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佛教

☉佛光初照阿非利加

佛教何时传入非洲,已不可考,只知在一九二O年时,东非坦尚尼亚就有锡兰商人在每年的浴佛节浴佛。一九二七年,由摩诃菩提协会支持,于佛诞节时用三种语言:Swabili、英语、印度语弘扬佛法,并印赠佛教图书。可惜没有僧团久住,以致佛法没有在非洲弘扬开来。佛光人未来非洲以前,当地人民仅知回教、印度教、耶稣教、天主教及伊斯兰教,却不知何谓佛教。

久闻非洲种族、饥荒、教育、战乱等问题十分严重,星云一直有心在非洲垂布法云,滋润民苦。直至一九九一年元月,因缘逐渐成熟,于是委派当时任台湾高雄普贤寺住持的依来法师前往南非,了解当地的情况。依来法师回到台湾,经过一年多的筹划,于次年元月再度前往南非,与当地华侨座谈数次之后,在新堡主持佛教与人生佛学讲座,两百人与会聆听,对于佛法的殊胜生起渴仰之心。

☉华侨捐屋政府献地

一九九二年六月,时任南非议员,现职新堡副市长的黄士豪先生适逢高堂舍报往生,请求佛光山为作佛事,依来法师等人又飞渡南非,为黄老夫人主持告别式,因仪式庄严,说法善巧,当地华侨感动不已,决定就近觅屋,诚邀佛光山法师前来住持。同年三月八日,南非布朗贺斯特市议长汉尼‧幸尼科尔博士(Dr.Hennie Seneral)与市政府秘书长蓝毘‧蓝波切(Mr.Lampies Lampecht)及南非驻华代表林宗远等人代表南非政府,带着三公顷土地的合约书来到佛光山,邀请星云能到南非建寺弘法。当他们亲睹佛光山各项建设之后,深受感动,就在赠地的签字仪式上,当场将赠地增加为六公顷(后来又增加为十二公顷)。星云预将该寺取名为南华寺,冀望其能成为华人的荣耀。

☉推展人间佛教有成

当时南非适逢干旱歉收,经济萧条,并且将进入黑白共治的过渡政府阶段,局势动荡不安,据闻每年死于暴动者达二千余人,而佛教在许多非洲人心目中是一种既神秘又恐怖的宗教。慧礼法师仍秉持着”为大事也,何惜身命”的决心,于一九九二年四月一日来到布朗贺斯特市负责建寺计划。初来乍到,慧礼法师遭逢当地人的恶言恶状,同时又面临法令、建筑形式、风土人情种种考验,但凭着不屈不挠的毅力,他不但克服万难,在工程进行中,举办禅坐修持、佛学讲座、义工训练、青少年营等活动,而且还将弘法的脚步扩展到中非各国,刚果就是他经常前往弘法之处。不久,依来法师也奉命率领满穆法师等人来到南非,他们在一望无际的高原大陆来回奔走,一家家地前往拜访,推展人间佛教,度众热忱不让须眉,后来南非的一座座别分院、一所所佛光会就靠着这股坚毅的信心道念成立起来。

一九九二年十月七日,南非NP党在布朗贺斯特市市内体育馆主办晚宴,慧礼法师与依来法师等人应邀列席,南非戴克拉克总统莅临演说时,肯定佛光山在南非建寺将有助于彼国经济发展。同年十月十五日,国际佛光会中华总会与南华寺联合发起送温暖到非洲捐衣活动,引起震撼。十一月十二日至二十日,慧礼法师与依来法师组团到南部非洲巡回弘法,为期十天,路程达六千公里,共走过七个城市及一个国家——赖索托王国,主持数十场次的念佛共修会、座谈会、家庭普照、工厂普照等弘法活动,所到之处,受到侨民热烈欢迎。这一次弘法的结果,不但让更多的南非人民认识佛教,更将脚步拓展到斐国以外,在赖索托王国种下未来的因缘。

一九九三年农历新春期间,非洲第一座佛光山道场——新堡禅净中心正式成立,由依来法师担任住持。不久布鲁芳登禅净中心及布鲁芳登佛光协会筹备会也相继成立,并携手开办佛光青少年中文班,教授佛教故事、圣歌、唱游、文词造句、写字练习、图画、罗汉操等等课程,一方面为非华文化缔建桥梁,一方面培养青少年正确的人生观,颇受家长好评。

一九九三年七月,远东企业徐旭明、王誉秀夫妇提供住屋给佛光山,成立约堡讲堂。七月六日,布鲁芳登佛光协会筹备会及新堡佛光协会筹备会联合举办佛光青少年快乐营,近百名青少年参加,轰动一时,此后每年举办。同年九月,国际佛光会中华总会秘书长慈容法师来到南非,为约翰内斯堡、普利托利亚、布鲁芳登、新堡、德本等五个佛光协会主持成立大会,此后佛光会在南非各地展开多种慈善及社教活动,备受瞩目,除佛学讲座、爱心妈妈团、尊亲敬老活动之外,各地佛光会每年岁暮发动会员募集米粮、全新衣物、日常用品到黑人区发放赈济品,受惠者不计其数,广为当地人士所称道。

