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无量寿经-第二十八课

前面讲到,不管读诵、受持还是给别人宣说《无量寿经》都有极大功德,下面继续讲这方面的道理。

阿逸多,如来所应作者皆已作之,汝等应当安住无疑种诸善本,应常修学使无疑滞,不入一切种类珍宝成就牢狱。

阿逸多,如来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即已宣说了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以及诸菩萨的功德,也宣说了《无量寿经》的功德),你们应该安住于无有怀疑的状态而种下善根,应该经常修学此法,不要犹豫不定,以免入于一切珍宝所成的牢狱中。

极乐世界的莲花胎虽然清净,住在里面也很舒服,但实际上它也是一种监狱。我记得法王在讲《无量寿经》时说:“世尊前后两次对弥勒菩萨说不要怀疑:一是要安住无疑种诸善根,二是长期修学无有疑滞。本来,弥勒菩萨是释迦佛的补处,作为十地菩萨,他不可能对世尊的教言有怀疑。但对后学者来说,如果在修行过程中有怀疑,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所以,为了让后学者断除怀疑,世尊才反复向弥勒菩萨强调这一点。”

凡夫人经常会对佛法产生怀疑,这种怀疑不但会障碍自己继续积累善根,而且会损害以前的善根。拿修持净土法来讲,有怀疑者即使往生到极乐世界,也将于五百年中住在莲花胎里,一直不能见佛闻法,也见不到僧众。

阿逸多,如是等类大威德者能生广大佛法异门,由于此法不听闻故,有一亿菩萨退转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阿逸多,这些大威德者能够出生广大无边的佛法功德,由于没有听闻此法的缘故,有一亿菩萨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道中退转。

如果一个人无有疑惑地修持《无量寿经》,这种具足信心者就可以称为大威德者,这种人能够出生广大无边的佛法功德,会自然而然得到神通、总持、正见,这种人也会修持往生四因,一定能往生极乐世界并度化无量众生。

由于没有听闻《无量寿经》,有一亿菩萨从无上菩提中退转,可见听闻此经确实很重要。在座诸位非常幸运,如今听闻了《无量寿经》,将来一定有希望获得成就;而同样是学佛的人,由于没有听闻此经,有些人以后也许会有退转的情况。

阿逸多,佛出世难,离八难身亦为难得,诸佛如来无上之法十力无畏无碍无著甚深之法及波罗蜜等菩萨之法,能说法人亦难开示。

阿逸多,佛陀出世难得,远离八种无暇的人身也难得,诸佛如来的十力、四无畏、无碍无著等无上甚深之法以及菩萨的六波罗蜜法也难得,能宣说这些法要的人也很难得。

所谓佛法难闻,根本在于说法的人难遇。有些地方佛教表面上很兴盛,但是没有人讲经说法,即使有些人在讲经说法,但是说得不透彻,没办法将一切了义与不了义、浅显与甚深之佛法和盘托出。如果我们在各个道场寻找,会主持佛教仪式的人能找到一些,可是会讲经说法的人却很难找到,即使找到讲经说法的人,能挖出佛法精髓的人却极为难得。我经常有这种想法:如果不是法王如意宝广转法轮,虽然我从小就信仰佛教,对佛法的信心不一定会退,可是要懂得佛法的意义就很难了,因为佛法非常深广,单凭自己随便看一两本书,这是不可能通达佛法的。

在《大方等大集经》中,也有和此处类似的教证:“难见导师今已见,难得人身今已得,难遇善友今逢值,难闻正法今得闻。”大家要对这些难得有深刻认识。

阿逸多,善说法人非易可遇,坚固深信时亦难遭,是故我今如理宣说,汝等修习应如教住。

阿逸多,能善说佛法的人不容易遇到,对佛法生起坚固深信也很难得,如今我为你们如理宣说了佛法,你们应该依教奉行,如实修习。

听闻佛法后生起坚固深信非常难。有些人非常可怜:刚开始信心非常大,但因为前世的业障以及即生的违缘现前,逐渐对上师和佛法退失了信心,最终离开了佛教的团体,再也没有学习佛法的机会。

