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利刃轮释(第十七课)

下面我们继续学习藏传佛教当中,从印度翻译过来的,伟大的上师达玛绕杰达所造的《修心利刃轮》。    

于非法事不谴责,于诸善说百般驳,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世间很多人,对不如理如法的事,不但不予以谴责、呵斥、批评,还百般驳斥对自他今生来世都有利的善说妙论,经常宣说它们的过患。世间就是这般颠倒,好的论典没有人看,对不利身心健康等邪论却趋之若鹜。其主要根源就是我执分别念,因此要践踏祸根分别妄念的头,刺中我执怨敌凶手的心。    

大家都清楚,在世间当中,在家人每天都忙着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出家人也为了获得解脱而精进对治自己的烦恼,很少有人关心社会和身边的人和事。所以很多非法现象都没有人批评,连新闻媒体、各部门负责人也视若无睹。而一些好的现象,比如某人正直、善良,却看不惯,甚至以嫉妒等恶心予以诽谤、陷害。因此,佛陀的经典和龙猛菩萨、月称论师等高僧大德的论典,大多数人都没有意乐看。即使家中摆有经论,也不懂得其中的意义,所以经常妄加诽谤、驳斥。    

此时我们应用智慧抉择,在以后的生活中,要共同赞叹好的地方,比如某处有真正的高僧大德,非常如法的出家人,就要赞叹、随喜;而不好的现象,则应谴责。有些佛教徒说:某人的行为虽然不太好,但说他的过失会得罪他,所以最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当然,从某些角度来讲,说别人的过失确实不太好。但作为僧众的负责人,集团的主要领导,也要分清法与非法。非法应谴责、呵斥,否则会蔓延整个人群,殃及自他。    

佛陀也说,对不好的现象予以遮止,不但没有过失,反而有功德。如《大般涅槃经》云:“……持法比丘亦复如是,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驱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因此,大家不要做佛法的怨敌,在见到一些不如法的现象时,应尽量规劝、呵斥、谴责。    

《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亦云:“如今亲教及轨范师,为遮弟子所起过失,或如父母遮防子过,有所诃责皆为饶益,无有恶心,佛亦如是。”所以,在佛教团体中,若发现不如法的行为,应尽量制止。在这里,我希望各个班的法师和辅导员,要经常指出道友们的非法之处,或不太好的地方。有些人是因为不懂,有些人是因为烦恼现前,实在没办法。    

而对好的方面,皆应赞叹、随喜。现在有些人,经常对佛经和前辈高僧大德的金刚语吹毛求疵,这是非常愚痴的,因为我们连他们百分之一的智慧都没有。比如龙猛菩萨、月称论师,其十万分之一的智慧,我们都不一定具备。那以自己的愚痴分别念或邪见来驳斥他们,就是天大的笑话。所以,大家千万不要夜郎自大,不知天高地厚,一定要相信真理,不要信任自己的分别念。    

而现在的教育和生活环境,导致很多人都不相信有真理存在,其实这是一种最大的愚痴,并不说明自己很伟大。因为,世界上对人类社会作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等智者,都认可这些事情,而自己却不认可,还自认为了不起。当然,每个人的性格和兴趣都不相同,但也没有必要在不同场合中,经常显露自己的愚痴相。希望大家在这方面引起注意,多观察自己的言行。    

若自己有非法行为,就要常生惭愧心,多反省、呵责、批评自己。若看到别人有非法行为,也要用善心来劝诫,没有必要一直沉默不语。佛经中讲:有一位比丘了知业因果的道理。他在一位屠夫家住了很长时间,心中很想制止他们杀生,但害怕他们不接受,断了对自己的供养,就没有制止杀生的行为。后来他们家的父亲死了,变成一个水鬼。在这位沙门过河时,这个水鬼就阻拦、危害他。他问:你这是为什么?水鬼说:你明明知道杀生有这么大的过失,却不给我们讲,今天我不放过你。后来这位沙门承诺,对水鬼回向善根等,才放了他。    

现在有些佛教徒,明明知道身边的人做错了,比如杀生,做很多违背良心的事情等,却不劝阻,这也有一定的过失。所以,在以后的生活中,看到旁边的人做坏事,而自己又懂得取舍的道理,不管别人听不听,都要劝说,比如:你不要这样做,对自己和家人都不利等。但现在很多人,不但不制止不好的行为,还要进行赞叹:现在你杀生的技术很不错;说妄语的技能很好;你这种心态(指邪见)是一种享受,我非常喜欢。久而久之,自己也会入于邪道。    

