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无量寿经-第二十五课

前面的经文中宣说了极乐世界菩萨的很多功德,今天这堂课将以各种比喻宣说菩萨的功德。在讲这些道理之前,首先要提醒大家一个问题:不仅极乐世界有具足无量功德的菩萨,娑婆世界也有许多具足不可思议功德的菩萨。我们从外表不一定能看得出谁是菩萨,因为菩萨外在的显现跟一般人一样,也有行住坐卧、言谈举止等行为。但菩萨的内心完全不同于凡夫,他们没有任何耽著和烦恼。《华严经》云:“示现种种色,亦现心及语,入诸想网中,而恒无所著。”意思是,菩萨在世间示现种种色相,也示现种种心态和语言,也示现入于各种思想之网中,但实际上他们内心恒时无有执著。表面上看起来,很多人是一样的,但其中确实有真正的菩萨。有时候我们从外在行为便可推知:噢,这个人肯定有超越的境界,他可能是大菩萨再来。在学习《无量寿经》的过程中,大家一方面要知道极乐世界有许多菩萨,一方面要知道娑婆世界也有许多菩萨,所以不管何时何地都要对他人观清净心。总之,不管学习任何经论,除了要掌握经论本身的意义,还要将经论结合自己的实际修行。这是我今天要提醒大家的一个要点。

对于此次学习《无量寿经》,在座诸位应该有一种难得之心。现在世间有各种培训班,不仅一般的人要培训,有些领导和企业家都要参加培训。培训的内容也很多,有些人参加国学培训,有些人参加瑜伽培训。不仅在国内参加培训,还有人到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去培训。为了短短七天、二十一天或者一两个月的培训,往往要支付高昂的费用。前几天有人对我说他们参加了一个培训,二十一天要交两万五千元,而且生活还是自理。我问他们:“你们学到了什么?”“什么都没学到,但也没办法,钱已经交了,只有白白呆了二十一天。”所以我在想:如果听法也要交很多钱,不管通过网络、光盘还是在现场听课,每个人都要交两万五千元,那大家肯定会觉得:这堂课我一定要好好听,因为我交了那么多钱。不过人就是这样,虽然佛法很珍贵,可是由于没有收费,所以很多人就觉得:反正堪布每天都“叭叭叭”地讲,我听不听都无所谓。有些人甚至是为了给我面子,才勉强听我讲一堂课。(从这一点来讲,我还是很“感谢”这些人的。)实际上这种想法完全是错误的。大家想一想:为了世间的培训,人们要付出多少时间、精力和钱财?首先从中国飞到美国,然后在美国培训几天,最后又从美国飞回中国,这期间的开销是多少?而这种培训到底有什么价值?所以,大家应该对闻法有难得之心。下面我们看极乐世界菩萨的功德。

 

其智宏深譬之巨海,菩提高广喻若须弥

这些菩萨智慧甚深,犹如巨海一样;菩提心的境界极其高广,犹如须弥山一样。

世间的任何高山都无法与须弥山相比,如果站在须弥山顶上,一切景象都会一览无余;菩萨的境界就像须弥山一样,凡夫人也根本无法测度。

自身威光超于日月,凡所思择与慧相应。

这些菩萨的身体发出威光,其光明超过了日月;但凡有所思维、抉择,都与佛法的智慧相应。

凡夫人的分别、抉择经常与烦恼相应,而菩萨不是这样,他们的想法完全与佛法的智慧相应。

犹如雪山其心洁白。

这些菩萨的心犹如雪山一样洁白。

黄念祖老居士说,雪山可以从三个方面比喻菩萨的功德:一是以雪山之洁白比喻菩萨的心清净,二是以雪山之纯白一色比喻菩萨的心平等一如,三是以雪山之不动摇比喻菩萨的心安住不动摇。

光明普照无边功德,烧烦恼薪方之于火,不为善恶之所动摇,心静常安犹如大地。

这些菩萨具有无边功德,犹如光明普照十方;他们的智慧犹如猛火,能烧尽一切烦恼薪柴;其心不为善恶分别所动摇,就像大地一样恒时安稳不动。

凡夫人的心经常被好坏、善恶所动摇,今天遇到成功的事欢喜若狂,明天遇到失败的事气急败坏、非常痛苦。而菩萨不是这样,他们的心非常寂静,不会被好坏、善恶动摇,就像大地一样能承受一切。