佛陀在此叮嘱弥勒菩萨,听闻佛法后要实地修行。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听闻佛法之后,不能光是口头上重复、从来不去修行,也不能一直将修行往后推,甚至打算推到下一辈子。应该当下将所闻之法落到实处,哪怕今天听到一句佛法,也要在实际行动中有所体现,这样才能获得佛法的利益。

汝阿逸多,我以此法门及诸佛法嘱累于汝,汝当修行无令灭没。如是广大微妙法门一切诸佛之所称赞,勿违佛教而弃舍之,当令汝等获不善利,沦没长夜备众危苦。是故我今为大嘱累,当令是法久住不灭,应勤修行随顺我教。

阿逸多,我将此法门及其他诸佛法嘱托给你,你应该如理修行此法,不要令此法宝在世间隐没。此广大微妙法门为一切诸佛之所赞叹,你不要违背诸佛的教言而舍弃它;否则,你将获得不善业,于长夜中备受众苦。所以如今我特别嘱咐你,应当想方设法令此法久住世间不灭,应当随顺我的教诲精勤修行此法。

在座诸位都是佛教徒,既然是佛教徒,就要有护持佛教的发心。前一段时间我在汉地讲了一堂课,当时我在课上说:每个人都要发心护持如来的教法和证法,不能认为护持佛法只是法师和出家人的事情,其实,每个在家居士以上的佛教徒都有这个责任。

如果能发心护持佛法,乃至在短短的时间里护持一点一滴的佛法,这个功德也是非常大的。《地藏十轮经》中说:“为佛僧造寺,量等十四洲,彼所获福聚,不如护佛法。”意思是,为佛陀和僧众造寺院,其量等同于十个四大部洲,这个功德虽然非常大,但不如护持佛法的功德大。

在座诸位要热爱佛教。大家想一想:世间人对自己的国家和团体是怎样热爱的?其他宗教徒对自己的宗教是怎样热爱的?而作为佛教徒,如果只是谈到自己修行时有兴趣,对于护持佛法却没有兴趣,这样合理吗?世间有所谓的“关心下一代委员会”,而在佛教界却没听到有这样的机构。现在很多佛教徒的想法就是:只要我自己往生到阿弥陀佛那里就可以了,其他事情没必要去管。藏地有些修行人喜欢晒着太阳念“嗡嘛呢叭美吽”,汉地有些修行人喜欢在念佛堂里念“南无阿弥陀佛”,念观音心咒和佛号当然很好,我百分之百赞叹这种行为,但是这些人也应该考虑一下:我要不要关心下一代的佛法?

作为一个佛教徒,如果对佛法没有负起应有的责任,这是非常不应理的。更有甚者,如果不但不护持佛法,反而将佛法当作维生、发财的手段,这就更不如法了。现在藏传佛教界有些人经常去各地“弘扬佛法”,表面上说是给别人灌顶传法,实际上就是为自己牟利。汉传佛教界也有类似现象。这就是当今佛教界的弊病,这种情况非常不乐观。其实,如果以佛教的名义欺骗他人、做不如法的事情,不信因果的人则另当别论,如果是信因果的人,应该很清楚将来的果报。所以,如果有些人实在想发财,那不如脱掉僧衣当在家人,以在家身份去做生意、搞世间法,这样至少对佛教不会有损害,对自己也不会有太大损害。总而言之,道友们要认识到,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佛法才能真正利益众生,为了让佛教如意宝久住世间,大家都应该付出努力。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在这个时候世尊以偈颂总结说。

