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平:近代上海的佛学团体及佛教报刊杂志

近代上海佛教界一大批有真才实学的僧人和居士先后成立了各种各样的佛学机构。他们在这些机构中聚众讲经,注释经典,研讨佛学义理,培养佛学人才,弘扬佛法,大力发展佛教文化事业,推动了上海近代佛教的发展。其中比较著名的佛学机构有:

1、觉社

1918年8月,太虚法师应陈元白邀请,来到上海,与章太炎、王一亭、刘仁航等人一道组织觉社,推选蒋作宾任社长,太虚任编辑,史一如任驻社总干事。觉社的初期任务暂定为出版图书,编发丛刊,宣传佛学思想。同年11月,觉社创刊《觉社丛书》(季刊),由太虚法师任主编,并发表《觉社丛书出版宣言》,称:“当此事变繁剧,思潮复杂之世”,“惟我佛无上正等正觉之教”,方能“立人之极”。太虚法师希望以佛陀无上正等正觉之教,平等流入人类心中;以六度、十善的菩萨行愿,创造人间净土,企图拨一代之乱,图永世和平。可见觉社的成立与《觉社丛书》的出版,均为目睹时艰的产物。同时,太虚法师又与蔡元培、章太炎等所组织的爱国学社互相策应,以佛法启迪青年,导归正途。

1919年2月,蒋作宾因奉派参观欧州战迹离沪,太虚法师任社长,社址迁至恺自迩近路(今金陵中路)长安里269号,觉社内专设佛教讲习部,由太虚法师自三月初一起依次开讲《八识规矩颂》、《百法明门论》、《唯识三十颂》、《观所缘缘论》、《因明入正理论》等唯识宗的基本典籍(未依次讲完)。太虚法师在讲习中提出了人生佛教的要点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仁义代替残杀,以义利代替偷盗,以礼节代替邪淫,以诚信代替欺骗,以节制饮食代替酗酒暴食,做一个人格圆满的人。推而广之,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以和平友好代替战争仇恨,这样人间人人都是神,处处都是佛国。

1919年12月,太虚法师住持杭州西湖弥勒院,觉社亦从上海迁至该院。《觉社丛书》出至第5期即停刊,改名为《海潮音》月刊。

2、法苑

1927年,太虚法师依照《整理僧伽制度论》的精神,在上海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与慕尔鸣路(今茂名北路)之间,建立佛法僧园——法苑。经济上主要由玉慧观居士赞肋。法苑是为改良寺庙经忏(除去其迷妄,扩大其内容)、革新僧寺组织而树立新僧伽制度的僧团组织。内设愣伽学社、佛化教育社。太虚法师撰有《法苑宣言》,称:“今世穷奢物质,极欲竞争,形体疲于奔命,精神失其宗主。本苑弘扬佛化,实行佛事,使存者生活裕如,逝者往生净域,而共得精神之安慰。”这年的2月13日,举行开幕典礼,到会者600余人,章太炎、王一亭等知名人士前来参加。先由新僧奏佛乐,太虚法师率中外信徒上香祝福,然后致开幕词,章太炎发表演说,谓当以佛教之大施主义以救人救世。

法苑以阐扬佛法真义、改善僧众生活、福国利民、救人济世为宗旨,与一般寺庙不同,布置得中西合壁,庄严雅洁。入门为花园,园后为三层楼房,底楼是礼堂,二楼是佛殿,三楼是修持室。法苑内分研究、宣讲、图书、修持、法事、蔬食六部。法事部为改良经忏法事,作为法苑的经济基础。蔬食部经营素斋,为法事斋主及佛教徒服务,章太炎、丁福保、王一亭等人常到法苑聚餐集会。