洗涤烦惑如清净水,心无所主犹如火。

这些菩萨的智慧能洗涤众生的烦恼迷惑,犹如清净的水一样;他们的心无有偏袒,犹如野火一样。

火没有固定的主人,凡是因缘具足之处就会燃起来;菩萨的心也是如此,无有任何偏袒执著,一切众生都是他们饶益的对境。

不著世间犹如风,养诸有情犹如地,观诸世界如虚空,荷载众生犹如良乘,不染世法譬之莲花。

这些菩萨对世间无有任何执著,犹如空中的风一样;长养一切有情的身体和智慧,犹如大地长养万物;观照一切世界皆无所有,犹如虚空一样;承载一切众生前往解脱城,犹如良乘承载一切乘客;不沾染任何世间的尘垢,犹如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佛经中说:“虽出于世间,亦不离世间,俱在于世间,不行世间道。”意思是,菩萨虽然已经超出了世间,但显现上不离于世间,虽然跟其他人一样住于世间,但菩萨不会行于世间轮回之道。《摄大乘论》中也说:“如虚空不染,此无分别智,常行于世间,世间法不染。”意为,菩萨以无分别智观察后前往世间受生,虽然他们行于世间,却不为世间法所染,犹如虚空不为他法所染。现在就有不少这样的菩萨,即使他们到城市或者不清净的众生中,也不会受到任何染污。

远畅法音犹如雷震。

这些菩萨的法音远畅,犹如雷鸣一样。

菩萨经常在众生面前宣扬佛法,他们的说法犹如雷鸣一样遍于整个世间,其他任何人的声音都会被压倒。法王如意宝就是如此,他老人家不管到哪里讲法,其他人的声音都好像成了默然无说,没有什么可接受的价值。

雨一切法方之大雨,光蔽贤圣犹彼大仙,善能调伏如大龙象,勇猛无畏如师子王。

这些菩萨降下正法的大雨,犹如天降倾盆大雨;其光芒遮蔽其他贤圣的光芒,犹如大仙人的光芒映蔽日月之光;这些菩萨善能调伏众生,犹如大龙象;弘法利生勇猛无畏,犹如狮子王。

凡夫人只要遇到一点小事就不行了:“我要倒下去了,现在没办法了”,“这几天心情不好,我的心力提不起来。”而菩萨不是这样,只要是做对众生有利的事情,他们的心力始终能提得起来,不会随便“降温”,他们就像狮子王一样,在弘法利生的过程中从来不会害怕。

覆护众生如尼拘陀树,他论不动如铁围山,修慈无量如彼恒河,诸善法王能为前导如大梵天。

这些菩萨无偏地维护一切众生,就像尼拘陀树覆护一切众生一样;他们不会被他论所动摇,犹如铁围山不为大风所动摇;经常修持慈无量心,内在的慈心犹如恒河水一样恒常不断;于一切善法中最为上首(即能率先行持一切善法),就像大梵天之于梵天众一样。

每逢如来出世,大梵天都会请世尊转法轮,世尊之所以需要大梵天的劝请,是为了显示佛法的珍贵。除了此类特殊情况以外,一般来讲,行持善法不需要别人劝请,应该自己主动去做。可是很多凡夫人却不是这样,行持善法经常需要别人求,甚至求了半天才勉强做一点。其实,如果是真正的菩萨,他会觉得行持善法是分内之事,不会天天要别人求——你先给我磕三个头,我才会去做事情。

无所聚积犹如飞鸟,摧伏他论如金翅王,难遇希有如优昙花。

这些菩萨没有积聚的财产,犹如飞鸟一样随缘度日;他们能摧毁世间的他论邪说,犹如金翅鸟王能降伏龙类;难得值遇、极其稀有,犹如优昙花现世。

菩萨都是知足少欲的,他们不会像世间人一样为了自己的住房、钱财而忙碌,也不会因此而产生烦恼,就像飞禽一样到哪里都随缘度日。我们应该像菩萨这样生活。

最胜丈夫其心正直,无有懈怠能善修行。

这些菩萨堪称为最胜大丈夫,其心正直无有偏袒;他们无有任何懈怠,能善巧修行各种善法。

菩萨的精进是恒常的,而凡夫的精进是偶尔的,有些人刚开始特别精进,后来慢慢就倒下去了,最后再也动不了,即使心里还想精进,但身体就是精进不起来,就像没有燃油或者被冻坏的汽车一样,怎么发动车也动不起来。