若于福德初未修,终不闻斯微妙法,

勇猛能成诸善利,当闻如是甚深经。

如果最初没有修积广大的福德,终究不会听闻如此甚深微妙的法门,只有往昔供养承事过诸佛、听闻过佛法,今生具足勇猛精进,将来能够成就善利的人,才能听闻如是甚深法门。

从这个偈颂可以看出,在座诸位前世肯定造过大善根。有些人可能觉得:堪布没什么了不起的,这本《无量寿经》也是复印室印的,我也是偶然来佛学院听了这部经,这一切好像并不是很难得。其实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在世间,如果一个学生不具备各方面的因缘,不可能到理想的高校接受教育;同样,如果没有以前世积累无量善根为因,今生也不可能听到像《无量寿经》这么殊胜的经典。

很多人经常问我:“我前世是什么?我前世到底造了什么业?”这些问题并不难回答。虽然我们的肉眼看不到前世,但是通过推理可知:既然我现在能听闻这么殊胜的佛法,那前世肯定积累过广大的善根,否则今生根本遇不到这些佛法。全知无垢光尊者在《胜乘宝藏论》中,也运用过这样的推理:“我等师徒(有法),往昔曾供养过无数佛陀,并聚集为普贤如来的眷属(立宗),因为修行最密无上乘之故(因)。”

彼人曾见诸世尊,能作大光拯浊世,

多闻总持如巨海,彼获圣贤喜爱心。

这种人曾经见过诸佛世尊,他们能作为无明痴暗中的大光明拯救浊世的众生,他们的多闻总持等功德犹如大海,获得一切圣者的喜爱。

大家应该认识到:今生能发善愿、行善法,这与前世的善根有密切关系。如果这一点都不懂,恐怕自己的见解是有问题的。这一点从法王如意宝身上就能看出:他老人家以慈悲和智慧的光芒拯救了无量众生,他的多闻总持等功德犹如大海一样,他的一切所作所为都让诸佛菩萨生起欢喜心,根据法王的这些示现,我们可以推出他肯定不是一般的人,他前世肯定承事过无量如来,否则,同样是短暂的今生,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到像他一样呢?

懈怠邪见下劣人,不信如来斯正法,

若曾于佛殖众善,救世之行彼能修。

如果是懈怠邪见的下劣之人,则不能信受如来的此正法;如果曾经在诸佛面前广植众善,这种人才能修持如是救世之行

有些下劣之人邪见重重,他们根本不信如来的教法,一切所作所为都很不如法,在旁人看来,他们好像故意在寻找痛苦一样,甚至他们也知道将来的后果,但就是要造感受痛苦的因。前辈善知识的教言说:随顺佛法而行会得到快乐,与佛法背道而驰将会蒙受痛苦。《正法念处经》中也说:“若心求乐者,随顺正法行,若有悕望苦,彼心行非法。”意思是,如果内心希求快乐,就应该随顺正法而行,如果希望痛苦,就应该行持非法。可悲的是,如今与正法背道而驰的恶人特别多。

站在人类和谐共处的角度,我们不能用特别难听的语言呵斥某些人,但为了揭露他们的愚痴,也可以使用一些尖锐的词汇。以前我写过一本《佛教科学论》,有一位加拿大的女士对我说:“你在这本书中使用了一些难听的比喻,作为佛教徒应该具有慈悲心,我觉得这样写不太合理。”我反驳她说:“虽然我有一点相似的慈悲心,但我的慈悲心远远赶不上释迦牟尼佛,而佛陀都用过一般人很难接受的语言呵斥某些人,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说一些尖锐的语言?”

佛经中确实有一些很尖锐的语言。如《佛说须摩提长者经》中说:“若人不信佛,亦复不行法,行于非法者,是则名为死。”佛陀说得非常严厉:如果有人不信佛法,也不行持佛法,天天行非法之事,这种人就叫做死人。如果我们对现在的世间人说“你跟死人没什么区别”,对方可能会暴跳如雷,尤其在微博上这样一说,可能有无数人站起来反对,因为一听别人说自己不好,人们一般都会很执著。但如果从正理上分析:不承认前生后世、善恶因果的人到底有没有生命?这种人的生命有什么价值?说这些人是死人也不算过分。

