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技能和佛教的正念

Business Skills and Buddhist Mindfulness

一些高级商务培训教导学生提升注意力和平静心灵的方法

来自BETH GARDINER , 华尔街日报

一些商业学校正逐渐开始推行在企业界倍受欢迎的一种教学实践 -教授和研究正念。正念最初是佛教徒提高对自身和周边环境意识的一种方法。

在工商管理硕士(MBA)和高级行政培训的课程中,部分教授提供学生如何帮助他们平静心灵和保持专注的技巧。他们认为,这些技巧能使他们在越来越多让人分心的电话声和为追求更好的季度利润报告做决定的压力环境中能够成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尽管正念的想法起源于严肃的冥想实践,商务学校的教员说它同样能被那些不是为寻求精神慰藉,而是需要清醒头脑和认知导致错误决定的反射和情感意识的企业高管们应用。

他们还说,这不仅仅是个体能够保持正念。内布拉斯加州大学林肯工商管理学院的系主任Donde Ashmos Plowman还研究了企业组织的正念。密西根大学罗斯工商管理学院的Karl Weick曾经描述过这一观点。

Plowman说:具有正念的组织常常密切地关注其内部发生的一切,并随时准备去改正错误,而不是惩罚汇报并快速应对变化或问题的员工。

她和几个同事在180所不同的商业学校中尽力去量化正念,他们请系主任和其他管理人员完成调查问卷。批评家指责近几年商业学校在很多企业道德问题上的过失。系主任Plowman说,研究商业学校的正念能反映他们是否有能力做自我修正。

研究者们注意到一件事情,系主任Plowman说,学院主任们对于学院的正念比例远远高于为他们工作的员工们。

她说,“一个组织的高层领导很容易被信息蒙蔽,这足以警醒我,让我发问‘ 作为一个系主任,我该如何提高交流的方式?’

其他人可能把正念应用在个人的水平上。

在瑞士Lausanne国际管理发展经济学院,领导学教授Ben Bryant给他高管学生教授如何把注意力集中到呼吸并逐渐意识到声音和感知。这一方法能帮助他们在办公室或商业会议上摆正自己的位置。

“专业的冥想者对于把这一方法用在商业领域里感到可怕。”他说:“他们认为冥想永远不应该当作一种赚钱的工具”。

尽管如此,Bryant先生觉得帮助那些公司运营者去放慢速度并思考如何最好地引导他们的注意力是值得的。 他说:“尤其是执行总裁,他们做的即便是最小的事情都会产生巨大的涟漪效应。”因为他们的生活是如此的繁忙,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们去完成,以至于他们错过太多的机会来改变自己和他们所在的组织。

在洛杉矶城外克莱蒙特研究生大学德鲁克(Peter F. Drucker and Masatoshi Ito) 管理学院教书的Jeremy Hunter相信正念应该作为商业学校授课的中心。他认为,正念可以提高注意力的质量,在现代的工作环境中,注意力是生产率的关键。

他接着说:“对我来说,当今最根本的是如何完成工作。工作,基本上来说,就是注意力。”

在一系列四个为期七周的企业高管教育的课堂上,以及工商管理学生单独课程里,Hunter先生教授他所谓的自我管理,“管理你的内心,这样你能更好地应对你的外界。”他常常用一个简短的冥想来开始他的课程,同时讨论像管理情绪反应和如何应对改变等课题。

他说:“在商业学校的威力之一是你所触及的听众他们从不会出现在冥想活动上, 但是能意识到这些技巧是有用的。”

Hunter先生说,在一次关于执行多项任务的对话后,一个学生对于他们每周工作会议上有些员工更专注于他们的手机,而不是讨论上而感到沮丧。当回到办公室,他坚持让每个人在会议前先将他们的手机放到一个盒子里。他的同事们最初很不情愿,但是从此每周的开会变得更有效率,会议时间从90分钟减少到了一个小时。

在哈佛商学院,领导力教授William George重点帮助商业人士去更好地了解他们的情绪。他在2010年与一位西藏佛教冥想禅师共同召开了一个为期两天关于意识领导力的会议。他自己从1975年就开始有规律地冥想。

在培养领导力的高管课堂上,他指导包括很多总经理在内的学生们分享他们最艰难的经历。

像这样的对话能提高自我意识,George教授把它看成好领导力的中心。他说,并不是智力的缺乏导致了高管的错误决策,而是对驱动他们行为的情绪缺乏认知。

他接着说“因为不能承认你自己的错误,或者你对失败的恐惧,对拒绝的恐惧, 你想要被大家看成完美先生或者完美女士,而导致失败。我对于管理庞大企业的四五十岁高管们竟如此深陷于这一误区而感到惊讶。”

文章来源: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702303816504577305820565167202.html

翻译:来西

校对:不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