于诸见中善巧决定,柔和忍辱无嫉妒心,论法无厌求法不倦。

于世出世间诸见解中,这些菩萨能善巧决定真正的正见;他们的心柔和忍辱,无有任何嫉妒心;对于讨论佛法无有满足,在求法过程中无有任何疲倦。

菩萨虽然日日夜夜闻思修行,但从来不会感觉疲劳。而我们有些人不是这样:一边听课一边打瞌睡,最后慢慢睡着了,口水掉到法本上,旁边的道友帮他擦掉法本上的口水,这个时候他被惊醒,以为道友在欺负自己,于是狠狠地瞪对方一眼。呵呵,这是我编的故事,经堂里应该不会有这种事情。

常勤演说利益众生。

这些菩萨经常精进演说佛法,以佛法利益一切众生。

有些法师和辅导员经常说:“我已经讲了好多年法了,现在该退下来休息了。”其实,作为行持菩萨道者,应该在有生之年乃至生生世世不断地讲经说法,不要老是想着退下来。法王如意宝曾说:“我发愿有生之年不断传法,哪怕我明天死,今天也要传法。”我觉得这种精神很可嘉。如果你生病了或者年纪特别大了,那可能没办法讲经说法,像本焕老和尚今年十月份就满一百零五岁了,这个年龄要讲经说法确实有困难。(不过他老人家的精神还是很足,有些弟子劝他:“您年纪这么大,不要再见人了。”本老说:“你们为什么阻挡我?我还是要见人,我还是要加持他们。”)除此以外,才讲了两三年或者五六年课,这个时候不能说:“唉,不行了,现在老了,身体不行了,该休息了。”老什么老,还没有老啊!

戒若琉璃内外明洁,善闻诸法而为胜宝,其所说言令众悦伏。

这些菩萨戒律非常清净,就像琉璃一样内外明洁;他们善于听闻佛法,将闻法当作殊胜的珍宝;但凡有所言说,都能令众人欢悦诚服。

真正的菩萨都是乐于闻法的。以前藏地有一位蒋扬钦哲旺波尊者,他一辈子依止了一百五十多位上师,在上师面前听受了新旧各派的一切显密教法。尊者在藏地是一位无与伦比的大师,不仅具足出世间的殊胜功德,而且种姓高贵、财富圆满,可是为了得到佛法,他在乞丐面前都能恭恭敬敬地听受。有时候看起来,现在有些人闻法的精神真是太差了,稍微听一两天课就满足了,就已经“吃饱”了,不想再“吃”了。

以智慧力建大法幢,吹大法螺,击大法鼓,常乐勤修,建诸法表

这些菩萨以智慧力建立大法幢,吹大法螺,击大法鼓,常乐勤修佛法,建立正法的表率。

此处的建法幢、吹法螺、击法鼓都是比喻转法轮。当然,这些说法也可以直接理解:修建寺院作为弘法基地就叫建法幢,在传法前吹螺、打鼓通知大家就叫吹法螺、击法鼓。所谓法表,就是正法的表率,建诸法表就是在弘扬佛法的过程中起到表率作用。

由智慧光心无迷惑,远众过失亦无损害,以淳净心离诸秽染,常行惠施永舍悭贪。

由于这些菩萨具足智慧的光明,所以内心无有无明迷惑;他们远离了一切过患,也不损害其他众生;以淳厚清净之心远离了贪嗔痴等秽染;经常行持布施,永远舍离了悭贪心。

凡夫人往往很吝啬,有些人对钱财特别吝啬,有些人对佛法特别吝啬。周利槃特为什么特别笨?就是因为前世他成为三藏法师时,有人向他请教佛法,他出于吝啬心不好好说法。现在有些人也有这种心态:我相续中有这么多智慧,讲法时应该只讲一半,不能全部讲出来,不然别人知道后就胜过我了。我以前遇到过的一些辅导员就是这样,本来他们明明懂得某个道理,可是在辅导时却不好好讲,遇到关键地方就跳过去:“你们自己看书吧。”其实这种对佛法的吝啬心很不好。从这方面来讲,我还是很不错的,这么多年以来自己从来没有产生过这种心态。不仅如此,有时候发现一个很好的教证,我都在想:能不能很快讲给大家,如果大家能记住这个教证该多好啊!