这里说,懈怠邪见的下劣之人不信受如来的正法,而积累过善根的人则能修行如来的正法,由此也可看出人和人确实差别很大。我们这里有这种情况:有些道友前世善业的习气比较浓厚,今生稍微一听法就能领会,每个教证都记得住;而有些道友前世造的恶业比较深重,今生听到恶法方面的词语马上就能记住,而善法方面的词语听得再多也记不住。大家应该观察一下,看自己是哪类人。

譬如盲人恒处暗,不能开导于他路,

声闻于佛智亦然,况余有情而悟解。

譬如恒时处于黑暗中的盲人不可能为他人开导道路,同样,断除烦恼障、证悟人无我的声闻阿罗汉对佛陀的智慧也是茫然无知,何况其余有情怎么能悟解如来的智慧呢?

现在有些知识分子就是这样的,由于他们相续中的烦恼一点都没有断除,各种邪知邪见已经遮蔽了本具的慧眼,所以他们既不知道佛陀的功德,也不懂得佛说的因果空性之理,这种世智聪辩之辈就像盲人一样,根本无法为他人开示解脱之道。

《大宝积经》云:“众生不能知,如来之境界,如来常在定,解脱不思议。”意思是,如来恒常安住于禅定和不可思议的解脱境界中,世间众生不可能了知如来的这些境界。不过现在有些人好像能了解如来,他们对如来的评价还是比较多的——释迦牟尼佛说的这个地方不对,说的那个地方也不对。这些人真的特别可怜,把佛陀当做一般的世间人来看待。作为佛教徒,我们很有必要跟这些人辩论(这不是出于维护自宗的贪嗔烦恼),通过客观、公正、公开的辩论,看他们怎样解释佛教的教理,要让他们认识到:如果自己不懂佛法,却在众人面前胡言乱语,这是非常可笑的。

如来功德佛自知,唯有世尊能开示,

天龙夜叉所不及,二乘自绝于名言。

只有如来才知道自己的功德,也唯有如来才能开示如来的功德,其他天龙夜叉等众生根本不能开示如来的功德,甚至声闻缘觉也无法用语言宣说。

唯有佛才了知佛的境界,也唯有佛才能宣说佛的功德,释迦牟尼佛能宣说阿弥陀佛的功德,其他佛也能宣说释迦牟尼佛的功德,除此以外,其他再有智慧的人,甚至像龙树菩萨、月称论师那样的一切智者之顶严,他们也不能原原本本地宣说佛的功德。

《华严经》云:“世间所言论,一切是分别,未曾有一法,得入于法性。”确实如此,世间的言论都是分别念的产物,根本不能入于真正的法性。现在有些人写一些文章、论文、小说,其实这些作品都是以分别念将语言组织起来的,虽然我们不能完全否定这些世间的文字,但是站在如来智慧的层面,这些文字确实没有真实的意义和价值。

若诸有情当作佛,行超普贤登彼岸,

敷演一佛之功德,时逾多劫不思议,

于是中间身灭度,佛之胜慧莫能量。

如果一切有情都变成佛陀,他们已经超越了普贤菩萨的修行,都抵达了究竟的解脱彼岸,如果这些佛陀共同宣说一位如来的功德,则他们即便经过无数不可思议劫乃至入灭,也无法说完如来的殊胜智慧。

假使在座诸位都成了佛,都圆满了普贤菩萨的如海行愿,大家共同宣说释迦牟尼佛或者阿弥陀佛的功德,则经过一个劫、两个劫、三个劫乃至不可思议的劫,直到诸位都示现涅槃为止,也无法宣说完毕。可见佛的功德多么伟大。相比之下,世间人的功德很快就能说完。比如要宣说爱因斯坦、牛顿的功德,那不需要很长时间就能说完。听到这个道理,有些人可能很难接受:这么长时间都说不完佛的功德,不可能吧?因为凡夫人的智慧就只有这么一点,所以产生这样的怀疑也很正常。