实际上,修行好的人与修行不好的人,还是有很大差别。若修行好,跟他接触十天八天,其言行举止就会让他人有所改变。若修行不好,不但不能改变他人,反而会让自己进入低劣的道。因此在生活中,既要用自己最深细的智慧去观察身边的人,还要观察自己的身口意,此时就会有很多前所未有的收获。    

于惭愧处不惭愧,于无惭事反执惭,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现在世间人,对需要生惭愧心的地方不知惭愧,反而觉得这样做有面子、有功德、有意义;而对不需要惭愧的地方,比如行持善法、出家修道等,却害怕别人说,觉得惭愧、不好意思。其根源是我执分别妄念,因此要践踏祸根妄念的头,刺中我执怨敌凶手的心。    

在一千多年前,达玛绕杰达住世时,社会不可能有这么多无惭无愧者。而现在,很多人都不知惭愧,无惭愧者越来越多。麦彭仁波切在《二规教言论》中,讲了很多无惭愧人的行为,以此观察,极个别学佛人也是无惭愧者,而不学佛的人中,大多数都是无惭无愧者。    

在世间,最根本的就是要知惭有愧,若没有惭愧心,一切功德都无从谈起。但现在社会,学校、工厂等都不重视惭愧,没有惭愧心的人,人们反而觉得了不起,这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虽然我们无能为力改变现状,但也要观察自己:我到底是有愧者还是无愧者?如果是有愧者,其行为就要更加稳固,在生活、修行过程中,为了对治自己的烦恼,还要不断串习前辈大德的教言。若是无愧者,就要依靠相应的方法来改变自己的习气。    

作为修行人,最重要的是生起惭愧心。《阿育王经》中讲:有一长者的儿子,依止优波笈多出家后,天天在树下坐禅修行。在禅修过程中,他经常忆念妻子的形象,修行一直不太好。但他不知道,反而认为自己修行很不错。    

后来,智慧、神通广大无边的优波笈多,化成他妻子的形象来到他面前。这位出家人问:你怎么出现在这里呢?她说:你不是喊我来吗?他说:我没有叫你来,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她说:虽然你没有开口,但你的心在呼唤我,所以我才来到你面前。并说偈:“惭愧有二种,谓口及与心,于此二种中,心惭愧为最,若无有心觉,则无口言说。”意思是,惭愧分为两种,一是口头上的惭愧,二是心中的惭愧。这两种惭愧,心惭愧最为重要!一旦心中生起惭愧心,很多恶行都会制止。若光是口头上说我很惭愧,就不一定能制止恶行。后来优波笈多恢复本身,再为他宣说教言。当时他就生起了惭愧心,重新调整相续后,不久就获得了阿罗汉果。    

但现在人们都不了知,整个社会已经变成了无惭愧的社会,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没有惭愧心。以前,人们在穿衣、吃饭、交友等方面,都很注重伦理道德。而现在,越说没有良心的语言,人们越觉得过瘾;衣服穿得越少,甚至一丝不挂,人们越觉得其形象超胜。所以,在国际上,裸体表演、竞赛等层出不穷。我认为,此时每个人都要用智慧观察,以真正生起惭愧心,否则无药可救。    

当然,不应该惭愧的地方心生惭愧,也是不合理的。米拉日巴尊者在山中修行时,他的妹妹带着布匹、食品去找他。在路途中,她看到巴日上师财富众多,眷属如云,心中特别羡慕,希望哥哥能给他做徒弟。因为,米拉日巴在山中苦行,没吃没穿,她和家人都觉得没面子。见到米拉日巴后,她说:巴日上师让人特别羡慕,有钱、有地位、有弟子,你一个人在山洞当中,衣食无着,多羞耻啊!米拉日巴教诫她说:做到像这位上师那样,我完全有这个能力和智慧,但我现在苦修,是为了即生成就佛果,你应该高兴才是,不应该再羡慕世间八法。    

讲到米拉日巴这个故事,我就想起汉地的现状:若家中有个出家学佛的人,全家人都觉得没面子,跟谁都不敢说。若有人问:你孩子呢?就会撒谎:我孩子死了,他出差了,他在外地工作,他出国了等。甚至认为比当乞丐还不如。其实,这是不需要惭愧的。在藏地,若家中有一个出家人,全家都觉得光荣,见到谁都愿意讲;若出家人还俗了,全家人都没面子,在别人面前也抬不起头来,更不好意思说。因为,真正的出家修行人就是优秀的教育工作者,他对家庭、社会的贡献是非常大的。    