禀性温和常怀惭耻,其心寂定智慧明察,作世间灯破众生暗,堪受利养殊胜福田。

这些菩萨禀性温和,恒常怀有惭愧羞耻心;其心寂静安定,智慧能明察万法;他们能作为世间的明灯,破除众生的无明愚暗;堪能接受人天的供养,是世间的殊胜福田。

不管在这些菩萨面前作任何供养承事,他们都能消受得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具有惭愧心、慈悲心、恭敬心等善心。其实这些善心是一切功德的根本。《华严经》云:“常行慈悲心,恒有信恭敬,惭愧功德备,昼夜增善法。”所以,如果我们没有很多积累功德的机会,但只要能做到经常对众生起慈悲心,对上师三宝起信心和恭敬心,长期怀有惭愧心,(尤其惭愧心对修行人非常重要。古人说,有道德的人不会认为自己有道德,有智慧的人不会认为自己有智慧,反而是没有道德和智慧的人喜欢吹嘘自己。所以我们应该像以前的高僧大德一样,时时刻刻把自己看作普普通通的人),这样善根日日夜夜都能增上。所以大家应该明白,不一定每天做很多善事才能增长功德,培养善心就是增长功德的窍诀。

为大导师周济群物,远离憎爱心净无忧。

这些菩萨堪为世间的大导师,能够周济一切众生;他们远离了憎爱之心,内心清净无有忧恼。

如果是真正的菩萨,心情永远都是很好的,不可能某天心情特别不好,弄得人们都不敢接近他,不然会挨批评。

勇进无怖为大法将,了知地狱调伏自他。

这些菩萨勇猛精进、无有怖畏,成为弘扬正法的大将军;他们了知地狱之苦以及苦因,以正法调伏自他的相续。

《正法念处经》云:“当以智慧,饶益一切世间,观地狱苦,于一切众生,思惟忆念,起慈愍心,修行慈悲。”极乐世界的菩萨就是这样,他们恒时以智慧饶益众生,他们观察地狱痛苦的因,看见众生在造堕入地狱之业,由此生起悲悯心。其实慈悲就是菩萨的本性,用世间的话来讲,这就是菩萨的“专业”,他们读的是“悲悯众生系”。

利益有情拔诸毒箭,为世间解为世间师,引导群生舍诸爱著,永离三垢游戏神通。

这些菩萨利益一切有情,拔除众生的烦恼毒箭;他们成为世间解和世间导师;这些菩萨引导无量众生舍离一切爱著;他们永离了贪嗔痴三垢,自在游戏于各种神通。

烦恼毒箭入心的众生特别可怜,对这些众生来说,最迫切的需求就是拔除烦恼毒箭,正因为如此,所以佛陀没有讲怎样造飞机、坦克、卫星,而是主要宣讲断除烦恼的四谛法门。

因力、缘力、愿力、发起力、世俗力、出生力、善根力、三摩地力、闻力、舍力、戒力、忍力、精进力、定力、慧力、奢摩他力、毗钵舍那力、神通力、念力、觉力、摧伏一切大魔军力、并他论法力、能破一切烦恼怨力及殊胜大力。

这些菩萨具足因力、缘力、愿力、发起力、世俗力、出生力、善根力、三摩地力、闻力、舍力、戒力、忍力、精进力、定力、慧力、奢摩他力、毗钵舍那力、神通力、念力、觉力、摧伏一切大魔军力、摧伏他论法力、能破一切烦恼怨力、殊胜大力。

因力是前世的发心和善根之力。缘力是即生中善知识等外缘的力量。发起力是做事情的能力。三摩地力和奢摩他力都是指寂止、禅定或者静虑的力量,区别在于三摩地是一般的寂止,奢摩他是跟毗钵舍那对应的寂止,也就是说后者要求更高。毗钵舍那力指的是胜观力。闻力是听闻正法的力量。