如果真要宣说如来的功德,不要说我们这样的凡夫人,甚至菩萨中智慧第一的文殊菩萨或者声闻中的舍利子、目犍连尊者都无法完全宣说,只能象征性地宣说一部分。因此,大家对如来的功德要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要这样想:与清华、北大或者哈佛等名校的大学生相比,不管从学问、经验等哪方面来看,幼儿园的孩子都遥不可及;同样,与如来的功德相比,我们这些初学者也相差十万八千里。如果经常这样想,慢慢就会对如来功德的不可思议有所认识。

是故具足于信闻,及诸善友之摄受,

得闻如是深妙法,当获爱重诸圣尊。

所以如果有人具足信心、多闻并且得到善知识的摄受,这种人方能听闻如是甚深微妙法门,他们会获得一切圣尊的爱重。

由于不懂佛法,很多人一听说佛陀功德不可思议都不以为然:释迦牟尼佛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他不就是两千五百多年前的一个人嘛?他不就是印度的净饭王子嘛?很多人对佛陀的说法也特别可笑。前几天我看了某大学教授写的一本书,这个人确实是不懂佛法,看到他对释迦牟尼佛以及印度诸智者的介绍,我不禁合上书笑了很长时间。

其实凡夫人一定要认识到自己的无知。如果有人自以为很聪明,不依靠善知识的摄受,随便翻阅一两本书,就要凭分别念给诸佛菩萨下评语,这是根本办不到的。作为凡夫人,首先应该得到善知识的摄受,在善知识座下踏踏实实闻法,这才有可能懂得佛法的意义。否则,即使你获得了世间最高的文凭,已经戴上了两三层的博士帽(开玩笑,博士帽不一定有很多层。不过文革期间,被批斗的人头上都戴着高高的帽子,这些帽子有一层、两层甚至三层的,据说越反动的人戴的帽子越高。当时我是小孩,经常去看戴高帽的人。也许在座有些老和尚也戴过这种帽子),也很难拥有佛法的智慧,你拥有的最多是世间的假名,这没什么可傲慢的。

如来胜智遍虚空,所说义言唯佛悟,

是故博闻诸智士,应信我教如实言。

如来的殊胜智慧广大无边,犹如周遍十方的虚空一样,唯有佛陀才能了悟佛所说的教言,所以广闻博学的诸智者应该相信我的如实教言。

对三宝的信心特别重要。麦彭仁波切曾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唯有我不知道,而如来您完全了知。”所以大家平时经常要有“如来知”或者“上师知”的心态。藏传佛教的修行人经常说“喇嘛钦”,意思是“上师知”,即上师遍知一切,不管因果、空性还是往生净土之理都懂,甚至自己犯了小小的错误也一清二楚。藏地佛教徒也常说“噶玛巴钦”、“格日仁波切钦”,意思是“噶玛巴知”、“莲花生大士知”。也许是受家庭的教育,很多藏族人从小对三宝就有虔诚的信心。其实家庭的教育特别重要,每个人来到世间后第一个老师就是父母,点点滴滴的知识都是跟父母学的。如果父母信佛,孩子也会信佛;如果父母不信佛,孩子也会受不良影响,长大后即使信仰佛教,内心始终会有疑惑:到底前世后世存不存在……

人趣之身得甚难,如来出世遇亦难,

信慧多时方乃获,是故修者应精进。

人趣的身体很难获得,值遇如来出世也很难,对佛法的信心和智慧也要历经多时方能获得,所以修行人应当精进修持正法。

上述这些条件对学佛者来说缺一不可。假使其他条件都具足,但是一点智慧都没有,上师讲的课一点都听不懂,从开始学习《无量寿经》到现在,连一句经文都看不懂,那人身依然是无有意义。而在座诸位非常幸运,不仅获得了人身,遇到了佛法,而且具足信心和智慧,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放弃学佛的机会。

在《月灯三昧经》中,也有类似的教言:“佛出甚难遇,人身得亦难,信佛法亦难,出家具戒难。”前三难与《无量寿经》的说法相同,不同的是出家具戒这一条。在家佛友们虽然不具足这一条,但前三条都可以具足,所以也有解脱的机会。

