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似现量

相似现量

宗萨仁波切在《正见》中讲道:“像我这样一个人,前所未有地迷恋着滚滚红尘,当然并不准备勘破任何事物,但很多时候的执迷不可避免地带来很多痛苦。站在最黑暗里才最渴望光明,于是必须痛定思痛,本能地找一些所谓的方法。”

因明也可以称为世俗谛的方法论,或佛教哲学。以此正见可以分清量与非量、正世俗与倒世俗。在真现量的基础上建立正确的推理,找出潜藏在事物中的客观规律,以见起修,才可以在黑暗中找到一米阳光,脱离滚滚红尘。所以,分清楚相似现量尤为重要。

一、相似现量的法相

在《量理宝藏论》中相似现量的法相是:“所有错乱之心识,即承许为似现量。”凡是错乱之识就被承许为似现量。不管是有分别还是无分别,所有不符合实际道理的迷乱、错乱心识都可以安立为相似现量。

二、彼之分类

分为有分别错乱识与无分别错乱识两种。无分别也有如梦境一样的错乱意识和如二月一样的错乱根识两种。分别错乱识法称论师安立三种,陈那论师分六种。

(一)按《释量论》中法称论师的观点,分别错乱识分三种:

1、具名所依分别错乱识——将不同地方、时间、形象的事物执为一法,也就是对总法的执着。比如把昨天的我执着为今天的我,孰不知这只是五蕴的刹那相续的错觉,是我们给它的一个标签而已。总法只不过是你我他的名片,却骗了我们生生世世在轮回中流转。

2、增益他境分别错乱识——对对境的错乱认识执为真实的错觉,如把不清净的身体执着为清净的身体,从古代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到现在的Britney spears、Angelina Jolie,幻影不断在变,但我心依旧。

3、具隐蔽分义分别错乱识——我们对外面的事物不能如实了知而依靠比量和其他方式来推测对境。

(二)按《集量论》中陈那论师的观点分六种:

1、错乱识——诸如将阳焰执为水与将花绳执为蛇的识。

2、世俗识——如执著黄牛“总”的分别念。世俗识也就是遣余识。在第一品当中我们在破因明前派的时候,颂词讲道:“设若声称义共相,无现二者皆为境。”有些论师把不同地点、不同时间、不同行相的外境执着为一个共相的法当成所取境,其实因明中讲“所量唯独一自相”。而遣余识却可以将一体执为一体、多体执为多体、多体执为一体、一体执为多体。这些显现为总相的法因为没有照见自相对境的缘故,只是相似现量的对境。

3、比量识——执着因本身的心识,比如我们说山上有火,有烟之故,我们执着烟的识就叫做比量识。

4、比量生识——执着由因所推测的心识。如通过因——烟推出山上火存在,这叫做比量生识。

5、忆念识——回忆过去事的识。

6、现求识——希求未来事的识。过去已灭、未来未生,二者都没有自相。

(三)安立六种识的原因是什么?

颂词中讲:“为除邪念而分说。”从种类的角度而言,为了消除将根识误解为有分别而宣说了前两识。这是为了遣除吠陀派对于根识具有分别念的邪念。中间二识是从依靠因的角度出发的,也就是说,为了证实建立非根识的同品喻而宣说了这两识。因为,真正的现量必须依靠所取境来了解,而我们现在依靠量所了知的法并不是根的对境,它必有错乱的成分。最后二识是从不依赖因的侧面而言的。对未来的希求、对过去的回忆,这些都没有什么推理。过去已逝、未来虚无,都没有自相可言。

六种分别错乱识也包括在三种分别错乱识中。世俗识就是具名所依分别识,错乱识是增益他境分别识,后四识是由具隐蔽分义分别识中分出来的。如果从显现境的角度来讲,这些识也不一定全部都是错乱识;但是从所取境的角度来讲,都应该成立为相似现量。

三、分别识安立为相似现量的合理性

凡是错乱之识就被承许为似现量。不管是有分别还是无分别,所有不符合实际道理的迷乱、错乱心识都可以安立为相似现量。

所有的分别识都可以包括在相似现量当中。其原因是,实际上分别识也有显现,但是并没有直接照见对境的自相,而是以总相的方式出现。从这个角度来讲,所有的分别识都可以安立在相似现量之中。

四、因明中安立识的角度

在前面第二品当中讲的三种非量识中讲道:所有的识包括在不悟识、犹豫识、颠倒识、正量识四种识中;这四种识又可分为正量识和非量识,其中前三个是非量识。也可以说,所有的分别识和无分别识都包括在这四种识当中;正量识包括现量、比量。

在讲完现量识之后,我们学习到相似现量,那相似现量与前三种非量识是否有某种微妙的联系呢?二者的分类不同,安立的角度是什么?

前三种非量识从缘取的角度来进行分类:不能如理如实地了知对境的真相是不悟识,执著对境反方面的增益叫颠倒识,对对境产生三心二意的心态为犹豫识。前三种非量识归摄在总反体抉择所知的科判中,而相似现量是在抉择能知量之自性的科判中,二者抉择的角度稍有不同。

五、安立似现量的重要性

通过学习相似现量可以了知我们生活在迷乱的世间中,每天忙忙碌碌穿梭于犹如梦幻般的白蚁帝国中,“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在梦幻与现实、灵魂与物质等无边的幻化网中越缠越紧。所以,在这里将现量与相似现量分清楚,以此为基础建立正确的比量、建立前世后世、佛陀为量士夫具有深远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