菩萨的力量跟凡夫人完全不同,拿闻力来说:菩萨听多长时间法也不会起厌烦心;而凡夫人即便听一个小时法都很困难,听着听着就会东张西望,或者打妄想:现在有点困了,还是快点讲完,马上就下课,早点休息吧。听一个小时法都是如此,听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四个小时就更不行了。发起力、戒力、忍力、精进力的差别也是如此。总之,菩萨在善法方面什么力量都具足,在恶法方面则没有力量,如果你想拉菩萨去造恶业,他是不会配合你的。而凡夫人在善法方面力量很薄弱,在恶法方面力量却很强,时间、意乐、方法样样都具足。

在康僧铠译本中,这段经文后还有一句:“如是等力一切具足”,意思是,上面这些力量菩萨都具足。我觉得有这句话好一点,否则意思有点不全,看起来不是特别好懂。

威福具足相好端严,智慧辩才善根圆满,目净修广人所爱乐,其身清洁远离贡高。

这些菩萨具足威德福报、相好庄严,而且圆满具足取舍的智慧、制伏外道的辩才、世出世间的善根;他们的眼睛清净、修长,为人们所喜爱,身体非常清洁,远离了贡高我慢。

菩萨跟世间人大不相同,由于具足上述功德,尤其是他们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利益众生,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其实人最可怕的就是凡事以自我为中心),所以能得到很多人的喜爱。

以尊重心奉事诸佛,于诸佛所植众善本,拔除憍慢离贪瞋痴,殊胜吉祥应供中最。

这些菩萨以尊重心奉事诸佛,在诸佛面前广种善根,拔除了相续中的傲慢,远离了贪嗔痴等烦恼,他们是最殊胜吉祥的士夫,于一切应供中堪为最胜。

极乐世界的菩萨是不会有傲慢的,即使刚往生极乐世界时有一点余习,很快也会得以根除。不然的话,他们已经有了那么高的境界,很可能再不愿意上供养诸佛、下随顺众生了。

这些菩萨是真正的应供处,无论接受多少供养也不会有过失。现在很多人找不到真正的应供处,经常在非菩萨面前供养很多钱财,事后又后悔得不得了,想要回原来的供养,可是对方不给,于是到法院打官司,法官说:“既然是你愿意给的,那你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于是伤心地回家,然后跟老公吵架。

住胜智境赫奕慧光,心生欢喜雄猛无畏。

这些菩萨住于殊胜的智慧境界,发出显耀盛大的慧光;他们能令众生心生欢喜,具足雄猛无畏的辩才。

作为有大智慧、大辩才的菩萨,在任何众生面前都没什么可害怕的。除非遇到不讲真理的人,就像国外某些宗教那样以暴力压服对方,这种情况当然另当别论。不过现在有些法师与别人研讨时经常害怕,本来有些道理自己说得来,但就是不敢在人前站起来,一站起来就有点不自在,一直拽自己的衣服。这一方面是缺少训练,一方面是缺乏勇气。其实,只要自己掌握了真理,就应该在众人面前雄猛无畏地宣说,不需要有任何担心。

福智具足无有滞限,但说所闻开示群物,随所闻法皆能解了。

这些菩萨具足福德和智慧,出言无有任何阻碍和滞限,但凡听到的法要都能开示给众生,众生随所听闻都能了解通达。

菩萨做任何事情都不会有阻碍;而凡夫人做善事时四面八方都是违缘,天天被各种障碍挡住。很多人今天遇到这个障碍,明天又遇到那个麻烦,今天过不了这个关,明天迈不过那个坎,每天都恳求上师:“请您加持加持我,我现在又不行了。”

其实,如果具足了智慧和方便,再多的魔众也不能障碍我们的善行。《华严经》中说:“智慧及方便,所行清净道,乃至千亿魔,皆所不能坏。”《格言宝藏论》中讲过,具足方便的小山兔战胜了成群的大象。所以,关键是看自己有没有智慧和方便,如果有了智慧和方便,什么困难都能解决。比如在座有些人想出家,也许很多亲人会反对你,但只要你具足智慧和方便,那就既不会伤害他们,也不会障碍自己出家。当年我出家时就是这样,当时我佛法学得并不深,但因为我看过《格言宝藏论》,所以运用了其中几个偈颂的道理。我知道挡在自己面前的都是有势力的人,他们肯定会反对我出家,所以我每天都在考虑通过什么方法出家,甚至做梦都在考虑,后来我的计划还是很成功的。所以佛教徒很需要智慧和方便,如果有了智慧和方便,很多人和非人造成的违缘都能遣除。