我经常这样想:在座诸位能听闻如此殊胜的《无量寿经》,这的确非常难得。有些人也许认为:密宗的法很难得,而显宗的法不是很难得。其实并非如此。如果你的根机与法不相应,密宗的法对你也没有利益;如果你的根机与法相应,具足信心和智慧,能够如理如法地学习,显宗和密宗可以说一模一样。

《大智度论》中说:“若人得信慧,是宝最第一,诸余世财利,不及是法宝。”意思是,如果有人得到信心和智慧,这就是最为第一的珍宝,世间所有的珍宝都不如这种法宝。现在很多人认为金银很难得,如果有了一块金银,一定要藏在保险柜里。甚至有些人已经出了家,还把耳环像系解脱一样天天带在身上。其实这些世间的珍宝不珍贵,最珍贵的就是对佛法的信心和智慧。因为人有了信心和智慧,一定会精进修行,每天会早起晚睡,放弃一切散乱和无义之事,这样离解脱就不远了。

不过要提醒大家的是,为众生做事情不叫散乱。有些人觉得:我发心虽然对众生有利益,但是自己太散乱了,所以一定要闭关修行。这种想法是没福报的表现。如果有些人发心不成功,闭关肯定也不会成功,也许刚闭关两三天又会起厌烦心。其实,如果一个人有一定修行境界,对佛法有一定责任心,对众生有一定慈悲心,即使发心再辛苦也会觉得像在莲花宫里一样快乐,对什么环境都可以适应;相反,如果修行比较差,福报又很浅薄,那即便不发心也不会快乐。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放弃利益众生的机会,这对自己的修行实际上也是有利的。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我们不管做任何事情,都要以对自己的修行和众生有利为出发点。有些人曾问我:“我是呆在学院还是出去?”其实这些人应该问自己:如果对自己的修行或者众生有利,那呆在学院可以,出去也可以;如果对二者没有利益,那不管去哪里都没区别,反正到哪里都是三界轮回,到哪里都是熙熙攘攘的众生,就像掀开的蚂蚁窝一样。

如是妙法已听闻,常念诸佛而生喜,

彼人往昔真吾友,善能乐欲佛菩提。

如果有人已经听闻如是妙法,能经常忆念诸佛而生起欢喜心,这种人往昔真正是我的道友,他们善能希求佛菩提。

在座诸位都听了《无量寿经》,除了个别邪见严重者以外,应该不会对阿弥陀佛等诸佛生起嗔恨心,都能对诸佛生起欢喜心,以释迦牟尼佛的金刚句来推断,诸位和释迦牟尼佛一定有甚深的因缘,往昔一定做过他的道友。以前藏地有一位大成就者,他在拉萨大昭寺对着觉沃佛说:“曾经你和我是一样的,但后来因为你太精进了,现在已经获得了佛果,所以今天我不得不向你顶礼。”和这位大德一样,我们以前也是释迦牟尼佛的朋友,大家应该对此深信不疑。

此处说“常念诸佛而生喜”,所以我们应该经常忆念诸佛,不管忆念哪一位如来,这个功德都特别大。《华严经》云:“若能须臾念如来,乃至一念功德力,永得远离众恶趣,智慧日光灭痴暗。”意思是,如果有人能于须臾间忆念如来,以一次忆念的功德力,此人将永远离开地狱、饿鬼、旁生趣,最终能以智慧的日光灭除愚痴的黑暗,从轮回中获得解脱。正因为如此,我经常要求大家外出时携带释迦牟尼佛像或者唐卡,如果没有时间念《释尊仪轨》,即便看一眼佛像或者唐卡,这也有不可思议的功德。

尔时世尊说是经已,天人世间有万二千那由他亿众生远尘离垢得法眼净,二十亿众生得阿那含果,六千八百比丘诸漏已尽心得解脱,四十亿菩萨于无上菩提住不退转被大甲冑当成正觉,有二十五亿众生得不退忍。