一九九四年十月,南非新堡协会更秉持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发起送爱心到印度赈灾运动,印度阿慕德国际机构特别派遣洛马纳德‧艾尔先生等九人代表印度政府前来致谢。此举不但展现佛光人团结动员的力量,更在国际之间传为佳话。

一九九三年十月三日,南华寺举行开工洒净典礼,第一期工程——普贤殿及信徒会馆,已于一九九六年四月六日完成,举行竣工典礼时,千余名中外人士前往观礼,来自刚果的二十名黑人沙弥在寺前表演少林拳;布市市长幸尼科尔、大使馆官员、台银及华航总经理、会馆设计师、建筑师等十八人联合剪彩,盛况空前,其它工程还有大雄宝殿、观音殿等。

一九九三年十月十七日,国际佛光会在台北林口体育馆举行第二届世界会员大会时,中非刚果代表团学者古昂巴(Govamba)、热内(Rene)、比库阿(Bikoua)、奥科尼亚(Okogna)、基芒古(Kimangou)等五人在会中以标准流利的中国话表达他们的心声:“我们是来自非洲西部的刚果,非洲因为缺乏佛光普照,所以一直被称为黑暗大陆,但在总会长星云大师‘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长流五大洲’的理念引导下,佛法来到了非洲,非洲已不再黑暗,我们也很幸运地成为佛陀的弟子。佛教是最后传入非洲的宗教,但却是我们黑人最重要的宗教,大家都知道黑人族群普遍受到压抑和歧视,所以佛法来到非洲,就像是一盏明灯照亮暗室……。”后来这五位刚果人留在佛光山正式受持三皈五戒,研习大乘佛教,返国之后组织刚果佛光协会。他们怀着牺牲奉献的精神,发愿担当非洲佛教的拓荒者,将佛教的自由、民主、平等、尊重、包容及和谐带回祖国,以身教影响别人,然后再以教育感化全民,将非洲变成一个有佛法、有和平的地方。

☉首批非洲黑人出家

一九九四年九月,南华寺成立非洲佛学院以接引当地人在非洲住持正法。目前已有近百位黑人入学就读,其中十位曾返佛光山深造参学。寺方承购了四百二十亩耕地,让学僧们在研读佛法,学习中文之余,能借着农禅制度体验修道生活,并且将农业生产作为寺院的主要经济来源。

一九九四年十月十五日,来自刚果的青年哇拉等十人,乞求剃度,此乃佛教在非洲的第一次剃度典礼,也是佛教历史上第一批黑人出家,诚如刚果协会会长热内先生致辞时说:“佛教历经二千五百余年后传到非洲,终于露出曙光,佛光平等普照非洲大地,为非洲众生带来光明,为非洲佛教带来希望,今天非洲第一批青年披剃出家,使得佛教的法脉在非洲有了传承,也为非洲佛教的本土化写下里程碑。”星云在主持剃度典礼之后,特地召集这十名黑人弟子,鼓励他们应倡导佛教平等与和平的精神,将佛光分灯各地,以解救非洲苦难的人民。最初佛陀教团成立时是从五比丘开始,现在他们有十个人,比那时多了一倍,冀望这十位新发意比丘能对未来非洲佛教的发展作出一番贡献。

是日还举行史瓦济兰佛光协会成立大会暨皈依典礼,三百位信徒成为正式的佛门弟子。旅居赖索托的华侨也组团前来向星云请法,并合资购屋一栋,捐给佛光山做为信徒共修之用,星云将其命名为“妙觉佛堂”。之后不到半年,祖鲁族酋长率领十余万族人请求皈依佛教,刚果也有数千人要求归投三宝座下。这份惊人的成果相较于当初在非洲建寺弘法的种种困难,正说明了人能弘道,事在人为。

☉佛教凝聚侨民力量

一九九四年,成立开普顿禅净中心。

一九九二年起,住在德本的洪静就提供房舍给佛光山作为领众薰修的场所,

一九九五年八月,捐出此房舍,德本禅净中心于焉正式成立。

一九九七年六月,《胜利之光杂志》曾写:在南非的侨民……是在南非政府奖励外资的诱因下,胸怀到海外创业的壮志,带着机具、技术与资金到这里来开天辟地,……属单打独斗型态……,侨商与侨商之间不但少有横的连系,有时更因同行间的竞争,还存有敌视的意味。自从佛光山在南非设立道场之后,那里自然就成了乡亲们聚会的场所,尔后又成立佛光会,在师兄、师姐的亲热称呼下,更拉近了相互的情感,一股看不见但已感觉得出的雄厚力量已在凝聚当中。也曾参加过多次当地各佛光会的聚会,无不是携家带眷,笑语盈庭;小朋友们的穿梭其中,更呈现了一派兴旺家族般的气势。会众对于与会的法师都很敬重,但这时的法师却都是退居穿针引线,烘托气氛的地位,修养之深,令人肃然起敬。
佛光人在非洲写下了傲人的历史已是不争的事实,假以时日,佛光终将驱走黑暗,普照整个非洲。

文章链接:

http://www.baohuasi.org/gnews/201119/201119220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