于菩提分法勇猛勤修,空无相愿而常安住,及不生不灭诸三摩地,行遍道场远二乘境。

这些菩萨勇猛精进修持三十七菩提分法,经常安住于空、无相、无愿的境界以及不生不灭、不来不去、不常不断的三摩地,他们遍行于各个道场,以智慧和悲心利益群生,远离了二乘的自我寂灭作意。

阿难,我今略说彼极乐界所生菩萨摩诃萨众真实功德悉皆如是。阿难,假令我身住寿百千亿那由他劫,以无碍辩欲具称扬彼诸菩萨摩诃萨等真实功德不可穷尽。阿难,彼诸菩萨摩诃萨等尽其寿量亦不能知。

阿难,我今天简单地宣说了极乐世界诸菩萨摩诃萨的真实功德,这些菩萨都具足如是功德。阿难,假使我住于世间百千万那由他劫,用无碍的辩才宣扬诸菩萨摩诃萨的真实功德,终究是不可穷尽的。这些菩萨尽他们的寿量也不能了知极乐世界诸菩萨摩诃萨的真实功德。

大家看看:释迦牟尼佛的智慧是什么样?他的辩才又是什么样?即便释迦牟尼佛住世无量劫,以无碍的辩才宣说,也无法说完极乐世界菩萨的功德,何况要我在短短一节课中圆满宣说菩萨的功德,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对于有智慧的人来说,通过学习菩萨的部分功德,也能推知他们具有无量的功德。

在以上提及的功德中,没有一个不符合事实,宣说这些功德实际上就是对极乐世界菩萨的如实赞叹。其实,不要说极乐世界的菩萨们,在现在我们这个世间,也有些人具足类似菩萨的功德,他们的智慧、悲心、惭愧心和正直人格也得到众人称道,既然这些人的功德都值得宣扬,极乐世界菩萨的功德就更值得宣扬了。

要完全宣说大菩萨的功德是不可能的。《华严经》云:“虚空可度量,海水可渧数,菩萨功德海,无可为譬谕。”意为,即便虚空的边际可以度量,大海的水可以用滴来数尽,但是菩萨的功德海无法宣说完,要想用恰如其分的比喻来描述菩萨的功德是不可能的。

现在大家有福报、有缘分学习诸佛菩萨的功德,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语言、思维真的是有价值了。拿我来说,能在这里给大家讲一堂课,我觉得自己确实很有福气。为什么呢?因为我读、讲的是佛经中的金刚语,虽然我读得不好,讲得也不好,但和世间人的啰啰唆唆完全不同,还是有很大功德。有一个领导对我说,有一个人打了三个小时电话,他在旁边一直听着,在三个小时中没听到一句有意义的话,都是些“今天到哪里去”、“今天吃什么”、“我家里有什么人”等无聊的话。而我的语言不是这样,至少我重复了佛经中的金刚句。你们听的人也很有福气,不管能不能听得懂,但只要听闻、思维了这些道理,对今世来世肯定有极大意义。

通过我这么简单的几句话,虽然大家不可能完全了知菩萨的功德,但至少会知道:噢,原来极乐世界的菩萨有无量的功德,不要说所有的功德,哪怕一个慈悲心的功德,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讲完。对有智慧的人来说,只要一联想就会明白这个道理:现在也有一些了不起的高僧大德,我们不谈他们所有的功德,即便一个慈悲心的功德也是不可思议的,既然人间的大德都有如是功德,极乐世界菩萨的功德就更不用说了。

最后提醒个别人一点:听到极乐世界菩萨的功德后,应该产生如理的作意,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如理作意,反而产生邪见,这样就不好了。我原来也说过,大家对佛法最好不要有怀疑,如果有怀疑一定要趁早解决,否则,怀疑会像癌细胞一样,刚开始是小小的良性肿瘤,慢慢会变成邪见的恶性肿瘤,最终驱使自己谤佛谤法,造下无边的恶业,这辈子闭眼以后直接堕入三恶趣。这样就太可惜了。得到人身非常不容易,有了这样的人身宝时,应该懂得取舍之理,这对每个人来讲非常重要。总之,希望大家好好闻思净土法门,通过闻思遣除对净土法门的邪分别,要对净土法门产生欢喜心,特别是对极乐世界器情世界的功德庄严要产生欢喜心,这有不可思议的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