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泪

李治邦

蓟县于桥水库是天鹅每年向南迁徙的必经之路。据说天鹅迁徙的过程中,从空中向下观望,如果下面的地形发生了变化,比如盖了不少房子,比如挖了不少河沟,比如水面被土地挤压了,比如湖畔的植物带发生了缩小等变化,都会毅然决然地不停留,继续寻找新的迁徙休息地。每年深秋的于桥水库都会有成群结队的天鹅 在这里嬉水吃食,然后补充能量,继续朝南飞。这么多年下来天鹅没有改变在于桥水库停留的历史,这说明于桥水库没有发生以上的变化,让天鹅群能够放心地飞下来,然后休养生息,在清净的湖水里看到漫游的小鱼。可前年深秋一个傍晚,一只天鹅吃了有毒的玉米粒,奄奄一息,发出一阵阵的哀嚎。很快,另一只天鹅闻声跟过来,在这只天鹅前焦急地徘徊,据在场的人说,这肯定是一对恋爱中的天鹅,吃了中毒玉米粒的是母的,另一只围绕在跟前的就是公的。很快,一群天鹅抖着翅膀 飞过来,在观望着,更准确地说在等待着什么。蓟县的爱鸟队随着天鹅的哀嚎赶到了,那么多的天鹅把目光都集中过来,特别是那只公天鹅朝着这几个人哀求着,声音很是凄楚。于是,爱鸟队中的一个人把中毒的天鹅慢慢抱起来,然后搂在了怀中。我好奇地对这个人询问,你抱着这只中毒天鹅是一种什么感觉?他感慨地对我 说:“抚摸它的羽毛才知道什么叫华贵,我不断抚摸着,试图安慰它我们会救它。其他的朋友开始给附近医院打电话,然后张罗车辆。这时候,我看见在我怀里的那只天鹅流出了眼泪,我当时惊呆了,感觉到手里这只中毒天鹅的分量沉甸甸的。我们开始迅速乘车向附近医院驶去,那只公天鹅一直在拼命追赶着我们,那群天鹅也开始慢慢起飞,在我们汽车的上空徘徊着。”

后来医院抢救这只中毒天鹅,大夫和护士给它灌肠,积极排除毒素。一两个小时后,这只中毒的天鹅被抢救过来,眼睛里依旧流着感激的泪水。爱鸟队再度把中毒的天 鹅送回到于桥水库,又一次到了那个湖畔。那只公天鹅还在煎熬中等待着,看到中毒的天鹅被送到跟前,两只天鹅重新相聚,两颈相绕,欢喜相鸣。中毒的天鹅试图 起飞,但因为刚刚排完毒力量还不够,就一次又一次地起飞。我听蓟县爱鸟队里的人说,天鹅起飞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说起飞抖抖翅膀就展翅高飞。它们也需要一个如同飞机的起飞姿态,慢慢地努力地朝上飞,飞行轨迹是一条大斜线。终于,那只中毒的天鹅飞起来,那只公天鹅紧紧守卫在身边。两只天鹅在于桥水库上空盘旋 着,在寻找着自己队伍。起初它们飞进了一群天鹅队伍又冲出来,大家知道它们飞错了。后来,另一群天鹅鸣叫着飞过来,两只天鹅认出是自己的家族就融合进去。 天鹅群没有马上飞走,而是在俯冲下来朝着爱鸟队的几个人盘旋着感谢着,然后才慢慢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我离开前问爱鸟队里的人们,你们为什么去于桥水库湖畔呢?其中一个人告诉我,就是想到湖畔检查有没有谁故意丢下有毒的玉米粒,等着要吃天鹅肉。我问,那你怎么能分辨哪个是有毒的哪个是没有毒的呢?那人叹口气说,能有谁把好端端的玉米粒朝那里扔呢,分明就是一个陷阱。我深深地朝爱鸟队的几个人鞠躬, 能让天鹅流泪的正是他们的爱心,让天鹅群在他们上空盘旋感谢是对他们最大的褒奖

http://soul.cn.yahoo.com/ypen/20130523/1751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