法苑还举办过佛化婚礼。礼堂中央供玉观音像一尊,桌上铺金线绣“佛”字之红毯。新郎穿黄色哔叽西装大礼服,左手套念珠;新娘长纱曳地,手捧鲜花。设黄缎领帐二,上书信士(新郎)、信女(新娘)姓名。六位新僧穿浅色袈裟,在磬鼓中宣诵佛号,法师居中,为之证婚,祝新婚夫妇,结成菩提姻缘。这种佛化婚礼,显得既朴素,又庄重,于佛教为前所未有之事,遭到佛门守旧派的猛烈反对,因此法苑的经忏来源也大受影响,以致新僧运动难以为继,仅两个月,法苑即告结束。

3、中华佛化教育社

1926年2月,太虚法师应刘仁宣等人之请,约熊希龄、章太炎、王一亭、丁福保等人发起成立中华佛化教育社,以提倡佛化教育、改善人心、消灭战争为宗旨。太虚法师任社长,胡瑞霖、吴壁华任副社长,王一亭任董事长,刘仁宣任总务主任,丁福保等人任评议员,新址设在塘山路。4月,该社编辑的《心灯》旬刊出版。该刊由太虚法师任主编,悦安任编辑,共出31期。

7月24日,中华佛化教育社在功德林召开新闻招待会,由刘仁宣报告社务工作,近期主要有以下八项:1、发行佛教教育新闻杂志及其他刊物;2、编译各种佛化教科书;3、提倡各寺院设立佛化学校;4、提倡各学校开佛学专科或增授佛化学科;5、组织化装宣传团巡游各地;6、提倡各省、区各大名山设立佛化图书馆;7、派遣专员赴各国考察教育现状以资改良;8、收罗保存佛教历史古迹等物。目前已在上海、苏州、杭州各办了一所学校,《海潮音》也移交该社,佛化图书馆正在筹办之中,其余各项工作正在进行之中。

9月2日,中华佛化教育社召开干部会议,决定加入全国佛教停战和平会。又由于曾任该社评议员的东南大学教授唐大圆来沪,故由董事章太炎、史量才出面开会欢迎唐大圆,并请他演讲佛化教育要旨。

太虚法师自南洋弘法归来后,中华佛化教育社约集上海新闻界戈公振等人,由太虚法师发表南洋弘法的谈话。此后,太虚法师对社务之进行不遗余力,于11月9日召开干部会议,决定组织佛教演讲团先赴南京宣传佛法,选举团长2人,团员5人,并刊行印刷品。

中华佛化教育社也很重视中外佛教文化交流,曾将日本佛教视察团所赠东亚佛教大会的纪录片,赴各地放映。1927年1月9日,日本人古井澄来沪视察佛教,太虚法师在中华佛化教育社接见了他。

1927年2月,中华佛化教育社社址迁至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法苑后,积极进行佛化教育新运动,颇有成效。已在虹口圆通寺设佛化教育讲习所,在阐北观音堂、虹口雪窦寺等处设宣讲所,在法藏寺设佛化教育社电影宣传团,在龙华寺设难民收容所。

1927年3月,随着法苑的结束,中华佛化教育社的社务活动也就停止了。

中华佛化教育社存在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作为太虚法师佛教改革事业的一个组成部分,对近代中国佛教还是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4、法明学会

法明学会于1935年成立,发起人为胡厚甫、黄涵之、方子藩、赵朴初等人。会址设在常德路觉园上海佛教净业社内,是当时上海一个具有国际性的佛教团体。法明学会定期讲经,研究佛学,着重弘传唯识宗和禅宗,亦弘传净土宗。会长胡厚甫是金陵大学教授,专研禅学多年,通英文,擅长翻译佛学典籍,与国际佛教徒之间常有文化交流活动。副会长黄涵之,为上海著名居士。

1947年下半年,法明学会与菩提学会在汉口路金山饭店五楼联合举办电台佛学讲座,星期四由黄涵之播讲他撰述的《阿弥陀经白话解释》,星期五与星期日由胡厚甫播讲宝志禅师的《大乘赞》,星期六由万少石居士播讲禅宗。

