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哉,心也”

山田无文

第一个将禅宗传入日本的是建仁寺开山之祖荣西禅师,他从年轻时就一直修学于睿山,并曾渡海入宋修习禅法。

本来睿山是八宗兼学的道场,最早由开山传教大师最澄弘传禅法,而荣西禅师则两度入宋习禅,是将禅作为一宗传到日本的第一人。为了让人们理解禅的重要性,他撰写了《兴禅护国论》。即兴禅昌国的理论。

《兴禅护国论》的序言中有这样一段话:

大哉,心也。天之高,不可极也,而心出于天上。地之厚,不可测也,而心出于地下。日月之光,不可逾也,而心出于日月光明之表。大千沙界,不可穷也,而心出于大千沙界之外。其大虚乎,其元气乎,心则包大虚,孕元气者也。天地待我而覆载,日月待我而运行,四时待我而变化,万物待我而发生。大哉,心也!

太精彩了。人心,实在是广大无边。宇宙洪荒只不过在我心中运行。心中有天覆地载,心中有春夏秋冬,心中发生森罗万象。大哉,心也!天之高,地之厚,无以丈量,但是心却可以上天入地。太阳只照亮白天,月亮只照亮夜晚,但是心却照亮日月莫及的地方。大千世界之外我们去不了,但是心却出于大千世界之外。大哉,心也!

为什么如此之大?因为心中是

心常被比喻成镜子。镜子,即使是装在女士坤包中的小镜子,也可以装下从山上到山下的整个京都市区,可以装下无论大津还是琵琶湖,能装下富士山,也能装下太平洋。为什么可以装下?因为镜子中是无。我们的瞳孔尽管比黄豆还小,但是这小小的瞳孔却可以装下整个京都市区,可以装进去太阳、月亮和成千上万的星星。为什么可以装下?因为瞳孔中是无。

整个世界都可以装入自己心中,不感觉拥挤。心是可以包容整个宇宙仍绰绰有余的地方。觉知自己的心如此伟大,叫做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44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