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佛陀教法下的孩子们

Buddha Kids

佛陀教法下的孩子们

Village Zendo Journal ,October 08

乡村禅堂期刊, 10月8日

Sybil Myoshin Taylor

西比尔·苗欣·泰勒

作者简介:

西比尔·苗欣·泰勒是乡村禅堂期刊的工作人员。

伊丽莎白·克莱门茨是一位不可思议的女士,她成功地适应了繁忙生活需要扮演的多重角色。作为一个母亲,伊丽莎白一边尽责地照顾三个孩子——五岁的朱丽叶、三岁的珀尔和一岁的艾萨克,一边运营着DRAFT,进行中介和指导服务,这是一种咨询业务。同时,她还要花时间照顾丈夫约翰,并且要开放禅堂进行一周两次的禅修训练。

作为乡村禅堂的积极分子,她以禅文化教育她的子女,她殷切地希望乡村禅堂社区能为越来越多的家庭和儿童提供一个精神的“家园”。

我遇见伊丽莎白是在十月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趁她忙碌的一天开始之前,在她孩子学校对面的翠贝卡咖啡馆里,我们边吃早餐边谈论她的孩子们。

我问:您是怎样教您年幼的孩子认识佛教的?

她说:孩子们活在我们的修行中——我们的修行就是他们的成长环境,修行浸润着孩子们的成长。在卧室的窗台下,我专门整理出了一个地方安放有佛陀和文殊菩萨的圣像,在这前方有一个拜垫和钟。孩子们看着我打坐、礼拜……一切都那么自然。

我不会对他们强行说教,只是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去说一件单纯的事情。我只是静观其变,孩子们问我时就解答他们的疑惑。就像我们在禅堂做的一样——按照自己的想法把事情弄明白。当人们想要知道更多的时候,他们就会仔细观察,留心周边的事情,并提出问题。

给他们读儿童佛教书籍,孩子们喜欢听佛陀生活的故事。佛陀降生的时候,站起来走了七步,然后又走回去变成了普通婴儿,这个故事的确吸引了他们。佛陀离开家园和宫殿时什么也没有带走,这一段也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朱丽叶喜欢把佛陀想象成降生在城堡中的公主。

我问:他们如何消化学过的知识呢,对这个问题您怎样看待?

孩子们都有实在的思想。钟声,礼拜,呼吸,都是他们的内容。他们会过来在垫子上坐几分钟,数着呼吸1-2-3-4,然后跑开了。当珀尔两岁大的时候,听到钟声的时候就知道磕头了,只是因为看我那样做过。钟声有一种神奇的平静效用,我确实看到孩子们在听到钟声后变得安静了。艾萨克,我一岁的孩子,喜欢走到钟前敲响它,出人意料的是他不会猛击它,而是停下来聚精会神地倾听每一声鸣响。

朱丽叶和珀尔喜欢佛陀,她们总是和我供的佛像玩,所以我给他们每人都请了一尊,他们把佛像安放在床边。每当朱丽叶睡不着觉的时候,她就把佛像抱到床上搂着佛像作伴。对于珀尔,佛像则在床头柜上注视着她并保佑她平安。

对他们来说,佛法就是普通的生活,“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了解佛陀,他们为什么没有拜垫?”朱丽叶把她的佛像带到幼儿园的展示讲述课上。尽管她已经准备回答各种问题,但她的小听众没有问很多哲学上的问题(大笑)——他们只是想知道朱丽叶是从哪儿得到佛像的。答案是唐人街。这些小孩子似乎被打动了。

我问:春天,乡村禅堂举行了一个针对小孩子的活动,他们还记得吗?是怎样融入他们的生活的?

她说:是的,他们喜欢去禅堂。他们记得罗希给他们讲的佛陀的故事。他们喜爱她——她的笑脸,她的长袍。我们讨论罗希时,他们知道那是谁。当我们出去的时候,他们问我们要去哪里,我会告诉他们——“禅堂”,他们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家庭生活的一部分,这就是了解。

我问:与孩子们的相处是否使您在闻思和打坐之外加深了对佛教修行的理解?

她说:我出生在一个信仰基督教的家庭,约翰家信仰犹太教,我们一致同意用佛法教育我们的孩子。我意识到我需要僧人的支持与引导,积极地进行学习和修行——在最初,目的是想用丈夫和我都认同的一种宗教信仰来养育孩子们,但目前我们并不要求孩子们太深入研究。因此,很多年后的现在,我还坐在蒲团上——这也是我们如何学佛的开始。

我从打坐和佛法中学到的就像父母每天对你的日常教导一样。和孩子一起,我积极实践。例如,我被一句“是这样吗?”震惊了,这是罗希谈到的一个禅宗公案。这是一个关于白隐禅师的故事:一位年轻的未婚姑娘指控白隐禅师是她腹中胎儿的父亲,孩子生下后,女孩愤怒的父母要求他必须抚养这个婴儿,他只说了一句,“是这样吗?”就接受了这个婴儿并慈爱地抚育他。五年之后,这个女孩承认了白隐禅师根本就不是孩子的父亲。因此,她的家人来带走孩子,白隐禅师又一次仅仅说了这句,“是这样吗?”

当我的孩子错误地指责我从来没有给他们买好吃的东西,从不让他们看电视或玩乐,也不给他们买好的玩具,或者他们在大街上乱发脾气时,如果能想起这个故事是非常好的——“是这样吗”。孩子们是时刻变化着的,这也是随时随地的冥想对父母来说是如此重要的原因。许多的育儿工作都是重复的—— 但是如果你能让每一刻都有新鲜感……

当我需要去教导我的孩子时,我会把这些教法理解地更透彻:例如,当他们焦急的时候,我们谈佛陀,佛陀说不要担忧过去,也不要担忧未来,过去和未来都不是当下;或者是当他们互相攀比嫉妒的时候,我会指出这种“比较心态”(我经常对他们说的词),“让我们关注我们所拥有的,而不是别人有而我们没有的。”

我问:您觉得最有挑战性的是什么?

她说:在犹太和基督教文化背景下,用佛法的智慧教育孩子是困难的。因为没有假期带他们参加共同的佛教文化或引导他们进入佛教大众文化,他们感到远离了更广泛的团体。在这个国家,佛教仍然很新鲜,身处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大众中,佛教在家庭实践或夫妻中似乎并不像基督教那样有很多固定的聚会(如周日做祷告)。我注意到大多数人都在独自学修,这很难使家人都接近僧宝。

佛教是我的孩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然而对他们来说外面的世界却很陌生。我的挑战是想把他们送入一个更加广阔的佛教“家庭”中去。我想也有像我们一样的家庭愿意去寻找一个有吸引力并敞开大门的佛教团体,这些团体有不同的方式来容纳他们。我希望看到乡村禅堂能够更有包容性、能吸引各种各样年龄、家庭的人群,那对我们都会有好处。

罗希的照片是佛陀诞辰聚会中拍的,这个聚会由伊丽莎白·克莱门茨在乡村禅堂协助组织的。如果你想用禅来丰富孩子们的生活,请发送邮件到这个邮箱info@villagezendo.org。

摄影:罗希帕特·延享奥哈拉

 

来源:http://villagezendo.org/journal/october_08/buddha_kids_oct_08.html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怀

一校:圆悲

二校:慧灵 圆徐 圆莉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