1948年1月,法明学会请静安寺佛教学院教导主任本光法师来会开讲《唯识三十颂》、《唯识观修法》,并随发讲稿,以便听讲者实际修学。本光编有《唯识学大要》讲义,除由大法轮书局出版外,并由胡厚甫译成英文,分送欧美各佛教团体。

5、印光大师永久纪念会

1941年,真达、妙真、德森同上海僧俗二众,为永久纪念印光大师,在上海觉园法宝馆内成立印光大师永久纪念会,公推真达为会长、妙真、德森为副会长。该会的中心工作为维护灵岩山净土道场和扩充弘化社流通事业。妙真当时任灵岩山寺住持,他在寺内创办了西有研究社,后扩充为净宗佛学社,培育了一批弘扬净土宗的僧才。同时创立了后山农场、义务诊所、义务小学。弘化社也从苏州报国寺迁回上海觉园,规模进一步扩大。同时为弘扬净土宗风,发扬印光大师遗教,又发行《弘化月刊》,作为印光大师永久纪念会会刊。印光大师的皈依弟子还在天津、武汉、成都等地建立分会。1949年后,该会工作方告结束。

6、弘一大师纪念会

1942年9月,弘一法师圆寂后,上海佛教界人士悲痛不已,遂由震华、白圣、窦存我、夏丐尊等人发起成立弘一大师纪念会,会址附设在上海佛学院内。经常有沪上名人到该会集会,研讨佛学。由于弘一法师生前擅长艺术,作品精绝,故该会又向社会征集到一些弘一法师的艺术作品,设立弘一大师纪念会图书馆收藏。

7、法相学社

范古农、方子藩、蔡济平等人为培养佛学研究人才,发起成立法相学社,社址设在今陕西北路慈惠北里6号,范古农在《法相学社缘起》中阐述了创办法相学社的重要意义:“唐玄奘法师游学印度,归译诸论,弟子传习,为法相宗,此盖与他宗对立而言。论其实际,法相乃佛学之通途,凡学佛者皆当宗之矣。……然以教诲汪洋,莫之能涉,诸宗既各有所长,契机亦难一致。唯法相学,则摄三乘以为教,遍五性而普益,抉择所得,学有攸归。爰议组织法相学社,以资进修。”

法相学社于1948年12月7日正式开学,学员有沈心师、许国培、章伟川、佘雷等数十人。范古农亲自制定修学课程,主要根据法相宗一本十支,分为六期。

第一期:《大乘五蕴论》、《广五蕴论》、《显扬圣教论·五蕴章》、《显扬圣教论·五法章》、《百法明门论》、《二十唯识论》。

第二期:《大乘阿毗达磨集论》、《大乘阿毗磨杂集论》、《摄大乘论世亲释》。

第三期:《显扬圣教论》、《辨中边论》。

第四期:《瑜伽师地论·本地分》、《大庄严经论》。

第五期:《瑜伽师地论·摄抉择分》、《瑜伽师地论·摄叙分》等三分。

第六期:《成唯识论》、《成唯识论料简》、《成唯识论述记》。(以上一至三期课本已出版)

范古农每星期二、四、六下午按时亲自讲课,并办通讯研究,编辑《法相学社刊》,刊登法相宗讲义及通讯研究问答中有关法相宗的重要论文等,以作学员研究之助。其社刊还特约上海《觉讯》、《觉有情》两刊另辟《法相学社刊》专栏发表(约出至十余期)。

1951年3月,范古农刚讲完第三期课本《显扬圣教论》,就患病不起,于4月12日逝世。后经学社同学佘雷、章伟川等重新结集,借世界佛教居士林为社址,请游侠居士继续讲授范古农手订的第三期课本《辨中边论》,每星期三、五讲课两次。后因游侠回南京内学院工作,法相学社缺乏教师,遂无形停顿。