但许多世间人,都不知道什么地方需要惭愧,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而没有生起真正的惭愧心,世出世间一切功德都不可能获得。所以大家也不要认为,不知惭愧是很高的境界,因为真正的大成就者和大修行人并不是这样。以前,上师如意宝不管在任何场合当中,都特别重视惭愧二字。虽然从空性意义上讲,没有在意与不在意之分,但一般来讲,做人还是有做人的准则,谁都应该护持高尚的人格。    

作为世间人,若自己所作的是坏人的行为,也应该改正。而修行人,若自己的行为不如法,也要在传承上师、诸佛菩萨面前忏悔。若常生惭愧心,身口意三门就能得到净化。如《杂阿含经》云:“世间若成就,惭愧二法者,增长清净道,永闭生死门。”在世间,若有人成就惭愧二法,他就会增长清净的解脱道,永远封闭生死轮回的大门。所以,所有人都需要成就惭与愧。无论是在家人还是出家人,都要认真观察自己的相续,先找出无惭无愧之处,再尽量改善。    

《舍卫国王梦见十事经》中讲:当时波斯匿王做了十个恶梦,他害怕王位、家人、国家会发生不吉祥的事,就去问释迦牟尼佛。佛陀解释说:这并不预示你的国家、王位、家人会出现问题,而是在将来的末法时代,会发生很多无有惭愧的事。佛陀一边安慰他,一边一一作了解说。在了知这些道理后,我们就会知道,现在与古时差别很大。虽然现在人们在穿着、交通、信息等方面,远超古人,但在心灵方面,却特别浮躁、肤浅。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人们贪著幻化的事物。比如在医院等地,只要稍微有一点时间,就会拿出手机来玩。而古人,有时间就会好好休息,如晒太阳、逛自然界等。前段时间,有些居士在综合楼接待处登记,我发现她们每隔五分钟,就会玩一次手机。《黑客帝国》中讲:人类被机器人控制后,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在幻化,还是受幻化的机器人控制。就像不知是自己在做梦,还是受幻师控制一样。因此,所有人都不应该被幻化世界所欺骗。    

但现在国际上,从很多人的行为来看,人们似乎认为头和尾都没有差别。若没有惭愧心,其损失就非常大。而其根源就是我执分别念,所以要将之消灭殆尽。    

可行一事亦不行,非理之事皆行持,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现在世间人们,应该行持具功德的善法,却不行持;而不应该行持的恶行,却偏偏行持,甚至无恶不作。所以,很多人在离开世间时,都没有做过一件大一点的有意义的事。当然,吃饭、走路、睡觉等,每个人都不得不行持。    

在佛学院,有些人虽然呆了很多年,但除了听一点课之外,什么发心都没有,这也不太合理。我认为,至少要做一件对佛法和众生有利的事。以前,我听一个人讲自己的故事,身杀盗淫,口妄语、绮语、粗语、离间语,意贪心、嗔心、邪见,十不善业全部具足,一个都不落下。    

在这个社会,很多人在弘扬佛法方面,都没有发过心,甚至听一堂课都坐不住;而造恶业方面,吃肉、喝酒、抽烟、打麻将等样样俱全,且很有兴趣。作为凡夫人,完全避开恶业也不可能,但要懂得忏悔,而行持善法方面,也应尽心尽力。否则,在自食其果时,就会感受诸多痛苦。    

《法句譬喻经》中讲:“学不必多,行之为上。”但很多做善事的发心人员,却经常说:我好累啊!快崩溃了!听到“崩溃”这两个字,我就想笑,因为他并没有得癌症之类的重病。若是真正的修行人,在那个时候不但不会崩溃,反而会更加坚强。但有些人发心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受不了,说自己快要崩溃了。其实,他并没有发生任何快要崩溃的事,只是心力太脆弱而已。以后希望大家不要这样说,一者听起来不舒服,再者若经常摧毁积极性,自他都不可能获得世出世间的成就。在做任何善事的过程中,肯定有阻碍、有违缘,人生苦短,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要更加坚强,不要怯弱。    