世尊宣说这部经时,人天世间有一万二千亿那由他众生远尘离垢获得法眼净,二十亿众生获得不来果,六千八百比丘灭尽诸漏、心得解脱,四十亿菩萨于无上菩提住于不退转,他们披上勇猛无畏的甲冑,将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有二十五亿众生获得不退法忍

有四万亿那由他百千众生于无上菩提未曾发意,今始初发种诸善根,愿生极乐世界见阿弥陀佛,皆当往生彼如来土,各于异方次第成佛同名妙音。

有四万亿那由他众生以前没有发过无上菩提心,如今发下了无上菩提心,种下了诸多善根,这些众生又发愿往生极乐世界面见阿弥陀佛,他们都将往生阿弥陀佛的刹土,最终在各个世界次第成佛,名号都叫妙音。

以这次学习《无量寿经》的因缘,也许我们也包括在这些妙音如来中。现在有些净土宗的法师给弟子们取法名为妙音,也是根据此处的说法。

有八万亿那由他众生得授记法忍成无上菩提,彼无量寿佛昔行菩萨道时成熟有情,悉皆当生极乐世界。忆念俦昔所发思愿皆得成满。

有八万亿那由他众生得到授记将来获得无生法忍、成就无上菩提。这些众生都是无量寿佛往昔行菩萨道时成熟的有情,他们都将往生极乐世界。依靠世尊宣说此经之力,他们都忆念起往昔的发愿,知道自己的发愿一定能圆满。

获得解脱是按次第的,就像学生一批批从学校毕业一样。当年释迦牟尼佛宣说《无量寿经》时,阿弥陀佛在因地成熟的菩萨首先往生极乐世界;同样,如今我们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中种下善根,将来也会在其他如来面前获得解脱。

尔时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并现种种希有神变,放大光明普照世界,无量亿那由他百千天人同时音乐不鼓自鸣,雨天曼陀罗花没至于膝,乃至阿迦腻咤天皆作种种殊妙供养。佛说经已,弥勒菩萨等及尊者阿难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

这时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并出现各种稀有神变,光明普照整个世界,无量亿那由他天人同时奏响音乐,天鼓不鼓自鸣,从虚空中降下没至膝盖的天界曼陀罗花,欲界诸天人乃至阿迦腻咤天人都在释迦牟尼佛面前作种种殊胜上妙供养。佛陀说完这部经后,弥勒菩萨和阿难尊者等一切大众听到佛陀的说法都生起极大欢喜心。

 

至此,我们已经圆满了《无量寿经》的学习。能够学习功德这么大的经典,我感到非常高兴。虽然现在没有出现佛陀讲完经时的瑞相,但我认为肯定也有很多天人和非人在欢欣庆祝,所以大家也应该生起欢喜心。

依靠阿弥陀佛和法王如意宝的殊胜加持,我相信通过这次的学习,除了极个别人以外,在座诸位都能往生极乐世界。人身非常难得,又遇到如此殊胜的净土法门,当具足这些解脱的因缘时,道友们千万不要轻易放过。同时大家也不要忘记,在自己身边还有很多众生没有听闻这样的甚深法门,因此有机会的时候大家要大力弘扬此法门,哪怕给一个人宣讲也有很大必要。我在传讲此经过程中,一方面参照了藏文译本,一方面进行了反复思维,基本上从字面上过了一遍。以后大家传讲此经时可以参考我的讲解方式。汉地的居士和出家人以后也应该经常念诵《无量寿经》。在开讲此经之前,我通过反复比较,决定选择唐译本,现在讲完《无量寿经》,我对这个译本更加生起信心,感觉这确实是最好的译本,所以大家在念诵时最好是采用唐译本。

最后,我们共同作回向:以学习《无量寿经》的善根,愿天边无际的一切众生尽快苏醒善根,早日生起菩提心,都往生极乐世界;愿所有弘扬佛法的高僧大德长久住世,佛法长久住于世间;愿一切灾难自然消除,整个世界变成清净的刹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