近代上海佛教界创办佛学机构的风气,对当时中国的佛教界产生了很大了影响。各地佛教界纷效法上海,一大批佛学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为近代中国佛教的复兴,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附:吴平《民国年间上海地区的佛教报刊杂志》

上海是现代中国佛教报刊杂志的发源地,也是佛教报刊杂志出版最多的地区,这与佛教各宗派在上海同兴并存、佛门高僧和著名居士云集上海是分不开的。据不完全统计,民国年间上海佛教界出版的佛教报刊杂志约有33种,占当时中国佛教报刊杂志的半壁江山。上海地区佛教报刊杂志的繁荣,充分反映了民国年间上海地区佛教文化事业的兴盛。现将民国年间上海地区出版的佛教报刊杂志按创刊先后顺序分述如下: 

1、佛学丛报 《佛学丛报》是综合性月刊,为中国最早的佛教刊物,于1912年10月创办,主办人狄楚青,编辑濮一乘,有正书局出版,内容包括学理、论说、图像、传记、文苑、问答、佛教新闻等,谛闲、黎端甫、蔡元培等曾在该刊发表过重要论著。尤其是印光法师弘扬净土法门的文章在该刊发表后,使上海佛教界深深叹服,耳目为之一新。日本人岛田墨雷、生田德能合著的《三国佛教史》(听云、海秋合译)也在该刊连载。该刊专辟有文苑、杂俎、小说等栏目,为现代佛教文学的发展提供了园地,此后其它佛教刊物纷纷仿效。版式是书本式报纸16开本,每册180面。1914年7月起拟改为双月刊,终因经费不足而停刊,共出12期。 

2、佛学月刊 《佛学月刊》于1912年创刊,由上海佛学月刊社出版发行,共出4期。于1913年停刊。该刊发行面不广,至今已成孤本,目前仅中山大学图书馆收藏。 

3、佛教月报 《佛教月报》为中华佛教总会会刊,于1913年4月在上海创刊,编辑部设在上海清凉寺。太虚任总编,清海任经理。主要内容有论说、学理、要闻、史传、专件、艺林、丛录等。太虚在该刊发表过《致私篇》、《宇宙真相》、《无神论》、《幻住室随笔》等文章,阐述他的佛教改革主张。太虚在《无神论》一文中,提出了无神论宣言和宗教消亡的问题。无神论宣言的主要论点是:“无神即无造物主,亦无灵魂,而一切皆以无为究竟也。”太虚后又根据这一思想,提出人生佛教。他主张佛教以人类为中心,破除以迷信鬼神为本的宗教,反对离开现实人生而侈谈来世和超度亡灵,在中国现代佛教史上独树一帜。 

《佛教月刊》出至第四期,因经费困难而停刊。 

4、觉社丛书 《觉社丛书》于1918年10月在上海创刊,为觉社社刊,季刊。太虚任主编。其宗旨是:“内铸佛学真义,外融新学思潮,倡导整理僧制,轨正谬说邪论,护持大教,鼓吹僧学,以期建立人间佛教,觉导群伦。”主要内容有宗论、释义、评议、小说、文辞、诗歌、答问、录事、雅言等。太虚的《整理僧伽制度论》即发表在该刊上。他在此文中指出:中国佛教到了近代,依然承袭丛林古制,僧众热衷于赶经忏、超度亡灵,品质低劣,思想僵化。那些护法的居士们,除了造庙修塔、求感应、祈保佑外,没有什么作为。这样老态龙钟的佛教,怎能立足于现代社会?太虚有鉴于此,提倡革新。其中最突出的是主张政教分立,由僧伽建立自己统一的僧团。此文在社会上影响很大,日本学者还将此文译成日文出版。 