在大城市里面,有些人在生意、家庭、生活等方面,稍微有一点不如意时,就说要崩溃了。其实,又没有发生地震,身体也没有患绝症,又何必要用这个词呢!实在说,我不喜欢用这个词,因为在它的暗示下,很多年轻人都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还有很多负面影响。其实,人生是美好的,世界是灿烂的,大地依然坚实,虚空也没有坍塌,根本没有必要放纵自己的分别念,而自掘坟墓。    

己四:以将我执摧毁无遗而摄义:    

奇哉能摧我见鬼,善逝法身威力尊,

持执无我业刃杖,无疑头上旋三匝。

非常稀有啊!能摧毁我见分别魔鬼,三世诸佛的法身显现为威猛相的大威德忿怒金刚,他持执空性无我、利益众生的事业兵器——利刃手杖,无疑、果断地在头上旋绕了三圈(这表示以无我智慧三番五次观察,摧毁自相续的我执)。    

其实,我们相续中的我执,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也就是说,外在的敌人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内在的我执。如果有了自我的执著,就会流很多眼泪,产生各种各样的痛苦。若我执消失,像前辈大德那样完全证悟空性,所有恶见分别念都不会存在。如《中观四百论》云:“空无我妙理,诸佛真境界,能坏众恶见,涅槃不二门。”意思是,一切法空性无我的妙理,是诸佛圣者所行的一真境界,空性法能摧坏众边执恶见,是获得涅槃的不二法门。所以,谁能通达空性,谁就不会有痛苦。而要通达空性,尤其对治我执分别念,最好祈求大威德加持,修持大威德忿怒金刚,因为寂静、温和的法门力量很微弱。    

不知大家是否有这样的认识:所有痛苦的根源就是我执分别念,我一定要摧毁它。若对此没有生起牢不可破的定解,恐怕对治烦恼的积极性就不会高。即使听了很多课,也无法对治无始以来一直伤害我们的敌人——我执分别。若有清晰的认识,了知一切烦恼和痛苦全部是我执和我所执引起的,就会以智慧宝剑奋力摧毁它,而不再感受三界轮回的痛苦。    

这样的道理,在任何世间学问中都找不到。所以有人读了十多二十年书,已经成为博士后,我执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其实,人们所做的很多事情都与初衷相违,比如:很多人经营企业、搞科研、做学问等,就是为了自己获得快乐,而结果却更加痛苦。为什么以前生活简单反而过得快乐,而后来有了事业、钱财、地位等反而痛苦,甚至睡觉都需要安眠药呢?其原因就是我执、欲望膨胀了。    

所以,幸福并不与财富、欲望等成正比,否则人们在拥有这些时,就会过得快乐,但事实却不是这样。这次国庆节,有七亿四千万人通过火车、汽车、飞机出行,道路堵塞非常严重,很多高速公路都变成了垃圾站。本来人们想在国庆期间,享受享受、快乐快乐,结果却事与愿违,自他都过得很痛苦。因此,只要为了自我而奋斗,痛苦就越来越大,快乐就越来越少,因为我执膨胀了。这一点,大家通过智慧观察都会明白。    

祈祷大勇降此敌,祈祷大智毁恶念,

祈祷大悲救护业,祈祷粉碎决定我。

祈祷无比勇猛的大威德忿怒本尊,马上现前降伏自相续的我执敌人;祈祷证悟无我的大智慧本尊大威德,彻底摧毁自相续的我执分别恶念;祈祷具有大悲心的大威德本尊,救护无始以来沉溺在业和烦恼中的众生,让他们在尽快的时间中获得解脱;祈祷具有智悲力的大威德本尊,彻底摧毁、粉碎我们相续当中,决定有我的分别执著的魔王。总之,我们要依靠佛法的智慧,尤其大威德的威力,来摧毁愚痴的我执烦恼。如《守护国界主陀罗尼经》云:“法智庄严意,破惑离愚痴。”    

但消灭我执也不能拖延很长时间,最好在即生中完成。以前夏沃瓦尊者说过:“短暂之此生,当灭此恶魔。”所以,在短暂的一生当中,我们一定要消灭我执魔王。在汉传佛教历史上,六祖惠能等禅宗、净土宗的祖师大德,都在短短一生中摧毁了我执。在藏传佛教中,也有不胜枚举的高僧大德,通过修行摧毁了我执烦恼。在座的修行人中,很多人刚进入佛门时,我执分别念特别重,通过一段时间努力,相续中虽然仍有我执,但也减轻了许多,就像春天的天气虽然寒冷,也不像寒冬那样凛冽刺骨。在学习此法后,希望大家通过大威德的忿怒修法,进一步减少相续中的我执,直至彻底消灭。    

