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从生活中做起

——摘自佛门网

有些人,心中敬佛,定期礼佛,但日常生活中的言行却与佛陀教导背道而驰,令人觉得是“讲一套,做就另一套”。因此,修行者之道,不仅在心,也得体现在言行之中。

前一段日子,我频往香港岛南区医院探友人,驾着电动轮椅,从九龙半岛出发,搭地铁,越维港,最后在中环转乘巴士,每次如是。

我一向不好搭巴士,一来不是每辆巴士都设有低地台,只有低地台巴士适合轮椅使用者,二来始终铁路是更安全、更舒适的选择。然而,香港的铁路系统虽然完善之极,也是全球经营得最成功的集体运输工具之一,可是弹性却相对较低,也不能到达所有地方。南区的铁路尚在兴建中,我自然无法搭地铁往医院,巴士是唯一的选择。为了确定我所采的路线有低地台巴士服务,并避免搭错车,我事前再三做足准备功课,搜集资料——这是轮椅使用者不得不做的!一般人,见车就上,无所顾虑,我们则不同,既怕巴士不便轮椅,又怕下车的位置崎岖、远离目的地,不得不谨慎和周详。至今,我已多次独自往返该南区医院,都算顺利。不过,有些人,有些事,还是令我感恩的。

大抵而言,每次搭巴士,都颇为胆战心惊。为什么呢?因为,即使幸运地很快就遇上低地台巴士,也不是所有司机都“欢迎”我们上车的。因为每次上落车,我们都需要司机帮忙,司机自然不得不立起来、离开座位、下车调整专为轮椅而设的踏板——若非遇着我们,司机又何需这般麻烦呢?

有一回,从南区医院回程时,夜已深,我在路边等着巴士,正恨久久无车。我要的车都不见,忽而有另一轮低地台巴士驶来,我正犹疑这车是否也能通往我的目的地——因为这不是我平日习惯搭的路线。我驾着电轮椅,驶近巴士司机位置,问道:“唔该,经唔经XX广场架?”岂料司机一瞧我是用轮椅的,就冷然一句“唔经”,说罢即闩门、驱车疾去。我无奈地回首,看看巴士站的路线资料牌。不查则已,一查烧心!刚才那巴士明明就会经过我要去的广场,那司机却骗我,无非是不想麻烦!

又有一回,中午时,在中环候车,等了半天,不是没低地台的巴士,就是巴士上刚巧已有另一位轮椅使用者,使我心急不已,怕迟到了。良久,有适合我的巴士来了,我已向司机扬手,预先示意——因为司机需要特别靠近车站,轮椅才能登车。怎料,司机到站后,开了车门,问我是否上车,我一时听不清楚,也没料到他看不见我扬手示意,便问他说什么,他却大声喝道:“问你系咪搭呢架车啊!又唔一早讲,上你地(轮椅)要驶埋车站,又唔早啲讲!”我一面无奈,唯有连声抱歉。龙游浅水……莫奈何?只见那司机烦躁不安似的,停车后,就愤然站起,把踏板放下,直让踏板大力碰地时“澎”一声巨响,他也毫不在意。我登车后,他便马上开车,期间他不断响“安”(horn),驱车又时急时慢,看得出他心烦意乱,欠缺耐性。我心想,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很容易就被乘客甚至其他人察觉到吗?还是这正是他要表达的信息?

的确,一个人的言行举止,不仅很容易被人看出其内心情况,也很容易就影响别人。“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可以服人”,至理明言也。

虽然,搭巴士的经历,多半都算不上和谐,但有一个司机,却令我很是感恩。那是我有一次在中午去医院时发生的。我同样在中环候车,同样是等了良久,才有适合我的巴士。我依旧扬手示意,这次司机也扬手回应,让我知道他是看见的。车靠站后,他落车把踏板放下时,是轻力的,踏板落地时自然没造成巨响。只见他年若六十,面有皱纹,白发苍苍;我聊表谢意后,正欲登车,他便轻声问道:“你系边到落车架?”“我去XX医院架,唔该晒!”我连忙答道。其实,我是颇感出奇的,因为一向都是我自己主动告诉司机,让他们知道何时要帮我的。

“好,慢慢上车喔。”他微笑道。

上车后,他更问我是否还需要帮忙,我说不用了,再次言谢。他见我安顿了,这才开车。一路上,我在想,下车时,应该怎样答谢他呢?他可是个难得的好司机呢!没多久,便到站了。我下车时,正欲言谢,却先被他“抢了先机”。

“你揸轮椅都几熟手啵!”他打趣的说。

“喔……系咩?”我尴尬地笑着回应。我心暗忖,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此时不言谢,更待何时?于是我便加上一句:“遇着你,真系好啊,好多其他司机都唔系好肯帮我地架。唔该晒你!”

他听了,和蔼地微笑,见我下车后,他竟还对我说:“拜拜啦,新年快乐!”

此程车,搭得我心感喜悦,充满善念。是的,这个司机,做得很好,藉由自己的一言一行,让人增添暖意,散发正能量。也许,他不是佛弟子,不过他却真正地把慈悲实践,从生活做起,让每个人——无论是亲人、朋友,或是客人、陌生人都真切地感受到这份善。

文章链接: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3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