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莱特的生命最后遗言

丁桂兴

介护犬帮助残疾人士拉动轮椅(图片来自互联网)

这里讲述的是日本电视台最近播出的一档节目,发生在现代日本社会里的真实故事。

格莱特不是人名,而是狗的名字。日本国内现有导盲犬、导听犬和介护犬,格莱特属于介护犬,这只救助犬是日本第1只辅助残疾者日常生活的救助犬。救助犬不是宠物狗,它们对残疾人的帮助,成了残疾人生活的一部分。

培养一只救助犬的费用大概为300万日元(约合3万美元)。救助犬一般要经过1年以上的专业训练,训练救助犬最早是在欧美,日本很多训练师都去过美国学习过,所以对狗的训练以英语为主,中间掺杂一些日语单词。在这里,一只狗演绎了怎样的一个神奇故事呢?

野口利男身体强壮,曾经是一名乒乓球运动员,18年前,不幸的是他在一场车祸中失去双腿,从此轮椅将陪伴他到终老。沉默寡言、忧郁沮丧,一直伴随着野口利男,甚至连去海边看日出也成了他梦寐以求的奢望。

经过联系,日本救助犬协会安排了一条叫格莱特的两岁救助犬来到了他的身边。这是一条耷拉着耳朵,浑身淡黄色的狗,腿上长着雪白色的毛。一条狗能做些什么事呢?野外利男觉得很失望,当协会的工作人员把狗牵来时,他看了一下,示意工作人员解开绳索,把狗放在一边。

格莱特围着轮椅转来转去,显得很热情。但野口利男面部毫无表情,非常冷漠,挥挥手,让格莱特站到一边去。狗退到了床边,蹲在地上,时而不时地看下主人。

当晚,野口利男要睡觉,习惯地看了一下桌上。格莱特见状立即叼起茶杯,送到主人的手上。野口利男脱下袜子、衣裤后,格莱特又跑过来又叼起袜子、衣裤放到一边。第二天他醒来时,发现格莱特以昨晚原来的姿势仍守护在自己的床边。看到野口醒来,格莱特使劲摇着尾巴,帮野口又叼来袜子、衣服放在床边,用头把轮椅顶到了床前。野口利男艰难地撑起双臂,奋力地挪到轮椅上,而格莱特用它的前爪不停地扒着地板,似乎在为野口利男鼓劲。

野口利男来到自己居住的小区花园,他看到小区里人们在谈论着什么。格莱特顶着轮椅把他推向人群,人们好奇地看着一条狗推着轮椅,围着野口利男先生不断地夸奖。格莱特在轮椅外转着圈子,摇着尾巴,用前爪与人们作辑,引得人们哈哈大笑。野口利男就这样结识了不少新朋友。

野口利男第一次带着格莱特来到超市,每当野口的目光停留在某件商品上时,格莱特一路欢叫,冲到货架前飞快地叼起野口看重的商品放进购物车内。完成后,它又跑到野口面前,亲昵的把头靠在野口的腿上,让野口用手摸摸他的头,获得奖赏。野口利男看到格莱特的神态,心中感受到一丝的安慰。

接下来的日子,野口利男那冰冷的心也渐渐融化了。每当他感到孤独寂寞的时候,就默默地向格莱特讲述昔日的往事。格莱特竖起耳朵听得非常耐心,到了野口伤心落泪的时候,它竟衔来纸巾,递给他,把头依偎在野口的腿旁,仿佛是一个忠实的听众,与他一直回味那温情的岁月。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一条救助犬的服务期只有10年,格莱特成了野口生命中的一部分。退役后的格莱特仍然留在野口利男的家里。15年后的秋季,一天晚上,当格莱特为野口脱袜子时,突然昏倒在地。这是格莱特第3次中风,它的年龄在狗类当中,相比人类而言,已是100多岁了。

格莱特一直发出低低的哀号,对野口来说,这是一个不祥之夜。他轻轻握住格莱特的前爪,它更呜咽得厉害。一条狗的生命走到尽头,最后讲的是什么,人类不得而知。野口利男十分痛心,相处了10多年,如果格莱特是人类多好啊,那应有讲不完的知心话。

悲伤欲绝的野口向日本救助犬协会发出了请求,希望协会里有人帮助他。好在日本救助犬协会里有一位精通狗语的训练专家,是一位美国人,她应邀来到野口的家。因为平时她有训练救助犬的经验,通过对格莱特的沟通,格莱特的生命最后遗言是:

“主人,我老了,希望另外一条狗来帮助您。我还想保护主人您,即使现在站不起来了,也想守护着您。我多想再陪伴在您的身边啊,我还想与您一起去看棒球赛,当您快乐时,我就喜欢摇摇尾巴。我的愿望就是一生做你的伙伴,就这么简单。”此时的野口利男早已泪流满面。

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与人类临别之时,竟有这样的肺腑之言。其实,人世间到处充满了温情,许多人对动物有深厚的感情,而动物对人也并非无情,只是不能用人类听懂的语言表达。格莱特用它的言行,演绎了天地间人类和动物相处感人的一幕。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e942601012g7v.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