有些可能刚入佛门,今天我所说的这些,希望你们能好好观一观。因为,这并不是依靠我个人的能力宣说的,而是在复述前辈大德的智慧。如果你真正了解它的含义,对将来的生活就有很大的意义,因为我执减少了,就会过得快乐。否则,只是在节日期间到藏地拍拍蓝天白云等,对自己也不可能有多大的利益。若在听闻《修心利刃轮》后,了知所有痛苦的来源是我执,而非朋友没有良心,单位不讲信用等,就不会怨天尤人,反而会以此法的修心利刃来斩断自相续的我执。这样的话,很快就会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凡流转者所有苦,决定堆于此我执,

凡是所有五毒惑,决定堆于此同类。

凡是流转轮回的所有众生的行苦、变苦、苦苦等一切痛苦,都观想堆积在我身上,或自己的我执上,凡是所有众生的贪嗔痴等五毒烦恼,全部堆积于同类的执我的我执上,也就是说,以自他交换的方式来修行。    

刚开始可能有点害怕,认为自己的烦恼、痛苦已经够多了,若再将别人的烦恼、痛苦堆在自己身上,那就罪上加罪,实在承受不了。其实并不是这样,若勇敢地承受别人的痛苦,自己的痛苦就会越来越少,这是不可变易的规律。在世间,自私自利心很强的人,别人都不愿意理睬,而一个有利他心的人,人人都愿意与他交往。所以,若我执很轻,多考虑他人的利益,甚至代受他人的痛苦,就有出现阳光的机会。    

《阿毗达磨俱舍论》中云:“由我执力,诸烦恼生,三有轮回,无容解脱。”意思是,由我执力量牵引,一切烦恼都会产生,这样的话,就没有机会从三有轮回中获得解脱。所以,所有众生都应致力于减轻我执,否则烦恼不可能减轻,轮回不可能出离。若多考虑他人、多换位思考,修行就会有进步。而且要想获得快乐,唯一的方法就是利他。    

在浙江第六人民医院,我翻译完了《入菩萨行论·善说海》,其中有一个偈颂印象非常深刻,即:“无论于我贪或嗔,赞毁以及作利害,愿凡见闻念我者,悉皆速得胜菩提。”希望大家经常这样发愿:无论对我生贪心、嗔心,乃至赞叹、诋毁,利益、危害,凡见到我本人,听到我的名号,心中忆念我的人,都能在很快的时间当中获得解脱。若能始终以利他心关心他人、关心社会,所有痛苦都由自己承担,自然而然自己的烦恼和痛苦就会减少、消失。当然,对他人也非常有利!    

如此无余过根本,无疑由智而认清,

若仍袒此作狡辩,祈祷摧彼执著者。

通过以上种种道理进行分析,无疑知道所有过失的根本是我执导致的,而非其他。也就是说,世间所有痛苦、烦恼等不好的东西,都是我执引起的。但以前并不知道,反而认为是社会对我不公平,亲朋好友没有良心等,其实全部来自于自己的执著。    

了知这一点非常关键!就像一个医生,找到病源后,才能对症下药。否则,摸脉、看舌苔、看眼睛、吃药、扎针、开刀等,都是自欺欺人。同样的道理,修行的根本就是摧毁我执,若不了知这个道理,无论再怎样精进、苦行,也没有利益。    

在依靠前辈大德的智慧认清这个道理后,如果我们还为了维护、袒护它而狡辩,认为不是我执,而是其他原因导致出现一切过患,那就大错特错。此时,一定要祈祷大威德摧毁它,彻底降伏这一罪魁祸首。    

大家都清楚,一切烦恼的根源就是我执。月称论师在《入中论》中也说:“慧见烦恼诸过患,皆从萨迦耶见生,由了知我是彼境,故瑜伽师先破我。”正因为所有烦恼和过患都由萨迦耶见(我见或我执)产生,而我是它的对境,所以所有修行人都要先破我。    

在佛教当中,我分人我与法我。实际上,人我和法我根本不存在,只是众生的错误执著。若懂得这个道理,安住于无我的定解,就能破除二我。但有些人天天念《金刚经》和《心经》,却不知道如何破我,这是很可惜的!若破除了二我,生活中的一切人、事、物都会了知是如梦如幻,而不会产生真实的执著。自然生活也会过得自在、悠闲。    

总之,所有修行人都应知道,修行最根本的问题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