1919年10月,《觉社丛书》出至第5期停刊。1920年1月,改名为《海潮音》月刊,延续至今。

5、佛化杂志 《佛化》杂志于1921年2月创刊,由上海佛化社出版。该刊宗旨是提倡佛教道德。仅出1期。 

6、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 《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为综合性刊物,于1923年1月在上海创刊。初为季刊,曾经改为不定期刊物,最后又恢复为季刊。先后由太虚、范古农、余了翁任主编,显荫、丁福保任编辑主任。内容有论说、特载、图像、讲演、宗乘、专件、传记、志林、通讯、林务等。该刊鉴于各地佛教刊物不断创刊,自1937年第37期起,重订林刊体例,以专载林务为主,弘法文字则删并门类,择要附编,以为辅助。自1925年起,该刊在国内外设立了22个推行处,在当时产生了较大的影响。1937年4月停刊,共出43期。 

7、心灯旬刊 《心灯》旬刊为中华佛化教育社社刊,1926年4月在法苑创刊。太虚任主编,悦安任编辑。1927年3月停刊,共出31期。 

8、净业月刊 《净业月刊》为上海佛教净业社社刊,1926年5月创刊,编辑为顾显微。该刊以弘扬净土法门为宗旨,主要内容有著述、论说、警策、专录、杂录等。1928年10月停刊,共出30期。 

9、中国佛教会公报 《中国佛教会公报》为中国佛教会会刊,1929年9月在上海觉园创刊,月刊。仁山任主编。1至3期称《中国佛教会公报》,4至6期称《中国佛教会月刊》,自第7期起改名为《中国佛教会会报》。至1934年5月,共出57期。1936年1月起,由钟康侯任编辑,至11月停刊,共出11期。该刊保存了丰富的佛教历史资料,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10、威音月刊 《威音月刊》创刊于1930年1月,原由《威音》杂志社出版,自第3期改由《威音佛刊》社出版,顾净缘任主编,谢畏因任编辑。初名《威音半月刊》,自第25期起改为月刊。该刊为佛学研究刊物,内容有宗乘、论著、释经等,虽门目不多,但精审谨严,以刊登有关日本密宗的文章较多。1937年停刊,共出78期。 

11、佛学半月刊 《佛学半月刊》创刊于1930年10月16日,为综合性期刊,上海佛学书局出版发行。先后由范古农、余了翁等人任主编。版式开始形同4开报纸一张,至第25期,改为16开报纸书本式,增至8版。自30期起,又增至16版。内容旨在弘扬佛学,凡名家论述,只要不违理,尽量予以登载。范古农任主编期间,辟“佛学答问”一栏,对当时普及佛教起到了推动作用。该刊收费低廉,有赠有订,销量超过一万册,为民国年间佛教刊物发行量之冠。1944年12月16日停刊,共出313期。 

12、中国佛教杂志 《中国佛教杂志》于1931年在上海佛教净业社创刊,黄茂林主编,季刊、英文版,是中国第一家佛教外文刊物,主要向当时在中国的欧美人士宣传佛教。内容有佛教的偈颂、禅堂生活及坐禅笔记等。黄茂林学通内外,精通英文。1932年赴锡兰(今斯里兰卡)等国留学,仍负责编辑《中国佛教杂志》。1933年,黄茂林不幸在吉隆坡因游泳溺水身亡,该杂志亦随之停刊。 

13、佛学出版界 《佛学出版界》由余了翁任编辑,上海佛学书局出版。该刊是不定期刊物,主要报道佛学书籍的出版情况,共出2编。第一编于1932年7月出版,介绍佛学书籍38种,分入门书、读诵书、修持书、研究书等数类。第二编于1933年8月出版,介绍佛学书籍37种,分入门、研究、修持、杂集、善书等数类。 

14、佛教特刊 《佛教特刊》是上海《市民报》的副刊,1932年11月5日创刊。创办人为黄慧泉,编辑为邓奠坤。主要内容为劝人归依佛教、戒杀放生、多行善事等,同时也登载中国佛教会及各地佛教会的活动情况与重要文件。1934年7月16日停刊。 

