稔了,也曾对一位由美国来拜访的博士,说到”鸟鸣、车声、杂音一切都是念佛声”。拜访者请问他这情形维持多久,老和尚答”昼夜六时”即”时时如此”

他十年前就已告诉弟子们说:”将来我走的时候要现病相而走,而且你们三人都送我不到(台语)”,这三位弟子都认为不可能,因为三人中总留一人在老和尚身边,怎么可能会发生”送不到”的情形呢?而果然不错,那一天因为特殊因缘,这三位弟子凑巧同时离开一下,他就真的走了,走前一再勉励大家:”这个娑婆世界很苦啊,大家赶快念佛,到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然后,最后开示了一句:”无来无去,无事情!”就安详念佛往生了,多么潇洒!相形之下,我们是”来来去去全事情!”没有一天没有杂事挂心头,台语”事情”——”歹事”,含有不太吉祥的意味,真的”不是闲人闲不得,闲人不是等闲人”,我们心中真能没有”歹事”,真的悠闲,还得有相当功夫呢!

老和尚在往生前约一星期开始,每天昼夜都自己猛力出声地念佛,那种”使尽每一口气恳切呼唤阿弥陀佛”的念法,非常人可及,大众轮班跟他大声念,尚且声嘶胸痛气力难支,何况他九十五岁的高龄!一般人临终呼吸尚且无力,一切不能自主,他却如健将突出五浊的重围,有弟子恐他以近月不食的体力难以支持,故建议老和尚说:”师父,我们念,你听就好!”老和尚瞪大了眼,斩钉截铁地说:”各人念各人的!各人生死各人了!”说罢又大声恳切地自己念佛,然而在往生前第六天,他忽然演出了一幕极其余韵深远的戏,末学思之,深觉足以提供大家作为警惕:那天,老和尚忽然一反平常教人专念阿弥陀佛的作风,突然很紧急命大众为他诵”大藏经”,大藏经浩如烟海,真不知从何诵起,于是请问老和尚要诵哪一部?老和尚答:”总诵!(台语)!大众就赶紧请出一大部一大部的藏经,搬得气吁喘喘,看他老人家一副决定要往生的样子,心中又急又难过,更不知从何诵起,老和尚就说:”看你会什么经,通通给我诵!”于是大众便一部部诵起,心经、金刚经、药师经、地藏经……

在这紧要生死关头,才发现连仅仅二百多字的心经都几乎要诵不顺口,可说是口诵心焦。当这大众搬大藏经一部部诵时,老和尚只幽默一笑,径自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一点也没受周围诵经声的影响。末学感觉老和尚这一笑,真是当头的一棒!请问这幕突来的演出中,谁真把大藏经”总诵”了?惟老和尚他念念清楚分明,又念念恳切有力的”南无阿弥陀佛”,真正”总诵”了大藏经!我们切莫疑惑老和尚怎么临时改变了题目?他老人家是非常擅长用反面手法发人深省,令人亲自体验个中滋味,而产生刻骨铭心的效果,毕竟修行是”行”出来的,不是说听了事;在医学院纸上谈兵跟看血淋淋的病人,显然大不相同!

大家也许会发现老和尚这番演出,和雪公老恩师的”万法精华六字包”有异曲同工之妙,一般人临终苦不堪言,只”阿弥陀佛”四字都念不出来,何况诵经,何况诵大藏经!我们还是敬遵”老实念佛、莫换题目”的教导,免得好似练了十八般的武艺,到苦时不知用哪一招,天天换题目,仿佛很有学问,又仿佛和很多佛菩萨都有交情,临终时却心乱如麻,不知念哪一尊好。其实阿弥陀经中说:六方佛都出广长舌相,赞叹阿弥陀佛,劝众生信受念佛,求生西方。就显示了我们念阿弥陀佛所有的佛菩萨都欢喜,就是”总诵”!

老和尚往生前两天亲自打木鱼教弟子念佛,这其中尚有很有趣的意蕴,他老人家把许多佛菩萨名字前面都加了”南无西方极乐世界”的字眼,比如”南无西方极乐世界文殊师利菩萨,南无西方极乐世界普贤菩萨,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弥勒菩萨……”末学体会老和尚为我们点出这些伟大的菩萨都在西方可以会见,只要像他专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便可与各位菩萨把臂而行!末学曾和一位医师上山请教他老人家,这位医师请问”如何打坐才能打通气脉”,老和尚回答:”不必打气脉,一心念佛证念佛三昧所有气脉自然全部打通!”这是自在的过来人给我们的忠告,聪明的大家都不必要走冤枉路,免得临终后悔莫及,及早准备资粮,像老和尚老早就说:”我已经买好车票,是对号的!”学长们的票是否已经买好了呢?是对号的?还是自愿无座?还是不想上车呢?还是早些准备好,以免像末学在他老人家往生之后,上山去念佛,念了几小时,眼泪直流,念不出一句好佛来供养他老人家,头低垂着不敢抬起,因为没有做到老人家的教诲和咐嘱,惭愧和忏悔都痛苦,但愿学长们早日买到对号头等车厢的票——上品上生的金台!

文章来源:http://www.amituofohouse.org/viewthread.php?tid=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