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曼哈顿的震撼

多伦多   圆定

穿越在曼哈顿的大街上,茫茫人海中我们在思索、在追寻着圣者的足迹。

在鲁宾博物馆里见到上师,好像又回到了北京、成都和学院。上师一如既往,慈悲、智慧、幽默而又雷厉风行,看着我们的目光慈爱而又严厉。在紧迫的短短的见面时间里,上师又一次谆谆教导:学佛修行要发一颗长远心,作为佛陀的追随者,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发心为佛法的长久住世尽一己之力。

相信我们都是前世积累过善根和福德因缘的人,所以这一生能值遇佛法和很多殊胜的上师。但是在这群星般的智者中,堪布上师尤为特别,对我们汉人来说更是稀有难得。当我看完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玄奘之路》的时候,心中不仅生起一种感慨:堪布上师如今所做的一切和当年的玄奘大师何其相似。

中国佛教迄今为止,堪布上师是第一位能够精通汉语和汉族文化的藏族上师,是第一次大规模把藏文佛教经典翻译为汉文的上师,是第一位用汉语完整、系统地向汉族四众弟子传讲五部大论的上师,是第一位大规模向汉族僧众宣讲大圆满密法的上师。上师又是一位佛教改革家,今天学院的弘法和传法方式应该算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创新。我相信当代的中国佛教史会因为学院、法王和堪布上师而翻开新的一页。我想,如果再过一百年或者几百年, 人类回顾这个世纪时,堪布上师会像玄奘大师那样,巍巍屹立在中国佛教史乃至世界佛教史上。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国内外一流大学的那些顶尖的人类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历史学家以及很多其他科学和社会工作者都很重视堪布上师、愿意和堪布上师进行交流的一个重要原因。

曼哈顿鲁宾博物馆里上师渐渐远去的背影显得那么伟岸,我似乎又看到了历代高僧们的身影。无论是玄奘大师跋山涉水横跨帕米尔高原把那烂陀寺最鼎盛的佛学精华译传于中土,还是鉴真大师不畏艰难险阻六次东渡将佛法弘扬于日本;无论是能海法师和法尊法师历尽千辛万苦入藏求法把密宗始弘于汉地,还是只身到台湾弘法的星云大师奇迹般地在五大洲建立了260多所佛光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用看上去和我们一样的平凡身躯完成了我们难以想象的事业、作出了对人类的巨大贡献。我相信推动这一切的是他们那颗真实伟大的菩提心——把智慧和慈悲的甘露洒遍人间。在上师和这些佛教大师们的身上,我看到了菩提心不可思议的力量。

感恩上师数十年来呕心沥血、夜以继日地翻译经典、传讲佛法并毫无吝惜地传播到汉地。在上师所讲的字字句句中,都凝结着菩提心和大智慧。正如法王如意宝为堪布上师所作的祈祷文中所述的那样:“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能值遇这样的具德上师,真是百千万劫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