15、护生报 《护生报》于1932年6月创刊,由上海护生报社出版。该刊是双周刊,其宗旨是普劝念佛与放生,于1936年9月停刊,共出107期。 

16、上海慈航画报 《上海慈航画报》于1933年7月在上海创刊,每周出版一期。刘仁航主编。其宗旨是劝善去杀,宣扬佛教慈悲济世之真义,发扬东方文化之精神,化兵戈为玉帛,转娑婆成净土。图片有介绍印度佛教圣迹和外国僧人来中国学习的照片等。1935年10月停刊。 

17、人海灯 《人海灯》于1933年10月在广东潮州创刊。1935年,自2卷13期起迁至香港出版。1937年6月,自第四卷第六期起,编辑部迁至上海,由芝峰主编,上海西竺寺出版发行。1937年8月停刊,在上海共出3期。 

18、佛学研究 《佛学研究》是上海《新夜报》的副刊,1935年2月16日创刊。主要登载佛学研究方面的文章。1935年10月9日停刊,共出35期。 

19、上海慈航周报 《上海慈航周报》于1935年3月23日创刊,主要内容有佛学论文、名僧评传等,同时还刊载国内外佛教新闻。1935年10月21日停刊。共出31期。 

20、佛教日报 《佛教日报》于1935年4月10日在上海创刊,上海佛教日报社出版。太虚任社长,范古农任总编辑,初由邓慧载主其事,后改由胡厚甫主持。该报为随顺时代、适应形势而宣扬佛化,其宗旨为指导世俗人士认识佛教,警策佛门弟子修行,宣传各宗教义,联络佛教团体,促进佛教教育,消融新旧意见,主张万善同归。主要内容有新闻、社会消息、专件、评论、格言、人范、文苑等。1936年7月起,登载有关中国佛教会问题讨论文章。1937年8月23日起,因抗日战争兴起,改为四日合刊一张。同年12月28日停刊。 

21、大生报 《大生报》于1936年由陈其昌创办,是观音救苦会会刊,其宗旨是劝人戒杀放生,持斋念佛。何时停刊不详。 

22、佛教新闻报 《佛教新闻报》于1936年11月创刊,为三日刊,由妙性主编,上海佛教新闻三日刊社出版发行。该报以沟通佛教消息、弘扬佛教大同主义为宗旨,主要栏目有佛教新闻、佛学论述、佛学讲坛、佛学问答、各地通讯等。该刊共出22期,于1937年1月停刊。 

23、觉有情 《觉有情》于1939年10月1日创刊,编辑兼发行人为陈法香,上海大法轮书局出版。原为半月刊,自1948年1月起,改为月刊。前期以杂文短论为多,主要反映因果报应思想。后期注重佛学专题讨论,尤以着重介绍国际佛教动态为其特色。1951年7月起改为数期合刊,1953年2月停刊,共出246期。 

24、罗汉菜 《罗汉菜》于1941年(一说1939年)创刊,由上海三乐农产社荣柏云主办。该刊内容以提倡素食、宣传因果报应为宗旨。原为不定期刊物,自第三期开始改为月刊。1945年5月停刊,共出50期。 

25、弘化月刊 《弘化月刊》于1941年7月1日在上海创刊,为上海印光大师永久纪念会会刊,发行人为德森,编辑为钟慧成。其宗旨为宣传净土法门,弘扬印光法师净土遗教。主要内容有印光大师遗教、论说、讲话、会讯等。版式初为报纸32开本,至第13期起改为16开本16版。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弘化月刊》改为弘化社出版,游有维任主编兼发行人。该刊确定以在教言教为方针,以教弘天台、行宗净土为主,并宣传宗教政策,对当时佛教徒起到了安定团结的作用。1958年7月停刊,共出205期。 

26、妙法轮 《妙法轮》于1943年1月创刊,玉佛寺上海佛学院主办,震华任主编,宏慈任副主编。该刊立意在于普及,不偏于任何一宗。这是一家百家争鸣的刊物,凡有关经论提要、佛史探寻、寺院沿革,乃至译述海外佛教著作等等,不拘文字体例,一律刊载,颇受读者欢迎。初为月刊,1944年改为双月刊,因经费困难,常出合刊。1945年11月停刊。 

27、中国佛教季刊 《中国佛教季刊》于1943年秋季创刊,锡兰佛教徒克兰佩任主编。克兰佩研究中国佛教多年,为联合世界佛教徒,提倡中国僧尼教育起见,在上海成立中国佛教季刊社,出版发行中英文合刊《中国佛教季刊》。主要内容有佛教教义探讨,佛教史迹介绍,中国佛教组织及其活动的消息报道等。何时停刊不详。 

28、觉群周报 《觉群周报》于1946年7月15日创刊于上海玉佛寺,太虚任社长,福善为编辑部主任,止方为发行部主任。这是抗战胜利后太虚在上海创办的一家佛教刊物。《觉群周报》登载的政治评论多,主要宣传太虚的佛教“问政而不干治”的主张。有“一周人世”专谈国内外政治新闻,“一周佛教”报道国内外佛教动态。每逢周一出版,16开本。自1947年8月起,改为月刊。1947年12月停刊,共出57期。《觉群周报》办到后来与一般佛教刊物没有多少区别,可见议政亦非易事。 

29、南行 《南行》杂志1946年9月创刊,由上海南行学社主办。1949年3月停刊,共出7期。 

30、觉讯月刊 《觉讯月刊》于1947年1月在上海创刊,为上海佛教青年会会刊。发行人为方子藩。执行编辑初为蔡惠明,后为丁鸿图。该刊以青年佛教徒为读者对象,主要内容有青年修养、哲学、科学、宗教、传记、通讯、评论、文艺等,还介绍会务活动情况。后增辟青少年、法相学社社刊、医药卫生等栏目。所载文章通俗易懂,多从与青年有关的问题出发,借以宣扬佛教教义。编排活泼,独具风格。篇幅由8版增至16版,再增至20版。每期发行量自3000份提高至5000份,颇受青年读者欢迎。1955年9月停刊,共发行104期。 

31、佛教公论 《佛教公论》于1947年在上海创刊,由太虚主办,出至第五期后停刊。 

32、学僧天地 《学僧天地》创刊于1948年1月1日,静安寺佛教学院创办。白圣为社长,持松为名誉社长,林子青等人为编辑顾问。该刊的《发刊词》称:“这个刊物,是我们一些学僧共同创办的,我们认识的天地并不很大,所以就名符其实地叫做《学僧天地》。……所有关于佛教的教义、哲学、伦理、文艺、美术、医疗、天文、地理、语文、文字、音乐、传记、修行、思索等部门,都是我们研究的对象。”该刊除发表本院学僧的文章外,还有慈航、大醒、法尊、南亭、雪嵩、演培、季羡林、叶圣陶等著名高僧和学者为《学僧天地》撰稿。该刊为月刊,仅出六期,但在佛教界有一定影响。 

33、心声月刊 上海佛学院教师楞竟法师擅长文艺,思想新颖,为提高学僧写作兴趣,特创办《心声月刊》。起初因经济困难,曾出过3期油印刊物。后经愣竟法师多方设法,获得社会各界的赞助,于1948年6月1日改为铅印出版。该刊虽是小型刊物,但内容理论,均甚充实。何时停刊不详。 

以上这些佛教报刊杂志的历史尽管有长有短,但对宣传佛教文化,促进民国年间佛教的复兴,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部分佛教刊物对增进中外佛教文化的交流,更是作出了显著的成绩。这些报刊杂志还保存了大量的佛教史料,对研究民国年间佛教的发展,有着重要的资料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